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鬼压床

更新时间:2020-07-29 15:32:19

鬼压床

鬼压床 阿南 著

连载中 阿南,张晓静

主角是阿南,张晓静《鬼压床》由知名作家阿南著作的一本恐怖类小说,内容讲述了一场诡异的梦境,一件件扑朔迷离的事件,是诅咒,或者是阴谋?神秘的跟随者,古怪的老屋,所有的一切,到底与逝去的爷爷又有什么关系……

精彩章节试读:

师父不管不顾猛地一个冲刺就英勇上阵了,只给我留下了一个光荣的,伟大的,无限光辉的背影。

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天神降世,师父背后是无尽的光芒,他手持神剑,英勇的向着黑暗冲去,那一刻,他阿瑞斯附体,勇猛无畏,向着世上的黑暗冲去。

“咳咳,臭小子,愣着干嘛?还不快点过来帮忙,再傻站着你就只能清明节再见师父了!”

“喔喔。”师父的怒吼把我从想象空间中拉了出来。

就是一愣神的功夫师父已经狼狈到了极点:发鬓散乱,衣服的袖子已经被划成了抹布,地上不知道是什么不明液体,师父的脚上和衣服下摆已经全部黑漆马虎不成原样了。

我看着师父的惨状,心里踌躇了一下。又想起师父冲进去之前的豪言壮语,心里一横,点起火把,拿着剩下的汽油冲了进去。

进去才知道那个房间里面的环境到底有多恶心:地上黏糊糊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偶尔居然还能踩到一点白色的条状物翻出来,一股恶臭从前方扑鼻而来,就像那年我跟李行打赌吃过的鲱鱼罐头一样,还有那些胡乱飞舞的触手,嗯,触手.a^vi。

师父在我前面猛地一冲,一下子闪过几条触手,猛地把那把剑插到了了房间最中间一团鼓起来的东西上面。

那东西被师父一刺,猛地就开始发狂起来,各种东西被它的触手扔来扔去,师父手里没了剑,回身刚想闪开,就被一条触手猛地打中%.口,“啪”的一声,师父一下子就被抽到了墙角,估计是背过气去了。

老头子虽然说有点不着调,平时对我还是很照顾的。我看他被拍了出去,生死不知,心里一阵火光,那怪物被师父插了一剑以后身上就漏出了一个洞,里面有什么东西慢慢的在抽动着。

那东西的触手猛地缠着一条铁棍甩了过来,我一时躲闪不开,%.口和手臂上被划了一道口中,粉红色的肉都翻了出来,一瞬间我整个衣服下摆就染成了红色。

不知道为什么,受伤以后我头脑反而清醒了起来,冷静的仿佛大脑里面有第二个灵魂一样。

随手把下半段衣服撕了下来,缠住受伤的地方,拧开手里的汽油桶,朝着那颗疑似心脏的东西扔了过去,那桶上面全部都是我随手摸上去的血,果然,那些触手靠近都不敢靠近那个桶。

我掏出火机把那个火把点燃,那颗“心脏”上面已经浸满了汽油,不知道是不是汽油里面还有其他东西,我总感觉它抽动的没有原来那么频繁了。

点燃的火把让那个怪物更加疯狂,那些触手又开始猛地乱甩起来,虽然暂时不敢靠近我,但也不敢保证生受到威胁它会不会发狂,我脑袋一阵眩晕,失血过多了,再不处理人估计就壮烈到这里了。

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火把投到了那个心脏附近,一瞬间的大火覆盖了整个病chuang,那怪物还在不停的挣扎着,还有一些光点慢悠悠的飘出来,我眼前渐渐的暗了下来……

我慢慢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纯白,浑身都在酸痛,特别是右手和%.口,我勉强转了转头,发现师父躺在我右手边的病chuang上,正在悠哉悠哉的吃香蕉。

“哎呦,醒啦?吃香蕉不?”师父晃了晃手中的香蕉,炫耀似的咬了一口。

我白了他一眼,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别白费力气了,那道伤口大着呢!进来的时候你都是进的急救室。光我看见的护士就进去送了两三趟血包,啧啧,要不说祸害遗千年呢,阎王爷不收你啊。”

“呵呵,师父你还好意思笑话我,说好的不用怕随便冲呢?这我差点就扑街啊,你真当我开无双了?”我浑身上下只剩下嘴巴可以动弹,只能拼命的对着师父开嘴炮。

“你别恼,我跟你说,谁知道那玩意发起狂来直接咱爷俩都给撂那了啊,要不是老头子拼了老命把你拖出来,现在你都能直接装进小盒盒里就地掩埋了。”师父对我翻个白眼,又开始专心对付他那根香蕉。哼,噎死你个为老不尊的家伙。

嘴上虽然这么说,我心里也清楚,当时老头子已经让撂到了地下,估计他当时受伤也不轻,就这样我现在还能好生生的躺在这里跟他耍嘴炮,也得是多亏了他拼命才能救我出来。

沉默了一会儿,师父开口道:“**死掉以后,还没被它吸收掉的灵估计都解放出来了,那天晚上看见的那个女孩,还有张哥,估计现在都好的差不多了。”

我点了点头,突然觉得师父话里有些奇怪:“师父,什么叫还没被它吸收?难道?”

师父沉闷的点点头:“**能长那么大,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就算它吸收的比较慢,这么久下来,救不回来的也是占了绝大多数,甚至这次,如果不是刚好认识张叔,这事情我可能都不会管。”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怎么这样?师父你怎么这么想?就算……就算我们没有救他们的能力,起码也要心怀一点慈悲吧!你可是修道之人,怎么这么冷血?”

师父冷笑一声:“阿南,慈悲为怀?且不说光这一次你就差点把命搭上,就算你每次都能救得了人。我问你,若是你知道,京市有妖魔作乱,你会去吗?若藏区有妖魔你会去吗?我告诉你,那些地方有鬼怪,有伤人性命何止千百的孤魂冤鬼,你去吗?你怎么去?你连自己身上的鬼都除不掉,你还心怀天下?你以为你是谁?钟馗道士还是降魔祖师?”

我被师傅一阵抢白教训的面红耳赤,想反驳他却又不知道怎么说起,刚才挣扎一下%.口的伤口又崩来了一些,纱布上又开始往外渗血。

师父叹了口气,按下chuang头的急救铃,不大一会过来了护士推着我去处理伤口了,护士推我到师父chuang头的时候,他突然把身子探过来:“阿南,师父不会,也不想害你,有些事,你要自己经历过才懂。不是所有的心怀善意,都应该报以实际。”

伤口崩开了好大一块,去到医生那里,医生都差点直接叫推我进手术室,还好他瞅了一眼伤口,才说处理一下就可以了,没有之前看起来那么严重,于是我光荣的在那个小房间里裸着上半身让医生处理伤口,还好这里是医院,换个其他地方一句变态是跑不了了。

再回到病房,师父帮护士一起把我放在chuang上,脑袋一阵眩晕,没多大一会儿我就又睡着了。

再醒来已经是深夜了,我不敢乱动,身上疼的不行,只能默默的盯着对面楼里的灯光一动不动。

嘴里像是火烤一样,呼吸都感觉干的要命,我看到chuang头柜上有水,就试图伸手去拿水杯。

活动起来才知道自己到底伤的有多重,动一**身上就痛的要死,但是喉咙又干的要命,只能忍着疼痛一点一点挪着手臂,好久才把手抬过去,我已经疼的满头都是汗了。

好不容易把手伸到水杯那里,握起来才感觉到自己根本就没有力气。%.口一疼,手一软,杯子“哐当”就摔在了地上。

“谁?”

“我,师父,我渴。”

黑暗中我看不到师父的脸,只听到他默默起身,过来小心翼翼的把杯子往我嘴边凑了凑。

“喝吧,小心点,喝完再睡会儿,有啥事你喊我就行了,我不困,白天睡一天了。”

我嗯了一声,几口就喝完了大半杯水,稍微动了动,侧向师父的一边。

师父放下杯子,猛地咳嗽起来,回去躺在chuang上,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阿南,睡了吗?”

“没呢,睡不着。”

“阿南,师父……当了大半辈子道士,那会儿,我也跟你一样,什么事都想掺合一手,心怀天下,可人呐,人力有尽时啊,人,凭什么跟这天地斗啊。”

“……”

“师父十年之前,天一门上下无不以我为傲,说我天资无双,同辈道术无人出我左右,可你看师父现在,除个鬼,差点把自己的弟子都搭进去,师父没用,是我没用啊!”

师父压抑的啜泣声像是直击在我的心上,确实,不管是平时的行事还是面对鬼怪的态度,他都是一副从不放在眼里的样子,可是他说要教我道术,自己却临阵都只能用那些危险的土办法,到底是什么让他变成这个样子的,十年前发生了什么?

说起十年前,我脑海中突然一阵疼痛,一阵记忆在我脑海中回荡:爷爷摸着我的头,在我%.口刻下一副纹身样子的图画。可是怎么可能,我记忆中,大概五岁那年,我就一身孝衣参加了爷爷的葬礼!

脑袋中混乱的记忆交错,爷爷的图像和我小小的身子交杂出现,我脑袋一阵眩晕,眼前慢慢的昏暗过去……

师父低低的啜泣声仍旧在耳边回想,为什么,也是这么熟悉,就像,脑海中那个身负长剑,一袭白衣的修长身影一样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