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官场职场 > 仕途无悔

更新时间:2019-11-26 20:55:26

仕途无悔

仕途无悔 旖旎风光 著

连载中 厉元朗,季天侯 官场职场废材逆袭热血爽文

主角是厉元朗季天侯的小说仕途无悔由网络大神旖旎风光所著作,文章内容描述的很是细腻生动。人生如戏,命运如此。心有百姓,大公无私。厉元朗身处错综复杂的情势下,披荆斩棘,迎难而上,谱写一曲新时代的壮丽篇章

精彩章节试读:

上午八点半,厉元朗准时坐在王祖民的办公室里。

  人逢喜事精神爽,王祖民状态奇佳。扔给厉元朗一支烟,笑呵呵的开场白竟然是:“徐书记对你印象很好。”

  提到徐忠德,二人心照不宣,都是自己人,说话也就随便了点。

  王祖民深吸一口烟,略有所思道:“元朗,作为老大哥,我提醒你一点,县委这边你最好挂名,别做实质性工作,要不然你会吃不消的。”

  厉元朗何等聪明,一点就透。他这句话有两层含义,一个是,他插手县委事物,方玉坤不一定高兴,于鹤堂更加不爽。

  官场上讲究站队,厉元朗是水庆章的人,也是金胜信赖的人,和方玉坤还有于鹤堂不在同一战线上,对他肯定有提防。

  二来,厉元朗又是政府办主任,那边一大摊子事情够他忙乎的了,再加上县委办这边,他又没长三头六臂,不可分身,难以应付过来。

  “谢谢王部长的提醒,我会和于主任说清楚的。”厉元朗见王祖民端起茶杯喝水,便起身告辞。

  之后,他又去敲开于鹤堂办公室的门。

  “元朗主任来了,快请坐。”难得,于鹤堂站起身,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请厉元朗坐在沙发上。

  厉元朗眼尖手快,看到于鹤堂保温杯里没水了,端起来去饮水机加满热水,而后拿起一个白瓷杯,放了一小撮茶叶,给自己也沏了一杯茶。

  “呵呵。”于鹤堂半开玩笑说:“到底是干秘书出身,老本行还没忘记。”

  “在于主任面前,我还是个小学生。”厉元朗倒不是有意奉承于鹤堂,于鹤堂也是从县委办综合组的普通科员干起。后来受到某位领导赏识,一步步的由秘书再到县委办副主任直至今天的主任。

  厉元朗春风得意那阵子,于鹤堂就是县委办主任,一晃几年过去,他还是县委办主任,职务没变原地踏步,只能说明一点,于鹤堂上面没有政治资源。

  官场上,政治资源有绝对性作用,上面没人赏识你没有人替你说话,谁知道你老大贵姓,将来提拔任用,更想不到还有你这个人。

  二人客套一番,于鹤堂便和厉元朗谈起县委办的分工问题。县委办下设文秘组、综合组、县委督查室还有司机班等机构,除了于鹤堂这个主任外,加上新任命的厉元朗共有四个副主任。厉元朗才来资历浅,排在最后一位。

  其他三个,有一个是常务副主任车广深,县委办二号人物,仅次于于鹤堂。另外两位厉元朗也都认识,毕竟他原来所在的老干部局,隶属于县委下面的组织部管辖,一个大院里,抬头不见低头见,见面点头打招呼也是常有的事儿。

  于鹤堂和厉元朗商量,前一段时间领导们出事后,就进行过一次大范围的分工调整,如果再来一回恐怕不妥,要不然就把后勤一小部分和司机班划给厉元朗管辖,可不可以?

  厉元朗明白,县委办名声在外,实际上就巴掌大点的一块地方,大家各司其职,自己如若插上一杠子,反倒会引起人们反感。

  于是他说:“谢谢于主任对我的信任。您也知道,政府办那边还有一大摊子事,我两头忙起来怕吃不消,您看……不如县委这边还是由您和其他三位副主任多操心,我做个听命令的就行了。”

  言外之意,厉元朗是想在县委办挂个名,不干事更不争权,落得个清净,好全力以赴把工作重心放在政府办那边。

  显然,这正是于鹤堂希望看到的结果,他脸上挂着的笑容立刻变得真挚起来,一个劲的表扬厉元朗识大体顾大局,即便厉元朗少来县委办,也要给他预留出一间办公室,方便以后工作安排。

  还真让王祖民猜着了,县委那边真不希望厉元朗插手,反倒政府办可就不一样。厉元朗在政府办的一亩三分地是一把手,他说的算,有绝对话语权,大事小事都要找他拿主意。

  厉元朗不是一个喜欢抓权的人,要想让自己轻松,就不能大事小事紧抓不放,安排具体的人负责具体的事,到时候找具体负责人过问就可以了。

  这样一来,大家做完事情再找他汇报,听他指示。干活不累,还让大家.伙干劲十足,两全其美,何乐不为。

  中午的时候,金胜让厉元朗陪他一起去政府机关食堂就餐。食堂这一块也是厉元朗负责的,得到通知,政府办副主任田东旭屁颠跑来,询问金县长的口味有没有忌口的。

  厉元朗觉得好笑,金胜做了多年副县长,也没人关心他吃饭的习惯问题。现如今一步登顶成为政府大院的南波万,立刻就成为官员们的研究对象。

  也是,县政府副县长有好几位,县长却只有一个。别看职务名称就差一个字,深层次内涵却差了许多,简直是天壤之别,无法比较。

  厉元朗告诉田东旭,金县长吃饭随便,口味上没有要求。不过,考虑到领导日理万机,为身体着想,最好是少油腻多清淡。中午就他们俩人,别搞什么花样,家常做法,三菜一汤即可。

  田东旭连连点头,还掏出小本子记下来,乐呵呵走了。

  金胜这一上午忙得可是脚打后脑勺,一刻也没闲着。先是召集其他几位副县长开会重新分工,研究部署今后县政府的工作方向,要以发展经济建设为中心。

  紧接着,又先后招见各大局一把手谈话,尤以财政局、商务局、建设局、交通局这些与经济发展休戚相关的职能部门为主。

  结果厉元朗在他班公室外面足足等了近一小时,金胜才伸了个懒腰,连连打着哈欠。

  “县长,光干工作不吃饭可不行。”他指了指墙上的电子钟说:“都十二点半了,该去解决肚子问题了。”

  “哎呀!”金胜长出一口气,眨巴着眼睛拍了拍肚子说:“你不提醒我都快忘了,走,吃饭去!”

  去食堂的路上,金胜和厉元朗商量,他这几天实在太忙,抽不出一点时间,让厉元朗和季天侯谈谈,季天侯明天去上任,有些注意事情提前给他打打预防针。

  就是金胜不提醒厉元朗也想着这事,他已经和季天侯约好,下班后去他俩以前常光顾的农家院喝酒。

  其实他已经知道,季天侯的任命文件一下来,不少之前和他忽近忽远的所谓朋友哥们,都邀请他吃饭喝酒,玩一条龙服务。

  季天侯也是来者不拒,什么样的饭局他都去,多年媳妇熬成婆,终于当家做主人,有些忘乎所以。从昨晚到现在,听冯芸向厉元朗抱怨,就没见季天侯清醒过。

  有些话,必须当面和他交代清楚,否则后患无穷。

  田东旭还真是尽心,厉元朗让他准备三菜一汤,这家伙倒好,的确是三个菜,可每盘菜都有洗脸盘那么大,还雕花雕孔雀,海鲜鱼肉蛋蔬,种类齐全,丰盛程度不比国宴差多少。

  金胜一见,立马拉下脸来,背着手不肯入座,并质问恭敬站在一旁的田东旭:“这些菜是不是你的主意?”

  田东旭察言观色,脑门渗出细汗珠,惊慌失措的点头称是。

  “搞什么嘛,就我和厉主任俩人吃饭,弄这么多花架子,你这是让我金胜犯错误,传出去说我搞特殊化是不是!”

  难得好脾气的金胜发了火,田东旭又羞又臊,脸也吓得白一阵红一阵。厉元朗见状马上过来打圆场,劝说金胜,菜做都做了,不吃也可惜,就让田东旭每盘菜拨出去三分之二,告诉食堂卖给同志们吃,剩下一小部分,由他和金胜二人消灭掉。

  田东旭答应着,走的时候还不忘冲厉元朗深深点头感谢帮他说话。

  “这个田东旭啊,真是……”金胜无奈的摇着头,和厉元朗坐下来,就着饭菜聊起他发展全县经济的设想和步骤。

  整个下午,因为给手下放权,厉元朗落个清闲,抽机会给水婷月打了个电话,浓情蜜意,情话不断,彼此关系又有一个新的升华。

  快到下班时间,厉元朗先去金胜办公室问他还有什么工作需要指示的。金胜忙着写东西,摆手说没有,还提醒他别忘和季天侯见个面。

  等走回自己办公室,厉元朗收拾好东西,正准备夹上公文包离开,手机响了,还以为季天侯等不及催他,可一看号码,顿时一愣,是韩茵?

猜你喜欢

  1. 官场职场
  2. 废材逆袭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