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阴夫撩人

更新时间:2020-05-15 01:14:31

阴夫撩人

阴夫撩人 阿娴啊 著

已完结 付墨蚺,唐白 恐怖悬疑

阴夫撩人由网络大神阿娴啊所著作,主角付墨蚺唐白小说内容讲述了那天晚上他来到了我房间,强势的要了我,阴夫,别撩人!

精彩章节试读:

  我没想到付墨蚺真让我给踹出去了,伴随“嗯”的一声闷哼,他咳嗽着,既狼狈也依旧风姿卓越的起来,望着我的腿:“腿疼么。”

  我起初被那砰的一声响动吓着,然后听他这么问,才回过神:“我用另一只脚踹的。”

  说完后,我望着他那脸赶紧又捂住眼,我不敢看他,因为我心中过其实是在挣扎,挣扎着到底要不要接受这么个漂亮男“鬼”!能出现在阳光下、还有影子,琪姐也能看见他,这些都想让我询问他到底是哪儿来的,可是我没有问,因为他说——

  “夫人不必内疚、你现在所踹的只是用我用鬼气做出的傀儡。”

  想怎么发泄都可以。

  我一下怔住,“鬼气……傀儡?”

  虽然不晓得他怎么做到的,可傀儡两个字还是很好懂得,想必眼前这个就是个木偶娃娃,他在阴间操控呢!

  傀儡付墨蚺扫了我一眼:“是的,怕夫人无聊,便过来陪你,等到晚上,我会亲自过来。”

  “不用了!”我说不用的时候真真是咬着牙说的,因为我心里很清楚,按照我的特殊职业和相亲经历,错过这个村,可能就很难嫁出去,可他若是鬼,我真心不能见色忘妈。虽然,我的好琪姐多半已经忘了我这个白捡的闺女,但父亲不在,我必须得好好保护琪姐,不能让琪姐有一丝一毫的危险!连有危险的可能性都不行,这鬼肯定会给我带来不少麻烦,只我还是那句话——

  断的了么?

  傀儡又走过来了,又坐在我面前,力气蛮大的压着我,没让我再把他踹出去:“不闹,夫人可还记得那日阳间初见,那个腐肉老罗刹活时是被至亲所害,冲天冤气让他直接由鬼成罗刹,而罗刹复仇百无禁忌,但凡阻拦者可饮其血、食其肉,无需负担任何责任,直到他报完仇,会再行转世投胎,这是上天对冤者的怜悯,而夫人不巧说了他百外之唯一禁忌——入土为安。罗刹入土便等同于去投胎,所以,他才千方百计地盯上夫人,想要将夫人除掉,也因此,为夫才做了这傀儡,保护你和琪姐……”

  我一巴掌拍我脑门上:“该死的言多必失、早知我就不说话了!”

  他拿下我拍脑门的手,竟笑了,笑的委实动人,“说也没有关系,这一世,我会好生保护着你……”

  我被那句“这一世”勾去了注意力,“什么叫这一世?不对……”

  我说这话的时候,客厅里的钟声正巧响了,听到钟声我便心一惊,因为我说过我要去山上庙里,竟给忘了,却也是这时,叩门声响起来,趁着他去开门,我溜达着准备也出去,而前方一道熟悉的身影就朝着我的方向——

  飞过来!

  “喂你干什么,啊!”

  那一刻,我看着付墨蚺的傀儡身体背朝着我飞砸过来,躲闪不及尖叫时,面前的人形忽然就消失,变作了一丝轻飘飘的头发,而他人形消失后,我也看到门外站着的——

  “方丈大师!”

  与方才山上所见不同,这个时候的觉悟方丈戴了顶斗笠,手持法杖的样子十分威武,尤其他方才大显神通把付傀儡轻松干掉,我在他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的时候就要拉着他进来:“大师不必客气,快进来坐!”

  “不必了,老衲临时有事要前往他处修行,此番带些符咒与金刚经吊坠,施主只需贴在窗上,那鬼便进不了房间,而金刚经则是保佑施主出门在外也能安全。”

  觉悟太懂我心思,基本上我所要的东西,他都带来了,可是忙里忙外的欣喜贴好了符送走他们后,我才记起来一件大事——

  那赵家二姥爷!

  他若真化身成了罗刹鬼,我这金刚经带在身上能管用吗?还没寻思出个结果,那电话又响了,医院里的熟人托我准备棺材,我本想着去铺子里给他走货,可才到门口看见琪姐进了院子——

  “你要去哪儿?蚺蚺呢!”

  看琪姐拎着大包小包的样子,我跛着脚走过去,“他走了。”

  琪姐这次终于看见我的脚伤了,“哎呀!就一会儿不见你的脚怎么了?你们玩啥这么刺激?”

  “刺激毛线,给我!”我这作势要把东西拎过来被琪姐躲开了,“别介,你都病了,我就不欺负你了,哎,我那乖女婿怎么走了?是不是你又欺负人家?”

  我这样子能欺负谁?他不欺负我我都烧高香,摇头叹口气,我直接把话说死了——

  “琪姐,我还没跟他结婚,你别乱喊,搞的我很尴尬,而且……”

  琪姐把东西往房门口一放,掐腰瞪着我:“尴尬就尴尬,我就是喜欢,看见他就觉得赏心悦目,心情倍儿好!把他晚上喊来,一起吃饭!”

  我摊开手,“琪姐,我很郑重的告诉你,我跟他没可能。”

  琪姐声色俱厉,眸光一沉:“你再说一遍。”

  我这深吸口气,正要再大声说给她,却见她那一双桃花瓣样的眼睛里忽然就挤出泪珠子,嘤嘤嘤的哭起来:“我可怜的短命丈夫啊,想你在的时候家里什么都听我的,你从来不让我受委屈,可你看看,你快回来看看你的女儿啊,你走了,她就知道欺负我!现在连个女婿都不给我找回来,不如让我跟你走了吧……”

  我一瘪嘴,把到嘴边儿的话全硬生生咽下去——

  到底谁欺负谁!

  这我爸要是在的话……

  罢了,脑海里划过当初我们家其乐融融的一面,尤其是我爸去世之前的琪琪姐,她那时候可不是这样。

  心又软下来——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这段话我都听了八百回,你也换个台词说说,哎行行行,你也甭换了,我输了我错了还不行么?姐,我很认真的告诉你,除他之外只要是个‘人’都行,他……他的那方面有问题,是个GAY,受,跟我在一起纯粹就是为了应付家里,哎你知道什么是GAY和受吗?不知道我晚上回来给你解释一下,因为我现在有个大单要做,所以呢……”

  “停!”

  琪姐与时俱进,不可能不知道GAY,闻言猛然抬起手,眼泪花收的极快,好像刚才都是我的错觉和臆想。

  “你快走吧,这些吃的我带去跟那几个八婆吃,她们正好三缺一,哦对,我是欠了八千块,你早上说给双倍,一万六别忘了,拜拜~”

  琪姐说完,几乎是瞬间俯身提着大包小包的就走,留下我在门口愣了两秒,也一跛一跛的出去了……

  倒腾完医院那趟棺材后,库房里的存货已所剩无几,我定了批货后,已是夕阳无限好的黄昏,简单订了外卖,我坐在店门口柜台扒拉的时候,尽量不去看那口红棺材,并琢磨我是重新定一口冰棺、还是拆人去赵家把棺材抬回来,棺材是我爸去年才换的新货,八千多块,丢了可惜,不丢……我又有点不敢,思索中,太阳已经落山了,也是这时侯,付妖精又出现在了大红棺材里,伸着拦腰,打着哈欠,那微微的鼻音要多妖娆多妖娆。

  我这脚下一顿,没走过去,但脑海里清楚记起他中午那傀儡消失前说的保护我,还有那句,这一世,而其实,我看冰棺材的时候有想过他,想起他能轻而易举的踹走二姥爷,如果他能陪我去取冰棺那是再好不过,可是,我又不想欠他人情……

  矛盾中,他已经从棺材里跳出来,这次穿的一身浅白色袍,整个人看上去更仙气,一跃到面前,笑眯眯的望着我——

  “夫人啊~”

  付墨蚺开口的时候,那种微笑的口吻,让我察觉出危险,不由后退两步,却让他迅速搂住腰拉回去怀里,然后嘴角还挂着笑,笑的我毛骨悚然,浑身打个抖——

  “你,你干什么……”

  他抬起另只手捏住我的下巴:“听说,我的那方面有问题?夫人可说说是哪一方面么?还有,GAY和受,也劳烦夫人给我解释下?”

  一连几句,付妖艳说的都绝对含情脉脉、笑意盈盈,却也正因如此,让我又抖了抖。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来肯定是寻仇!

  我的亲娘、我要早知道你能听见,打死我也不敢说!

  心里感慨,面上我则也堆着笑:“我……我……那个……你那……我错了,对不起!”

  面对他看似堆笑实则眼瞳危险的样儿,我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还是没撒谎,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兴许能从轻发落呢!

  “看来夫人是解释不出了,那不如……我用实际行动来给夫人解释一下、那方面有没有问题、嗯?”

  我惶恐的摇头摆手,这次答得飞快:“啊不,不用,我那个……我……啊!”

  话没说完,我只觉身体一轻,下一秒,眼前一暗,那是卷帘门自行关上,轰隆隆的声音里,我被付墨蚺直接抓进那口红棺材里,随后,整个人都被他压在了身下……

猜你喜欢

  1.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