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医尸还命

更新时间:2019-08-06 07:35:21

医尸还命

医尸还命 颜颜哥 著

已完结 张野,小芳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

医尸还命主角是张野,小芳,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悬疑类佳作,故事题材新颖。我是一个阴医传人,本想平平淡淡的活着,可一次诡异的发生直接将我卷入到一场千年阴谋之中,此后,我走上了一条阴阳之路,每天都和各种邪事打交道......

精彩章节试读:

小芳很安静的趴在我的脚下。

她的血,从头上,从身上缓缓的流了出来,流过的我的脚下。刺鼻的血腥味,让我从惊怒中转醒。

“来人啊!快来人!救命啊!”我疯了一般的大喊大叫。

我不顾腿上的伤,抱起血泊中的小芳,就往手术楼里跑。

医院里人来人往,有护士听到我的喊叫,急忙跑了出来,见状无不大惊失色。有去找手术推车,有帮我扶着小芳的。

小芳被送进了重症手术室,我不管大家问我什么,推开众人往八楼跑。

我冲进敛尸房,跟个疯子似的,来回翻找。

“你给我出来!出来啊,有种的就给老子出来!有什么事冲我一个人来,牵连无辜的人算什么本事。是我杀了你,你出来杀了我啊!”

“你出来啊!”

没有,什么也没有,敛尸房如同往日般死寂。有尸体冰冷,却不见刚才出现在窗口的女孩儿!

她想杀了我,我没死。她去杀死小芳,小芳死了。我突然有个毛骨悚然的想法,她要杀掉昨天所有给她做手术的人!

这个想法很疯狂,也很神经病,但我心里越来越坚定这个想法,没来由的。

小芳死了。

早在楼下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但为了心中那一丝期许,我还是把她送进了手术室,可结果我早就知道了。

有护士追我到了八楼,看着我像个疯子一样,所有人都不敢动,紧张的站在门口看着我。

警察来了,现在还不能定性为自杀,有关小芳死因的一切,还需要警方进一步调查。而我作为第一目击证人,被警方带走了。

说是做笔录,却把我送进了审讯室。

黑暗的小房间内,有两名警察坐在前方,一盏台灯让我能看清他们的脸。一个中年男子,一个青年。

中年男子负责问话,青年负责记录。

两人一唱一和,问了我这两天发生的事,包括我的为什么自杀,也包括我是如何发现小芳从楼上掉下来的,还问了我为什么又回到敛尸房大喊大叫。

我在叫谁,我杀了谁,是谁杀了小芳。

我没有隐瞒,把我亲身经历,亲眼所见的事全盘托出,虽然我也认为很不可思议,很不真实,可我见到什么就说什么,我没有奢求他们能相信我,只希望他们心里有个底儿。

我把那个,她会杀了所有为她做手术的人的想法也说了出来。

结果,中年警察拍桌子瞪眼,让我坦白从宽。

我没有什么可坦白的,该说的我已经说过了。不想再说什么,接下来我一句话也没说,不管他们怎么说。

我被单独关了起来,正和我的心意。安静的牢房,映衬的我表面也很平静。可心里思绪万千,如同乱码一般。

第二天,我被提审,依然是那个套路,那个问题。只是这次只有那种中年警察。

没有结果后,审讯室里进来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敛尸房,遗容师,谢军!

他面色凝重,盯着我,“我今天听说出事了,就赶紧过来看看你,你还好吧?”

“没事儿。”我露了一个很牵强的笑脸。

我能看的出张军和警方的关系很不一般,若非如此,他遗容师,怎么可能进入审讯室里来看我。

“没事儿就好。”谢军点了点头,“小张,你别害怕。把你见到的,知道的,在仔仔细细的给我说一遍,包括你接到那个女孩儿,准备给她做手术也要详细的说。”

听到这话,我来了精神,好像谢军选择相信我!

从我接到受伤的女孩儿,到做手术,一直到昨天我被警察带来,所有的细节我都讲了一遍。

说完,我盯着他,想看他的反应。结果让我安心,他并没像其他人一样,说我是神经病,而是皱紧了眉头,来回踱步。

“老周,你来一下。”谢军看了我一眼,把那个中年警察叫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两人又进来了。

“张野,你可以离开了。但是你给我记住,把你知道事儿给我烂在肚子里,谁也不能说。好好跟着老谢查案子,如果……”

姓周的中年警察被谢军拦住了,“不用说那些没用的,你就算不说,他自己也会坐不住的。”

我不清楚他俩出去谈了什么,但至少也明白,警察之所以放我出去,是让我跟着谢军查这件事。

这事儿有什么好查的,这怎么查,活人和死人打交道?我甩了甩发胀的脑袋,想把这种无稽之谈甩出去,可它跗骨之蛆,始终缠着我。

我上了谢军的车,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窗外。

“你就不问问我,咱们要去哪?”

“去哪?”

“呵呵,你呀。”谢军摇了摇头,“你做的所有事都是对的,只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去假扮人家什么男朋友,还在敛尸房里,阴气和怨气那么重的地方,和人家来个阴阳婚,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

我没有说话,但心里已经泛起了惊涛骇浪。听谢军的意思,这件诡异蹊跷的事有眉目!

他点出的关键点我不明白,也不愿意和我所经历的联系在一起当成真实的,可事已至此,又不得不让我去相信。

我跟着谢军来到郊区一栋老房子前,下了车,连门都没叫,直接走了进去。

一名老者迎面走了出来,笑呵呵的道,“是小军啊,今天你怎么有时间来我这啊。”

谢军都四五十岁了,老者竟然叫他小军,我看不出他的年龄。

“牛叔,我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谢军笑着迎上去扶着老者,回头介绍我,“这小子是张野,我们医院的主刀医生,最近出点事,想来麻烦牛叔帮忙看看。”

老者打量着我,“小伙子不错,年纪轻轻就能主刀了,后生可畏,来,进屋说。”

我不知道老者身份,可看他的样子,很有气场,不是一个普通老人。气场,不是什么无稽之谈,想一些领导人身上,无形中透漏出来的气势,就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谢军和老者有说有笑,我坐在一旁有一句每一句的听着,待谢军讲完我所经历的事后,老者给了我一根红线,说让我再见到什么诡异的事,就把红线缠到左手无名指上。

我好奇中带着疑惑的接过红线,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也知道老者是再帮我,起码的感谢还是有的。

老者笑呵呵的摆了摆手,直接开口送客。

这让我有点意外,这么和蔼的老人,送客送的有点的‘不近人情’,有点太快了,让人猝不及防。谢军似乎很了解老者,客套的说了两句,带着我就走了。

坐在车上,我终于忍不住了,“这个牛大爷是干什么的?他给我这红线,是做什么的?”

谢军很神秘的笑道,“问那么多干嘛,该知道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以前没觉的他如何,现在突然发现这个遗容师好像很不简单,到底哪里不简单,我也说不出来,直觉。

这次他带我去的地方,让我意外。因为他把车停在了我住的那个小区!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住的?”我疑惑的看着他。

“你在医院这么久了,我能不知道吗?”

不对,他这是敷衍之词。我平时和他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道,只是认识而已。就是平时聊的来的同事,也有很多不知道我具体在哪个小区住。

可他却知道,这看似很正常的事,一点都不正常。我在心里给他打了个警惕的感叹号,带着他上了楼。

“现在做什么?”

“等。”

“等什么?”

“等你媳妇儿来啊。”

“我媳妇?”

“哈哈哈,就那个你没救活的女孩儿。”

……

我也清楚他话中的意思,我也知道她一定会来找我,但心里很纠结,一方面希望她出现,我想问问她为什么要杀了小芳。

另一方面,又不想她出现。这让就证明这一切都是假的,我所见的,并不是真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傍晚的时候,谢军说他要藏起来,要不然对方不会出现。

我疑惑的问道,“你是说那女孩儿尸体,自己跑来找我?”

“想什么呢,死了的尸体怎么会自己跑。别想了,好好呆在屋里别乱跑,有事就大叫,我听到后就来帮你。”

谢军的话,又让我陷入了无尽紊乱中。

她不会自己来,那我见到的是什么?他相信我的经历,就证明了他相信诡异,相信那些无稽之谈,可现在说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整件事的被后,是有人在搞鬼,在推动着?可为什么要找上我?和我有什么关系?

就算是有人在推动,可尸体的怎么在太平间凭空消失了,我看到的又是什么?总不能有人为了让我上套,找人假扮死去的女孩儿演戏吧。

这也不可能,那女孩儿就在我的眼皮地下,我亲手帮他整理的遗容。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可谢军这句话,让我差点精神分裂,陷入崩溃。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