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苏女问昔

更新时间:2019-11-08 16:29:17

苏女问昔

苏女问昔 霏霏雪1980 著

已完结 杜子规,苏问昔 古代言情

主角杜子规,苏问昔小说苏女问昔主要讲述了:“他是谁?”家丁努力让自己忽视掉自家小姐从墙头飞天落地的事实,默念了十遍“我什么也没看见”后,恭敬地回答:“这是跟小姐有婚约的子规少爷!”苏问昔眼前自动脑补了一副自己怀里抱着幼儿,手里拉着瘦弱大儿的场景,浑身打个冷战,大叫了一声:“就他这个豆芽菜样儿!!”苏问昔觉得,这门婚事,无论如何,无论如何,是必须要搅黄的。

精彩章节试读:

红莺儿吓了一跳,几乎是惊吓地看着她家小姐,屏息听着库房里的动静。一边焦急地示意她家小姐:噤声!噤声!噤声啊!

苏问昔才顾不了那么多,三步两步往库房门口跑,库房的锁挂在门环上,显然是有人用钥匙特意打开的。苏问昔的头嗡地一声,一把推开了库房的门,迎面是淡淡的浅香,她连忙退出身子,跑到怔怔发愣不知所以的红莺儿面前,一伸手:“你的手帕子呢?”

红莺儿愣愣地拿出手帕子给苏问昔。苏问昔伸手拿过来,在鼻子上一捂,后脑勺一绑,转身就往库房里冲进去。

库房里灯光去处,正是她娘梳妆凳的摆放处,此刻正滚在地上,旁边倒地躺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近日“卧病”的苏老爷。

“小姐!”红莺儿在门外喊,知道里面有药,不敢进去,又怕自家小姐有事,便壮着胆喊了一声。

很快听见苏问昔带着哭腔的喊叫:“去找人来!去找乔老头!”

红莺儿愣了一下,立刻意识到库房里被迷倒的是谁了。

她不知道自家小姐究竟用了什么药,听见自家小姐居然是哭出来的声音,心里一哆嗦,狠狠吃了一吓,想也没想,尖着嗓子喊起来:“快来人啊!快来人哪!老爷出事啦!”

喊着喊着,哇地一声哭了。

老爷要是有个好歹,小姐算不算轼父?

哇!不要啊!老爷千万不要出事啊!

红莺儿这一喊一哭,一院子的人都惊动了。

鉴于前次遭贼,大家近日晚上睡得相当警惕,chuang前都是放家伙的。一听动静,从chuang上跳起来,随手抄了家伙就顺声过来了。

子规的院子最近,是最先过来的。

带着东砚跑过来,只看见了红莺儿,立刻有些发急:“问昔呢?苏伯伯呢?”

红莺儿一边哭一边指了指库房。

东砚随着红莺儿的一指,想也没想,身子利索地往库房里跑,才走了两步,头一晕,倒地昏迷,人事不省。

红莺儿眼见人倒地,才想起来,立刻喊道:“小姐往库房里吹了药!老爷也被药晕了!”

子规:“……”顿时有所省悟。

转眼向跑过来的家人喊道:“将布打湿了捂住鼻子进去!”

家人立刻照办,不一时脸上捂着湿布又跑过来。子规指挥几个壮实家丁进去,将苏老爷和东砚分别背出来。

苏问昔出来的时候头已发晕。她用的帕子并不能完全隔住药,呆的时间长,又因为看见苏老爷发急,多少吸入了药,有些头晕脑胀地发蒙。

子规看她的样子,托赶过来的两位姨娘照看着她,一边着家人去请乔大夫来。

苏问昔被两位姨娘扶着,却不肯走,眼泪汪汪看子规:“爹爹被我两次药晕,会不会脑子被晕出毛病来啊?”

她两次都是用了最大的剂量啊!

子规:“……”

这丫头用迷药用上瘾了?

回头一定一定要跟苏老爷说,迷药之类的东西,坚决不能让这小丫头碰了。

苏老爷是天快亮的时候醒的,所幸没有大碍。

睁开眼看着眼前许多人有些奇怪。

“发生了什么事情?”问的是子规。

他应该在库房才对。

子规抿了抿唇,看了苏问昔一眼,说道:“苏伯伯在库房晕倒了。”

苏老爷愣了一下,第一时间看向他好个心虚无比的女儿。

折腾了半夜终于见人醒了的乔老头这时说道:“既然人醒了,可以放我回去睡觉了吧?”

他前半夜做药,刚刚躺到chuang上,就被苏府的家人挖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扛了他过来。他以为发生了多大不了的事情,结果又是苏问昔惹的事故,从他那里撬到手的他用来逮臭狸的药,居然被她用来药自家的爹,一头大象都能药倒的量啊!

个败家的丫头,你知道那药多不容易配,好贵滴说!

“我送乔大夫您出去!”苏问昔快速地说,不等别人答话,起身就将乔老头往外让。

出了苏老爷的院门,扯扯乔老头的袖子:“那药制得怎么样了?”

乔老头气得翘了胡子:“你这个小惹祸精,还敢跟我提药丸的事情。我老人家的药是这样让你浑用的?连自己的爹都下手,你下一个是要药哪个?”

“这不是误会么!”苏问昔有些讪然,依旧不依不饶地问药丸的事情。

最后乔老头烦得没了办法,从随手的囊袋里掏出一只破旧的小布包,气哼哼塞到苏问昔手里:“总共制了两枚,都给你。以后别再拿这种缺德的药来麻烦我老人家!”

“这么少?”

“少?”乔老头瞪了眼,“依了我,一粒也不给你制!回去药方子都烧了!”

来了气,也不要苏问昔送,径直穿走廊、出拱门,熟门熟路地走了。

苏问昔袖好了药丸,折回去看她家苏老爷。

一进门,先摆出懊悔羞愧的表情,泫然若涕的样子,才要假情假意地自责自悔自哭两句,便听见她家苏老爷说道:

“这次又想编什么理由来蒙混于我?你的药是哪里来的?半夜三更,你一个女孩子家,不在房里呆着,居然要擅自出府,成何体统?”

苏问昔第一时间去看红莺儿,那个小丫头低着头,躲躲闪闪不敢看她一眼。

这个叛徒!

“爹爹……”苏问昔张口想为自己争辩一二。

苏老爷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想做什么事情,脸色一沉,严厉地说道:“这个时候,还想跟我找借口推责任?我平日只当你娘去得早,对你多有宠溺,谁想着把你惯得无法无天,行事全不思量!从今天起,你不准出府门一步!既然你很闲,读书识字、裁衣刺绣就一一学起来。从明天起,子规,你且看紧了她,但有不遵之处,家法处置!”

读书识字也罢了,居然要裁衣刺绣?

苏问昔叫苦连天,可是她爹轻易不动怒,此刻在气头上,她一向是见风使舵的好手,知道这个时候她家苏老爷惹不得,倒也没有做什么抵制,低着头说了一声:“是!”

苏老爷这次气得不轻,本想着女儿若要顶嘴便要教训她一二,没想到这丫头最会看脸色,他一个棒槌敲棉花,女儿根本不给他发力的机会。

他自醒来,神志清醒,身子酸软,也使不得力气,只得气哼哼说道:“你且回房去休息吧!子规也一并去!近几日且帮我看好了她!若有不听话之处,不必对她客气!”

苏问昔不敢惹她爹生气,规规矩矩从她爹房里退出来。

出得房里,郁闷地耷拉着脑袋。

“小姐……”红莺儿在身后有些小心翼翼地叫她家小姐。

苏问昔自然也知道,即使红莺儿出卖了她也不能埋那丫头。主子问话,下人哪敢撒谎隐瞒?何况是个直心眼的小丫头。

不耐烦地冲后面摆摆手:“昨晚是我带累了你,老爷没有罚你,你就自求多福了。多些心眼倒是想想明日真要裁衣刺绣如何应付?”

子规这时从后面走过来。东砚后半夜醒了,不过身子有些虚弱,被抬回房里休息。因此只他一人出来。

“老爷说,明日刺绣托了两位姨娘先教着你。”

苏问昔一喜:“姨娘么……”

子规皱着眉头,看着苏问昔:“老爷生了气,你倒指望两位姨娘能偏着你帮你蒙混?”

苏问昔非常不喜欢子规教训的语气,才要张口说话,忽然院门里飞奔进来一个下人,气喘吁吁的样子,先跟子规报道:“子规少爷,府门口有个骑马的人,说是都城来的,有十万火急的事面见老爷!”

子规愣了一下,都城来的?立刻说道:“你且等一下!”

迅速转身往苏老爷房里,对卧chuang刚要闭目休息的苏老爷说道:“苏伯伯,有人从都城急马而来,说有要事相告!”

苏老爷倏地睁开眼:“让进来!”

子规急步出去,苏老爷心头猛跳,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都城来的人?他在都城已无故人,谁会驰马而来相告急事?

难道是弘光?弘光哪里找来的人?又报的是什么信?十万火急的事情能是什么事情

一时间外面脚步急响,子规和苏问昔同时折返回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商人打扮的男子,三十开外的年纪,个子不高,样貌普通,只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精明干练的样子。

男子出门,看到chuang上的苏老爷一脸萎顿,愣了一下,开门见山:

“苏老爷,京中圣旨不时便到,要押你回京,此去凶多吉少,你速作准备!”

苏问昔惊了一吓,脱口问道:“圣旨为何要拿我爹爹?”

苏老爷则看着男子:“阁下如何得知?”

男子并不答话,向苏老伸出三根手指:“之前本来听闻苏老爷欲北上,未料变故突生,苏老爷速速打算,急备去路吧!我话已带到,这便告辞!”

男子说完,也不等送客,径直出门,出府后翻身上马,急奔而走。

苏老爷在男子一出门,便从chuang上坐起来,迅速对子规说道:“子规,苏府不能久留,你和问昔须速速离府!”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