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小村厄事

更新时间:2019-12-08 23:00:05

小村厄事

小村厄事 山吓道人 著

连载中 李密,杨秀秀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热血爽文

李密杨秀秀是主角的小说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小村厄事由网络大神山吓道人所著作,内容讲述了我们村子出了个不守妇道的女子,违反了村俗,人们把她绑在了木头桩子上要烧死,我挺身而出,想要救她,没想到却把自己搭上……

精彩章节试读:

这时候我就想起了老陈皮给我看过的那片指甲,心说难道弄死彭亮和他全家的,真的的是杨秀秀吗。

老陈皮虽然没有直说,但是他话里的那个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这件事就是杨秀秀做的,或者说是杨秀秀的鬼魂做的!

想到这儿,我就觉得浑身阴森森的发凉。

“你是说杨秀秀的鬼魂回来报仇啦——”说到这儿,我的脑子里念头一闪,忽然就记起来,彭亮才是那个糟蹋过杨秀秀的人,她的死跟我就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于是我嘶吼道:杨秀秀的死跟我没关,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我的!

老陈皮听完狐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问道:现在整个白家镇的人都知道,杨秀秀的那个姘头是你。那天你在老祠堂前面,对她的那个态度,可是有目共睹的。

我知道老陈皮恐怕是相信了镇子上传的那些谣言,心说舆论这他妈能害死人。

我赶紧跟老陈皮解释说:那天我是想救杨秀秀,而且这事跟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什么关系,我就是单纯地想救人。

于是我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了老陈皮,末了又跟他说:我跟杨秀秀压根就没什么关系,她的死也跟我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

老陈皮听完,一直用手摩挲着自己的脑门,说道:原来这件事里还有这么样的隐情。

说到这儿,他的脸上泛起了一股子疑云:那这么说这件事跟你就没什么关系,可是你为什么又跟彭亮一个症候呢。

我听了也有点儿犯嘀咕,尤其是对他说的乌云盖顶,有点儿不信,于是就问他:你是不是看错了,我这两天没睡好,可能精神头有点不济。

“看错了?”老陈皮冷哼了一声,说了一句,“跟我来。”

然后就把我领到了镇子外面,指着一棵老柏树下的一头老黄头,说:看到那头牛没,你去看看它那双牛角有什么不一样。

我听完就有点儿疑惑,心说这件事怎么又和牛角扯上关系了。

不过疑心归疑心,我还是按照老陈皮的吩咐,朝那头牛走去。

我自小在白家镇长大,牲口见惯了,牵头牛什么的还不在话下,于是我就走到牛面前,想去仔细看它的牛角。

可是我一靠近,那头牛就哞哞直叫。一边叫,还一边往回倒退。

我心说这头牛怎么这么胆小,想着,我就继续往前走。

那头牛终于抻紧了缰绳,退无可退了,最后竟然扑通一下,前腿一弯,给我跪了下来。

我被老牛的这个动作吓了一跳,疑惑地望了一眼老陈皮,问他:这是怎么回事?牛怎么这么怕我?

老陈皮一仰下巴,说道:你朝它眼睛里看。

听完我就下意识地看向那头牛的眼睛,果然就发现,此时那头牛正在流泪不止。

我心里觉得奇怪,就想安抚它。

就在我的手抚在牛头上的瞬间,我就发现,老牛的眼睛里映出了我的影子。

我的影子在它的眼睛里,已经完全变形了,整张脸在狰狞的就好像死了的彭亮一样。

我一下就惊呆了,从牛眼翻身出来的影像里,我就看到自己的脑门上透着一股子乌青。

那种乌青,不像是一种有实质的颜色,而是像一种青黑色的气体,笼罩在我的头上。

我想起老陈皮说过的乌云罩顶的话来,此时已经对他深信不疑了。

我惶恐地向后退了几步,问老陈皮:这是怎么回事?

老陈皮睨了我一下,回答说:牛眼通灵啊,没听过吗。

听他解释完,我才知道老陈皮让我看牛角是假,让我看牛眼才是真的。

早年的时候,我就听说过牛眼泪比较邪,能看到脏东西。

现在才知道,牛眼比牛眼泪更他么邪。

我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心里面好一阵子翻腾,这才稍稍平静下来,问老陈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在牛眼里怎么比死了的彭亮还难看。

老陈皮回答我说:要是我没猜错,彭亮是被鬼缠死的。你现在这个情形,大概也是被鬼给缠上了。

我听得心里直发毛,问他:这怎么可能,我已没做亏心事,二没伤天害理。杨秀秀的事我也是好心要救她,只是最后没成功而已,她也不能缠上我啊。

老陈皮也嘬着牙花子说道:照理说,这里面的确是没你什么事儿啊。

随后他脸上露出了一个恍然的神色,问我:你小子是不是不听劝,昨晚偷偷跑出来了。

我回答说:没有,昨晚我净听有人在我们家门口唱招魂歌了,哪儿还有心思出门啊。

我陈皮听了我的话之后,浑身就是一颤。

我立马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儿,问他:怎么了?

老陈皮颤颤巍巍地问道:昨晚你听到什么不对劲儿的动静了?

我点点头称是,于是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老陈皮听完,咬着牙告诉我说:昨晚你听到的那动静,叫半夜鬼唱歌,最邪行的事儿,照理说正常人是听不到的。

说着话,老陈皮眼皮霍的一跳,脱口而出:我知道了,一定是李汉三的那一巴掌。他把你的耳朵打聋了,正常人是听不见鬼唱歌的,但是你那只耳朵不正常。

我已经明白老陈皮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但觉得他说的这事儿有点悬。

要不是先前在牛眼里看到了自己那个狰狞的影像,我还真有点儿不敢相信。

此时我已经意识到,这个老陈皮,绝对不是一般人,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

我意识到,甭管这事儿是不是跟鬼有关,我都得拉他跟我上一条船,不然就凭我自己,面对这么复杂的事情,真的是应付不过来。

想着,我就对他说:老陈皮,这件事齐根我是为救你,所以你不能撒手不管,你得帮我。

老陈皮瞪了我一眼,回答说:小子,你少给我下套,我要帮你都不用你说。不过你姥爷活着的时候,都得叫一声陈老哥,你就这么一口一个老陈皮,有点儿不合适了吧。

我咽了口吐沫,然后叫了一声:陈爷。

老陈皮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和你姥爷还有点子交情,所以不会撒手你不管。不过先说好,所有的事你都得听我的,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我点点头,说:陈爷您说。

老陈皮说道:现在这事儿有点儿复杂,要说真是杨秀秀的鬼魂复仇,怎么会留下半片指甲呢。要是这事儿跟鬼没关,你头上的那股子乌青又说不过去。

现在不但老陈皮这么像,其实我也觉得这件事里,处处都透出古怪。

要说彭亮死有余辜,但是他爷娘老子不该死啊。难道这件事真像老陈皮说的那样,彭亮死的不干净,所有诈尸了,弄死了他自己爹娘。那这件事就实在是太恐怖了。

想到这儿,我问老陈皮:陈爷,你看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老陈皮想了想回答说:你先回家,今晚无论如何都不要出门,我去查点事,等我回来就有答案了。

我们商定好了,明天中午,还在九叔公家门口见面,然后就分头做事去了。

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可做,就是回家等消息。

到家之后,我妈的脸色有点儿难看,问我:彭亮一家的事,是不是真的?

我知道她肯定已经听说了彭亮一家死绝的事情,于是就点点头,把事情简单的跟她讲了一遍,不过略去了我乌云罩顶以及和老陈皮商量的事。

我妈为我操劳了这么多年,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让她担心。

我妈听完之后,脸色有点儿凝重。那种凝重,像是有很重的心思。

我有点儿不明白,彭亮一家的死虽然是有点儿吓人,但也不至于把我妈吓成这个样子啊。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觉我爸没在家,就问道:我爸呢?

我妈好像没听见一样,拧着眉头想事情。

我推了她一把,她这才缓过神儿来,然后对我说:儿啊,最近镇子上不太平啊,你这几天晚上注意这点,别有事没事的就想往外跑。

我点点头答应,忽然就觉得她说的怎么跟老陈皮的话如出一辙呢。

是凑巧了,还是这里面有什么事呢。

自从这次回来之后,我总觉得我妈的心思比以前重了很多,像是在担心什么事情。

我有点吃不准自己的直觉对不对,就想多套点儿话。

可是我妈没给我这个机会,她说完之后起身就往外走。

我问她:去干嘛?

我妈头也不回地回答说:我出去一下,你守灵的这两天累,就好好休息吧。

说着话,人就已经出了大门。

我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但是现在又没别的法子,于是只能回屋休息。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