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一姐:阴尸在身边

更新时间:2020-05-22 17:33:15

一姐:阴尸在身边

一姐:阴尸在身边 晴未 著

已完结 余季,白绫 废材逆袭玄幻修仙灵异探险热血爽文

《一姐:阴尸在身边》主角余季白绫小说,是晴未著作的一本优质作品,文章故事内容新颖,剧情写的很是精彩。我一直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拥有恩爱幸福的父母,深爱的男友,无话不谈的闺蜜,然而这一切都在我20岁生日过后,翻天覆地。一个陌生男人总会无缘无故光临我的梦境,似亲密的爱人,又宛如恶魔,突如其来的车祸,不存在的肇事者,鬼气森森的医院,神秘的转学生,以及我突然间似乎拥有了能预测死亡的能力,一系列的怪事接踵而至……一番生与死的纠缠中,我与他……那座南朝古墓,我们在古墓中不慎与大部队走散,经历了一系列的危险,

精彩章节试读:

齐铭理解似地点了点头,“那白小姐介意现在跟我们去看一眼么?”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可以。”

齐铭领着我穿过人群和警戒线,尸体仍然倒在原来的地方,只是盖了一块白布。

灯光从四面八方照射过来,有些刺眼,我眯了眯眼,看着那些被鲜血染红的草,胃里泛起一阵恶心。

“白小姐,别害怕。”齐铭安慰了我一句,然后掀开了盖在尸体头部的白布。

说起来平日里尸体我也见得多了,虽然大多都是泡在福尔马林里经过处理的,但是总归都是死人,所以我在发现尸体的一瞬间,并没有平常人那么害怕。

只是眼前这具尸体的主人,竟是不久之前才与我有过一场冲突的梁音!

原本一向浓妆艳抹的脸,此刻却脂粉未施,苍白的面孔毫无血色,也许是因为后脑勺着地的缘故,死相倒不算惨烈。

“白小姐,你认识她么?”

“当然认识,是我一个班的同学,她叫梁音。”

齐铭点了点头,将白布盖回去,“据法医初步鉴定,死亡时间在晚上7点至9点之间。”

我拿起手机看了看,现在是晚上10点半。

“你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什么时候?”

“今天下午6点,我们最后下最后一节实验课。”我说,“对了,晚上我们班本来在开班会,那时候并没有留意她在不在。”

齐铭又问了一些关于梁音的问题,我都据实相告,却并没有坦言我和梁音关系不好这个事实,只是说因为不常在学校,所以并没有太多交集。

“她是自杀么?”我问了一句。

齐铭似乎看出了我的焦虑,安慰道:“目前没有发现有其他致命外伤,初步判定应该属于自杀。”

我有些迟疑地点点头,虽然我并不觉得梁音像是那种会自杀的人,因为以我跟她仅有的接触来看,她的性格并不属于胆小懦弱那一型,何况今天早上还跟我单方面的吵了一架,这样有斗志的人,会自杀?

盘问结束后,我正打算离开之时,突然在人群之外看见了夏未的一闪而过的脸。

他来干什么?

这个人怎么也不像那种喜欢看八卦凑热闹的人。我想也没想,就推开拥挤的人群追了过去。

他腿长脚步又快,我小跑了半天才追上他,气喘吁吁地拦在他前面,有点气急败坏:“你走这么快干嘛,心虚么?”

他凉凉的视线投在我的脸上,“你是谁?”

我瞬间瞠目结舌,反应过来后又有点气愤:“我叫白绫,是你的同班同学!”

“哦。”

“我一个小时之前还在路上拦过你,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我有点不敢置信。

他露出沉思的表情,半响才说了句:“没有。”

“你这人不会脑子有问题吧?”

“没有。”

还是两个字来回答我!

我有点气恼,又忍不住想笑,脸上的表情顿时有点扭曲:“算了,跟你说不清,你来这里干什么?”

“大家都来了。”他说的理所当然。

我一时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这人真尼玛是个话题终结者,就知道装深沉!

“那现在大家都还在围观,你怎么就走了?”

“宿舍要关门了。”他说。

我再次无语,宿舍11点关门,从这里走到男生宿舍楼大概要20分钟,真的听起来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你再拦着我,我就赶不上宿舍门禁了。”他看了我一眼,绕开我继续走。

“喂,我叫白绫,你要是再敢忘记我你就死定了!”我冲着他的背影大喊。

喜闻乐见,他连个白眼都没有施舍给我,我瞬间觉得这种站在路边冲着一个素不相识的男生大喊大叫的行为傻透了。何况这个男生还是个帅哥。

完了,明天我就要沦为校BBS花痴典范了!这种玛丽苏言情小白文即视感……

我垂头丧气地往回走,手机却震动起来。“喂,阿梦?”

“你怎么样了,报警没有?”阿梦急吼吼地嚷着。

我:“没事,警察已经过来了,正在调查呢。”

“到底什么情况啊,要不要*来学校陪你?”

“别,您老就在家里好好歇着吧。”我说,“死的是我们班一个女生,应该是跳楼自杀。”

阿梦倒吸了一口冷气:“天哪,为情自杀?”

“谁知道,我跟她关系不太好,还好是自杀,如果是他杀,估计我就要成嫌疑人了。”我苦笑。

阿梦沉默了一下没说话。

我又说:“不过看到那张脸的时候还是有点接受不了,毕竟以前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早上还跟她吵了一架。”

“诶,你节哀,人死不能复生。”

我无视她,脑海里浮现那一地的鲜血,那种强烈的不适感再次汹涌而来:“我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什么意思?”

“我有一种感觉,我好像早就预感到她要死了一样。”我回忆起白天眼前闪过的那一些凌乱的画面。

阿梦又是一阵沉默,“你还在为那件事情耿耿于怀?”

“不是我耿耿于怀,我是真的有那种感觉。”我抓紧手机,“虽然刚开始的时候还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真的看见她尸体的时候,那种感觉就突然变得很强烈。”

“世界上这么多人,难道你还能每个都预测到不成?”阿梦的声音有点哑,“你突然这样我很害怕啊。”

“我也觉得我有点神经了。不喜欢那样的感觉!”我低声道,“余季到现在也没有消息,电话打不通,人也没有消息,不然你明天陪我去他家看看?”

“干嘛非要拉上我。”阿梦也怵余季他妈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妈那样,估计还没进门我就得被轰出来,拉个人好歹还给点面子。”

“不至于吧,好歹书香门第。”

“绝对至于!”

我好说歹说才劝服阿梦,挂了电话身心俱疲地回到宿舍,原本围堵的人群已经散去不少。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外面喧哗的人声吵醒,洗漱完出来上课,才发现路上到处都有人在议论梁音自杀的事情。

学校最终还是没有控制好舆论的走向,梁音平日里比较高调,在整个学校的知名度都比较大。

“阿绫,昨天是你最先发现她跳楼的吧?”叶思琪拽着我,眼睛里闪烁着既八卦又恐惧的光,“你说,她死了会不会来找我索命啊?”

“你灵异小说看多了吧。”我无语,“她就算自杀也跟你没有关系好吧。”

“那她为什么想不开?”

“我怎么知道。”

叶思琪还是不肯放过我,拉着我嘀嘀咕咕:“听说这件事情整个学校都传遍了,学校这次的保密工作也做得太差了,连外系知道了。”

我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你说会不会是有人在故意从中作梗啊?”叶思琪故作沉思状。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事情太突然,看见的人太多了。”我没太在意她的话,却突然想到什么,问她:“昨天警察是从哪扇门进来的?”

“南门吧。”叶思琪说,“毕竟离女寝最近。”

“那就是说不会经过男生宿舍那边?”

“对啊,男寝那边的人应该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吧。”

我抿了抿唇,夏未果然是在说谎,什么看见大家都来了所以也就跟过来了,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亏我当时脑子被糊住了居然没听出漏洞!

想到这里,我的头一转,看向坐在最后一排低着头,一脸冷漠好像把全世界都当成空气的某人,眯了眯眼,脑子里灵光一现,实在很难想象,像他这种貌似有社交障碍的人,是怎么适应集体生活的。

夏未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突然小弧度地抬起了头,我赶紧移开了目光,省得被他逮个正着。

“阿绫,你干嘛这么笑,有点瘆人。”叶思琪扯了扯我的衣袖,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

“你觉得夏未这个人怎么样?”我问她。

“啊,好帅!”她双手捧脸做花痴状。

“你不觉得他很冷淡么?”我说,“一点都没有同学爱,转学生未必都这么拽?”

叶思琪:“也是啦,我早上跟他打招呼,他理都没理我,好伤心。不过这也许是人家特有的小坚持吧,这么看好像更帅了!”

我同情地看了她一眼,没忍心打击她的少女心。

“对了,今天余季还是没有来上课呢,全校两大帅哥居然都聚集在我们班,然而都没能见上一面,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王不见王?”

我没搭理她,只说:“我现在还联系不上他,中午我想去他家看看。”

叶思琪惊讶地张了张嘴,“连你都联系不上啊,别是出了什么事吧?”

“应该不会,要是出事了他家里人早就找到学校来了,辅导员那边也没有消息。”我说,“虽然很难得,不过几天不来上课的也大有人在吧。”

“也是。”

虽然这么说,我还是有点不安,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情,我有点应接不暇,于是对于余季的关心反倒滞后了,难怪阿梦说我这个女友实在太不称职。

猜你喜欢

  1. 废材逆袭
  2. 玄幻修仙
  3. 灵异探险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