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

更新时间:2020-08-14 11:53:57

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

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 秦浅 著

已完结 顾承泽,许潇潇 恐怖悬疑

主角是顾承泽,许潇潇的小说《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是由作者秦浅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本命年犯太岁,我在梦里被一只手拖进深不见底的湖水里,湖底竟有个人坐在棺材上看着我!我被鬼硬拖进棺材里,还被脱了衣服破了身!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多了个鬼老公,不仅天天晚上被他这样那样,还有各种女鬼男鬼跟我抢老公?吓尿了有木有!

精彩章节试读:

江河歪着头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眼,我大大方方的让他随便看,最后他好像看我确实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也不再提什么拿东西的话,搬了把椅子坐在我对面:“我渴了。”

我站在原地没动,对于江河这种动不动就提钱的人,说心里话,我是没有多少好感的。本来他说,为了捉家里的那只鬼而魂魄出窍,我感动的不行,结果他下面就提钱,让我觉得他很市侩。

“灵魂出窍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你就这么对待刚刚帮过你的人?”虽然江河满口都是对我不满,可是他一点也没耽误时间,自己站起来到厨房里拿了个杯子,也不管杯子是不是干净的,打开水龙头接了水就咕嘟嘟的灌了下去。

我跟在他身后问:“我爸爸什么时候醒?”

江河擦了擦嘴角边上的水:“该醒了吧。”

他才说完这句话,就听见我爸啊的叫了一声,然后他卧室的门很快就打开了,嘟嘟囔囔的说要迟到的话,然后提着公文包就往门口走,临走还不忘记给我塞两百块钱,说让我好好招待江河。

等我爸一走,江河就挑着眉看我,啧啧地说:“还是你爸爸比较会来事。”

我一边把两百块塞兜里,一边问他想吃什么。结果才把钱塞到兜里,就摸到了一张纸条,一般我的口袋里是从来不会装纸条的,我正纳闷是什么时候装进去的,拿出来看了看,这哪儿是纸条啊,这是刚刚柳筠身上的那只鬼从女鬼身上拿出来的符咒,柳筠身上的那只鬼还说,把这符咒交给江河,他会知道怎么办呢。

我把符咒交给江河,结果江河看见符咒的时候,忽然哈哈的大笑了好几声,兴奋的就差没跳起来,把符咒像个宝贝一样塞进口袋里,高兴的说:“哎呀,实在想不到,你的老公这么够义气,竟然送我这么一件宝贝。”

只要有关那只鬼的事,我一点也不想听。于是我往厨房外面走,不想再听见江河说下去。

结果江河见我出了厨房,继续跟在我身后说:“潇潇,你知道么,你老公送我的这个符咒上面有怎么操控鬼物的符咒画法。我拿着这符咒学一会儿,就知道怎么画了,等我学会擦空鬼物了,就离捉鬼大师又进了一步……”

他滔滔不绝的说着,可是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只能点着头在敷衍。

忽然他看着我问:“你的生辰八字除了你爸之外,还有谁知道?”

他这思维跳跃的我就是坐飞机也赶不上,我问他生辰八字跟他是捉鬼大师有什么关系。

江河嘿嘿笑了一下,也意识到他自己说话太跳了,跟我解释:“能操控女鬼对付你的人,一定是知道你的生辰八字的,所以我就问问是谁想要对付你。”

我顿时愣住了,平时我没跟什么人结过仇恨,谁会拿生辰八字来对付我,难道是我爸平时不小心惹到谁了。我正漫无边际的想着,江河就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问你话呢,到底谁知道你的生辰八字啊。”他语气急躁躁的。

“我也不知道啊,出生日期都在户口本上填着,上学的时候,学生档案里也有出生日期,知道我生辰不是很正常的事么,这么大范围,我怎么知道具体是哪一个人?”被他一催,我赶紧回他。

江河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生辰八字,那是要具体在哪一个时间内出生的,学校里填的档案,那只有出生日期好么?”

被他这么一问,我也转过来弯了,只是我真的不知道啊。

江河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烦躁的扒拉了两下头发:“算了,吃饭吃饭,去吃饭,我快饿死了。头一次给人捉鬼,战了一整晚,连饭都不没吃上。”

“那你要吃什么?”口袋里揣着我爸给的两百块,这会儿应该够他吃的。

他看了一眼我瘪瘪的口袋:“就两百块能吃什么,连好点的牛排都吃不起,算了,就路边的小店子随便吃一点就好了。”

于是我们两个人下了楼,在路边的小店子叫了一大份米饭,又点了一些小菜,江河狼吞虎咽的吃着,我却一口也吃不下,满脑子都是谁会知道我的生辰八字的事情。

不知道谁会用这种邪门歪道的法子对付我,江河一边吃一边还在跟我说,我得罪的人一定是个道上的行家,本事一定比他师父还要高。又说让我好好讨好我现在的鬼物老公,说鬼物活的越久,见识就越广,没准从鬼物的身上,可以找到谁想杀我,反正都是相互利用,总比莫名其妙的被整死了好。

因为这会儿正好是吃饭的时间,饭店里都是顾客,他说话的声音刻意压低了一些,可是我总感觉身后有人在看我。好像在故意偷听我们说话。等我再回头的时候,又发现不见了。

江河问我在看什么,我问他有没有感觉有人在看我们。江河摇摇头,说我太*感了,肯定是早上被吓的。

吃完饭,江河又给我塞了几张符,说在家里阴暗的角落里都贴一张,卫生间里挂一把桃木剑辟一下邪。

看他这样,我就知道他要走了。我把他的符装在口袋里,又问他:“你走了,万一我家再闹鬼怎么办?”

江河瞥了我一眼:“你老公这么厉害,你还怕什么?”

“可是他也是想害我的。”我有些害怕,江河虽然不靠谱,可是好歹也是大活人,而柳筠身上的那只鬼,是个阴森森的鬼,如果是你们,你们会怕谁?

江河大概是见我真的害怕,又跟我说:“你也不要太害怕了,他跟你是结了阴婚的,也就是说,现在他在阳间还得靠你才能自由来去呢。如果你出事了,他在阳间就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就是说,他要利用你的同时,也要保护你。不然他不把玉佩给你的。”

“玉佩?难道这个玉佩真的有保护我的作用?”我忽然想起柳筠身上的鬼说了,有这个玉佩在,就不会有鬼再敢吸我的阳气。

江河点点头,路边正好来了一辆出租车,他弯腰钻进出租车里:“要是知道害你的人是谁之后,就给秦久打电话找我。我要去会一会背后的人,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还有好多我想问的事情都没来得及问,他就急匆匆的打车离开,走之前也不给我一个电话号码,这样也好方便联系啊。

对着出租车我使劲儿挥了挥手,跟他再见,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见。昨天晚上帮我这么大的忙,虽然最后救我的人是那只鬼,但是没有他,我也许也挨不到那只鬼救我的时候了。

江河走后没多久,我就回家按他说的,在每个阴暗的角落里都贴了一张符。在卫生间里挂了一把他送的桃木剑。

又把窗户打开通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卫生间的那只女鬼被除了的原因,我竟然感觉我家的房子采光通透了很多。

阳光照进来,暖洋洋的。让人浑身都很舒服。

坐在沙发上,我晒了一会儿太阳。到了下午学校上课的时间,我才坐公交车去学校。因为教学楼坍塌了,所以学校也没有心思再去组织学生考试,校领导都在忙着对教学大楼在进行招投资修建的事。

教学楼的旁边就是我们宿舍楼,还好宿舍楼没有塌陷,不然我宿舍里还有一些很重要的复习资料就拿不出来了。

到了学校门口,看见校长带着好几个校领导站在门口,旁边还站着几个校花级别的女孩子,有一个还是我们班的班花李雪。李雪看见我往学校门口这边过来,就把手上的一朵小红花往我%.口上戴。

“你怎么才来啊,比校长来的还晚呢。”她拉着一张脸,语气里都是不满。

平时我跟她就不怎么对付,也不知道她是看不惯我哪一点,平时总是喜欢找我茬,现在又给我摆脸色,我也没什么好脸色,把她给我戴的小红花仍在地上:“现在放假了,我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关你什么事。”

李雪指着我,你了半天,最后她把红花捡起来,转过身摇校长的胳膊:“张校长,你看她啊,今天学校里来的可是很重要的人,哪有她这么欢迎人的。”

欢迎人?我压根没有要去欢迎人好吗?

李雪长的漂亮,嘴巴又甜,学校里很少有领导不喜欢她的,张校长看了我一眼,替李雪说话:“你要做做就好好做,不做也不要为难李雪嘛。”

“我根本没有要来参加这个什么欢迎仪式好么,是她把红花往我身上戴的。”我简直是无语了。

“你要是没来参加欢迎仪式,我干嘛把红花给你戴啊,明明是你答应好了的。现在就差你一个人,你要是再来晚一点,我们学校的面子都被你丢完了。”李雪红了眼睛,低着头,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她把这么大的帽子往我头上戴,我又不是得了失忆症不记得事情了。要真有欢迎仪式,我会这么晚来才来,让学校的领导都看我笑话?

这个大学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大学,很多考试成绩都跟平时表现挂钩的,我也不是傻子,放着这么好的表现机会不去用。

明摆着就是李雪叫的女生忽然有谁来不来了,又看我恰好来了,想要黑我好么?

要是被她黑成功了,那我下学期的考试成绩,没准就成了全班倒数的。我正要开口解释,张校长忽然说:“不想戴红花就不要戴了,你赶紧站好,过一会儿重要的客人就要来了。再啰嗦,明年你的考试成绩就自求多福吧。”

猜你喜欢

  1.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