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图文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历史军事> 运筹之王 > 第二十章 【青青的水草吸管】

第二十章 【青青的水草吸管】

佚名 2019-08-03 05:04:46

韩府药库比外人想象中的藏药要多得多,那些平常的药草固然有,即使是那些珍稀药材,奇花异草,那也是珍藏了不少,有许多更是南风国才有的古药特产,所以韩伯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便拎着一个小炉子和药罐,怀里揣着那几味很稀松平常的药材过来,摆好了炉子和药罐,这才拿着药材进来,问道:“五少爷,这些药材具体该配多少药量,你可得告诉我。是药三分毒,马虎不得。”

韩漠此时正装模作样地捧着一本《万草本纪》,这是一本医书,他必须做出这种样子,让韩伯相信自己得来的医术是靠看书看来的,而不是与生俱来就会的,毕竟医术是一门极为高深的学问,若是天然生成,那就有些近乎为妖了。

“韩伯,你先忙去,这边就交给我了。”韩漠呵呵笑道:“我来配药,我来煎药,毕竟是我房里的人,一个主子,总要对下面的人宽厚仁慈一些。”

他这话说的声音极大,那是故意让屋里的柳如梦听见。

韩伯看了看韩漠手中的书,凑过来,低声问道:“五少爷,难不成你说你懂医术,都是从这上面看的?”

“有问题?”

“是有些问题。”韩伯并不忌讳,轻声道:“柳如梦不是一般人,五少爷你心里也有数,这万一若是有差池,五少爷,咱们可不好向大宗主交待。”

“我知道。”韩漠微微点头,笑眯眯地看着韩伯,耸耸肩:“韩伯,你是不信任我?”

韩伯眨了眨那一双看似老眼昏花实际上却比狐狸还精明的眼睛,忽地嘿嘿一笑,再不多说,躬身微微行了一礼,然后缓步离去。

“老人家,就是明白事理。”韩漠看着韩伯远去的身影,呵呵笑着自语道:“不像年轻人,好歹也分不出来。”

这后面一句话,还是说给屋里的柳如梦听。

韩漠前世出身于军事学院,除了军事理论和军事训练外,他修习的医术在学院里绝对是名列前茅的,甚至有很多女学员因为觉得站姿时%部不够挺,还曾私下偷偷地请韩漠给予医学上的科学解释和科学治疗,在韩大医师很有节奏的**下,那些女学员都有了伟岸的%部……这只是为了表明韩漠在医术上受人尊重的一个事实而已,没有任何亵渎那些女学员的意思。

这种古代煎药的技巧,韩漠是亲手试验过的,所以并不成问题,他按照自己的知识,将这几味药按照最佳的份量配在一起,然后放进药罐子,冲上水,便开始从事出生至今都没有做过的煎药行动。

那种怪异的药草味道很快就弥漫开来,韩漠托着下巴,瞅了那道帘子一眼,喃喃自语:“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谁是主子谁是丫鬟,有主子亲手给丫环煎药的吗?唔,我算是一个好人吧!”

煎药并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估摸着药性已经被熬入了汁.水中,韩漠才息了火,在干净的小瓷碗中倒了半碗药汁,那汁.水暗黄色,还漂浮着浓郁的奇怪味道。

端着药碗,韩漠走到帘子前,咳嗽两声,道:“如梦姐,我要进来了,你准备一下。”

柳如梦并没有回答,这在韩漠看来,那是一种默许,所以韩漠很仔细地整了一下衣服,然后从发髻中拉下两缕长发,飘在两边的脸颊处,毕竟屋中是一个妩媚动人的大美女,自己也要扮的飘逸一些才好,美女和帅哥的话头总会多一些的。

他掀开帘子,随着天色渐暗,屋中也更加昏暗起来,若不是柳如梦的肌肤白得耀眼,就像昏暗中泛白的白玉,韩漠还真是有些看不清。

他先放下碗,点上了灯火,屋中顿时亮了起来,这才笑眯眯地捧着药碗道:“如梦姐,你看,药煎好了,虽然有些难闻,甚至有些难喝,但是所谓良药苦口,喝了它,出出汗,自然就好了。”他抬头看了看柳如梦,只见柳如梦已经披了一件暗黑色的外衣,此时正冷冷地盯在韩漠的身上,这种眼神,让带着笑脸的韩漠有些尴尬。

“我说过,不用你管。”柳如梦的精神显然恢复了一些,不过脸上苍白的颜色依旧如雪,并没有退却,看来只是以精神硬撑着:“我是丫鬟,哪敢……哪敢劳烦五少爷您这做主子的伺候。”

韩漠叹了口气,道:“如梦姐,我知道你很有个性,也知道你我刚刚相处,互相还不了解,不过请你相信,我……我是一个好人!”

“好人?”柳如梦撇撇嘴:“世上还有好人吗?”她这撇嘴的动作,小女儿情态毕露,让韩漠心中砰然一动。

碗中的药汁依旧在漂浮着热气,韩漠也知道,这药汁若是凉了,药性自然大减,便道:“好人不好认姑且不论,先喝药吧,治病要紧,有性子回头再使。”

“我为什么要喝你煎的药?我怎知是不是毒药?”柳如梦冷冷道。

韩漠脾气再好,此时也忍不住了,毕竟十八年来,还真少有人这样对自己说话,将药碗放在桌子上,冷冷道:“柳如梦,少爷我告诉你,若不是大爷爷吩咐,老子才懒得管你。在我头上吆五喝六,你的性子倒真是野。少爷没空陪你玩艾1魅。”冷哼一声,转身便走,走到帘子处,忍不住回头道:“这是我第一次给别人煎药,你喝不喝,我管不着。不过你千辛万苦到了这里,心中想必还有留恋的东西,我只想告诉你,人的性命没了,一切留恋的东西,屁也不是。”掀开帘子,气呼呼地出了内屋。

奶奶的,就算是绝色美人,也别在韩五少爷的头上使性子,老子不吃这一套。

韩漠心情很不好,亲手煎药,没讨到一声谢谢,还被怀疑是毒药,难不成是个美人就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他无心再理会,在外屋也点了灯,上了自己的chuang,从怀里掏出那本《八部棍术》,翻看起来。

《八部棍术》后面已经残缺了不少,幸好前面还保留了一半,韩漠大致翻了翻,却知道这《八部棍术》是何意思了,不过遗憾的是,后面破损的已经损去了《八部棍术》中的其中三部,如今保留下来的,不过五部而已。

第一部称为“蛇部棍术”,第二部是为“虎部棍术”,还有“蛙部棍术”、“蝠部棍术”和“犬部棍术”,后面三部已经破损,算是失传了。

各部棍术都有一个要点,突出棍术中的精髓,例如蛇部棍术主要是棍法中的“巧”字,虎部棍术讲究一个“力”字,蝠部棍术讲究一个“隐”字,各有其专门的要点和方法,韩漠只看了一小会,便深陷其中,如痴如醉。

也不知过了多久,油灯里的鱼油用尽,忽然熄灭,韩漠这才回过神来,摸索着重新点了另一盏灯,正要继续看书,忽地想到屋中的柳如梦,这一直没有动静,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毕竟还是在患病之中。

虽然有些不情愿,韩漠还是掀开帘子,内屋里一片漆黑,柳如梦那急促的鼻息清晰可闻,一听便知道病情更加重了。

韩漠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一句:“死脑筋的女人,真是不要命了。”他进屋重新点上灯,瞧见药碗中的药汁一点儿也没动,倒是柳如梦盖着被子,紧闭着眼睛,那张绝美的脸上疲惫苍白,额头上满是冷汗,身体更是瑟瑟发抖,柳眉微蹙,显得有些痛苦。

韩漠拿过药碗,出了内屋,倒进药罐,重新热了一遍,这才端碗进屋走到柳如梦chuang边,沉声道:“快喝药,再不喝,可就真的没命了!”柳如梦微微半睁开眼,一只手伸出来,微微颤抖,手中拿着匕首:“不……不许碰我……!”

“你自己能喝吗?”韩漠瞧她手臂无力,只怕连药碗都端不起来,皱了皱眉头,忽地眉头一展,放下**碗,道:“你等一下!”

他快步跑出屋,来到花园里的小池塘边,夜色下的池塘宁静的很,池子边的水草芦苇轻轻在夜风中飘荡,和煦的很。

他折了两根水草,尔后前后折断,做成了细细的水草管,这才笑眯眯地回到屋子,道:“你担心男女授受不清,那没事,你端不起来,喝药的气力总有吧!”他一手端起药碗,将一根水草做成的吸管放了进去,笑嘻嘻地道:“来,这样也可以喝药,而且还带着水草的香味儿,来!”

柳如梦看着韩漠的笑脸,又看了看那青青的水草管子,本来紧张冰冷的脸竟然微微和缓,微一沉吟,她那粉润的红唇终于凑了过来,轻轻吸了起来。

韩漠心中大喜,笑嘻嘻地道:“是了,就是这样了。我是不是很聪明啊?”

柳如梦吸了一口,听他这样说,忍不住抬头看了看他,那是一张笑意盎然的英俊脸庞,眉眼子中甚至带着几许温柔,顿了一顿,才轻轻摇头,那柔媚的声音淡淡地道:“你聪明吗?我不觉得……小聪明算不得……真正的聪明!”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微信阅读

章节 X

第一章 【月下事】 第二章 【堂兄那恼人事】 第三章 【大宗主的安排】 第四章 【陪房丫头】 第五章 【韩族外困】 第六章 【真是个怪胎】 第七章 【庆商关少河】 第八章 【唯财不破】 第九章 【黑阎王】 第十章 【护短】 第十一章 【碧姨娘刺绣】 第十二章 【雨夜那不为人知的秘密】 第十三章 【倾国红颜】 第十四章 【练功房】 第十五章 【抉择兵器】 第十六章 【血铜阴阳棍】 第十七章 【马技乞丐】 第十八章 【吃馒头的朱小言】 第十九章 【佳人有恙】 第二十章 【青青的水草吸管】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