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图文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历史军事> 运筹之王 > 第十二章 【雨夜那不为人知的秘密】

第十二章 【雨夜那不为人知的秘密】

佚名 2019-08-03 04:18:40

东海城只要一下雨,通常都会持续两三日,这已经是一种规律,所以当大雨落下来的时候,渔民们又只能对天怒骂,狂风大雨的天气,码头是不让渔民出海的,对于生活本就拮据的渔民们来说,少打一天渔,他们的生活就少了一丝保障。

时当深夜,瓢泼大雨依旧倾泻在东海城,整个韩家东西两府也都沐浴在大雨之中,两府的几百号下人们也早就上 chuang歇息了。

韩家西府的后门,却有三个人打着雨伞,在漆黑的雨夜等着什么。

大宗主韩.正乾闭着眼睛,他佝偻的身子就像一块冰冷的岩石,动也不动,即使电闪雷鸣,他的眉头甚至也没有动一下,而韩家西府的大管家韩严却打着雨伞,为大宗主遮雨,一旁站着韩玄昌,也打着把油纸伞,将自己和韩严笼罩在其间,虽然如此,但是那种辩不明方向的雨势还是将三人的衣服溅的有些潮湿。

时间一分一秒地逝去,三人却像三具雕塑一般,任他狂风暴雨,我自岿然不动。

丑时刚到,在凄厉的风雨声中,三人隐隐听到了一阵夹杂在风雨声中的马蹄声,一直紧闭双眼的韩.正乾终于睁开眼睛,喃喃道:“终于来了!”

很快,在漆黑的雨夜之中,在狂风暴雨之间,一辆马车正飞快地向这边赶来,泥泞的道路并没有阻挡住骏马那飞快的速度,而在马车左右,各有一骑护在左右,头戴斗笠,身着蓑衣,腰间甚至挎着刀。

马车行到距离韩.正乾四五米处,终于停了下来,两名骑士翻山下马,一起对着韩.正乾行了一礼,其中一人沉声道:“大宗主,人已送到,我们便回去复命了!”

大宗主抬步上前,身后的韩玄昌和韩严快步跟上,走到马车前,韩.正乾左右看了看二人一眼,又看了一眼车辕上的车夫,淡淡地道:“辛苦了!”

“不敢!”三名斗笠人齐声道。

韩.正乾微微眯起眼睛,那阴沉的目光凝视着车厢,片刻之后,才淡淡地道:“你们放心,韩尚书会照顾好你们的家人!”

三名斗笠人一愣,不明所指,就听“咻咻”两声,在狂风暴雨之中,两道羽箭就像流星一样,隐秘而快速地射向了站在车厢两边的斗笠人,等到两名斗笠人发觉,那羽箭已经近在眼前。

两名斗笠人显然不是平庸之辈,临危不乱,腰间的大刀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拔出,身躯也一起后退,便要躲过那两支羽箭。

就在他们身躯后退的一瞬间,韩玄昌和韩严却像两头从大草原来临的猎豹,一左一右,扑向了两名斗笠人,而车辕的车夫正想回身钻进车厢之时,大宗主韩.正乾已经腾空而起,右手成爪,就像雨夜的猎鹰扑向了如同猎鹰眼中猎物的车夫。

两名斗笠人刚刚躲过羽箭,就觉得眼前一花,旋即%.口一阵剧痛,各自的心脏已经插入了一把匕首,深没其中。

两名斗笠人带着一脸的疑惑,不甘地倒在了泥泞的地下,他们至死也不明白,千里迢迢奉命送人,为何最后送出去的是自己的性命?

而韩.正乾的利爪已经掐上车夫的脖子,只微微用力,咯吱一声响,车夫的脖子顿时碎裂,脑袋软软地耷拉下来。

韩家人的力气,那是力大如牛!

将车夫的尸体抛开,大宗主掀开了车帘,声音竟然温和起来:“到了,下来吧!”

很快,从车厢中走出一个人来。

这人穿着寻常百姓女子穿的那种粗布衣裳,头上戴着斗笠,遮挡住了面孔,但是无可否认,这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女人。

虽然穿着粗布衣裳,却掩饰不了她那娇好的丰盈身段,大雨打落下来,她的衣裳在眨眼间便湿了,那湿漉漉的衣裳贴在她的身上,更是将她丰盈身材勾勒出来。

她的一**修长笔直,腰却很细,盈盈不堪一握,露出一截子白得耀眼的脖子。

韩严杀了斗笠人,很快就回身捡起地上的油纸伞,为这名身材惹火的女人遮挡着大雨,而韩玄昌也打着伞,为韩.正乾挡雨。

“谢谢你!”女子声音异常动听,甚至有些妖娆,男人听到这种声音一定会有种酥软的感觉,但她的语气却极平和,如果是在花香鸟语之间听到这种声音,一定会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这显然是她天生便有的声音,不是故意装出来的。

韩.正乾问道:“记得你现在的身份吗?”

“我叫柳如梦,二十二岁,父亲是庆国来燕国经商的商人,叫柳天福,娶了东海郡天益县同福镇陈氏为妻,我出生于同福镇,去年随同父母回庆国的途中遭遇劫匪,父母被杀,我逃回性命回到同福镇,被宋家收留为奴!”女子用一种苍凉而悲伤的声音缓缓地如同背书般地道:“因宋家公子意图侮**,逃出宋家,来到东海城,被韩严带回府中,做了韩家五少爷韩漠的陪房丫头!”

“如何解释你二十二岁却没有许配人家?为何至今还是完璧?”韩.正乾问道。

女子沉吟着,片刻之后,终于道:“我是一个石女!”

韩.正乾露出难得的微笑,点头道:“你记得一丝不差,只要记住这些,你在这里一定会很安全。这些只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才用得上,或许你这一辈子也不会再次回答这样的问题,但是在所有事情没有解决之前,你一定要记住这些,为了你,也为了你要保护的人!”

女子声音坚定起来:“我明白!”

“韩严!”韩.正乾吩咐道:“你领着她去吧。”

“是!”韩严回道,然后屈着身子,恭敬地道:“请随我来!”领着女子便要从后门进入韩府。

韩.正乾叹了口气,道:“委屈你了!”

女子微微停步,但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跟着韩严进入了夜雨下的韩府。

等到他们进去,就从黑暗中钻出两名蒙面人,将两名斗笠人和车夫的尸体放进车厢中,就连大刀也仍进了车厢中,不留任何东西,尔后一人进了车厢,另一人坐在车辕驾车。

“连尸体带马车,一定要清理干净!”韩.正乾森然道:“在这个世上,不要让这些东西有一丝痕迹留下!”

“是!”黑衣人恭敬回道,随即驾车转向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夜雨之中。

等到马车离开,韩.正乾才抬头望着漆黑一片的夜空,喃喃道:“韩家的列祖列宗,正乾所做一切,都是为了韩家!”

微一沉吟,韩.正乾淡淡地道:“玄昌,后花园除了小五,你和雪莺,还有二弟和韩严,其他人就万万不能进入了。”

雪莺是指韩夫人,韩夫人的闺名就叫胡雪莺!

韩玄昌立刻道:“大伯放心,玄昌不会让任何不相干的人进入后花园。”

韩.正乾点了点头,道:“你先回去歇着吧!”

“那你老?”

“我还要做最后一件事情!”韩玄昌望着马车离去的方向,淡淡地道:“那两名箭手也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我要去清除这最后的危险。”

韩玄昌一惊:“大伯,他们……他们可是你最信任的部下!”

“可是他们却不姓韩!”韩.正乾森然道,再不多言,踏着泥泞的土地,这个年过六旬的老人,却像幽灵一般灵敏矫健,很快就离开了韩玄昌的视线。

韩玄昌呆了一呆,终是叹了口气,喃喃道“大伯,他们若是姓韩,只怕也是要被你杀死的。你不想杀韩族的人,这才安排了两名外姓部下,真是用心良苦啊。”打着雨伞,从后门回到韩府,尔后紧紧关上了后门。

地上的血迹,很快就被倾盆大雨冲刷的一干二净,这里就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从来没有,有的只是恼人的风和雨!

而这个时候,韩漠正在自己的雅居里美美地睡着,他梦到了碧姨娘绣的“喜鹊登梅”!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 【月下事】 第二章 【堂兄那恼人事】 第三章 【大宗主的安排】 第四章 【陪房丫头】 第五章 【韩族外困】 第六章 【真是个怪胎】 第七章 【庆商关少河】 第八章 【唯财不破】 第九章 【黑阎王】 第十章 【护短】 第十一章 【碧姨娘刺绣】 第十二章 【雨夜那不为人知的秘密】 第十三章 【倾国红颜】 第十四章 【练功房】 第十五章 【抉择兵器】 第十六章 【血铜阴阳棍】 第十七章 【马技乞丐】 第十八章 【吃馒头的朱小言】 第十九章 【佳人有恙】 第二十章 【青青的水草吸管】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