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图文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历史军事> 运筹之王 > 第九章 【黑阎王】

第九章 【黑阎王】

佚名 2019-08-03 04:01:26

韩家东府正厅内,韩玄昌正陪着一位身着官服的官员,茶虽早已上来,可是那名官员却是一脸阴沉,冷着脸,不理不睬。

这官员年近五十,身形粗壮,脸庞黝黑,那一双眼睛呈倒三角形,一看便是一位刁钻阴毒的人物,正是东海郡郡守萧幕瓒。

萧幕瓒一大清早带着几名衙差拎着杀威棒跑到韩府,韩玄昌还没弄清楚是何事,他便嚷嚷着要叫出韩漠来,弄得韩玄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一面派人去叫韩漠,一面请萧幕瓒到正厅入座,吩咐下人上茶来。他虽然对萧幕瓒没什么好印象,但是萧幕瓒毕竟是一郡之首,而且身后的背景复杂,只能虚与委蛇,尽可能地保持着笑脸。

“郡守大人,你一大清早大驾光临,不知有何指教?”韩玄昌微笑道:“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事情?事情可大着呢。”萧幕瓒翻着三角眼,冷笑道:“韩大人,你们韩家还真不愧是东海郡第一世家,韩家子弟横行乡里,目无法纪,你也不好好管一管,本官今日前来,那是要替你管管儿子。”

韩玄昌一听,心里顿时老大不高兴,他也是一个极要脸面的人,萧幕瓒这话听在他耳中,那就是直指自己教子无方了,忍住气,淡淡地道:“郡守大人这话从何说起?我韩家向来家规森严,对族中子弟从严要求,即使是犬子,那也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何需郡守大人前来管教?”撇了萧幕瓒一眼,道:“郡守大人,昨日渔民们可又是派了代表与下官诉苦,商税高涨,渔市大跌,老百姓可是有些怨言啊。”

萧幕瓒看也不看韩玄昌,淡然道:“韩大人,这事回头再议。上次我也对你解释过,如今朝廷要用银子,咱们东海郡资源丰富,自然要能者多劳,那是要替圣上分忧的。庆商在咱们燕国大把大把挣银子,总要出点血的。”

“郡守大人,出血的可不是庆商,是我东海百姓。”韩玄昌正色道:“你这样做,东海百姓可是没有活路的。”

“韩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萧幕瓒冷声道:“是说本官残酷暴虐了?本官是朝廷的官,不是你韩家的官,本官要一心为朝廷办事的。至于那些闹事的渔民,我听说带头闹事的是你韩家旁支,你们韩家不好好管一管,却要质问本官,嘿嘿……韩大人,你也未免太过欺人了吧?”

韩玄昌平日里行事算是谨小慎微,此时却也不禁心中气愤,拱手道:“下官不敢。只是这税收的事儿,郡守大人还是再三思量一番。东海人的性子野,闹出民变了,对你对我都没什么好处。”

萧幕瓒森然道:“韩大人,你这是在威胁本官?”

就在双方火气十足之时,却见韩漠悠悠然走进厅来,看也不看萧幕瓒,径自走到韩玄昌面前,恭敬道:“爹,您叫我?”

韩漠在后花园得知韩青通知,一听是黑阎王上门,就知道此事必定与昨日暴打萧景有关,那黑阎王十有八九是上门问罪来了。

即知如此,韩漠故意慢腾腾的,先是洗刷干净,然后换了身衣裳,甚至去到厨房喝了一碗粥,这才悠悠然过来。

韩玄昌尚未说话,萧幕瓒已经重重一拍桌子,喝道:“你就是韩漠?”

韩玄昌淡然道:“正是犬子,却不知郡守大人召唤他来,有何吩咐?”

“吩咐?”萧幕瓒冷笑道:“韩家的子弟,我哪里敢吩咐。韩大人,你家这头犬子还真是本事不小,你且问他昨日干了什么事。”

韩玄昌称韩漠为“犬子”,那是谦称,不想萧幕瓒竟然直斥为“这头犬子”,那可就是辱骂了,非但是骂韩漠,那是连自己也骂进去了。

韩漠是“犬子”,自己岂不是“犬父”,压着脾性,冷视韩漠,问道:“你昨日又做了什么?”

“昨日?”韩漠看起来非常无辜:“昨日就在家里看看书,然后出去逛了逛,晚上吃完饭也就睡下了啊。”

萧幕瓒黑着脸,冷笑道:“韩漠,昨日在八珍阁,你无缘无故将我景儿一顿毒打,这事儿你忘记了?直到现在,我家景儿还躺在chuang上,直喊%.口疼,请了大夫说,那是%骨被打断了,韩漠啊韩漠,你下手还真是够狠啊。”

韩玄昌虽然和萧幕瓒不合,但是他也知道萧幕瓒代表的是萧家的势力,如今九大世家中,萧家的势力那是达到巅峰,除了已显反相的叶吴两家与萧家针锋相对外,其它世家大族即使在内心深处嫉恨萧家的权势倾天,但是在表面上却是谁也不敢直面得罪的。

韩.正乾屡次提醒韩家子弟不可与郡首府发生冲突,所以韩玄昌一直以来,也是极力忍让,此时听到萧幕瓒之言,当真是大惊失色,看着韩漠,一拍桌子,冷喝道:“孽畜,还不跪下!”

韩漠早知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当即便跪下,毫无畏惧之色,转向萧幕瓒问道:“郡守大人,你家公子是不是忘记说了些什么?”

萧幕瓒此时的眼神,就像是要将韩漠撕成碎片,阴冷地笑道:“他忘记说什么了?”

“昨日在八珍阁,韩漠确实依照萧少爷的吩咐,帮了他些小忙。”韩漠脸上甚至带着笑:“你家萧少爷昨日兴致大好,甚至是求韩漠打他一顿,韩漠对郡守大人素来敬仰,对萧少爷也是好生钦佩,他既然诚挚请求,我怎敢拒绝,是以才上前打了他一顿。这事儿许多人都知道,大人可以明察。今日听闻大人上府,还以为郡守大人是要代萧少爷答谢韩漠,韩漠甚至都想好了谦虚的回词,却不想郡守大人却是……却是上门问罪,韩漠好生失望!”说完,长长一声叹,很是惆怅。

韩玄昌目瞪口呆,想不到韩漠说出这样一番荒谬的答词来,而萧幕瓒已经气得脸色发青,指着韩漠道:“小畜生,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家景儿岂会提出那等荒谬的要求?即使说了,那也不过是戏话,你……你怎能当真?你这是在强词夺理。”

“郡守大人!”韩漠眼中冷光一闪,淡淡地道:“你当着家父辱骂我是小畜生,还懂得礼仪吗?你说你家少爷提出的要求荒谬,那韩漠认为,这天下间荒谬的要求多的是,郡守大人不顾百姓死活,硬是提高商税,那难道不荒谬?你身为父亲的可以提出荒谬要求,为何你家少爷就不能?你的荒谬要求在东海郡已经实施,为何你家少爷提出的荒谬要求韩漠便不能从命?”

萧幕瓒实在想不到韩漠小小年纪却如此伶牙俐齿,若非韩玄昌在身边,他还真要上前痛打韩漠一顿。

“韩大人,你生的好儿子!”萧幕瓒扶着桌子,冷笑道。

韩玄昌听萧幕瓒几次说话都毫不顾忌自己的感受,更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忍不住道:“下官的儿子也说不上好,不过是明晓是非,嫉恶如仇罢了!”顿了顿,也不好太过激怒韩玄昌,拱手道:“郡守大人,此事下官一定从严惩处,回头定当带着韩漠登门致歉。”

“登门致歉?”萧幕瓒攥着拳头道:“韩大人,照你的意思,我家景儿躺在chuang上受苦,你却只是带着儿子登门致歉?难不成你还想让你的儿子大摇大摆的走动不成。”

韩玄昌皱眉道:“郡守大人,那你的意思是?”

“本官听说韩家家规森严,难道没有家法吗?”

韩玄昌立刻明白他的意思,狠狠瞪了韩漠一样,拱手道:“郡守大人放心,韩漠肆意妄为,家法是少不了的,下官稍后定当从严惩处!”

“也不必稍后了。”萧幕瓒冷哼一声,森然道:“本官已经带了杀威棒来,韩大人可以立刻实行家法,本官便在旁边看着,韩大人若是不忍动手,本官可以代劳。”

韩玄昌微微色变,正要回答,却听门外一个清脆的声音道:“谁敢打我漠儿?我家漠儿触犯了哪家王法,要用打犯人的杀威棒来惩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 【月下事】 第二章 【堂兄那恼人事】 第三章 【大宗主的安排】 第四章 【陪房丫头】 第五章 【韩族外困】 第六章 【真是个怪胎】 第七章 【庆商关少河】 第八章 【唯财不破】 第九章 【黑阎王】 第十章 【护短】 第十一章 【碧姨娘刺绣】 第十二章 【雨夜那不为人知的秘密】 第十三章 【倾国红颜】 第十四章 【练功房】 第十五章 【抉择兵器】 第十六章 【血铜阴阳棍】 第十七章 【马技乞丐】 第十八章 【吃馒头的朱小言】 第十九章 【佳人有恙】 第二十章 【青青的水草吸管】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