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棺人

更新时间:2019-07-31 03:53:06

棺人

棺人 陌白 著

连载中 张小洒,张巧艺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

棺人主角是张小洒张巧艺的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悬疑类佳作。从作为棺人的亲戚去世,张小洒意外的拿到了一本残破册子之后,生活从平淡变得光怪陆离,见识这个世界上不为人知的诸般鬼事,被迫成为了下一代棺人,又卷入到初代棺人的离奇事件当中,然而作为棺人不得善终的命轮也开始转动……

精彩章节试读:

我再次靠近了些,就听到这群人中有人一二一二的指挥,也看见那些力工手里正提着木头,木头上挂着麻绳,相互配合着往大坑里沉着什么。

棺材?!

我惊讶地从人缝中扫到了一眼,又不敢确定,便费力地挤了进去。

这回我看清了,不仅是一副棺材,而且我还很眼熟。

这就是白天在小树林里挖出来的第二幅棺材,连颜色和边角都相同,棺材盖上面用金漆画了一个大大的寿字,尤为惹眼,而且那棺木的材质十分特殊,似乎是为了突显富贵,用的竟然是红衫木!

“轻点轻点,别惊扰到了沈老爷子。”

我瞥了一眼旁边管家模样的人,正是他指挥着这些力工慢慢将棺木下葬。

而就在管家的旁边,我这才注意到披着白麻的一个女子,这女子看起来十分瘦弱,哭红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尊棺材,生怕再也看不到了一样。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群人都视我不见,转念一想才明白,在梦里也许这些人是看不到我的。

待棺木沉好,管家看了一眼旁边伤心的女子:“小姐,那我就让力工们掩土了。”

我愣了一下,原来这个女子就是棺中人的女儿了。

就在我愣了一会儿的功夫,我忽然发现这位沈家小姐向我这边看了过来,没错,就是直直地凝视着我。

顺着她的视线,管家也望了过来,还引来了周围不少人的目光。

被这么多人同时盯着,我心里咯噔一下,顿时觉得有些不自在,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忽然身后传来一声:“菁菁,我来迟了。”

说话间就有一个人影从我身侧走了过去,个头跟我差不多高,没看见样貌,可没走几步就被管家使眼色,有人出来将那人拦住了。

我也松了口气,原来这些人是透过我,看我身后走过来的这人。

“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小子,今天是我们老爷下葬的日子,你还敢来捣乱?”管家指着他大声说道。

那人也不管是否有人阻拦,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对着棺材磕了几个头。

“西水……”沈家小姐神情复杂,语气似乎有些心疼。

接下来我还没来得及听他们说些什么,就被细碎的脚步声给惊醒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心想可能是白天压力太大了,竟然做了这么一个怪梦。

脚步声?

我扫了一眼窗外,这会儿天还没亮,难道是张巧艺起来了?

就在我刚用手撑着起chuang的时候,忽然发现手掌压到了什么,借着光线一看,竟然是那本残册子。

我吸了一口凉气,这残册子不是一直在我外套内兜吗,怎么跑到我chuang上来了?

踏踏踏,又是一阵脚步声,来不及多想,收起残册子,我便起身穿鞋下了chuang。

刚走到门口,我就感觉外面的脚步声不对劲,听起来完全没有成年人的重量,倒是有几分孩童的轻盈。

开门,脚步声一直顺着走廊到大厅,便戛然而止。

我探出半个脑袋,走廊外面漆黑一片,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心想怎么大城市大楼房里也遭老鼠?

屋里有老鼠在我们村里见怪不怪,有时候起chuang还能发现老鼠跟你睡一个被窝。

可说是遭老鼠,声音听起来却又有点不像,的确像是我之前想得那样,外面有一个小孩子在来回顽皮地跑。

不过当我走到大厅的时候,发现桌上东西完全被弄乱了,当即断定肯定不是老鼠。

从一开始我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就感觉在我屋子外面绕来绕去,当我开门的时候窜到大厅那边去了。

根据印象中判断,我锁定了一个距离我最远的角落,那里光线相比起来更暗,看上去就跟一个黑洞一样。

我的直觉告诉我,那里肯定有什么。

虽然这么感觉,但我并没有靠近一步,便跟我心里模拟出的危险对峙着。

叽叽叽叽——

并没有过多长时间,那个角落就发出了古怪的声音。

我惊惧地后退了两步,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发出这么怪异的声音,难道……

似乎是为了印证我的猜想,拿角落里忽然窜出来一个暗灰色的影子,直直朝着就扑了过来,下一秒就撞在我胸.口上。

来不及挡,我就被撞到在地,胸.口更是闷得喘不上气。

我勉强睁开一只眼睛,就看见一个婴儿模样的东西在我视线中,全身暗灰色,漆黑的眼球没有一点眼白,正露出一条舌头舔着嘴唇。

小鬼?!

紧接着我就注意到小鬼肚脐的位置还耷拉着什么,还没看清,小鬼就冲着我又扑了过来,骑在我头上扯我头发。

我头发被胡乱扯着,能听到那小鬼不断重复着我要长大,我要长大,叽叽叽叽……

忽然我感觉脖子被什么东西勒住,好不容易用手挡住能喘口气,低头一看竟然是带着紫色液体的绳子。

当我看到这条绳子连接着小鬼的肚子,才明白这哪里是什么绳子,分明就是脐带!

堕婴的怨灵!

我脑中忽然冒出这五个字,却来不及想,脖子上的力道又强了许多,让我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似乎是见我没办法反抗,婴灵又开始叽叽叽叽地叫了起来。

摆脱不了,我便开始用力地敲墙,希望张巧艺能听到,哪怕是出来分散一下婴灵的注意力也好,能让我好受一些。

可我用力敲了几下,整个屋子除了婴灵的怪叫声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我开始胡乱抓着婴灵,无奈这小东西太灵活,几次好不容易逮到都让它跑了。

“解决掉他。”一个微小的声音,却被我清楚地听到了。

我能感觉到婴灵的动作明显停滞了一下,然后开始疯狂地收紧脐带,我感觉舌头都要被它给勒出来了。

兹的一声,我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比村里烧猪毛还要难闻百倍。

同时婴灵叽叽叽叽大叫了一声,我明显感觉到脖子上的脐带松了,发现婴灵要开始跑,伸手一把抓在手里。

被我抓在手里,婴灵脸色大变,惊恐地看着我。

我还没捉摸过来怎么回事,婴灵的身体开始慢慢缩小,原本胖乎乎的身材逐渐干瘪,最后骨瘦如材,在我手里变成了一堆粉末。

我虚脱了一样靠墙坐着,要不是地上的粉末和难闻的味道,我还真以为我是在做梦。

看着手腕上的珠串,刚才隐约看到暗灰色的几缕气息被吸到了里面,也不知道是不是惊慌中看错了。

总之收拾了婴灵,我也松了口气。

也许是我刚才太累了,竟然才发现有人站在旁边,错愕地看过去,没想到是张巧艺,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怎么这么看着我。”张巧艺同样疑惑地看着我。

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摆摆手扶墙站了起来,试探的询问了几句,她竟然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

当她追问我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没有告诉她,是怕她听了害怕。

不过我仔细回想,那婴灵应该是被人派过来专门对付我的,而这些天跟我有摩擦的只有洛三,上次也是他对王麻子的儿子下手。

这个专门对小孩下手的混蛋,还自称什么北茅山什么什么的,把张战虎得一来一来的,说什么转移气运八成也是假话,肯定有什么鬼点子。

我安抚着张巧艺,叫她不要担心,可她却告诉我说她做了一个噩梦。

本来我以为又是她体内三生灵的原因,没想到她描述了一下噩梦,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梦而已,我也松了口气。

“我还是担心我老爸。”张巧艺一脸的不高兴。

我叹了口气,这个洛三的确是个不小的麻烦,俗话说先下手为强,看来有必要明天往小树林跑一趟了,于是便告诉她明天我的计划,让她赶紧睡觉去了。

隔天我一大早就起来了,本来打算准备一下工具,却不知道带些什么好,手头也没有那些道士做法的东西,更不会奇门异术,也只是见过姨夫爷帮王麻子的儿子,总不能让我带着chuang板蜡烛去小树林吧。

到了客厅,我就发现张巧艺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不过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没睡好,有些憔悴。

“总看我做什么。”张巧艺似乎没有胃口,放下面包擦了擦手。

“头一次跟这么漂亮的女孩共进早餐。”没想到被她发现了,于是我想要逗她一下,可我话刚说完,就听见门口有人敲门。

我疑惑地看向张巧艺,发现她也同样看着我,看来是不知道一大早会是谁登门。

作为主人的张巧艺起身,我则大口吃着面包,可她只是趴着猫眼看了一眼,就捂着嘴差点叫出来,急忙去晃我的肩膀。

完全没有准备的我差点噎到,好不容易才把面包顺下去:“怎么啦?”

张巧艺没有回答,只是害怕地指着屋门,似乎门外站了什么恐怖的怪物。

这光天化日的能有什么好怕,我从容地吃完最后一口面包才起身,期间屋门隔一会儿便会响起敲门声,似乎很有耐心。

我凑近猫眼,不看还好,看了之后我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