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鬼话青春

更新时间:2019-11-15 07:08:53

鬼话青春

鬼话青春 飞翔的猪 著

已完结 林翔宇,钱晓晓 灵异探险都市爱情现代言情

鬼话青春林翔宇钱晓晓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灵异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还是高中生的我,无意中当了爹,还和一群女人纠缠不清……

精彩章节试读:

“他上午就过来了,一直跪在这里,刚离开不久。”老妇人指了指一块空地,道:“除了清明节这里平时没什么人过来,而且寄存在这里的骨灰盒,都是很多年前去世的人了,也许他们的孩子都已经去世了,很少有人会来祭拜。但是那个孩子不一样,他每周都过来一次。”

老妇人说完这些话后剧烈的咳嗽起来,仿佛说出这么长的话用了她很大的力气。

钱晓晓连忙搬过一边的椅子来给老妇人让她坐下来休息,我纳闷的看了看周围,难道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吗?

“奶奶,您和闻卿说过话吗?”钱晓晓一边乖巧的给老妇人捏肩,一边问道:“您知道他的情况吗?”

对于钱晓晓的伺候老妇人显然很受用,她慢慢地闭上眼睛,享受着钱晓晓的**。我站在边上抱着胳膊冷眼看着,这个老妇人是在太过古怪,她应该是能看到鬼的。不过一开始的时候她不是很排斥我们吗,连门都不让我们进。怎么现在就莫名其妙的享受起来了。

好一会儿,老妇人才慢慢开口说道:“那孩子,是个很奇怪的人。”

显然钱晓晓的殷勤没白献,老太太把自己知道的关于闻卿的事情都告诉我们。

闻卿是从五年前开始来这个殡仪馆的,每次过来都是跪在那个地方絮絮叨叨半个小时,然后就会离开。那时候闻卿还是个十岁的孩子,老妇人以为是谁家大人带着来祭拜家里去世的老人的,没想到他每次来都是自己一人,也不带花,贡品,什么都不带,就那样跪那里,这一跪,就是五年。

五年来的每周,闻卿都会过来一天,不一定是哪一天,但来了之后肯定是跪半个小时。

老妇人曾经问过他在跪什么人,闻卿没有告诉他。当老妇人自己查看骨灰盒的时候,发现放置那个骨灰盒的柜子上的标签,已经模糊不清了。

也就是说,根本查不到闻卿跪拜的人,到底是谁。

“还有一件事。”老妇人话说这到这里,声音越来越小,听得我都觉得她是不是要睡着了。“我发现他有时候会在晚上的时候,去殡仪馆后面的野坟地。”

“什么?他去野坟地干啥?”我忍不住惊声问道,闻卿在我眼里就是个小孩,他长得也是很稚嫩的模样,这种小孩敢大半夜的去坟地?

钱晓晓对着我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轻轻的让老妇人靠在摇椅上,示意我跟着她走出去。

我和钱晓晓两人走出骨灰堂,站在门口,钱晓晓深深地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着天,思绪仿佛已经不在这里,飞到了很远的地方一般。

我不解的看着钱晓晓,从刚才老妇人睡着之后,她脸上的神情就有点感慨,她这是怎么了。

钱晓晓招招手让鬼童过来,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低声说道:“你知道她为什么能看到鬼童吗?你是不是以为她是什么通灵人,或者是个世外高人之类的。”

我点头,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并不是。她只是个将死之人,所以才能看到鬼童。”钱晓晓苦笑说道:“刚才我敲门的时候,用的是鬼差敲门的手法,凡是快死的人,听到鬼差敲门的声音都会自觉的过来开门。在她第一次开门的时候,我就从她身上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所以我知道,只要*再敲一次,她一定会来开门的。”

这番话让我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的往边上靠了靠,和钱晓晓保持距离。也许对于钱晓晓的本领,我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是我怎么也想不到,她的本领其实是大到我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

对于我的动作,钱晓晓仿佛习以为常了一般,她一手揽着鬼童,一手掏出手机看了看,让我再给闻卿打个电话。

我急忙掏出手机拨了闻卿的号吗,还是显示不在服务区。

“他应该是去后山的野坟地了,那边没信号的可能性比较大。”钱晓晓拍了拍鬼童的头,道:“天意,今晚要靠你好好保护爸爸了。”

“我才不是他爸……等下,你还给他取名字了?”我很是无奈的看着钱晓晓,她一本正经的说,因为天意是我们的孩子。我去,说实在的,我觉得钱晓晓真的是爱上我,所以才会留下鬼童当我们的孩子,有我这么喜当爹的吗……“随便你怎么玩,反正我是不会承认的。而且,陈一佳虽然有问题,但我有其他的女朋友,你可别给我找麻烦。”

我可不想终结自己美好的生活,只是……在陈一佳这件事之后,我短时间内是不敢联系其他的女朋友了,万一再来个陈一佳事件,我就该对女人产生阴影了。

然而钱晓晓压根没有听我说话,她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在思考什么事情。

我自己自言自语了半天也觉得很是没意思,冷静下来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她刚才话里的意思,她让天意好好的保护我,难道说她要去坟地不成。

“晓晓,你打算去坟地吗?”我皱眉问道钱晓晓,今天天气不是很好,虽然才两点多,但天色已经慢慢变得有些暗了,可以预料用不了四点,这边就会彻底暗下来,说不定还会有大雨。“我看这种天气,闻卿应该自己回去了,他看到电话以后肯定会回我的。不如我们先回去……”

“不可能。”钱晓晓目光坚定的看着我,摇头:“锦囊一定是从闻卿身上得到了什么才会离开,如果你真的担心他,这个坟地,我们去定了。”

好吧,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我一大男人的胆子还不如这小妞了不成。

在钱晓晓的带领之下,我们两人往后山走去,她说自己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却对这里的地形无比的熟悉,连问路都不用问,我们两人径直就走向了后山的荒野孤坟。

我之前的打算还是太好了,天色没到四点就已经暗了下来,跟夜晚一样。我最讨厌这种天气了,任何不好的自然天气我都不喜欢。

我们两人顺着一个羊肠小道往前走去,殡仪馆在山下,老妇人口中的野坟地在山的另一边的半山腰,并没有什么通过去的路,我们脚下踩着的路,也不过是别人走出来的小路。

这边的野草很高,对我而言倒是没什么感觉,可钱晓晓就不一样了,她的胳膊被杂草划伤了几道。

“是不是傻。”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将钱晓晓拽到我面前,抬手将她抱在怀中,钱晓晓身材娇小,这样窝在我身前就跟个小洋娃娃一样。周围开始刮起了风,吹的杂草乱晃,仿佛有什么人在接近一般。

我深呼吸一口气,保护着钱晓晓快速往前方走去,刚走了几步,我忽然听到后面有人走路的声音。猛地扭过头去,身后什么人都没有。

“在这种地方,无论是觉得后面有人还是有人叫你的名字,拍你的肩膀,都不要回头。”怀里的钱晓晓瓮声瓮气的说道;“这种鬼地方,你能遇到的还有什么呢?”

这话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我发现自己从我知道有鬼魂的存在之后,我似乎变得胆小了很多。不想承认自己的胆小,我咳嗽一声,说我以为身后的是闻卿呢!钱晓晓也是给我面子,不再说话。

我们两人很快就走出了小路,一从杂草堆里钻出来,入眼就是大片的坟墓,坟头高低不平有大有小,有的坟头前的草都长得老高了。

“这就是现实版的坟草三尺高吧。”我笑了笑对钱晓晓说道,其实看着这些坟墓我并没有感到害怕,现在哪还有人直接把尸体放在坟墓里,都是烧成灰装进骨灰盒了,这些坟头也不过是放了些空棺材而已。“哎哟,疼!”

钱晓晓看着我龇牙咧嘴了好一会儿才把手指从我腰上的**移开,她让我尊敬一些逝者,不要有一些不敬的想法。

迫于钱晓晓的**威,我不再开什么玩笑,仔细观察起来周围。这墓地虽然不小,却也是能看到尽头的。可一眼看过去,也没有闻卿的身影,显然他不在这个地方。

钱晓晓倒是不这么想,她觉得闻卿一定在这里,只不过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而已。

“你为什么觉得他一定在这?”我不解的问道钱晓晓,她的神情太过坚定以至于我有些怀疑,好像有些事情我都不知道,她就轻而易举的知道了一般。

“女人的第六感咯。”钱晓晓耸耸肩膀,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写满了奇怪字符的盘子,她手持盘子来回走动,盘子上的指针本来一动不动,在她走到一个地方的时候忽然猛烈的抖动了起来,她指着那个方向:“走。”

原来是指南针吗?我挠了挠脑袋跟在钱晓晓后面往前走,我们两人径直穿过了墓地,在走进墓地之中的时候,我发现周围升起了数不清的的鬼火,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鬼火。

话虽这么说,可我丝毫没有害怕的感觉。毕竟鬼火不过是磷火罢了,阴雨天气就会出现在坟墓里,比如现在的天气。

“晓晓,我觉得快下雨了。”我话音刚落,几粒豆子般大小的水珠就砸到了我脸上,几秒钟后,大雨倾盆。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都市爱情
  3. 现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