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荒山鬼事

更新时间:2020-03-18 20:22:14

荒山鬼事

荒山鬼事 一弘 著

已完结 高明,柳小眉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热血爽文

主角高明,柳小眉小说荒山鬼事主要讲述了:结婚本来是喜庆的事情,可是因为村里人的胡闹,喜事变成了丧事,受害的伴娘竟然化作厉鬼……

精彩章节试读:

关于闹洞房这件事,可能每个人并不陌生,但是闹出人命的,你可能没有听说过。

2017年8月,我大学毕业,因为相处三年的女朋友背叛,我心情不好,一直在家呆着,闭门不出。

这天,接到一个兄弟的电话,说他结婚了,让我去当伴郎,这位兄弟是我小时候的玩伴,也是我中学时期的同学,由于家境不好,他读到高中就辍学了,后来我考上大学,父母在县城买了房,我们一家搬出了村子,去了城里,我们再也没见过面。

接到他的电话,我有点发懵,不用说肯定是经常去村里看望几个亲戚的父母将我的电话告拆他的,想到最近心情不好,去村里走走也是好的。

兄弟的媳妇是邻村的,两个人在外边打工认识的,这些年挣了点钱,盖了一幢三层小楼房,看着时机成熟,两家人便催着将婚事给办了。

结婚的时候,她媳妇还带着一个伴娘回来,伴娘名叫月月,是他媳妇的表妹,关系特别好。

第一次见到月月的时候,还挺漂亮的,比甩我的大学同学好看多了,心中的郁闷也一扫而光,竟然有一种追她的冲动,不过月月好像特害羞,脸皮有些薄,说了几句话后,就面红耳赤的跑开了。

新婚的前一天,我们四个人聚在客厅,开始商量明晚的闹洞房怎么解决,因为我们这一带,闹洞房闹的很凶的,伴娘肯定要被揩油的,月月听了害怕起来,说想回家。

不过她说要回家,兄弟媳妇肯定不乐意啊,大喜这时,伴娘临阵逃脱,这婚还怎么结,当时好说歹说,说其实也没啥的,而且还有我这个伴郎在,不会出什么事的。

当时我也是信誓旦旦,拍着%膛说会保护好她的,月月这才同意了下来,对我投来信任和目光。

第二天结婚的时候,月月好好打扮了一下,竟然比兄弟媳妇好看的多,就像一朵初开的花朵,特别有气质。要不是兄弟媳妇穿着新娘装,不知道人的人还以为她是新娘。

我看的口干舌燥,来的那些客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有几个还投来一阵火热的目光,我与月月陪兄弟与媳妇敬酒的时候,有几桌都开始闹了起来,非得要让月月喝点酒,她喝了一口酒后,脸开始红了起来,更显的娇艳无比,全桌的人起哄起来,将所有目光投在了月月的身上,将兄弟媳妇冷在一边,无意间,我看到兄弟媳妇眼中投来忌妨与愤怒的目光。

月月喝了几杯酒,竟然有点站立不稳,我连忙上前替她喝,但她后来还是喝了不少。

婚礼结束的时候,闹洞房开始了,看那群醉熏熏的人肆无忌惮的扫着秀秀,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那群人跑到洞房里的时候,兄弟媳妇说她不舒服,让大家不要碰她,并扫了一眼坐在旁边昏昏沉沉的月月,那群人会意,将兄弟媳妇轰了出去,魔爪伸向了月月。

兄弟喝的酩酊大醉,一躺在chuang上就打起的呼噜,跟本就来不急阻挡扑向月月的众人。

我连忙推开人群,立在月月面前,双手张开,不让他们造近,但毕竟喝了不少酒,头重脚轻的被他们推了出来,并将我和兄弟媳妇关进了小屋。

我有点担心,问显的一脸得意的兄弟媳妇:“昨晚还好好的,怎么忽然不舒服了,分明是将月月向火里推吗?”

“怕什么,这里的风俗就是这样,顶多摸一摸就过了,而且月月在外面也有男人,你以为她有多干净啊。”兄弟媳妇横了我一眼,双手一抱%,说道。

我当时懵了,兄弟媳妇这是什么心,月月给我说过,她是她最好的朋友,再回想刚才敬酒的环节,我完全明白过来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兄弟怎么会娶这样的女人做老婆,我瞪了她一身,摇摇晃晃的去开门,却被她拦住了:“闹洞房的时候,伴郎是不可随意走动的,这不吉利。”

按照我们这时的习俗,伴郎与新娘一屋,伴娘与新郎一屋,要分开闹的,由于兄弟媳妇说她不舒服,所以人全跑到兄弟一屋了,加起到有三十多个人,而且还是还轻力壮的。

就在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出去的时候,兄弟醉熏熏的被人抬了出来,扔在院子里,同一时间,房间传来一声惨叫。

“你们这群兔崽子,太过份了吧。”

兄弟摇摇头醒了过来,摇摇晃晃的向着新房扑去,但没多久后,又被人抬了出来,蓬的,房门死死关住了。

而新婚来,传来一阵月月撕心烈肺的惨叫声与哭泣声。

“小浪,快跑我去拉人,不然出事儿了。”

听到屋里的惨叫,兄弟酒也醒了一半,来到我与他媳妇的小屋,打开了门,朝我喊到。

“慌啥呀,今天是我们的大喜之日,何况来的到是咱村的人,顶过摸两下,亲个嘴什么的就好了,现在进去,总不能让客人们难堪吧。”

兄弟媳妇将兄弟拉进了门,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你难道没听到刚才的叫声吗,八成这些人做的过份了。”兄弟转身拉着我就往外走,他媳妇可不干了,脸色一下子就沉下来了,“早就觉的你跟月月眉来眼去的,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人家。”

听他媳妇这么一说,兄弟也不好意思出去了,这时候房间又传来了一阵大哭声,还有男人们起哄声。

这样下去要出事,我心中一慌,看着兄弟媳妇一脸得意的样子,我知道这是为什么了,这个女人心眼太小了,看着她,我觉的一阵恶心,见我出去,她还想跑出来拉我,我直接将她甩开了。

月月的声音也没有了,我推了推紧闭的新房,知道里面以经反锁,情急之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在院子里寻了一把铁锤,对着门连砸了几锤,就把门砸开了。

因为听到砸门的声音,里边的人也没有了声音,当我推开破烂的门时,他们个个一脸心虚的走了出来,为了掩饰心中的慌乱,带头的几个还推了我几下,说干嘛,给我们脸色看啊。

兄弟这时也赶了过来,怕他们与我冲突,好话说尽,这些人才散去了,我将锤子扔在地上,看到月月呈大字型躺在红色大chuang上,身上穿的礼服早就被剥光了,白嫩的身上满是乌青,**深处有一丝殷红血渍,还有一些粘稠的液体混杂在其中。

看到我们进来,月月挣扎着站了起来,由于身体缘故,竟然站立不稳,差点栽到在chuang下。

我那里还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大叫了一声,脱了衣服裹在她的身上,并扶稳了他。

兄弟立在那里,也傻眼了,两手无措,愣在那里。

这会儿兄弟媳妇进来了,扫了一眼凌乱的房间,我还以为她要对月月说些安慰的话,没想到劈开盖眼的来了一句:“今天我大喜的日子,你这大哭大闹的,跟死了人哭丧似的,倒霉透了,早知道不叫你了,换成别人也许比你要好。”

听兄弟媳妇这么一说,我火了,也不顾兄弟在跟着,一把掌就抽了过去,“你她妈的眼睛长的屁眼上了,月月都成这样了,还在这里说风凉话,你这**货,真不知道兄弟是怎么看上你的,如果是我,早就一脚蹬了。”

清脆的耳光在新房里响着,兄弟媳妇被打懵了,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边哭还边骂,但怕我再打,声音含糊的说不清。

月月推开了我,没哭没闹,双眼无神,裹着我的衣服去二楼,我怕他出事,想跟上去,却被兄弟拉住了,并对我摇摇了摇头,暗示让她单独的冷静一会。

看着媳妇不依不挠的干嚎着,兄弟对我苦笑了一声,我拍了拍他的肩,摇摇头,出了婚房并带上了门。

一场婚礼就这么不欢而散,我立在院子里,看着忙着收拾桌凳的叔叔婶婶门,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回到了小屋。

我脑子乱乱的,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在屋里踱了几圈,就想着去二楼安慰月月,万一不行,直接给她表白,让她做我的女朋友得了,也许这样,才能填平她心灵的创伤。

我打定主意,正要出门,就听到楼上传来婶子的惊恐的大叫声。

月月自杀了。

我脑子一个激凌,飞快的跑上了楼,二楼的客厅里,婶婶与兄弟和她媳妇站在那里,如木关般,完全被吓傻了。

当我到达现场时,也不禁汗毛竖起,打了个冷颤。

月月穿着大红的伴娘服,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把缠着红绸的剪刀,插在喉咙上,可能是因为死去一段时间的,喉咙中流出的鲜血呈黑红色。

伴娘服上,地上的一滩血也变的淤黑干涸。

我看着月月,愧疚之心无以言表,因为当初答应过她,保护她的。

身子瞬间变的冰凉,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我并不怕事,也并不怕她的尸体,但我怕的是那双一直睁开的眼睛。

死不瞑目。

眼眸中,是无尽的怨恨。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