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 > 一个小道爷

更新时间:2020-09-09 19:08:18

一个小道爷

一个小道爷 于酒余欢 著

连载中 叶素,文业 废材逆袭古言小说热血爽文

《一个小道爷》主角叶素文业小说,是于酒余欢著作的一本优质作品。山中多狐媚,天下也多怪谈。废柴道士虏妖皇之女为之赚取银财名声。耍双刀的大姑娘誓要做那江湖第一人。雪夜身披枷锁负隅而行的老叟说他一生杀孽过多。还有那看起来市侩的评书老道能坐地飞升,孤战妖皇三百里。那罗刹国的王模样长得十分秀色但偏偏爱戴一副夜叉面具。这是人鬼妖共存的时代,所谓的恶事做尽!不过是身上的枷锁勒得人透不过气。这个天下啊,没那么好但也没那么遭。

精彩章节试读:

那龙虎山游历回来的弟子那一个不对山下生活念念不望?只要在大户人家报个名号,说是那天师府下来的小天师,那锦衣玉食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听哪个师兄说,在那洛阳城一家大户拉着他的袖子非要让他入赘,那小娘子生的叫一个貌美,听说这小天师要走,连夜追个八百里地。

那师兄说起来这故事的时候那叫一个神采飞扬,小师弟们问他为何不留在洛阳城,那师兄夸夸其谈,说什么一心向道,心中唯有三清。

文业暗啐一口,但心中的滔滔妒火也不住翻腾,都说红颜祸水,这男儿要是太过优异落到小心眼的人眼中也是危机满满,文业就是心眼小的主,恨不得把世间美男子除之殆尽。

看那师兄神气的模样,越想越气,于是在他前来换班的时候,一榔头锤晕了他,把晕过去的师兄身上衣物扒的一干二净,身上银财也抢夺一空,做了他游历天下的盘缠。可谓是受尽“屈辱”。

为何旁人口中多姿多彩的天下,到了他文业,就变得这么倒霉?文业也不清楚。

这天下,还真他娘的不好玩。文业这样想到。

听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文业头都大了,怕是生起的篝火早已让那一干好事之人知晓了方位,东瞅西瞧愣是没有找到一片藏身之地,文业一咬牙就要翻山逃跑的时候,却瞧到了那满嘴流油的小罗刹,一时计从心起。

“烤兔好吃吗?”

“好吃。”

“山下有,烤鸭,烤猪,烤羊腿,蒜蓉,辣酱,梅子酒……”文业说着忍不住狠狠吞了口唾沫,跟那口水潸然而下的呆萌小罗刹也差不了多少,小罗刹眸中皆被那美味填充,哈喇子流了一地,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一般用袖口擦拭嘴角,似乎在保持端庄,但咧嘴一笑,那口水已然成河。

北风吹着那手中火把,踏在山路上的脚步声不绝,衣服外的风透过没有补好的缝隙绵绵不绝的涌进体内。火把似感受到这来自北风的凉意,忽明忽暗!没人喜欢黑暗,因为黑暗中的东西会要了人命,除了那些与黑夜为伍的人。

那数个大汉穿着并不华丽的衣物,但每个人都会些武艺,满身的肌肉疙瘩,或者说在这青州城那一个男儿不会武艺?用人人习武来形容那也不为过。这青州自开朝以来,便民风淳朴,家家夜不闭户,女子也不必细紗轻掩,而青州铁骑更是名动天下,但前几日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黄口小子,竟做出那般下流之事!

这一伙本想等他受不了饥寒乖乖下山的汉子在今夜听那山中有幼童哭闹之声后,一个个撸起袖子就就往山上冲,拦都拦不住。只不想这天气说变就变,方才无风起,此时竟寒风大作,那吹起的山中灰尘不得不令一干汉子放慢脚步。

这山中多狐媚,天下也多怪谈,骤然而起的寒风也颇有些诡异,几个汉子面面相觑,有人吞了口唾沫似在稳定军心喝道:“咱们是杀猪的,戾气重,寻常狐媚不敢近身。咱们几个身上的阳火加起来足以僻邪,怕他娘的一个狐媚干嘛,不过是脱了毛的畜生。”

几个汉子似定了定心,个个目漏坚定,却不想一侧突然升起一些绿油油的火苗,说是萤火虫那也不像,这火苗可比萤火虫亮了不少,这绿油油的火苗越来越多,很快的将几个汉子牢牢包围其中,有人哆嗦道:“姥姥的,这是拍牛蹄子上了吧。”

忽而,有一个扛着榔头的大汉目漏惊恐,指着前方那一团黑漆漆的黑影惶恐道:“哪个影子会动。”

这哪里是个影子,借着周遭那点点星火,几个汉子瞧得清楚,身高丈余,赤发如火,锯牙钩爪,双目如电,手中还持着一个瞧不仔细的模样的兵刃,几个汉子倒吸一口凉气:“夜叉!”

这夜叉生性残暴凶悍,而且吃人,又有男女之分。男夜叉喜隐于黑夜专挑那些落单的行人下手,长相丑陋,若是突然出现在面前,指不定吓掉三魂六魄。而女夜叉却非常漂亮,喜欢白天打扮的花枝招展,与长街闹市专挑那些长相俊秀的男儿下手,但无论男女,这玩意谁碰到都要倒霉。

几个汉子双腿打着哆嗦,嘴巴一张一合愣是说不出什么话,小夜叉似乎很享受这汉子的恐惧表情立在原地不言不语,忽而,黑夜中一声爆喝响起:“孽畜!敢尔!”

黑暗中,一抹青衫直冲那夜叉而去,一脚踹出,那夜叉直接倒飞而去,瞧清来人面貌,那几个蜷缩一团的汉子也是一滞,这可不就是刚刚嚷嚷着要揍的黄口小道士吗,这人静静地矗立在身前,一身青衫随风而动,一双眸淡漠如水,手中木剑横与胸口,只是随便一站便如以矗立了千秋,他道:“留下些许银财快些离去,这夜叉死后有怨,非银财不可超度,它瞧见了你们面貌,若非破财消灾,日后必家破人亡!贫道乃龙虎山大弟子文业,尔等速速离去。”

看那夜叉晃晃悠悠的又站了起来,几个汉子浑身一个激灵,此刻瞧着前些日子的下流小道,竟亲切的和自家娘子一般。

有人掏出三文,有人掏出五钱,转身就往山下跑,可当真“猛虎下山。”瞧着土路上那些许碎银,文业翻了个白眼,但蚂蚁腿那也是肉,晃晃悠悠站起的小夜叉还揉着脸,文业收起了碎银,转头瞧着那城中还未关门的酒肆,裂开嘴笑道:“小妖,走着~”

正要关门的店伙打着哈欠,一边埋怨那老东西非要去那醉月楼看花魁,一边收拾着桌子,本想好好的回去睡一觉,却不想听到了那欠揍的声音:“小二,店里的招牌全给小爷我上上一遍。”

店伙瞧去,黝黑的脸颊,覆与身的道衣分辨不出是青还是黑,潮湿无比!似是被这几日来的连绵细雨打湿,又似沾染了山中晨露。不算高大的身材腰间却背着一柄木剑,木剑已然漆黑一片,像一块木炭,也像极了这小道肮脏不堪的衣物。落魄,腌臜,倒是身旁的小丫头长得俊俏,看身着的服饰,那可是上好的貂裘,没个几百两白银都买不到,这两人……倒也有趣。

店伙看过太多双耳也听过太多,为了不在寻找,学会了一觅即中,或人或物只需一眼便能够判别好坏,但这两个格格不入的人让店伙瞧不清楚,说道:“爷,小店该关门了,不迎客。”

若是常人听到这婉拒早都离去,只是这位道爷跟寻常的人有些不一样,只看他领着小丫头径直坐在一边,说道:“小爷我也不是什么高贵的主顾,但就是有钱,酒肆内所有好吃好喝的都给小爷上来,仔细想想这一顿你能那多少碎银,够你少伺候几桌。”

店伙心底捉摸:酒肆内打好的全部上一遍少说也要两百多两,算上老板提的红利,两百两中也能够拿到十多两,这十多两可足够自己休息个四五天。店伙似打定主意,满脸堆笑道:“爷,稍等片刻。”

到了后厨一脚踹醒了鼾声大做的厨子,一道又一道美味往那桌子上送。店伙见过那乞讨来些碎碎银的小叫花如饿死鬼一般持着一碗面,也不管烫不烫一股脑的往嘴里倒,在他眼中,饿死鬼也不过像那叫花子一样。

但此刻,店伙不免啧嘴:“我了个乖乖,这家伙怕是阿鼻罗的极饿之鬼吧。”

小道爷啃着肉,细小的骨头压根嚼都不嚼,店伙不免担忧若是一个不注意,那骨头碎渣直接要了这小道爷的命那该上哪说理?还有旁边那模样可爱的小丫头,他娘的吃起了竟然比这小道爷还唬……

饭饱酒足,文业心满意足的拍着肚皮,这是他下山以来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顿饭,瞧着一侧那眯着眼打着饱嗝的童养媳,卓一笑眯眯道:“小妖,吃饱了吗?”

小丫头拍了拍鼓起来的肚子一双眼弯成了一座桥:“嗝~吃饱了。”

文业笑了笑然后道:“那行!继续走着~”

店伙也不含糊仔细推敲算盘之后说道:“道爷,一共二百一十二两。”

在瞧这小道爷,店伙也是一滞,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这小道爷目光炯炯的打量周遭一番,说道:“小二,你这酒肆有煞啊。”

猜你喜欢

  1. 废材逆袭
  2. 古言小说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