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冥夫犹在

更新时间:2020-02-11 02:06:57

冥夫犹在

冥夫犹在 惊世绝伦 著

连载中 张子元,苏苏 恐怖悬疑

主角是张子元苏苏的小说叫《冥夫犹在》,是由网络大神惊世绝伦创作的恐怖类小说,冥夫犹在文章讲述了:被家里逼婚,苏苏被迫在网上租了一个男友应付家人。然而,这个“男友”为何如此似曾相识?为何,这个“男友”口口声声叫她老婆?为何,这个“男友”竟然告诉自己,他们早已成婚?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起源于一场冥婚……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受到惊吓,突然惊醒,浑身大汗淋漓,脑海一直出现那张面孔,极度恐慌。“想起我了么?”这时候突然耳边想起这么突兀的话语,我又被吓一跳,这时候一双冰冷的大手捂住我张的老大就要喊出声的嘴。我瞪大了惊恐的双眼斜眼看着手的主人。是他,就是梦里那个冰冷惨白没有表情的脸,也就是今晚刚见到租来的男友—张子元。“不要惊慌,我是你男人,已经拜堂成亲过了,不要害怕。”随即松开了捂住我嘴的手。这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大喊,但是任凭我长再大的嘴巴拼命的喊也只是发出沙哑无助的声音,我使出全身力气,连滚带爬瑟瑟发抖的蜷缩在chuang角,尽量使自己远离眼前的这个男人,心咚咚的快要跳出了嗓子眼,由于过度恐慌,脑子缺氧,有些身体爆裂的感觉,心脏生疼,脑子一片空白,就连哭喊都忘记了。

大约过了半分钟,才呜呜咽咽哭出来声,然而眼前这个男人一声不吭的铁着个冰冷的脸就这样看着我,“你到底是谁?”我声音颤抖的带着哭腔问了一句。“我是你男人”男人只是淡淡的冷冰冰的回答了我这句。“你滚,我没有男人”我歇斯底的喊着。“我真是的男人,不信你看你脖颈处有我的吻痕,你是我的。”说罢他站起来伸出双手向我抓过来。我看他突然有动作,又惊慌失措的大声尖叫却喊不出声,眼看那双冰冷的双手就要抓住我的时候,我已经惊恐到了极限,浑身抽+搐,昏死了过去。

当我醒来发现我身着红袍,依旧在那个墓穴中,身边是那张冰冷惨白,没有表情帅气的脸,他用冰冷的手牵着我的手,另一只手举着酒杯,环顾四周坐满了宾客,也都静静的举着手中的酒杯,都是满面微笑,随着身边这个举杯饮下手中的酒,其他人也举杯一饮而尽,静悄悄的画面更是诡异,此时我发现座下的宾客有些甚是面熟,浑浑噩噩中突然想起他们不是我们村里故去多年的村民么,看到此时此景我懵了,我这是在哪,是在阴间么?怎么新娘会是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再看周围都是纸扎的家具家电,这不是我们送亲时送来的么,张老爷子他们呢,那群小伙伴们呢,此时我开始头疼欲裂,神经紧张,想要挣脱他冰冷的手,拼命挣扎乱喊,却没有一点声音,就像在一个真空里一样,我越来越紧张。这时,一声滴滴滴滴的声音突然响彻整个墓穴,我被这滴滴声惊醒,原来是chuang头闹铃响了,又是一场噩梦。

正当这时我突然想起昨晚的事,我环顾四周并没什么异象,我进入了恍惚,昨晚是真实的还是只是一场噩梦。突然我害怕自己独处在这个空间,赶紧起chuang洗漱,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突然,发现自己的脖颈处有一块红色印记,想起昨晚张子元的话,说是我的男人并在我脖颈处留下了吻痕,我开始紧张起来,手搓着红色的印记却怎么也擦不去,我的心里开始发毛,赶紧穿戴好出门去了。

到了公司,我却精神恍惚,无精打采,我突然想起了老家的张老爷子,是不是要打电话让家里找找张老爷子问问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自己中邪了。于是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喂,妈。”

“小丫头片子,大早上的打电话干嘛,想妈了?”

“妈,我好像做个噩梦,但又像是真事,要不找张爷爷问问吧。”

“发生什么事了?”

当然我不能说我在网上租男友回家的事,就说:“做梦梦见小时候的事,就是那次在墓穴发生的事。”

我妈那头沉默了说:“你张爷爷就在前几天,没了,现在小武子接他爷爷的班了,要不你问问小武子吧,让他给你说道说道?”

我一听张老爷子没了,顿时吃了一惊。也感到一阵悲痛:“行吧妈,我给你小武子打个电话安慰安慰下他吧。”

“行吧,你给他打电话吧,要是有啥事你就跟妈说,别憋在心里。”

“行啊妈,那我挂了哈。”

“嗯,哎哎,回家时候别忘了给老娘带个女婿回来……”

“行行,妈,一定带,好了我还有事先挂了哈。”

我一听我妈又要催着要女婿的事,赶紧挂了电话,真是服气我妈了,都这时候了还跟我要女婿。挂断了电话,又给张绍武打电话去。

“喂,小武子。”

“喂,苏苏啊,怎么了?”

“听我妈说张爷爷去世了,节哀顺变哈。”

“嗯嗯,谢谢安慰。”

“那个,我好像遇上点事,好像有些灵异。”

“怎么了?哦,对了,爷爷去世前把我叫跟前,告诉我一些事……”于是,张绍武吧爷爷交代的跟我说了一遍,就是说那次我们送亲完回去时,我晕倒后的事情,当时我晕倒在墓穴里,由于那时候说送亲完回来的路上都不能回头,我又是在最后面,晕倒后,也没人发现,他们就直接出去回家睡觉了。但是在等在墓穴口的父母见到我没出来,当时就吓坏了,拉着张老爷子就问我去那了。这时候张老爷子突然说声坏了,立刻安排说让出来的孩子回家睡觉,他转身进入墓穴,过了好几个时辰,天都要亮了,公鸡开始打鸣时,一身道袍被撕额破破烂烂,脸色苍白,疲惫不堪的的抱着我才出来。父母赶紧接过我带回了家里,过来三天我才渐渐苏醒过来,当时奶奶和母亲眼泪汪汪的望着我,父亲背着手黑着脸,来回的踱步,张老爷子也在跟前看着我,张绍武也在chuang边看着我。看我醒来,母亲喜极而泣,父亲也过来看着我,我却莫名其妙的问他们怎么了。母亲只说,没事了没事了,醒来就好。然后张老爷子跟我奶奶客套几句说让我多休息便带着张绍武回家去了。以后我再怎么问我父母,父母也不肯说,只是不耐烦的说我,小屁孩知道那么多干嘛。于是我也就不问了,见渐渐的也就把这个事情给忘却了。

张绍武继续说,当年的事还没完,说等你长大了还会有一劫。以后我们张家会包你无事。说那个墓主人还会来找我。

我听后心里一惊,便把我所经历的事跟他说了一遍,张绍武沉默了一会说:“你先别担心,这样,在市中心有家状元堂,状元堂老板姓刘,那是我爷爷的徒弟,你去找他,他会帮你的。在坚持几天,我收拾些东西就去找你。”

我听到张绍武这样说,我稍微心安些。听到他要来,便大喜所望,瞬间有了靠山。便又说了些节哀顺变的话便挂断了电话。

冥夫犹在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