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 > 重生术师:孙少的鬼才娇妻

更新时间:2019-08-14 04:03:39

重生术师:孙少的鬼才娇妻

重生术师:孙少的鬼才娇妻 麦子 著

已完结 孙昊然,魏筱柔 玄幻修仙恐怖悬疑

重生术师:孙少的鬼才娇妻孙昊然魏筱柔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玄幻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出去旅游偶然得到一枚古戒,被煞气侵袭,一朝重生,变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神棍。上辈子想高调高调不起来,这辈子想低调却低调不起来。为了发家致富奔小康,一不小心奔成了商界奇迹;为了防身卫家保平安,一不小心坐在了黑道梅花帮的帮主椅上;为了解决自身背负的血咒,一不小心却灭了其余不肯俯首称臣的风水派系;接着,传奇的火炎令,玄银枪,这一个个的传家宝怎么就拼命地往她手里塞。哎哟,这重生的人生貌似不错哟!

精彩章节试读:

“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即人有先天之命,后天之运,而风水则是主掌后天。《青囊经》是先祖黄石公所作,主要讲述洛书十数和河图九数的方位,一般常说的‘一共六宗,二七同道,三八为朋,四九为友,五十同途’便来自于此,后世的八八六十四卦都是由此演变而来。”魏老爷子说到这里一顿,“入了这一行就要时刻谨记,天命不可违,泄漏太多天际的人往往易患五弊三缺,为师希望你以后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动先天之命,否则所犯的业障最后也只能是由自己来承受的。”

魏筱柔点点头,师父所谓的五弊是指:鳏,无妻;寡,无夫;孤,无父;独,无子;残,残疾。三缺是指钱、权、命。前一世倒也见过算命的,基本上不是瞎子就是身有残疾,不知道是不是正好应了这五弊三缺。

“占卜之术、相术、医术也是必修的,这三者也是互相依存的,所谓医者,望闻问切,前三者则是通过面相所展示的状况来推测出已发生或正在发生以及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正好应了相术和占卜之术,切则是通过脉相知晓内里发生的事,这些综合在一起才能发生真正的效应。”

老爷子说的话,魏筱柔都默默的记在了心里。

而另一方面姬芳华担心这么小的孩子接触这些平常人都无法遇见的事情对筱柔性格方面的成长会有影响,毕竟会别人所不会的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她怕长此以往会造成筱柔这孩子清高狂妄,于是便开始教她《诗经》《女戒》之类的国粹,好培养她平淡沉稳的性格。闲暇的时候,姬芳华倒还教她一些书法和国画,这令魏筱柔吃惊不已,前世她虽然觉得奶奶不同于村子里其他奶奶的气质,倒也没料到竟还这般的博学多才。

魏筱柔的爸爸魏博文倒是书法了得,当年是师从著名的书法大师齐天胜齐老前辈,后来爸爸从部队退役就从此与老师断了联系,没想到她老爸的天赋是遗传自她的奶奶。现在的筱柔,除了学校的课业,还要跟着魏老爷子学习易理,刚一得空就会被她奶奶叫了去,小孩子都有好玩的心性,不过她魏筱柔早已不是小孩子,虽然从上一世到现在左不过三十年,可她却觉得恍若过了几辈子,尤其是这两年的经历早已是她上一世能承受的。

之前在村口遇见的那位老奶奶,也就是皇浦馨容,魏筱柔总是会隔一段时间抽空去看她,老人家喜欢听书,魏筱柔就带书去念给她听,自从听过一次白毛女后,老人家百听不厌,且每次都戚戚然落泪,惹得魏筱柔一阵唏嘘。

就这样忙忙碌碌的,一转眼到了寒假,从上次见面之后,魏筱柔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的小师兄,问魏老爷子,魏老爷子也只说他学业忙每次来都正好和魏筱柔的时间错开了,魏筱柔心里纳闷了,哪能就那么赶巧,不过她也没什么时间深究,因为过年前夕家家户户都忙着里里外外除尘打扫准备年货什么的,她自然也是要帮忙的。

魏筱柔家住在村子的正中间,往右手边去依次是二伯魏宏远家、大伯魏宏伯家、奶奶家。奶奶一共有三个女儿,三个儿子,其中二伯魏宏远与魏筱柔的父亲魏博文是异卵双生的双胞胎,两人不论是个头还是长相都一点也不像,反而大伯魏宏伯与魏博文倒是分外相像。

魏筱柔的母亲也就是刘兰洁与魏筱柔的二妈也就是二伯的妻子胡文敏向来是水火不容,只是刘兰洁每次都是一味的忍让,这么多年倒也没出什么事过。

今儿一早,魏筱柔牵着她四岁的弟弟在门前玩耍,刘兰洁就套着袖套开始清理屋子,用扫帚打扫屋檐那里的蜘蛛网时不小心打掉了一块瓦,还没等刘兰洁反应过来,隔壁二伯家里就有一人急急忙忙冲了出来,魏筱柔一定眼,才知道是二妈胡文敏。

“哟,弟妹,你这是看我们家没人忙过来帮忙吧,可要帮忙你就帮啊,怎的就把我家屋顶上的瓦给掀下来了。”胡文敏站在那片碎瓦前斜睨着刘兰洁。

前世这样的场景也发生过,魏筱柔还记得当时胡文敏不依不饶硬是要在屋顶划出一道分界线,她爸妈都是斯文人说也说不过胡文敏,后来她爸魏博文实在是过于激愤就往前倾了几步并未碰到胡文敏,而胡文敏就顺势坐在地上大哭大闹,她二伯出来也是一脸质问,要她爸妈给她二妈一个公道,那时候的魏筱柔还什么都不懂,只是拉着他爸妈的衣角哇哇大哭让他们别吵,后来二伯推搡她妈妈的时候顺带的魏筱柔也往边上退了好几步。小时候穿的鞋子都是妈妈亲手做的泡沫底儿棉靴,那地上有几枚锈钉子,正是胡文敏划屋顶的时候弄下来的,恰巧魏筱柔就退到了那里,一脚踩了上去,疼得撕心裂肺的哭,鲜血立即就往外冒,他爸妈慌了,也就懒得管胡文敏,抱着孩子就往卫生院跑。

想到这里魏筱柔心里一寒,她可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刘兰洁看着胡文敏不免有些心慌,她也知道她那张嘴就是得理也不饶人,“嫂子,你这是说的哪儿的话,我又不是故意的,是……”

“听听,你这还是想故意是吧,”胡文敏一手叉腰,一手对着刘兰洁的鼻尖上下指点,“你是当我这一家子都是死人啊。”

魏筱柔听到这里牵着她小弟的手走过去,“二妈,您仔细看看,我妈掀掉的到底是不是您家的瓦。”

胡文敏见个小屁孩在这儿说,便顺眼往上瞧了瞧,确实还没到她家的线上,不过那又怎样,“你这才十岁的小毛孩倒是出息了,大人说话你个小孩子插什么嘴,还不赶紧死到一边去。”

“嫂子,你何必跟个小孩子计较。”刘兰洁伸手拉了拉筱柔,将她护在自己身后。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教出这样的没有家教的野孩子,”胡文敏别过脸去啐了一口痰,“不像我们家的孩子从来都不会让我费心。”

刘兰洁脸色一变,“嫂子,当着孩子的面儿就不要说些难听的话儿。”

“二妈,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魏筱柔站在刘兰洁身旁,“若是我没记错的话,每次我一有零花钱还没来得及花出去就会被元凯哥哥抢走,我妈给我的糖,我都还没来得及吃,就会被元凯哥哥抢走,您若是要仔细的算,我可以一件一件的说给您听听,到底是谁家的孩子没有教养。”

“你……”胡文敏没料到会被一个小孩子堵死,当即便要一巴掌甩到魏筱柔脸上去。

猜你喜欢

  1. 玄幻修仙
  2.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