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红楼之公子无双

更新时间:2020-05-22 10:11:18

红楼之公子无双

红楼之公子无双 司马匪鉴 著

连载中 贾琮,妙玉 宫闱宅斗穿越小说古代言情

红楼之公子无双贾琮妙玉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历史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一个现代人魂穿红楼庶子贾琮,踏上科举之路,豪门大家庭的家长里短,官场的波谲云诡,现代观念与古代观念的冲突融合。上有荒唐的贾赦,吝啬的邢夫人,下有败家的贾琏,狠毒的王熙凤,贾琮是做谦谦君子,还是阴险小人?迎春被中山狼叼走?元春死因不明?探春远嫁?惜春出家?黛玉、宝钗、湘云悲剧?这能否被贾琮改变?大幕徐徐拉开……PS1:贾琮,琮,读音cong,第二声,阳平,不读zong。PS2:书友群137187907,来撩。

精彩章节试读:

金碧辉煌,摆设考究,贾母的一间上房,老太太眯着眼睛躺在榻上,鸳鸯在左侧,两手各握一支美人拳,力量适中地敲打贾母的腿、背、肩,絮絮叨叨地说话,这美人拳是一种伺候人的器物,贾母被鸳鸯服侍得极为舒心,那么多丫头之中,唯有鸳鸯最合她心意。

“鸳鸯……你说王嬷嬷一事,是琮儿最先闹起来的?也不是闹……他们若是姐弟情深便好,要是人人都能这样,家宅永宁了。”贾母随意地说着,吃几样果品,眼神怔忡。

“是,老太太,阖府下人都知道了。”鸳鸯绽颜一笑,鹅蛋脸两边的雀斑舒展开来,瑕不掩瑜,心想:“老太太什么都知道……却什么也不说……”

红楼众女子,有两个鹅蛋脸,一个是贾探春,一个是鸳鸯,鹅蛋脸,标准的美人脸型。

“琮儿肯上进了,没什么不好的,这孩子聪明的地方,就是没有相争之心,那日元宵节,也不趁机讨要物事……老了,老了,我是老眼昏花喽!”贾母喃喃自语:“就一件事,《南柯梦》不吉利,不及宝玉的祥瑞,且是奴婢所生,往日行事难免卑劣一些……”

鸳鸯笑笑不说话,晚间王熙凤进来请安,鸳鸯起立,把她斗篷轻轻摘下,王熙凤才行礼,贾母笑道:“鸳鸯,凤丫头来了,快,快,取骨牌出来,咱们打,把她的梯己钱给打光了。”

鸳鸯果然取一副骨牌出来摆下,玩骨牌接龙,这种玩法极其简单,不比麻将,一遍就会,比如天牌是两个六点组合,虎头是五六组合,虎头的六点就可以接天牌的六点,以此类推……谁剩余的点数大谁输,非常简单。

骨牌,是贾府上下日常的娱乐活动之一。

“哎呀,老祖宗,我可是一次都没赢过,看,老祖宗的箱子都在向我招手喽!”王熙凤笑道,故意先出点数小的,让贾母赢,哄她开心。

贾母很乐,鸳鸯跟着乐,王熙凤趁机,以随意的口气提道:“老祖宗,我看琮儿很上进,大太太不像林妹妹一样,念过什么四书,教这些,也是巧媳妇做不出无米的炊来。我看,不如像宝玉一般,令琮儿搬出大老爷那院,挨近几位妹妹,珠大嫂子也是有学识的,他年纪也不大,让他们切磋、琢磨,互相砥励,岂不是好?”

贾母手中的一张四六“红头十”刚放下去,忽然半空收住,板起脸色:“搬出来是可以的,不过只能上学后再搬,免得闲下来滋事,晚间放学回来也可修习诗书,白日上学,这样稳妥些。”

“是,还是老祖宗疼爱孙子孙女,大太太、大老爷那儿,我自会去说。”王熙凤笑吟吟地点头,烛光斜映,照在她粉光艳脂的两颊,极是娇美。

贾母看看鸳鸯,笑道:“还是凤丫头贤惠、知礼、会办事,想得如此周到,叫你帮你婶子当家,最稳妥不过了,和东府那边的秦氏一个样。”

没过几天,不少下人都夸琏奶奶办事周到、关爱小叔子、心地善良、温柔贤惠。

……

贾琮得知此事之时,无任何特别反应,离上学还有几天日子,这两天他白天去宁国府会芳园练箭,晚上回来看《论语》和《孟子》,生活习惯很有规律,请安的礼节也没废。现在,他在帮石榴收拾东西。

不是因为担心石榴玩无间道、双面间谍什么的,他的丫头,他会尽力保护,而是他得知石榴母亲患了重病,听口气是活不久了。且她母亲只有她一个女儿,无人照顾,极为悲苦,石榴自是不忍,有心出府。

在一定程度上,贾府对待下人是相对宽容的,无可否认,袭人母亲死时,准许她回家安葬,办理后事,鸳鸯是因为父母远在金陵,不曾去得。

但是,石榴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丫头,更何况是庶子贾琮的丫头,远远不及袭人、鸳鸯等辈,因此拿这借口回,上面肯定不会允许的,所以,贾琮就说“石榴笨手笨脚,做事也不尽心”,邢夫人才批准,发还奴契,她本来是要收一笔银子的,看在贾琮面上才作罢。

“石榴,你放心。”贾琮吐出了几个字,小丫头照顾他其实很尽心。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石榴觉得倍有力量,琮爷现在做事多于说话,还把剩余的梯己钱交给她,她拒不接受,琮爷脸色就冷了下来,才颇觉复杂地接了,石榴跪下一拜:“琮爷,好歹主仆一场,我会记着这恩的,容许我拜上一拜。”

贾琮没有拒绝她的一拜,现在的某些观念在此不合时宜,他心想:“石榴也是性子软弱的人,不像袭人有心机,留在这种家宅未必合适,去了外面,有我照看,应该更自由些……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丫头啊,家境窘迫,在这笑贫不笑娼的年代,贫穷足以令人不好过,贫穷再加疾病,火上浇油,更是悲苦。”

孙福奉命抬行李,石榴家便在宁荣街东尽头左拐第一家门面,也不算远,孙福问:“那爷只能自个儿去东府会芳园了,小的来安放好行李再来找爷?对了,来旺夫妇那儿有了消息,分别是罗高才、陈百富、田有福三家的印子钱,收的利银超了官府规定……”

“好。”贾琮答应一声,并不是很在意,又道:“我前日写的那本《笑林广记》,晾干了没有?”

石榴甩起两条小辫,大眼睛泪光点点,小手在唇角一抿:“我用碳炉烤干了,墨汁没散,连同那双鹿皮靴,放在柜里最高层。”

“嗯,该奖赏,你家里完事了,我这本书卖的钱,分你一半。”贾琮笑道,石榴出去了也好,免得受灾,大家庭里尔虞我诈的。邢夫人说过几日安排他一个丫头的,他习惯生活自理,不用人伺候也行,又想,他到书铺问过掌柜,这时代没有《笑林广记》,这种古代笑话类书籍应该能卖不少钱,士大夫阶层也需要消遣,不过古代没有版权……

孙福挠了挠头,想道:“琮爷写的书还能卖钱?有一两银子么?石榴也挺可怜,不过琮爷对她挺好了……琮爷不喜欢说话,有时候说话也听不懂,难道是我作为奴才的悟性下降了?”

……

处理完这件事,贾琮轻车熟路去宁国府会芳园练箭,他自然知晓王熙凤没安好心,但他不急,就像八股文需要破题、承题、起讲、入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事情总需要一件一件地慢慢来,其实一切都在进行之中。

会芳园的天香楼、登仙阁、逗蜂轩三处,风景最美。

过几年贾元春省亲,宁国府会芳园与荣国府东大院合并,就是赫赫有名的大观园。

天香楼前的一片桂花树郁郁葱葱,是取宋之问的“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命名“天香楼”的,一带空旷场地上,贾琮手中的箭,“嗖”的一声,飘出几丈外,忽然,箭杆如断线的风筝,还没到靶子,就轻飘飘落下来。

“哈哈哈……”正在饮宴的贾珍、贾琏、贾蓉笑出声,他们在场地上披毛毯、宰猪羊,累了就坐下喝美酒、划拳赌博,很会享受。

“身体是弱了点,不过力气增长了,十天前,弓都拉不开。”贾琮回头解释。

“确实,琮弟是大有长进了。”贾琏笑道,他对这个弟弟的改变没有成见,但两人关系也一般,不好,也不坏,贾琏、贾宝玉是荣国府高层默认的大房、二房继承人,贾琮没表现出争斗的心思,只是读自己的诗书,私下里变得随和,贾琏就没怎样。

贾珍一捋胡子:“也不能老抱头读四书五经,古圣贤还有礼、乐、射、御、书、数,合称六艺,不过慢慢荒废了,咱们功勋之家,真不该忘本。”

贾琮想笑,却没笑出来,单看外表、谈话,贾琏、贾珍、贾蓉哪里像败家子?个个温文尔雅,他却知道贾琏喜欢乱搞,脏的臭的也要,比如多姑娘(又叫灯姑娘)、鲍二家的,尤二姐……贾蓉,乱搞两个!!……贾珍,扒灰嘛……

不过,现代多少男人,对贾赦、贾珍之流痛批之时,其实是嘴里一边骂,心里一边羡慕的?大有人在……

他们怎样,和贾琮暂时没关系,他只是来锻炼体魄的,如此坚持下去,身体渐渐会好起来,不值一提的小病,在古代也会要命的。

说了一些没营养的话,贾琮也累得疲惫了,贾蓉道:“琮叔,不如到上房歇会儿?横竖离掌灯还早,吃了饭再回去?”

贾赦院到贾母院都要坐一段时间轿子,荣国府到宁国府,就更远了,此时已大汗淋漓,想了想,贾琮道:“也好,麻烦你了。”

“一家子,琮叔客气什么。”贾蓉领他往南出了垂花门,才到门口,便见到妻子秦可卿、丫头瑞珠捧了貂皮里子大氅,袅娜而来。

“怎么回来了?我怕园子里冷,备了几套外罩送过去。”秦可卿提起手中衣物,眸子微转,刹那明了:“我晓得了,你自去吧,我带琮叔过去。”

“好,母亲那里可有事?你的病好些了么?”贾蓉收了大氅,面色无悲无喜。

“都无事,不过小疼小病的,算什么,我叫宝珠备了热水,回来别忘了洗。剩余的珍馐我自去处理,丢掉了不如分发下人的好。”秦可卿道。

贾蓉一个劲点头,转身离去,秦可卿在垂花门口徘徊良久,挂在树梢的晚照斜射艳容,恰如她低头婉转的剪水秋瞳,远山之眉有抹不去的轻愁,曼妙身姿下的牡丹马面裙随晚风轻拂,半晌才歉意道:“琮叔,这边请。”

似乎是心不在焉。

贾琮跟上,心想:“按红学泰斗周汝昌的《红楼梦新证》,贾珍逼秦可卿屈服应该就在这两年了,虽然也不忍见美人香消玉殒,但是……此事和我干系不大,秦可卿又身份未明,我是否要插手?”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宫闱宅斗
  2. 穿越小说
  3. 古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