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妖王,非夫勿扰

更新时间:2020-09-09 22:29:57

妖王,非夫勿扰

妖王,非夫勿扰 歹毒的小浣熊 著

已完结 容天玄,白桃 宫斗小说古言小说

妖王,非夫勿扰主角是容天玄,白桃,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言情类佳作,故事题材新颖。她执剑一指,狂傲一笑,金戈铁马,醉卧沙场,运筹帷幄之中,笑揽江山美男。她狂,她傲,因为她有这个资本。且看,来自异世的她在这七国并立的乱世中,是如何俘获无数位帅哥美女的心,大放异彩,建立不世奇功,写下最为传奇的一笔。

精彩章节试读:

“陛下,哪里有猴子?”

不过是容天玄简单地一句话,庄汝蔓就轻易相信了他,不准备再追究下去,一双美目望过来,专心致志地找猴子。

白桃担心自己这个时候冒出去,非让庄汝蔓好不容易稳定的情绪再次掀起波澜。

毕竟,她是专门为了找容天玄而来。

以女|人家的心思来说,势必是要多想的。

白桃将手指塞进嘴巴里面,故意发出虫叫声,止住了庄汝蔓上前来探究的脚步。

她回头对容天玄笑道:“陛下,这哪里是猴子叫声。”

“是我看错了。”

容天玄冷眸微眯,继续看那满树的杏花。

团团粉红映在他身上,说不出的宜心悦目。

庄汝蔓还想再说些什么,容天玄忽然轻轻甩了下衣袍,抬步离开。

“汝蔓,你早些休息。”

又是同一句话,庄汝蔓的眼神晃起波光,很快就梭到眸底,消失不见。

她恭敬地朝容天玄的背影敛衽行礼,随后被两个丫鬟扶着,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园子。

“啧啧,这容天玄,真是个短命的,这样不识人家的心意,早晚会遭报应的。”

眼看园中已经是空无一人,白桃快步朝着容天玄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她太过专注,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自己被容天玄引到了什么地方。

白桃吃惊的是,在五里别院之内,竟然还有这样一处神奇的地方。

白石堆砌雕琢的山洞里,不时冒出氤氲热气来,袅袅娜娜地,好似薄绡一般,在风中荡扬。

汩汩的山泉声夹杂着一两声鸟鸣,就犹如置身清晨的山间,心胸都跟着变得豁达了许多。

白桃没有犹豫,直奔洞口而去,深一脚浅一脚的,不时陷入温热的泉水之中,身上的衣裙都被打湿了一半。

洞壁两侧上,挂着莲花琉璃风灯,拂在地面上的灯影,簇簇笼在白桃脚下,向里面延展而去。

终于,白桃听到了低落的水声,在厚重的雾气后面,她看到了一个人影。

此人半身都浸在泉水之中,头顶开出一方圆洞,融融煦煦的阳光洒下来,分外美好。

“容天玄!”

白桃辨别出曾经看过一眼的身材轮廓,惊得都要跳起来了。

谁能想到他速度竟然会如此之快,才刚刚从园中出来,就来这里脱了个精光,开始泡温泉!

容天玄懒懒抬眸,湿漉漉的头发搭在脸颊一侧,衬得他皮肤白皙如玉,细腻的好似经过了能工巧匠无数次的打磨。

透过雾气,白桃看到容天玄缓缓地开阖着嘴巴,似乎在说些什么。

“你说什么,你大点声!”

白桃又走近了一些,试图将容天玄所说的话听清楚。

她脚下水溅如珠,回荡在洞壁之内,声落,就听到一个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色狼。”

容天玄的语气是那样的平静,那样的祥和,彷佛在说什么平治天下的大爱之言。

可,偏偏从他嘴里吐出来的竟然是这样的话。

白桃额上有树根黑线滑落下来,为自己辩解道:“谁知道你跑到这里泡温泉了,再说,又不是没看到……”

她的视线直勾勾地望过去,不由自主地吸了下口水。

平心而论,容天玄的身材真的不是一般的好。穿越之前身为演员的白桃,看过了无数男演员的半裸,都没有一个可以与容天玄相抗衡的。

容天玄慵懒抬眸,视线在白桃色|迷迷的视线上停留了片刻。

“怎地,你要跟我一起泡温泉?”

“我才不要!”白桃果断拒绝,她可不想失了女儿家的名节。

容天玄忽然站起身来,哗啦啦的声音在山洞地好似琴瑟声起,再加上袅娜的水雾跟模糊的身材轮廓,美得好似幻梦。

白桃“哇呀”一声,象征性地拿手堵住了眼睛。

让她失望的是,透过手指缝,却看到容天玄下身竟然还裹着衣物。

洗澡还要穿衣服,不带这样玩儿人的!

白桃颇为不忿,干脆将手拿了下来。

“你喜欢偷看男人洗澡?”容天玄的声音充满了戏谑。

白桃满脸绯红,怒道:“你以为我是个男人就会看吗?我看你可是你的荣幸!”

“谢谢!”

白桃的话一再夸自己眼光高,二也是侧面在夸容天玄。

她心底恼恨,没想到容天玄这厮的反应速度竟然如此的快。

“若是你不想跟我一起泡温泉的话,就麻烦回避一下。”

容天玄背转过身体去,往身上撩着泉水。

水线莹滑,顺着容天玄后背精实的轮廓滴落,一路蜿蜒旖旎,场景太过香|艳。

白桃已经不知道吞了多少次的口水,红着脸,最终嗫嚅有词地离开了。

走到山洞外面,视线放空,专心致志地等容天玄泡完温泉出来。

最初的时候她还有耐心捻起一根小草来玩一玩,渐渐地,她周身的草地都快被拔秃了,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狰狞。

“丫的,容天玄,玩老娘!”

白桃就那样杵在洞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后来,她干脆眼睛一转。“嘿嘿”地笑了起来。

“容天玄,敢戏弄老娘,就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白桃说罢,步伐轻快地飘远了。

从刚一靠近温泉的时候,白桃就嗅到了清甜甘冽的酒香。

她有些意外,容天玄这厮竟然还在别院里埋了上好的杏花酿。许多天没喝酒,白桃还真有些嘴馋了。

她嗅觉灵敏,尤其是对美酒,就算埋在地下四五丈深,都绝对会被她挖出来。

“嘿呦,嘿呦!”

白桃挽起袖子来,专心致志地刨酒。

不过一会的功夫,就看到了一个碧檀陶瓷酒缸。

她双眼放光,飞快地将酒缸挖出来,咕噜噜地转着眼睛,寻了个人迹罕至的角落,拔了塞子就开始喝酒。

温泉之中,正在闭目养神的容天玄眉梢一动。

洞外,一个人影飞速地闪了过来。

“陛下,公主她……她正偷酒喝。”

容天玄轻轻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洞外的人影便“嗖”地一声消失不见了。

容天玄看了眼碧石台上的衣服,以手支颐,露出无奈的神情来。他回忆起在南华山上的时候,白桃喝醉了酒,在杏花林之中小解。可见,她酒品实在是不好,要不尽早阻止的话,等她喝醉了,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说不定,会在他的房顶上大解。

容天玄飞快地穿了衣服,向传来酒香的方向走了过去。

白桃爱喝酒,可酒力实在太浅,不过喝了几口,就已经飘飘然,分不清东南西北前后左右了。

“天杀的容天玄,身材好了不起吗?小兄弟长得雄伟了不起吗?嗝!”

白脸面颊绯红,满足地打了个酒嗝。

“什么赐婚,什么安阳侯嫡子,丑的跟猴一样怎么办!还让不让老|娘活了!”

“该死的孟子樱,等我哪天亲自解决了你,看你还敢不敢嚣张跋扈!”

白桃说着,将酒缸丢到一边去,拧着拳头做出非常凶狠的表情来。

容天玄站在一棵树后面,看着手舞足蹈的白桃。他没想到白桃竟然如此的不胜酒力,此刻的她,面颊上似盛着一丛红霞,说起话来也不知道遮掩,嗓门颇为洪亮。

方才白桃所说的那番话,容天玄全部都听到了耳朵里面。

安阳侯嫡子?

他也有听闻,据他派出的探子回报,说是白桃方一回到公主府,就接到了指婚的圣旨。

他知道她此行的目的,然而,在事情搞清楚之前,他不想贸然出手。

身为方古国的皇帝,这次亲自出使大燕,他可是有目的的。他一路上精心布局谋划,凡事都很小心谨慎,这次,也不能意外。

碧檀陶瓷酒缸里面的杏花酿还在往外流,容天玄走过去,提起酒缸,掷力一扔,便安然地放到了头顶的树杈上面。

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白桃猛然抬起头来,看向容天玄。

她的星眸底部盛着一抹哀伤。

就见白桃忽然瘪着嘴巴,扑向了容天玄。

容天玄原本准备要躲开,白桃却忽然委屈地哭了起来,还大叫着“师父”。

他的身影瞬间冻住,任由白桃扑将上来,将他紧紧抱住。

白桃用非常含糊的声音一边抽噎着一边问道:“师父,是你吗师父,我好想你。徒儿我知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偷喝您的杏花酿了……死老头,你回来好不好?”

白桃哭得惊天动地。

不远处,容天玄的贴身护卫花思微微舒展了一下眉宇,嘴角噙着笑。

从在南华山上开始,花思就觉得这个胧月公主很有意思。

而通过他的观察,花思发现,容天玄对白桃的态度同别人不同。

身为君王,在自己的皇后庄汝蔓面前,容天玄都时刻保持着威严,却偏偏在白桃面前,偶尔还会说些“小解”的市井俚语。

二人在一起的画面颇为逗趣。

花思不禁透过花叶,向二人所在的方向张望过去。

白桃还在朝容天玄身上抹眼泪。不断大叫着“师父。”哭得那是撕心裂肺,谁看了都会不禁为之动容。

再去看容天玄,那双阴郁的修眸之中,某种情绪正在暗中涌动。

“好了。”

他伸手,要去将紧靠在自己身上的白桃推开。

白桃身子一软,偎得更加密实了。

容天玄无奈轻声叹了一口气。

公主府,孟子樱看着一抹纤长的身影从帘幕后面透出来。

“公主,你的声音这是怎么了?”

孟子樱面带疑色,踩在巫湘身上的那只脚略略有所松动。

“咳咳,不过是受了寒,让嫂嫂担忧了。”

帘幕后面,宫清神色肃整清冷,他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模仿着白桃的声音。

虽然他模仿的极像,可终究因而男女有别,声音之中透出了那么一丝厚沉跟沙哑来。让敏锐的孟子樱有所察觉。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