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大汉光武

更新时间:2020-08-05 05:47:54

大汉光武

大汉光武 酒徒 著

已完结 刘秀,严光 历史题材古言小说热血爽文

《大汉光武》主角刘秀严光小说,是酒徒著作的一本优质作品。少年刘秀与好朋友严光等人去长安求学,看到皇家车队出行,执金吾将军列于车队之前开路。忽然心生感慨,“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此语传出,一时被周围亲朋所笑,都道刘秀是在做白日梦,然而好朋友严光却认为,人生不能没有梦想……梦想总是要有的,一旦实现了呢?

精彩章节试读:

棘阳与宛城同属于荆州治下,彼此之间距离并不遥远。大伙儿歇息之后又走了两个多时辰,暮色中,隐隐已经能看见目的地的轮廓。

因为车中还藏着马武这个“江洋大盗”,众人不敢进城去住店。而是又向东绕了三十几里,赶在夜幕彻底降临之前,在距离宛城东门十里外,找了一家熟悉的道观暂时栖身。

那道观的主事傅俊,乃为襄城人事,原本做过一任亭长。因为不甘心替豪门大户一道压榨百姓,才弃了职,跑到道观里修身养性。刘縯跟他原本就有些交情,知道他绝不会给官府帮忙。所以也不瞒他,将车子停稳之后,立刻将昏迷不醒的马武抬了出来。

“此人是谁?怎么浑身上下都被血湿透了,居然还没咽气?”那傅俊饶是胆大,却也被马武的模样给吓了一大跳,连忙凑上前,一边帮助刘縯和邓晨两个朝客房里抬人,一边低声追问。

“凤凰山上那位!”刘縯警觉地抬头四下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回应。

“哦,怪不得!贫道今天在城里时听人说,昨夜棘阳那边杀得血流成河!”傅俊恍然大悟,轻轻点头,“伯升兄想要救他?”

“唉,我原本也没打算插手,谁料他逃到了我弟的房间里头!”刘縯叹了口气,用最短的话,将自己的遭遇如实相告,“反正洗也洗不清了,索性好人做到底,干脆想了法子,带着他们兄妹一道出了棘阳!”

“呵呵,你刘伯升恐怕未必就是真的不想插手吧!”傅俊早就清楚刘縯的性子,忍不住摇头而笑,“否则,只要将马武往门外一推,县宰岑彭即便再不讲道理,恐怕也没法把通匪的罪名扣到你的头上!”

“子卫,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兄弟都是良家子!”刘縯扭头瞪了刘秀一眼,然后苦笑着补充。“这一次,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对,反正官府拿不到你把柄!”傅俊根本不信,撇着嘴继续摇头。

跟刘縯两个斗嘴归斗嘴,他手脚上动作却丝毫没有放缓。转眼间,已经将马武抬到了客房的床榻上放好,然后迅速打来了清水,取出了剪子、短刀和金疮药,开始重新处理伤口。看模样,根本就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分明早已驾轻就熟。

马三娘自打昨天下午被岑彭骗入棘阳城开始,全身上下的神经就始终紧绷着,片刻没得松懈。今天这一路上,又时时担心自家哥哥马武的安危,早已被累得精疲力竭。后半段路,完全是靠一口气在苦苦支撑。此刻看到傅道长那娴熟的医术,顿时就觉得心里一松。紧跟着,双腿一软,整个人朝地面载了过去。

好在朱祐的目光从没离开过她,立刻伸手拦了一把。才避免了她被摔个鼻青脸肿的命运。随即,刘秀、严光、邓奉三人也被惊动,一道冲上前,齐心协力,将陷入昏迷状态的马三娘抬起,并排安置到了马武身边的另外一张床榻上。

这下,倒不用再麻烦其他郎中了。傅俊救治完了马武,顺手再救治马三娘。直折腾到了后半夜,才终于将兄妹二人身上的伤口全部处理完毕,喘息着下去安歇。

两个伤号身边,不能缺了人手照顾。而马三娘毕竟是个女儿身,由成年男子喂水喂药,也实在尴尬。无奈之下,刘縯只好把严光、邓奉、刘秀和跃跃欲试的朱祐四个,分成了四班儿,让他们两个时辰一班,轮流休息,轮流到病房里来照顾病人。

四个少年都是古道热肠,当然不会嫌累。于是乎,便自行排了顺序,承担起了照顾马武兄妹的任务。特别是朱祐,简直恨不得自己一个人把所有的活全干了,不需要任何“外人”施以援手。直到被其他三个少年联合起来给“捶”了一顿,才暂时收起了趁机向马三娘献殷勤的心思,老老实实去值第一班。

折腾了一个晚上再加一个白天,刘秀其实也累坏了。丢下甘之如饴的朱祐之后,草草吃了些东西,在隔壁的客房里倒头就睡。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很不情愿地被严光给推醒,拎着粥桶,去给病号喂饭。

恰好马三娘也从昏迷中恢复了清醒,只是全身都软软的,提不起任何力气。见刘秀拎着一大桶清粥,打着哈欠进了屋,连忙低声问道:“刘,刘三儿,我哥情况怎么样了?傅道长呢,他怎么说?”

“放心,肯定死不了!”见马三娘连声谢谢都不肯说,开口就叫自己的绰号,刘秀肚子顿时涌起了几分无名火,把粥桶狠狠朝对方床边一顿,冷冷地回应。

本以为这次,肯定又能气得对方七窍生烟。谁料,马三娘今天却忽然转了性子,非但没有火冒三丈,反而将身体向墙壁缩了缩,怯怯地说道:“那,那就好。你,你有空替我多谢傅道长。三,三哥,你,你有空替我跟道长说声谢谢。今日救命之恩,我们兄妹俩,如果将来有了机会,一定会报答!”

仿佛使出全身力气的一拳,尽数砸在了空气当中。刘秀的全身上下,竟没有一处不难受。看着马三娘的眼睛愣愣半晌,才尴尬地笑了笑,低声道:“报答就算了,你能有这个心思就好。起来吃一些粥吧,昏睡了大半天,想必你也饿了!”

“谢,谢谢三哥!”马三娘又柔柔地道了声谢,挣扎着坐起来准备吃饭。然而右侧肩膀连同手臂却被傅道长用白色葛布裹得结结实实,根本无法用上力气。只好单手端着碗,像喝酒举在嘴边一口口地抿。

见到此景,刘秀终于动了几分恻隐之心。扁扁嘴,装出一幅无可奈何地模样说道:“算了,算我欠你的。你自己拿羹匙舀着吃,我替你把碗端着!否则,没等你吃完,粥就全冷了!”

说罢,不由分说,将一把木头勺子塞给了马三娘。然后径自夺过对方的粥碗,单手托在了掌心。

马三娘的脸色顿时又开始发红,却没有拒绝。拿起木勺,快速吃了几小口,然后将后背靠在墙上,喘息着问道:“刘三儿,刘家三哥,你这次去长安,是,是去念书么?”

“嗯,是念书。皇上下令扩招太学,今年据说要收一万人。所以长辈们花了点儿钱,就给我、邓奉、严光和朱祐,都弄到了官府的荐书。”刘秀不知道马三娘突然问起这些,到底怀的是什么心思,想了想,如实相告。

“是太学啊,跟那狗官岑彭一样!”马三娘笑了笑,脸上隐隐露出了几分苦涩。

“别拿我跟他比,他读书读没了良心,我不会!”刘秀被打击得有些不高兴,冲着她直翻眼皮,“不是每个太学出来的学生,都会像他那样,为了升官不择手段。读书,首先是为了明道理,知道该如何做人做事。其次,才是报效国家!”

“那,那你将来读完书之后,会出来做官么?”马三娘不懂,也不想弄懂他的长篇大论,一句话直指关键。

“做,也许吧,否则,我岂不是白辛苦一场?”这个问题,问得实在有些太早。刘秀心里头,对自己的未来根本没有任何规划,当然一时半会儿,也回答不清楚。沉吟了片刻,将碗朝马三娘晃了晃,低声催促,“行了,最快都要四、五年才能读完呢,现在哪用得着去想。你还是赶紧吃饭吧,我伺候完了你,自己还得吃呢!”

“嗯!”马三娘低低的答应了一声,颤抖着手臂去舀粥。才吃了三两口,便又停了下来,垂着头,继续低声问道:“那,那你将来当了官,如果,如果遇到我跟我哥。我说,万一遇到,你会怎么做。真的,真的像刘植大哥说得那样,将我们兄妹斩尽杀绝么?”

“没想过,哪那么容易就遇上?况且一万多名太学生,也不是谁都能被授予实际官职的!”这个问题,比先前那个还要长远,刘秀摇摇头,闷声闷气地回答。

“我是说,万一呢,万一遇到?”马三娘飞快抬起头,看了他眼,继续刨根究底。

刘秀被他问得满头雾水,忍不住晃晃脑袋,没好气地敷衍,“那就到时候再说。我拿了朝廷的俸禄,总不能再像前天夜里一样帮你。况且,我哪里打得过你们兄妹俩啊,只要你们不主动来找我麻烦,放心,我躲你们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打上门去找死?”

一句话落下,马三娘的身体颤了颤,手中的木勺,忽然变得好像有几万斤重。然而刘秀却根本不懂少女的心思,兀自晃了晃粥碗,低声催促,“你又怎么啦?哪根筋不对了?不是说了么,等你们兄妹伤好了,咱们就各奔东西!这样吧,以后我听闻你们马氏兄妹的名字,自己就躲远远的,行不行?咱们这辈子都不再相见,自然,自然就不会有你先前说的麻烦!喂,你今天到底怎么啦?赶紧吃饭啊,人是铁,饭是……”

剩下的话,忽然憋在了嗓子里,一字也吐不出。素有智计的刘秀,现在是彻底抓了瞎。站在床边上,一手托着碗,一手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满脸茫然。两只明亮的眼睛,呆呆地看着马三娘,看着两行清泪,顺着对方腮边无声地流下,流下。转瞬间,就打湿了单薄的衣襟。

注1:觜火猴傅俊,襄城人,云台二十八宿之一,刘秀的铁杆心腹。因随同刘縯起义,全家被莽军杀害。傅俊随刘秀参加了昆阳大战、平定河北之战、讨伐董訢、邓奉、秦丰、田戎的南征之战,还独自领军平定了江东六郡。傅俊忠心耿耿、屡立战功,历任骑都尉、侍中、积弩将军,被封为昆阳侯。公元31年(建武七年),傅俊去世,谥威侯。

猜你喜欢

  1. 历史题材
  2. 古言小说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