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

更新时间:2019-08-14 04:46:50

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

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 阴雨绵绵 著

已完结 文昊,沈梦影

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主角是文昊,沈梦影,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玄幻类佳作,故事题材新颖。租了个房子,半夜却遇到了艳鬼。从此以后午夜凶铃,窗户上的鬼脸,床上突然冒出来的血红色虫子彻底搅乱了我的生活。最可恶的是,那只艳鬼天天缠着我。我本以为找个道士收了他就可以了,却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每天晚上八点准时更新,一天三更,打赏和点赞给力的话,会考虑加更。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心突然就疼了一下。

然后萧子墨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再次响了起来。

“想知道萧家的事情?你要不要考虑问问我?”

这声音出现的太过于突兀,我差点从chuang上跳起来。

这家伙怎么又悄无声息的出来了?

不对!

他根本就是蛰伏在我的身体里,**着我的日常。

简直太可耻了!

“你给我闭嘴!”

我不怕死的低吼了一声,却让韩涵吓了一跳。

“你不喜欢听啊?那我不说好了。闭嘴就闭嘴嘛,反正对萧家我知道的也不对。萧家一直是个神秘的家族,这些年更是销声匿迹了。我听我爸说,萧家可能已经没落绝种了,谁知道呢。”

韩涵的话刚说完,突然一道红光闪烁,像是一根极细极细的红丝线,从我的脚脖子窜出,然后瞬间困住了韩涵。

“啊!”

韩涵尖叫一声,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做什么,韩涵就被凭空扔了出去。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身边的温度骤然下降到了冰点。

“睡觉!”

萧子墨的声音在空洞的病房里显得格外的阴沉。

“你!”

我看不到他,却被气的%.口发疼。

韩涵说什么了?

他凭什么把我的朋友给扔出去?

“凭我是萧子墨,凭我是你的主人。我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我?”

萧子墨仿佛能够听到我心里所想,邪魅的说完,整个人的气息再次隐匿于我脚上的玉环之中。

我气得浑身发抖,却又无可奈何。

“萧子墨,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

“没功夫和你谈。好好带着你手上的玉镯子,说不定能保你一命。”

萧子墨最后说了一句,然后就彻底的没了声息。

我猛然间愣住了。

这手镯不是韩毅家祖传的吗?

萧子墨怎么会认识?

不对!

韩毅给我这玉镯子,不就是为了镇压萧子墨的吗?

为什么他还可以出现?

不但可以出现,还那么肆无忌惮的把我的朋友给扔出去了。

“啊!”

我郁闷的尖叫起来。

%.口仿佛被压了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

“吵死了!”

萧子墨貌似有些生气。

下一刻,我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可恶!

混蛋!

我心里怒骂着,却半个字都蹦不出来了。

恨恨的抬起手想要去打脚上的玉环,却突然发现我手腕上的玉镯动了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流淌着,和我脚上的玉环辉辉相映。

那本来通透的白色玉镯,猛然间被一丝红光折射,化作了一条红色丝线,瞬间渗透进了玉镯之中。

玉镯嗡鸣着,我却被吓到了,眼睁睁的看着红色丝线变成了玉镯的一部分,彻底的和玉镯融为一体了。

当一切风平浪静之后,脚上的玉环再次消失了,而手上的玉镯却多了一丝红线,在里面缓缓地流动着。

我真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还是昨天白天的样子。

这么想着,我也这么做了。

闭上眼睛连忙躺下,强迫着自己睡觉,然后奢望着一觉醒来,一切如初。

邪魅的嘲讽声在耳边响起,我却自动给忽略了。

不知不觉的,眼皮子慢慢的沉了下来。

疲惫席卷而来,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宋文昊什么时候回来的,什么时候走的,我一无所知。

我只觉得这一觉睡得特别沉,特别死,好像困了好久好久,恨不得睡上个三天三夜。

在梦里,我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大四学生,可以随心所欲的吃着美食,口无遮拦的和朋友们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可以看看帅哥,逗逗美女。

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丝笑容。

在这样的美梦里,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直到一双冰冷刺骨的手掐住了我的脖子,窒息的感觉袭来,迫使我不得不睁开眼睛。

周围的光线很暗,只有微弱的月光透过窗户折射进来,却显得有些朦胧。

我眼前什么东西都没有,但是明显的有一双冰冷的手紧紧地掐住了我的脖子,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我挣扎着,却什么都抓不住。

我想要喊叫,可是却失声了。

心里忍不住的怒骂了一句。

“萧子墨,你这个混蛋!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可是这一次,萧子墨那邪魅的声音并没有出现,我的%.口也不疼,我甚至感觉不到萧子墨的任何气息。

“吧嗒,吧嗒!”

仿佛是谁赤着脚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声响,突然间在寂静的夜里响了起来,显得格外的惊悚。

脖子上的窒息感越来越重,我甚至有些缺氧了。

可是那“吧嗒”声却由远而近,一步一步的朝我房门口走来。

突然,门自己开了。

我抬眼望去,门口什么人也没有,可是那“吧嗒”的声音还在继续。

就着月光,我看到了地板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脚印,带着丝丝水渍,“吧嗒吧嗒”的,形成了一条直线,直达我的chuang边。

我猛地睁大了眸子。

挣扎着,反抗着,却都无济于事。

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定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脚印一步一步的朝我靠近。

突然,阴冷的气息擦着我的脖颈贴了上来,并且伴随着喋喋的笑声,尖锐而又刺耳。

就像是利器划在了玻璃上发出的声音,让人觉得心神剧烈的。

脖子上的窒息感已经快要达到极限,我甚至出现了幻影,新鲜的空气再也无法吸收进肺里。

与此同时,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拉扯着我的头发,一根一根的拽着,尖锐而又刺痛。

恍惚间,仿佛有一张柔软冰冷的小嘴贴上了我的耳后,在我脖子大动脉的地方停下,忽而**了一下。

仿佛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正从我的身体里往外流淌着。

那张小嘴就像个吸盘一般,尽情的吸着我的鲜血。

“咕噜咕噜”的,好不欢快。

不知道是不是求生的本能驱使,我的手居然轻微的动了一下。

频临生死边缘,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猛地抬起了胳膊。

瞬间,手腕上的玉镯发出了白色的光芒,直击我的脖颈。

“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脖子上的小嘴和窒息感瞬间消失了。

与此同时,我对面的窗户上,赫然出现了一张犹如唱戏脸谱似的大花脸。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