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冤债轮回

更新时间:2019-09-10 11:23:43

冤债轮回

冤债轮回 王玉霞 著

已完结 金伟民,向文静 灵异探险

主角是金伟民,向文静的小说_《冤债轮回》是王玉霞著作的灵异小说,向文静和金伟民是一对恋人,然而,由于金伟民的养父母害怕失去儿子,给他包办了一场婚姻,从而逼迫一对两小无猜的情人各奔东西。向文静毕业后,跟老韩太太的儿子韩兴建结婚。理由是韩兴建长相和金伟民极其相似。很多年来,老韩太太固守着一个秘密。金伟民找到了亲生母亲,意外地得知向文静即是他同母异父的弟媳妇。老韩太太一眼认出了胡三即是当年陷害父亲,又强奸了自己的恶棍。金伟民的老婆知道原来自己的丈夫乃是她义父的私生子。纵身跳楼自尽。最后,向文静随金伟民远走高飞。

精彩章节试读:

金伟民被养父从学校带回了家,一进门就看见族亲中的最长辈金老太爷子。他拄着拐杖坐在门槛子外面的躺椅上,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金伟民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他来干什么?不会是来惩罚我的吧?”

他知道,金老头是无事不登金宝殿的。因为这村里谁家打仗、吵架、或者闹分家等等,一些自家解决不了的事情都找他去解决。并不是因为他能解决得公道,而是因为他是村里最年长的族亲。

在这偏僻的农村,年长就意味着权威。当然了,也因为在旧社会时,他曾经念过几年私塾,比村里其他老人有点学问。

金老太爷子劝解的方式,无非都是依照村里祖宗们传下来的老规矩,或者断章取义一些儒家学说的理论来开导人们。反正农村人识字的少,至于他说的对与错,也没有人深究。在大家看来,有知识人口里吐出来的句子都是真理。

不过,有时村规很粗俗、苛刻。比如:不听劝者,挨打几十杖。私逃婚者,锁起来,饿他(她)三天三夜。不改悔者,干脆由金老太爷子批示,愿意怎样发配就怎样发配。

几年前,他们村有一个女孩儿爱上了邻村的一个小伙子。就因为没经过家长的同意,金老太爷子决定断绝他们的关系。让其父母硬逼着那女孩儿,嫁给一个远方的大他十几岁的男人。为此,邻村的男孩儿恼怒之下上吊自尽了……“那么今天,他一定是为自己的婚事而来的。”金伟民这样想着,沉闷地走进院子里。

他把身上的东西搁下,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金爷爷,您好!今天怎么这么闲着呀?”

“哼!臭小子,还不是为了你来的!”

“为我?我有啥事?”

“还嘴硬!听说你拒绝婚姻不说,还在学校谈什么恋爱。而且谈的是一个外地蛮子,可有此事?”金老太爷子胡子觉得挺老高,气哼哼地问道。

“我们没有谈恋爱,只是关系挺好。再说人家也不是蛮子,就是咱们当地人。只是小时候随同父母在黑龙江住了几年。”金伟民满不在乎地分辨说。

“那还不一样!男女授受不亲,挺好,就意味着恋爱了。”

“你说恋爱就恋爱吧!反正在我看来,她比任何女孩儿都好。”

“怎么样?你还是相中人家了!那女孩的户口可是本地的?”

“不是,外地的。”金伟民老实地回答。

“这不行!外地来的,生活习惯异地化不说,户口不是本地,意味着将来不一定回来生活。再说了,外面的人都挺开放,咱们村能接受了吗?你的爹娘能习惯吗?”

“金爷爷,您说这就不对了。既然我们村不欢迎外地人,那四和尚的媳妇不是您答应给留下的吗?况且还是从四川拐骗来的姑娘呢。”金伟民不服气地反问他。

“混账的东西,你竟敢犟嘴!”爹在一旁插嘴骂道。

“爹,这是事实,谁不知道?人贩子拐来,你们撮合着把人家闺女买下来,给了四和尚。其实,你们和人贩子的行为一样,都是违法的。”金伟民继续争辩。

金老大一听儿子这话,不知如何解释,笨拙的嘴咕噜了半天,憋得脸涨红。金伟民的母亲张氏赶紧收起手里的针线活儿,站起来,警惕地制止着儿子。

“傻孩子,可别瞎说啊!四和尚的娘要是知道咱们说她家的坏话,会骂上门来的。”金伟民的娘很紧张。

“你个小舅羔子!四和尚是娶不上媳妇,光棍子给他爹娘捎色,不买媳妇不行。而你呢?现成的媳妇不要,偏要找什么外地的蛮子。这让村里人怎么看待?我们也不能答应。”金老大憋了半天突然理直气壮起来,对儿子说了这一大堆话。

金老太爷子有点憋闷,不过,他喘了喘粗气,开始好言好语地劝起来。

“好孩子,你不想想?虽说爹娘不是你的亲生父母,可他们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大了。容易吗?他们怎么对待你,你心里最有数!他们能坑害你吗?”

金老头说到这里,娘在一边忍不住地抹起泪来。金老大把脸转向了一边,显然心里也不好受。

“孩子,咱不能丧良心呀!这事,万一传出去了,可是好说不好听呀。婚姻不随父母愿,那可是不尊不孝,天理不容的事!”

金老太爷子还要继续劝导,却被金伟民打断了他的话题。

“金爷爷,都什么年代了,您老还谈这些?如今提倡婚姻自由!包办婚姻才是违法行为的嘛!不信,您打听打听就知道咱们国家的婚姻法是怎么规定的了?再说我才十七岁,还不到**年龄,你们就逼着我成婚,是否太早了些?

况且那个女孩儿比我大四岁,像个老大姐,将来我们一起生活多别扭?你们想过没有?我们没有共同语言,没有共同理想。在一起只是为了生孩子、干活,过日子,这和牲畜有什么区别?……”

“够了!我们祖祖辈辈都是这么生活的。你看看我们庄上这些人,哪一个像猪,像狗?就你一个外姓人,还是被我们庄上的你爹、你娘拉扯大的呐。

哦?你喝了几年墨水,自以为有知识,有本事了!拿我们这些人都不识数,竟然拐弯抹角地骂我们!你的翅膀子硬了是吧?你骂我们是畜生,那你是什么?”

老头子越说越生气,把那拐杖举得挺老高,不过又自己落了下去。

金伟民还要说什么,可一看老头子的举动,只好耿着头不吱声了。金老太爷子看这小子倔强着呢,干脆不跟他讲大道理了。撅了撅花白的胡子,示意金伟民的父亲金老大“见机行事”。

金老大二话没说,走到东厢房把门锁打开了。金伟民明白他们的意思,不吭声,几步跑了过去。他一下子钻进屋里,“啪嚓!”把门锁从里面反锁了起来。

“瞧瞧!瞧瞧!熊羔子就这臭脾气。还没等我们罚他,自己进去了。”金老大气得不知说什么好。

“别管他!让他待在里面反思几天再说。咱们庄上,还没见过这么不受管束的孩子!”金老太爷子舞弄着拐杖,似乎很有气派的样子。

金老大一拍**,恨得咬牙切齿。他无可奈何地望着金老头,希望能给他再想一个更好的妙计。然而,金老太爷子似乎没看见一样,坐在椅子上揉搓着他的几根指头,阴阳怪气的,像是掐算什么。

“大叔,还有没有其他好办法了?”张氏怯生生地小声问道。

“你懂个屁!都是你教惯的!给他吃给他喝,这回好!看见了吧?他听咱们的吗?”金老大瞪视着老婆,没好气地责怪说。

张氏坐在一张手工编织的矮草蹲上,满脸愁云地望着金老大。任凭丈夫对自己嗷嗷地直骂,也不敢反驳。

“没救了!嗨,没救了!这孩子生辰八字跟你们夫妻都相克,别指望着他能养老送终了。”老金头停下搓弄的指头,眯着眼睛望上看,慢声慢气地吐着每一个字。

此时,墙头上趴着几个看热闹的孩子。不一会儿,外面的人增多了,似乎墙外有人窃窃私语。

院子里的几个人都不自在,金老大夫妇怕此事传出去影响金伟民的婚姻。而金老太爷子解决不了人家的矛盾,也很没面子。

母亲知道儿子的脾气,一旦拗起来十头牛也拽不回来。张氏眼巴巴地望着东屋的门,顿时一阵揪心得难受,她实在控制不住了,竟然哭起来。

“孩子,我的孩子!你怎么不懂娘的心呀!我的那爹来我的娘!谁让我摊上这样的命啊?我的苦命的娘啊!我该怎么办呢?……”

张氏哭着,嘴里叨叨着。金老太爷子心里很烦,眼睛瞪视着侄媳妇,对她夫妻数落起来。

“行了,别哭了!不这样惩罚他,怎么办?你们看,这小子念了几年书竟然不知天高地厚。都是学校教坏的!谁都敢顶,谁都敢骂!好像我们都不如他似的。就这样子,你们若是放他走,还不上天!难道还有指望他给你们养老送终吗?”

金老太爷子一边教训着,一边抽出烟袋,他划火柴的手似乎有点颤抖。这么多年来,他给人家管事,村子老少爷们还没有一个敢和他顶撞的。显然金伟民把他激怒了,气得不轻。点完火,他闷闷地大口、大口地吧嗒起烟嘴来。

“儿呀,我的那儿来啊!你咋咋不替娘想想呀?娘辛辛苦苦地拉扯你,你可是娘的心呀!你是我的命啊!我怎么舍得你这样子呢?……”张氏已经听不进金老头子的数落。她自顾心疼地哭着。

墙头外的人越来越多了,几个上了年纪的妇女走进来。

“他大娘,你别哭了!孩子挺懂事的,过几天会明白的,别哭坏了身子!”

“是呀,是呀!其实,这孩子很懂事,他只是一时想不开,过几天就好了。”

“嗨,还得对孩子有点耐心,年轻人嘛,经历的少,理解不透。”

……

邻居们都来了,七嘴八舌地劝慰着金伟民的母亲。但是,却没有一个敢说金伟民的自由爱情是正确的。相反,上了岁数的几位老人还哼嗨地叹息,认为都是金伟民的不对……金老大把儿子锁起来了,而他一**坐在门前的石头上,使劲地捶打着自个的脑袋,半句话也不说了。金伟民的母亲看见丈夫那样,没了主心骨,哭得更伤心了。

是的,他们一辈子没有生育。十七年来,两口子把金伟民当成心尖一样,生怕他受到一点伤害。无论风里雨里,从不委屈孩子。尽管农村的生活不好,可他们口囊肚攒,也得让孩子吃饱,吃好。而现在儿子被族亲惩罚,闭门思过,他们怎能好受?孩子不听话,又怎能不伤心!不难过呢?……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