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惊悚焚尸场

更新时间:2019-09-09 13:21:11

惊悚焚尸场

惊悚焚尸场 一个臭皮蛋 著

已完结 张岩,刘梦琪

惊悚焚尸场由网络大神一个臭皮蛋所著作,主角张岩刘梦琪小说内容讲述了我是一名火葬场的员工,工作这些年遇到了大量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经历……

精彩章节试读:

我被吓的毛骨悚然!

原来那股恶臭的来源一直在我腿上,一条白骨森森的手臂就挂在我裤腿上,那上面碎肉斑斑,气味就是这样散发出来的,隐约还能从某些烂肉部分看到一排排人的牙印。

我猛地一甩腿,把那东西甩飞出去拔足狂奔,这一路500米根本不在话下,索性今天外面等候火化的人很多,火葬场竟已然开了门。

管事儿的陈哥一看我来了,忍不住露出个笑容:“张岩,上班第一天你这么早就来了,表现不错嘛。”

我支吾两声,显得有些语无伦次,陈哥瞥了几眼运过来的尸体,其中有一具无人认领的死尸被撞的脑瓜子剩下半截,估计他以为我看见那个害怕了,上来关切的说道:“现在还早,我带你先去宿舍,给你介绍下你的搭档师傅。”

我点点头,跟随陈哥去的路上却一直都在想早上发生的事。

以往最早的公交也得是六点,啥时候四点多就有过公交车啊?还有那车的刹车声刺耳,车里颠簸,明显是老车,现在运司的车早在六七年前就集体换新了,最要命的是那些新车放开马力跑一小时才能到的火葬场,这旧车竟然半个小时多就到了,我忽然想到一点!

踹我下来的那条三岔路口,公交车走的另一个方向往前不就没路了吗?那里有个札石场,再往里面应该全都是山了,连个土路都没有才对。

一想到这里,我再联想到不开灯的车、那股恶臭、以及趴在我裤腿上被啃食的人手骨以及背后车座儿上那咀嚼声,还有整个公交车内的气氛……

我吓的倒吸了口凉气,不由得身子抖了个激灵。

张哥一看我这模样,笑道:“宿舍对面就是停尸房,不过你别害怕,老李是老手儿了,有他在,那些神儿鬼儿的都找不上来,人家懂的忌讳多。”

说话间就到宿舍门口了,陈哥带我去认了个人,我们一起进去宿舍,屋里有股浓重的烟酒味儿,整个房间里放着两张简易chuang,旁边躺着个五十多岁的人,看着面如死灰,就那样躺着,见管事儿的来也不哼一声。

陈哥让我睡右边那张chuang,对那个人说:“老李,新来的,你照看着点儿。”

那个老李这才哼了声,等主管走了,他才又喝了口酒,才问我:年纪轻轻,我咋看你一脸的慌张晦气?

老李这人似乎不善与人交流,他跟我讲话言谈举止很僵硬,让我觉得他有些木讷,我淡淡回了句:第一次来,可能有些害怕吧。

老李点点头,似乎也不知道咋跟我交流,而是脸背过去对我说道:“咱们先去吃早饭,完了进火化间,你跟上我做就行了。”

我点点头,强自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算镇定下来,我心想,反正今儿这事也算是过去了,管他今天见鬼还是遇上吃尸体的变 态了,过了今天一切也就与我无关了。

我们一起去吃过早饭,老李拿来双手套还有个白褂子叫我穿上,就跟医院里医生的穿着差不多。

然后他对我说:“等下跟我去焚化间,叫你干啥就干啥,别乱看,别乱说。”

我点了点头,毕竟我也啥都不会,听说老李原来那个搭档要请辞了,他再干两天,等我能上手了就走。

我就跟在老李**后头,跟昨晚夜班那两个换交接,火化间门一开,外面就有人等着呢,立马就送进来三具尸体,老李给我扫帚,我先把焚化间打扫了下,我用手抓了一小簇灰色的粉,问老李:“这是啥?”

老李面无表情的回答:“那是骨灰,每天清扫焚化炉吹出来的。”

我听到他的话,差点把手套甩出去,老李那个搭档来了就在一边笑,我被招呼过去,死尸的身体上都盖着红布单,老李把头一具尸体布单揭掉,一个老头的尸体就显露在面前,这人一脸发青,两眼陷下去个深坑,瘦骨嶙峋的,那**一直呈诡异角度弯着,给人感觉好像随时有可能坐起来一样。

我发觉自己这**不知什么时候,早就抖成一团,第二个尸体更恐怖,半边脑袋都是口子,明显是拿针线缝住的,依稀能看见翻开的红突突的肉,老李要*跟他抬尸,我吓的赶紧摆手。

老李搭档说:“你总得抬一个,这死人摸过了也就不怕了,你来第三个。”

我害怕的走过去,闭着眼掀开布单,我紧张兮兮的把眼睁开,这一看,整个人脑袋里突然“嗡”的一声,留下我一脸不可置信的愣在原地!

“这咋可能?“我吓的头摇的拨浪鼓似的,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再掀开布单看了尸体一眼,我愣住了!

这第三具尸体是个女的,长的漂亮,皮肤白皙,瓜子脸,身材更是不错,樱桃小口甚至脖子上那颗痣看起来是那么的漂亮。

但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怎么会是她?

早上坐车经过十字路口,我放尿时弄了人家姑娘一脚,之前坐公交车不小心又亲了她一口,可是现在……

面前躺着的女尸正是今早我遇见那个姑娘,我顿时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可思议,下意识揉揉眼睛。门外女孩的家属都等着呢,有明眼人在外头看见我们这怪模怪样不停的催,我不由惊恐的看了老李一眼:”李师傅,这……这姑娘啥时候死的?“

”死亡证明不是在这儿嘛,四天前死的,心脏病突发。“老李这话一说完,我整个脸色一变,幸好这家伙大概经验丰富,一眼就看出问题来,老李不由正色道:”张岩,先烧尸,剩下的事咱们回去再说。“

我简直跟失魂落魄了似的,抬尸、烧尸这一天搞的跟个机械人一样,不知道为啥,每次抬一具死尸的时候总感觉那个死尸上的脸就是那个姑娘,她翘起一抹嘴角正在对我阴笑……

一天班上完管事儿的都夸我适应的快,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一天我都浑浑噩噩的,脑袋里乱成一团,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啥。

吃夜饭时候,我一筷子伸进去把老李的肉包子夹进嘴里,而自己浑然不知,老李皱着眉毛拉我回到宿舍,这才问道:”发生了啥事?是不是犯啥忌讳了?“

我点点头,就像诉苦水的老太太似的,一股脑儿的把事情全对老李说了。老李听见我的话初时还好,越到后面眉头越皱,最后直接脸就黑下去了。

我看到他这表情变化知道事情可能不那么简单,心里也越揪越紧,担惊害怕的问他:”老……李,我这个没事吧?“

老李叹了口气,皱着眉头思索起来,我不好意思打搅他,想了想,赶紧出去给表姐打电话,但可没敢告诉她发生的事。表姐也只当是我跟同事搞好关系,把平常亡人家属送的酒还有自己买的熟食拿给我一些。

忍着心里的恐惧,我顺着路回到宿舍,给老李把酒倒上,熟食也摊开,等待着他的下文。

良久,老李忽然说道:”神鬼这种事情咱说不来,咱又不是抓鬼的先生,再说了,这年头有道行的先生能有几个?前几年场子里有人出过个跟你一样的事,我说出来你听听,咱一起找找门路。“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可就提到嗓子眼儿了,老李这才回想起来。

”大概六七年前吧,场子里也是来了个新人,火气旺,啥都不怕,半夜一个人就敢走夜路,嘴里还不干净,这人好像姓邱,我印象很深,他烧尸的时候要是碰上漂亮点的女尸就不留口德,总说些荤话把儿,结果后来就疯了。“

”疯了?“我只觉得脑门上风呼呼的刮,心里不由害怕起来。

”那次来了个女尸,他说别烧的这么急,晚上一起快活快活多好;就这一句话,这家伙第二天开始渐渐语无伦次的,他说每天晚上都有车接他走,对方是个大户人家,女的模样俊极了,不但请他吃饭,还倒贴身子,你猜怎么着?“

老李这一问,我摇头表示不懂,他闷了口酒,说道:”有人晚上专门去看他出丑,发现这小子抱着个纸扎车每天晚上都往七八里外的乱坟地跑,连续四五天,后来就消失了。“

”然后呢?“我紧张的问道。

”有人凌晨时候早起,看到一辆从未见过的老式公交车,当时凌晨四点都不到,这人知道些忌讳没敢上车,巧了,幸好他没上这车!“

老李忽然转过来,醉眼惺忪,嘿嘿一笑:”你绝对想不到,那人在车里看到老邱了,他面色苍白的跟在一个女人后面,面无表情的坐在车里,我跟你说,底下没坐车那人正是老邱当初烧尸的搭档,当他看见老邱还有那具以前烧过的女人尸首的时候,直接吓的差点背过气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