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阳诡绣

更新时间:2020-01-08 00:55:12

阴阳诡绣

阴阳诡绣 仲夏 著

已完结 旭哥,姜倩倩 宠文暖文灵异探险都市爱情婚姻生活

旭哥姜倩倩是主角的小说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阴阳诡绣由网络大神仲夏所著作,内容讲述了有些禁忌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随意打破的,爷爷临死前交代我不能用他交给我的手艺挣钱,但是那一夜,同乡的姐姐倒在了我的门前,求我帮她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我动了恻隐之心,从此走上了不归路。

精彩章节试读:

“等着就知道了,快去睡吧。”

我还果然睡了一觉,这一觉睡得比较沉,醒来的时候,就听到外面‘叽叽咕咕’的有人在说话,我没有起身,竖着耳朵偷听。

是丽姐来了,正在跟我二叔嘀咕着,声音很小,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却很奇怪,丽姐什么时候跟我二叔走得这么近了?

难道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就认识?

不可能的,如果丽姐早已经认识我二叔的话,那么,她来我这里做造型一年多,不可能只字未提的。

而且很明显,我二叔的道行要比我深,丽姐当初怀孕有困难的时候,应该去找我二叔,而不是来找我。

但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最后我还是没忍住,起了chuang,丽姐一看到我便笑了起来:“旭哥儿醒了啊,昨晚刺激吗?”

卧槽,肯定是我二叔跟丽姐说了我坐纸轿车的事情。

“我要是被鬼害死了,你们可就高兴了。”

我一**坐在沙发上,伸手揉着太阳穴,丽姐站起来,走过来帮我揉:“旭哥儿你就是太倔,当初在医院的时候,我就劝你赶紧撤身,那个时候你要听我的话,哪还会惹上这档子事,现在再想撤已经来不及了。”

我也后悔啊,但是那时候我也撤不掉啊!

丽姐的手真的很巧,揉的我太阳穴酸胀,却又前所未有的舒服。

“这小子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小丽啊,可别宠着他,该跟他要什么开口,别不好意思。”

二叔这话一说,我赶紧推开了丽姐,瞪着二叔:“你又想怎么坑我?”

“我坑你?不是你自己欠的小丽人情?”二叔睨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丽姐却笑了:“旭哥儿,别那么紧张,丽姐又不会害你,那个人情先欠着,只是有另一件事情我想跟你说。”

“什么事?”人情债难还啊。

“徐哥这两天出差了,但是每晚都跟我打电话,我感觉他有点不对劲。”

“怎么个不对劲法?”

提到徐哥我就紧张起来了,徐哥因为姜倩倩和韭菜花花精的事情,可还黏着我呢。

“我也说不上来,整个人情绪都很低落,徐哥那人你也知道,生意场上混的,整天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但是最近却兴致怏怏,好几笔生意没谈好,下午他就要回来了,我这是给你提个醒。”

怪不得徐哥这两天没来找我,原来是出差了,我狐疑的看了一眼二叔,徐哥回来,我可不就忙起来了吗?二叔早上说的还真没错。

“谢谢丽姐,我心里有数了。”

丽姐笑着又聊了一会便说回去补觉了,原来她是下早班顺便过来坐坐的。

丽姐走了之后,店里面安静了好一会儿,二叔一直闭目养神,我踌躇着,还是开了口:“二叔,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商量。”

“徐哥的事?”二叔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却一下子猜中了我的心思。

“是,是徐哥的事,徐哥在我这里描了一朵韭菜花,壮阳的,可是三天期限到了,那韭菜花花精没有收回来,还出了人命。”

我本以为这事情这么严重,二叔会紧张,却没想到,人家稳如泰山,只是鼻子‘嗯’了一声,就好像半睡半醒的呓语一般。

“二叔,我感觉我被那韭菜花花精缠上了,还有那徐哥,他一回来,肯定还要叫我给他描,我是没章程了。”

“不就是个韭菜花花精嘛,你怕什么?”

二叔反过来问我,皱着眉头,似乎在鄙视我胆小,我瞬间炸毛了:“你怎么这么牛呢?那是花精啊,杀了人的花精啊,我他妈的昨夜就是被她勾去的。”

“但是她却没有对你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不是吗?”

二叔这会子坐了起来,很严肃的看着我,我一想,也是,昨天夜里,我看到那影子的时候,她只是看着我,却并没有攻击。

如果她真的想要*命的话,我难能跑那么远都没被追上?

“也就是说,其实她本性并不坏?”

“废话,韭菜花排名那么靠前,怎么可能坏,她没有回归,八成是有人从中作祟,让她回不来罢了。”

二叔的话让我的心一凛:“你的意思是她被人控制了?姜倩倩的死也跟控制她的人有关?”

“现在我也不能完全确定,但是小心就是了,臭小子,有一句话我想跟你说,我们这种人,生来就是吃这碗饭的,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将你越拉越深,勇敢的去面对,就算是战死了,也总比糊里糊涂的死去好得多吧?”

二叔的话很直接,他在告诉我,他的身份不一般,而他的出现,也是在渡我,只是我还处于懵懂阶段,没入门罢了。

“二叔,我能问你,你这些年在外面都经历了些什么吗?”

我有些期待,看我二叔看相的本事,似乎是跟着什么高人学过的一样,我要是也能学几招,行走江湖,也没那么害怕了。

“问那么多干什么,总之我不会害你就是了,现在你还是好好想想今天下午怎么对付那徐哥才是正事。”

二叔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眼下真的是徐哥比较麻烦一点。

“二叔,徐哥一直痴迷于那韭菜花花精,回来肯定要*帮他描,这可怎么办?”

“这还不好办?他之所以痴迷于韭菜花花精,那是因为新鲜,如果你给他描一个更妖娆的,估计瞬间他就忘了那韭菜花花精了。”

“这样真的可以吗?”

我有点怀疑,毕竟从上一次在大世界的表现来看,徐哥对小九儿的钟情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不试一试你怎么知道不可以?”二叔撇了撇嘴说道。

“那,要是描别的,二叔你觉得描什么好?”

能取代韭菜花的,还要在花形册前五十四种之内的,一时间,我还真想不明白有哪一个。

“那个丁香花不是就不错?跟韭菜花一脉相承。”

“可是丁香花亦正亦邪,韭菜花都出事了,丁香花我怕……”

丁香花的效果没韭菜花来的快,但是后劲大,效果更持久,而她的兽面并不是豹子。

“怕什么,跟老倔头在一起待久了,你也学会他那套前怕狼后怕虎的脾性了?当年我就劝他……哎,不说了!”

二叔气呼呼的背过脸去,不再说话,我有些犹豫,手一直抠着沙发背,下不了决策。

“二叔,我一直不明白,当年我父母……”

“别提这些糟心事了,旭哥儿,我就跟你说一句,要想弄明白你心里面的所有疑惑,就大胆的开门营业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句话,你们读书人不会不懂。”

我沉默了,当年我父母不明不白的没了,这件事情我爷爷一直不让我问,可是我却一直埋在心里面。

所有人都说我是阴生子,克死了我父母,害得我家家破人亡,但是我真的不明白,我根本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把所有的事情怪罪在我的身上,我那个时候还是个孩子啊!

想到这里,眼睛莫名的有些酸酸的,一直以来,我爷爷都是我的精神支柱,我很少会主动去想我的父母,但是今天,我却格外的想念他们。

下午徐哥果然来找我了,我二叔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躲徐哥,早早的便说要出去走走,我也没心思管他。

徐哥一进门,便瘫在了沙发上,整个人都很憔悴,看起来就像是害了一场大病一样。

要不是丽姐早上给我透过气,我还真能被徐哥的状态吓到,看来这徐哥的相思病害得不浅啊。

“旭哥儿,今儿个说什么你都得给我把小九儿找回来,要不然,你这店也别开了。”徐哥又要挟我。

“徐哥,小九儿怕是很难回来了。”我犹豫着说道,脑子里面在组织着语言,生怕激怒了徐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诚心不想跟我后面干了?”

徐哥瞬间愤怒了,冷着脸对着我,我急忙安抚他的情绪:“徐哥你可不知道,这描花形就跟吃药是一个道理,一种药你吃的时间长了,就会产生抗体,治疗的效果根本没有第一次吃的好。”

徐哥狐疑的看着我:“你想诳我,你上次可没这么说!”

“我哪敢诳你啊,这不,怕徐哥你生气,我不是已经给你想好了下一个疗程该怎样治疗了吗?”

“我不要,我就要小九儿!”

没想到徐哥这么坚持,我他妈的真想怼他一句——你想见小九儿,去乱葬岗啊,大半夜的时候去,准能见到!

但是我不敢,小九儿没有回归这件事情已经够诡异的了,徐哥要是再去了乱葬岗子,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徐哥,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个痴情的人,痴情的人,就得由痴情的花精来配,徐哥你说是不是?”

“痴情?旭哥儿你逗我吧,这个世界上,还有痴情物种存在?”徐哥像是听到了莫大的笑话一般,嘲讽着我。

“痴情的人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是痴情的花精,我这儿倒是有,而且其中还有一个,壮阳的效果特别的好。”

我故意吊足了胃口,暗里观察着徐哥的表情,希望他能心动。

猜你喜欢

  1. 宠文暖文
  2. 灵异探险
  3. 都市爱情
  4. 婚姻生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