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末日逃亡

更新时间:2019-10-13 10:28:04

末日逃亡

末日逃亡 栯木 著

连载中 何广,叶雪 优质言情灵异探险都市爱情

主角何广,叶雪小说末日逃亡主要讲述了:你可能不知道,当电影里的东西成为真的时候。背叛,杀人接踵而来,人性、人命变得个钱不值。一个天性善良的小姑娘可能会在微笑间捅你一刀,一个无恶不作的大恶人可能会在关键时刻救你一命。我叫何广,男,今年二十四岁。我的城市发出了无法想象的灾难,许多人一夜间变得六亲不认,见人就咬,而被他们咬了或者伤了的,也变成了他们的样子。我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了整整一天,我现在很饿,很渴,很累,很想睡觉。但是我得活下去,我得去找我的女朋友。说实话,如果我没有女朋友,我可能会自动送上门去,让那些被

精彩章节试读:

八角山是L县的老旅游区,自从开始规划后,就没多少人上去了。山脚下以前是农村,因为修路的原因都拆迁了,不过也有许多钉子户死也不搬。

山上有一座山庄,可以住宿,应该也能找到一些吃的。我们身上除了我背的一些食物,其他的全都与北垭村一起葬身火海了。

我背包里的食物是不够支撑我们去Y镇的,估计到半路都得被饿死。

回想起北垭村的惊魂一幕,我耷拉的双眼猛然睁开。虽然车已经开了很远,可想起那老头的一番话,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我竟然有些同情那爷孙三人,他们好像并没有太邪恶,他们邪恶的源头都是想让那个小孩子活下去。好像在活下去面前,不管做什么都是有理由的。

“还在想之前的事?”燕姐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

我看向她,面容有些憔悴,嘴唇也有点干裂了。递给她一瓶水,说道:“怎么不多睡会儿。”

“睡不着,闭上眼睛就不舒服。”燕姐轻抿了一口水,声音有些惆怅。

“唉!”我叹了一口气,心里暗想道,这他妈都是什么事,为什么明明应该是虚无的东西会成真。

“靠着我眯一会儿吧,这么久都没睡觉了,身体要紧。等会儿到了山庄,再好好休息一下。”我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眼神瞥向躺在我腿上的香香笑着说道,“这小家伙倒是什么事也没有,沾车就睡。”

见燕姐没有动静,我转头看向她,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诧异,我皱眉问道:“怎么了?你看着我干嘛。”

燕姐突然笑了起来,眼里满是柔情的看着我,道:“你居然会关心人了。”

我表情一滞,笑道:“老子什么时候不会关心人了。”

燕姐轻哼一声,一把拉过我的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整个人非常不要脸的靠在了我的%上,嘴里喃喃说道:“别乱动,香香要是醒了,你自己哄。”

我连忙定住了身体,不敢再挣扎。香香这个小魔女,只要不睡觉就闹腾得不得了,只有燕姐才哄得住。我的话一点儿也不听,要是搁我原来的脾气,早他妈一脚踢下车了。

我有意无意的看向后视镜,发现正在开车的山正憋着笑,目光一直瞟着我们。

我用手推了一下他的座椅,骂道:“你笑个毛线,不好好开车乱看什么。”

“广哥,我觉得您就从了我们老板吧,这么好的女人你上哪里找得到。”山调侃着我道。

我对着后视镜比了个中指,道:“屁话,老子从来都是忠贞不渝,对你们嫂子那是绝对的专一。你看人家三个都句话没有,就你他妈话多。”

“广哥,我觉得你有点虚伪。”

“是啊广哥,您放在社会上,活脱脱就是一渣男啊。”

“广哥,别听他俩的,以嫂子的脾气,就算你养个小的,嫂子也不会说什么的。”

我话刚说完,那三个孙子就接过我的话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你们是不是不累,都不想睡觉啊。”我无力的辩驳道。

山小声笑了笑,说道:“哥,您给我们讲讲你和老板的故事呗,我们虽然只跟了老板三年,但也能看出你们的关系很不一般,以前喝酒时没敢问你,现在老板睡着了,您给我们说说吧。不然就这样开车太他妈无聊了,我会打瞌睡的。”

山的语气一会儿嬉皮笑脸,一会儿又威胁满满,我是彻底服了。

我眼睛看向天窗,笑着说道:“燕姐原来是干什么的你们也都知道。我和她第一次见面是我十八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的收账公司还没成立,我也还是一个到处惹祸打架的小混混。

十八岁那天晚上,我被四哥灌醉,还被下了药。后来他把我扔到舒心,迷迷糊糊间听到他给我叫了一个技师,听说还是新手,第一次上钟。”

“不会就是老板吧。”山的脸部肌肉有些抽+搐,很不自然的说道。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就是你们老板,那时候的穿着就与现在差不多,非常保守。由于我被下了药,看见女人怎么可能把持得住,于是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我印象中好像是折腾了一晚上吧。等我醒来的时候,身上什么也没穿,脸上还贴着一张纸条。

上面是非常秀丽的字体,一看就是女人写的: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昨晚对我做的一切,我发誓一定会加倍奉还。

上面说的话很狠,不过我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会管这个吗。我还很期待她能怎么报复我。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尚尚酒吧遇到了她,那时还不认识她,但是她认出了我。

要和我拼酒,那天晚上,我胃出血,被拉去医院洗胃。她也不好受,整个人都摊在了地上。

那时我就认出了他,也想起了她写的纸条。一出院我就跑去找她,和她解释那天晚上的事。她非但说不在乎,还问我敢不敢再和她来一场。

我那个暴脾气啊,我能忍吗。有人约战我怎么可能不应。于是那天晚上我又和她翻云覆雨起来,我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我只知道我整个人变得精神恍惚,看什么都是花的,像灵魂出窍了一样。

双脚仿佛也不是自己的了,我承认我败了,也知道了什么叫做‘加倍奉还’和‘女强男弱’。

你们别他妈笑,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女人,厚颜无耻的硬要在上面,把你搞得怀疑人生。

回去后我他妈顿顿吃韭菜,就怕补不回来啊。后来我越想越不服,硬要提出再战。她把我狠狠的打击了一顿,丢给了我三个字‘药瘾子’

这他妈把我气得啊,说老子要吃了药才搞得过她,我气得把她直接给强上了,结果是我又败了。

那以后,我看见她就怕,看见她就躲。而她还经常乐此不彼的来调戏我。

后来我认识了你们嫂子,才找回了一点平衡,不过那以后你们老板完全变了一个人,非常强悍的独自一人揽下了舒心,然后一步步发展成现在的地下皇后。我们的关系也慢慢的有点淡了。”

“那后来呢?”山带着非常好奇的目光,问道。

我喝了口水,道,“你们知道西门疯狗吗?”

山皱着眉点了点头,说道:“是不是以前做餐饮的两兄弟,好像听说被端了啊。”

我点了点头,道:“那是他们两兄弟手眼通天,算是西门老大了,手底下的餐饮行业非常赚钱,手下的弟兄也多。有一次他们去燕姐在西门一个刚开的分店里面闹事,白玩不给钱,多他妈不地道。

我刚好和一票兄弟收完账在店里犒劳兄弟们,看他们人不多,就打了他们一顿。谁知道这般孙子非常不知趣,把燕姐在西门所有的场子全他妈给砸了。

我一想事因我而起,就带着兄弟去抄了他们的堂口,后来就搞出了当时L县最大社会案件。

因为我的缘故,我们两家打得不可开交。后来怕老大受牵连,就和兄弟跑去阴了一下那两条疯狗,一个被我们打成三级残废,还有一个被我们失手打成了神经病。

就这样我就被故意伤人罪进去了,因为老大走关系半年我就出来了,出来后我气不过就跑去把人家打成了一级残废,让他一辈子也下不了chuang。

后来又被抓了,不过没进去,就在派出所关着,两天后就被放了。

不过我出来以后西门疯狗的势力一夜之间全没了,扫黄打黑他们样样中招。

在我疑惑时老大才点醒我,说全身是燕姐做的。还教育我让我不要再冲动了,有些事燕姐一个电话都能解决。也是那时候我才知道你们老板的势力已经让人不可企及。

也是那以后,我经常死皮赖脸的跑去蹭吃蹭喝,和燕姐一直处于好朋友的关系,不敢再越界。”

我话已说完,四人沉默了,虽然听的时候四人一直在嘲笑我,不过现在却一句话也没有。

“广哥,你他妈就是个渣男。”

沉默了半天,山才憋出这样一句话,那三人也附和着点着头。

我不可置否的撇了撇嘴,唉声叹气道:“也许吧,其实我曾经尝试想要和你们老板交往,我他妈也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但是当我总想再进一步时,总有什么拉着我,让我跨不出那一步。”

“不管你怎么解释,也改变不了你负了老板。”

风突然说出一句话,让我愣住了。思绪想到以前和燕姐艾1魅的关系,她总喜欢调戏我。听到风这句话,我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以前的调戏是真是假。

我突然看向燕姐熟睡的脸庞,那么美的一张脸,眼角竟然有点湿润。

我心里猛然一震动,她醒了!我突然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燕姐。

我手颤抖着擦去了眼角的泪珠,慢慢低下头,凑近她的耳边,细声说道:“真的对不起,你是这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你总是很聪明的猜到我的想法,你知道我不是不敢的。我是怕,我怕我如果对你说了,你不答应我怎么办;我怕我对你说了,你看不起我怎么办;我怕我对你说了,你连朋友都不愿和我做了怎么办。”

我清晰的看见燕姐的面部有些抽+搐,她的眉头变得紧蹙,面部表情非常难受,眼眸一直在发抖,本已被我擦干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我心一揪,突然感觉眼睛发胀。我不顾四人的神色,再次伸手颤巍巍的擦干了她的眼泪。可我的眼泪却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是悔恨吧,我心里想着。看着燕姐微笑着的嘴角,我抬头看着四人,道:“我他妈真的爱过。”

四人点了点头,嘴角都带着笑,眼神也全都看向了远方。

时间慢慢过去,我们慢慢离L县越来越远,看着不远处的上坡路,我知道,上了这座山,就正式的踏上了寻找小雪的路程。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灵异探险
  3. 都市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