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幽幽仙情:独宠小蛮妖

更新时间:2019-12-02 20:20:29

幽幽仙情:独宠小蛮妖

幽幽仙情:独宠小蛮妖 方小强 著

已完结 南旻雨,白汐 玄幻修仙宠文暖文精品短篇

《幽幽仙情:独宠小蛮妖》主角南旻雨白汐小说,是方小强著作的一本优质作品。斩妖台上,她纵身一跃,成就一段千古绝唱;几经轮回,她涅

精彩章节试读:

二人一蛇重新坐上马车,行了一炷香的时间到了南山庵。

小离很乖的钻进了南旻雨的袖中,免得吓到了他人,毕竟会飞会说话的小蛇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

下了马车,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不算太大的门,门上漆成红色,看起来有些年岁,门的上方有一块牌匾,匾上写着的三个字很是端庄“南山庵”,白汐心下一阵激动,这就是娘亲这些日子呆的地方,马上就可以见到娘亲了。

白汐跑上前去推门而入,南旻雨一言不发的跟在身后,可是进了里面却未见着一个人影,偌大一个院子里显得很是空旷,地上的叶子叶落了薄薄的一层,白汐心道,这里竟是无人清扫吗?娘亲怎么来了这样一个毫无生气的地方。

南旻雨只是一言不发,四下里看了一圈,眉头紧皱,只是脚步离得白汐更近了些。

白汐正四处寻找着人影,忽见前方有一道姑模样的女子走了过来,这女子约莫二十多岁,容貌不算出众,穿着一件灰暗的道袍,面上有这浅浅的笑意。

尽管这女子并不算好看,但这浅浅的笑意却是有些让人着迷,白汐看着看着竟觉着越看越是好看,心下道,这女子原来是耐看型的,乍一看不咋地,但是看得越久越觉得好看啊!

正在白汐看得入神,欣赏着时,突然感觉到肩上被人一拍,猛地一惊,转过头去,看到南旻雨离自己很近,正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眉头紧皱着看着自己,微微摇了摇头。

白皙这才回过神来,刚刚自己似乎入了迷了,现在再看这眼前的女子,只觉着已不似刚刚看着的那般好看了,心下一阵疑惑。

南旻雨又朝前近了一步,牵住白汐的小手,看向眼前的女子。

那女子似乎是受不了南旻雨这样一个美男子的注视了,白汐在心中这样想着,因为自己看了她那么久他她没有说话,小舅才看了她一眼,那女子便开口了:“这位施主,来此可有何事?”

那女子说话时,并未注视着南旻雨,而是看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白汐,白汐被这眼神吓了一跳,不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好在南旻雨及时将她拉住站稳,才避免了丢人。

南旻雨的一张俊脸上没有丝毫笑意,声音也是平淡如水:“在下陪她来看看她的娘亲,可否为我们带路?”

那女子矜持一笑:“当然。”继而转头对白汐柔声道:“小姑娘,你娘亲叫什么?”

还不待白汐回答,头顶便传来南旻雨的声音:“南澜。”

女子闻言轻笑一声,转身往一个方向走去:“二位请随我来。”

南旻雨牵着白汐离她保持一丈的距离,跟在后面。

女子带着二人行至一处低低的房屋门口打开门后侧身站在一旁道:“二位要见的人在里面,我便不进去了。”

白汐一阵欣喜,挣开南旻雨的手就往前走,南旻雨还未来得及出来阻止,白汐就已经踏入门内。

此时白汐在门内,南旻雨离门槛有一丈的距离,那女子在门槛前,也就是南旻雨和白汐之间的位置。

女子见白汐踏入门内,嘴角扯不一个诡异的笑容。

南旻雨心下暗道不好,果然见那女子突然出手,双手变幻出奇怪的手势,似乎是在结印,眼看着就要结印完成,下一步就是将印打在目标身上了,而此时的白汐还在往进走,若要提醒她多开怕是没有可能了

南旻雨心中焦急万分,突然闪身挡在了白汐身后,女子手上的印已完成,正好打在了南旻雨身上。

前方的白汐这才感觉到不对,忽闻轰——的一声,转过身来便见着南旻雨在自己跟前缓缓倾倒,其嘴角还有丝丝鲜血不断溢出,白汐一张小脸吓的苍白,一时不知所措,只是本能的去接住南旻雨。

刚刚碰到南旻雨的身体,便见从其袖中飞出来的白色影子,正是小离。

南旻雨急迫的道:“她是‘迷’,你快用扑幽之术攻击她。”

“不用白费力气了,即便知道我的名字了又如何?你现在自身难保还想教这小丫头收了我?她现在恐怕都吓傻了。”

白汐一时惊慌,颤颤微微地放下南旻雨。

南旻雨并不理会那女子,只是继续催促白汐:“快!趁现在她刚刚结出一印力量衰弱,否则待她恢复你就奈何不了她了。”

一旁飞出去的小离已经飞到白汐头顶的位置,周身散发着蓝色的光晕,光晕渐渐浓郁起来,小离缓缓将那蓝色光晕注入白汐体内。

白汐也终于明白过来,此刻情况危急,不可慌乱,努力稳住心神,开始变幻着手势,努力回想着之前南旻雨教她的扑幽之术,若处寂静,应结契印,承禀而受,异此结印,诸魅及毗,凝己生之炁,抑尔幽之气。

一套扑幽之术被白汐用尽全部力气凝结了出来,娇喝一声打在面前的女子身上,顿时,白汐身上蓝色光芒大甚,继而又是一声娇喝:“迷!我以上神之力,封印!”

迷满脸惊恐的看着白汐,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竟会被一个不到十二岁小女娃封印。

被白汐打出的封印击中,不过片刻那女子逐渐变得透明,继而变成一颗**拇指指头大小的蓝色珠子,珠子上还有一个“迷”字。

白汐此刻已经力竭,瘫坐在地,那珠子滚落到脚边,白汐将珠子捡起来一脸茫然。

突然听见身后南旻雨的轻咳声,立刻站起身来道南旻雨跟前。

此时的南旻雨没了往日的风度翩翩,嘴角的血止不住的朝外溢出,白汐搂过南旻雨的身子,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

南旻雨努力扯出一个自认为好看的微笑,抬手摸了摸白汐梨花带雨的小脸:“小汐不要哭。”

白汐用力点点头,对一旁的哽咽小离道:“你快救救小舅啊!救救小舅!”

小离耷拉着头,头顶的两根小须也垂着:“对不起,我救不了主人。”

“你怎么会救不了,你那么厉害,我差点死掉你都能救,怎么会救不了小舅,小舅只是咳血而已,你快救他啊!”白汐一听小离的话心下感到阵阵恐惧。

小离依旧垂着头,难过的道:“我真的救不了主人。”

它当然也想救,可是它真的无能为力,上次能够救白汐是因为它本来就是白矖身体的一部分,身上的法力都是来自白矖,自然可以救白汐,可却救不了南旻雨,何况南旻雨现在只是一个凡人。

白汐心中恐惧更深,哭着哀求道:“不会的,你一定可以就他,小离,我求求你了,求求你。”

南旻雨看着白汐这个样子,心中心疼,口中却装作轻松的道:“小汐,不要为难小离了,它的确就不聊我的。”

白汐心里已经知道小离救不了他,可是她怎么让小舅就这样死去:“小舅,怎样才能救你?你那么聪明,知道那么多,肯定有办法对不对,你告诉小汐,小汐一定要救你,小舅......”

南旻雨揉揉白汐的头发:“嗯,小舅相信你。”

白汐哽咽着:“对不起,小舅,是小汐害了你...”

看到白汐如此在意自己,南旻雨也很是开心,只是哭了她了,后面很长一段路,他都不能陪着她走了,不知道她一个人能不能熬的过去。

白汐的眼泪止不住的落着:“小舅...小舅...”

她不知道该怎样做,只是小舅、小舅...一声声的唤着,看着怀中的南旻雨气息越来越微弱,嘴角的血不断地往外流淌。

南旻雨艰难的吸进一口气,缓缓吐了出来:“小汐,你要好好听着小舅接下来说的话。”

白汐狠狠地点着头。

南旻雨又断断续续的道:“小汐...对不起,小舅、答应过你...带你治好你的身体...可是小舅...可能...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都不能陪着你了....你要坚强...不要哭、不要难过、更加不要怪自己,这不是你的错,知道吗?”

白汐只是眼泪止不住的流,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南旻雨又道:“小汐,听话,做一个...坚强勇敢的女孩儿,好好...保护自己,以后,你一个人...也一定要坚持下去,来,把这个戒指带着。”

南旻雨说着,从手上取下储物戒,戴到白汐手上,默念了一句什么,在戒指上轻轻一划,戒指便缩小到刚好戴在白汐手上。

白汐看着南旻雨的动作,不住的摇头,却说不出一个字。

南旻雨又道:“小汐,不要害怕,小舅...小舅不会死掉,小舅只是...睡过去而已。”

“真的吗?”白汐闻言急忙问道。

南旻雨艰难的笑道:“真的,小舅...什么时候...骗过小汐?待会儿让小离...施法将小舅封印....在玉盒里,你带着玉盒,也就带着小舅...在身边,你要去...极北之地的雪域。在那里...你要取出凝幽壶,用凝幽壶...就可以唤醒小舅了,但是,到雪域,如果顺利,也要一月时间,但是,看现在...的情况,雪域...怕是已经...所以,你这一路过去,定然是凶险异常,但是...小舅、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去雪域的...地图,在多兰戒里,小离有法力,也可以保护你,你自己...也有一些防身的...能力了,若是...再遇上幽,小离会助你,你就像今日一样...将它封印,储物戒里...有一个特制的...灵袋,你将封印成...的珠子...都存在灵袋中。咳咳...咳...小汐,答应小舅,一定要...坚强,一定...要走下去,你的...身体才会...好起来,明白吗?”

白汐红着眼点点头:“嗯,不论遇到什么,小汐都会走下去的。”

南旻雨微微一笑,闭上了眼,头也垂了下去。

白汐刚刚止住的泪水又涌了出来:“小舅...小舅...”

白汐抱着南旻雨许久,直到眼泪流干了,用一只手撩起袖子擦赶紧了南旻雨唇边的血迹,伏在南旻雨耳边坚定地道:“小舅,等我,我一定会救你的。”

白汐轻轻将南旻雨平放在地上,站起身来,看向一旁默默流泪的小离:“小离,开始吧!”

小离应声飞到南旻雨上方,绕着南旻雨的身体,全身泛着蓝光,随着小离的环绕,南旻雨的身体渐渐缩小,许久,已经缩小到手掌一般大小,小离才停了下了。

白汐打开玉盒,小离又绕着南旻雨变小的身体一圈一圈,将南旻雨的身体腾空送进了玉盒之中,玉盒里冒着白色的雾气,萦绕着南旻雨的身体,白汐郑重的关上玉盒,将玉盒小心翼翼的放进怀中护着。

小离飞进白汐的颈间,关切的问:“小汐,你没事吧?”

白汐苦笑一声,安慰道:“没事的,我想再见娘亲一面,你躲在里面别出来。”

小离乖乖的应了一声,便躲了进去。

白汐四处寻找着,终于在一个房中找到了昏睡在chuang榻上的南澜,心下正担心着,小离在耳边道:“她只是被‘迷’困睡了过去,吸了点生气,再睡些时候会醒的,这南山庵里的人此刻都是这样。”

白汐应了一声在南澜身边坐了片刻便起身准备离开,小离问道:“不等她醒过来见一面吗?”

“不用了,既然已经没有危险,我也见到娘亲了,我们就走吧!”她真的不愿再在这里待下去,一刻都不想多待。

之前还是二人一同下的马车,此时回来的却只有她一个人了,心底的感受自己都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几个月来,先是爹爹去世,然后自己离开了白府,离开了哥哥,再后来,刚刚相认的娘亲也离开了,如今,对自己最好的小舅为了救自己如今也陷入了昏迷,陪在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来,又一个个去,现在只剩下一条小蛇陪着,这些天,发生的变故太多太多,她真的快要接受不来了,可是一想到小舅为了自己而受重伤,还等着自己去救,她就不得不逼自己坚持下去,不论前路有多么艰难,一定要走到终点,一定。

距离马车不远处的后方,一个黑色身形借着大树隐藏着,嘴角扯出诡异的笑:“我们马上就要见面了,好戏、即将开始。”

他修炼了近万年才恢复过来,一盘棋已布置了几百年,现在,终于要开始了,幽之力,他势在必得,当年害得他几乎魂飞魄散的人,定要生不如死!

幽幽仙情:独宠小蛮妖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玄幻修仙
  2. 宠文暖文
  3. 精品短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