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鬼夜行

更新时间:2020-05-22 09:17:13

鬼夜行

鬼夜行 爱上层楼 著

已完结 林远,白晓晓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现代言情

主角是林远,白晓晓《鬼夜行》由知名作家爱上层楼著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内容讲述了三点香,召家仙,人无情,鬼没错,我给恶鬼申起了冤……

精彩章节试读:

我想怎么办?就算是不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我也必须要那芬芳这个死女人付出代价!

“今天晚上我得请我朋友去看看你姑娘,那老师放心,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的,您女儿在不管管,以后可要翻天啊!”

我语气故意放轻,不会显得太暴力。

那坤吸了一口气,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有些警告的意味,“你同学的医药费我会照常赔付的,小孩子之间,别玩的太过分啊!”

挂了电话,我突然想起了我爸,虽然我家没钱,可如果发生这样的事,他是砸锅卖铁也不会答应这种要求的。

更何况那坤这么有钱。

世道总是这么嘲讽,从小看了这么多,我从来没幻想过自己一夜暴富,无论身处什么阶层,烦恼都是一样的如影随形。

对我来说,平凡的幸福就够了。

“林远!”

白晓晓从一旁走过来,抱着胳膊楚楚可怜的看着我,“你们是惹到谁了吗?”

这次没被那几个地痞无赖打死,也是多亏了白晓晓的帮忙,我心知她不是要帮我,但这个人情也记下了。

追根究底,白晓生这次是因为我受的伤,要不是那坤主动找上我,他也不会趟这趟浑水。

唯一值得感慨的就是,那晚从那坤客房里翻出来的照片,带给我们一个意想不到的线索。

医院里来来回回的都是护士,我给白晓晓递了个眼色,示意跟我来,楼梯口,我看了一圈没什么人,严肃的开口。

“你知道你哥哥的身份吗?”

她纳闷的看了我一眼,大大的眼睛带着迷茫,晃了几下逐渐清明,试探的开口。

“你…说的是我哥哥迷信抓鬼的事吗?”

迷信…!大多数人其实都是不信的,这道上都是,信则有不信则无,有人追其一生也不会和这方面有太多的瓜葛。

“看你这么说就是知道了,我俩最近接了一个活,刚刚那帮子地痞是那雇主的女儿找的。”

白晓晓皱起眉,惊讶的捂住嘴。

“那女人为什么要找人打你们?你们不是要帮忙的吗?”

我简单的告诉她大概,说的太多也是怕吓到她,一个小姑娘,还是白晓生的妹妹,怎么的也得照顾。

她慢慢地点了头,我盯着她,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

“那个,有个人不知道你了解不了解?”

“谁?”

白晓晓长得真好看,就这一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都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抬头看向我时,更为的勾人,为了压制心里的悸动,我别过头。

“杨柳,认识不?”

看人说话是最基本的礼貌,没办法我眼神又飘回去,继续接受美色的折磨。

“你…怎么会问她?不会,不会是我哥喜欢她吧?”

白晓晓焦急的抓住我的胳膊,那语气怎么听到我耳朵里有点异样呢?大事在要,我就没在意。

熟不知,就是这一个没在意,后面差点酿成大祸!

我躲开身子,连忙解释,“不不不,你哥清白着呢,对女人从来都是老僧一样,杨柳是关于我们这件事情的重要人物!”

白晓晓眼睛里面异样的情绪消失殆尽,恢复了刚刚的状态,咬着**显得有些为难。

看这样她是知道的。

“你们想知道什么?”

女人的世界很奇特,在她们中间好像总是萦绕着一股男人永远都琢磨不透的关系怪圈!

看似很好背地里也能捅上好几刀,虽然男人之间也有,事实证明,女人真的很复杂。

学美术的时候,我们老师让我们认色轮,一个颜色我能看出两种颜色,同班女生能看出七八种,。

“我想知道她有没有关于…虐猫的事情?”

男生只能看出表面的东西,女生内部传得早就沸沸扬扬了,从白晓晓这里得知,杨柳不仅喜欢虐猫,家室也不是很清白,她妈是个坐台的小姐,她都不知道自己的爸是谁。

像是童年有什么阴影一样,她特别讨厌猫,隔一段时间就会用残忍的手段残害猫。

截肢、灌药、拔毛很多种,外语系关于她的风言风语不少。

白晓晓还提供了一个大消息,杨柳在高中时期就不是处了,大学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一个男人,美名其曰还是她男朋友,便是这样,还是有不少男人对她趋之若鹜。

杨柳长得好看,男人猎色的心里我多多少少能理解,管她什么身份,**的来一发才是最重要的。

半个小时后,白晓生出来了,没啥大碍,有些轻微脑震荡。

他叔叔一家人看着他,我留在这也是碍眼,出了医院打了车回去准备晚上要送给‘那芬芳’的大礼!

东北这边有上身仙,大多数都是一些老太太,她们在给人看阴活的时候,会召仙,一般全身颤抖过后整个人都会变得和平时很不一样。

那就是仙儿上身了!

过仙儿之后就能破风水看阴阳。

老早以前,我家也找仙儿看过,我太爷爷当年是共产党,他老人家打小脾气就不好,强娶了比自己小了十二岁的媳妇,也就是我太奶。

听我姑奶和我学(学就是说的意思),我太爷爷一不顺心谁都打,唯一宠过抱过的就是我。

这件事还是他亲口和我说的,当时我还和大部队抵制蒋介石,有一次跟随大部队来到东北时。

讲这件事前还得先说一下我太爷爷,我当时虽然小,却依稀能记得,他老人家意气风发恨不得在举起枪杆子的模样。

他说,刚到东北时,日本人大举进军,他们那个团,小范围的围剿了一批日本人,说也可笑,也是他这辈子唯一围剿过的一次。

受我太爷爷和历史的影响我对日本人很痛恨,太爷爷说围剿完那一次,组织就暴漏了,不能再留在原处,要不然会被报复。

关于那一次的围剿事件,太爷爷总是一带而过,不和我过于详细的说,他每次都会转开话题。

说他刚到我现在家这,用剩余的钱买了个简单的院子落了户口,没过几天就开始闹事儿。

空中啊,总是有那大片大片的乌鸦飞过来,黑压压的一片,白天晚上都不走,就在这方寸上空,我这心啊~有时候都喘不来气,好像咱家人不被这待见一样。

这是太爷爷的原话,当时已经很少有人敢迷信了,但我太爷爷为人固执,坚决认为这事儿来的蹊跷,必须赶快找会过仙儿的人看看才行。

他老人家一生家里没人敢在他面前撒野,恰巧当时黑龙江还有比较出名的过仙人,也是一位老太太。

那老太太从小腿脚就不便,从来没去过我家那,过了仙儿后,奇怪的事儿就发现了,太爷爷说,他站在老太太的面前,那老太太透着他就跟看我家一样。

老太说话就跟唱戏似的,太爷爷站在地中央冷不丁的就打了冷颤。

‘你家宅中前院宽后院窄,主院落在正中央,天上黑鸦成群过,乃是你祖宗托信来让你迁坟啊!”

我太爷爷啊呀一声,可不是我家院子前面宽后面窄,主院在中间,这老太太果然是有真本事没错,再说,出门这么久,想找个地方落户,一时之间就忽略了祖坟的事。

他原本想着过一段安定下来在处理,没想到祖宗生气了,找来了长年吃着阴肉的黑鸦过来提醒。

过仙儿说,这要是处理的晚了,必会破坏风水之说的。

我太爷一听就急了,连忙回去恭敬地迁回了祖坟,在这落了户。

这就是以前发生在我家关于过仙儿的事,真正对这方面有了解还要归功于我姥爷,过仙儿看事儿不管事。

有人犯了说道(说道就是招了阴事儿,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或者说一些奇怪的话,轻者梦中会梦到怪异的事情)让过仙儿看过,就会介绍到我姥爷这,让他给做个替身人。

找个十字路口或按照仙儿的指示烧了,就能解灾。

而今晚,我不为解灾,做几个替身小人人专门送给那芬芳!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3. 现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