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天命难违

更新时间:2019-11-08 19:44:21

天命难违

天命难违 赵冲 著

已完结 萧河,苏若雪 优质言情灵异探险都市爱情

主角萧河,苏若雪小说天命难违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灵异小说,主要讲述了二十多年前我家遭人算计,令我妈身怀鬼胎。我天生长有鬼骨,年少时常见鬼魂游荡。八岁那年,村里来了一名阴阳先生。我的鬼骨开始退化,双眼只见生人。直到那年我二十三岁,夜半接亲撞见鬼出殡……我叫萧河,目前在市图书馆任职。我现在虽然生活在城市,但是从小却是在农村长大。前不久,远在老家的同学李军给我打来电话,说是他从南方打工回来带回了一个姑娘准备结婚,并且告诉了我婚期。我们原来关系不错,而且也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在他婚期将至的时候我便和单位请了三天假开车

精彩章节试读:

小雨全名叫霍思雨,是我八岁那年跟他爸一起搬到我们村的,和我家只有一墙之隔。

她比我小三岁,刚来的时候十分怕生。

不敢和除她爸以外的任何人说话,无论在做什么,只要看到其他村民靠近就会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飞快跑开。

他爸是一名阴阳先生,在附近十里八村的也算小有名气,哪家有红白喜事都会请他帮忙看看。

因为没有时间照顾小雨,跟我家熟络后便总是将她放在我家中。

说起来,一年的时间里小雨倒是有大半年的时间在我家。

因为长得乖巧可爱,又很懂事,我爸妈对她也十分喜欢,我也当她像是亲妹妹一样疼爱。

平时不管去哪,都喜欢带着她。

一来二去的,便有村民开玩笑,说她名字带雨我名字带河。

雨成就了河,河离不开雨,既然我们这么有缘分等长大了倒不如让她嫁给我算了。

这毕竟是一句玩笑话,即使那时候我们还小却也没有当真。

后来,小雨和他爸搬离了我们村,我家也搬进了省城,这么些年也就断了联系。

可没想到,再次相见的时候居然是如此诡异的气氛之下,我虽然一眼便认出了她,但却根本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躲在了我的车里。

“小河哥。”见我叫起她的小名,小雨依旧是像当初那个喜欢缠着我的小女孩一样亲切的叫道。

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发现她已经出落成了一名大姑娘,褪去了小时候的稚嫩,但还是和原来一样乖巧。

“怎么回事,你怎么在我车上?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出声问她。

“是我爸让我来的,我家现在住在县城,我是在你们接亲放鞭炮的时候偷偷上的车,我爸说你今天晚上要出事。”小雨回答道。

我咽了口吐沫:“也就是说,刚才不是幻觉?”

刚说完话,已经熄火的车竟突然启动了,汽车大灯也再次亮起。

我下意识的转过头,汗毛却在一瞬间立了起来。

就见我的汽车挡风玻璃上,密密麻麻的,竟有数不清的血手印!

那手印很小,和婴儿的一般大小。

“究竟怎么回事?”我问小雨。

“我爸说这叫鬼出殡。”小雨回答。

我惊讶的看着她:“鬼也要出殡?”

小雨点点头:“嗯,但具体是怎么一回事我也不清楚,但我爸告诉我这两天你先不要回城,这是你命中本来就有的一劫,这之后还有事要发生,让我跟着你,等到他回来就会处理这件事。”

我命中的一劫,难道这件事是冲我来的?

“叔叔什么时候回来?”我问她。

“两天后。”小雨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过度的紧张之下只剩下愤怒,可看到小雨后愤怒又烟消云散。

不想继续在这里停留,也没有和小雨进行重逢后的寒暄,直接将车开回了家。

一路上,也没有看到之前那些‘人’撒下的纸钱,不过路上也再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将那些血手印冲洗掉。

我爷爷奶奶还在我们家老房子居住,她们见我去县城一趟竟然将小雨‘接’回来了,显得十分高兴。

小雨下车后便被他们拉进了屋里,反倒是撇下了我自己。

正擦着车,院子外突然跑进了一个人。

经历了之前的事情我的神经十分*感,猛的看过去发现来人居然是李军的母亲,一副慌慌张的样子跑到我身边,问我李军怎么还没有回来?

“李军没回来?”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李军先我们一步回家,我和他朋友是在将车胎补好后才出发的。

耽搁了一个小时时间,我又在路上遇到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耽搁了一些时间,李军应该早就到家了。

难道,路上他们也发生了什么?

我问李军母亲之前我们开走的几辆车有谁回来了,她说有个人回到了村子,正是和我修补轮胎的那名李军的朋友。

他回到村里已经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可路上也没看到李军,打他电话也无法接通,这时候已经开车原路返回去寻找他了。

因为之前看到那群鬼出殡,我此时还有些心有余悸,但李军到现在还没回来实在不正常,我便也想跟着出村却寻找,但就在这时,从村口的方向却突然出现了几道亮光。

那几道亮光转瞬即逝,正是我们之前接亲的几辆车。

只是奇怪的是,李军原本和新娘子坐着的那辆从婚庆公司雇来的头车不见了,李军和新娘子也坐在了他的一个朋友车上。

见他们总算是安全回来了,李军母亲也松了口气。

可就在几辆车经过我家大门的瞬间,原本一直和新娘子小声说着什么的李军,却突然转过头向我看来。

我身体一僵,因为我注意到了他脸色。

惨白惨白的,和我看到的出殡的那些小鬼一模一样!

而他在看到我望向他后,居然对我露出了一个阴恻恻的笑容。

“小河哥。”背后有人叫我。

我吓了一跳,猛的转过身发现是小雨。

“怎么了?”我问她。

她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衫,听到我的问话后将白衬衫的衣袖向上拽了一下,露出了白皙的手腕,而就在手腕上,则是一支翠玉镯子。

她显得微微有些紧张,低着头也不敢看我:“奶奶,刚才把这个给了我。”

我一怔,这镯子是我奶奶家祖上传下来的,是我奶奶带来我家的唯一嫁妆,本来说是传给孙媳妇的,可没想到奶奶竟送给了小雨。

我也知道老人家这是什么意思,也觉得有些尴尬。

“奶奶给的,你就留着吧。”我说。

说完转过头,发现晚回来的那几辆车已经开走了。

“嗯。”小雨应了一声,转身走进了屋子。

晚上的时候,我一直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满脑子都是看到鬼出殡的场景,越想越觉得害怕。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朦胧间感觉有人在叫我。

我睁开眼睛,瞅了眼奶奶故意安排和我睡在一个炕上的小雨。

她睡得很熟,没有醒来的迹象。

然后,我又一次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这次声音传来的方向来自窗外。

惊讶的转过头,就见在月光的映照下,一个人影正在窗外!

我神经本就紧张,看到这人影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僵硬的坐起身,将窗帘拽开,没想到外面站着的人竟然是和我们一起去接亲的李军的朋友,叫做王硕。

他见我醒了,连忙对我招了招手,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穿好鞋来到了屋外。

“怎么了?”这时候天刚蒙蒙亮,我和他没接触过,也不知道他来找我做什么。

“萧河,你是不是认识一名算命先生?”他直截了当的问我。

我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你现在还能联系到他么?”他紧张的问我。

我想起了屋内的小雨,点了点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想到我这么一问,王硕的面色竟在一瞬间变得十分复杂,他看着我:“萧河,我们好像惹麻烦了。”

“怎么回事?”我连忙问他。

他瞅了眼我家的房门,刻意的压低了音量:“昨天,我们比你先往村子里走,可半路上却碰到了出殡的一群人。本来国道挺宽的,可不知道怎么李军坐着的那辆车却和出殡的人群撞在了一起。当时棺材盖都撞掉了,但最诡异的是,那些出殡的人群居然没说一句话,将棺材盖合上就走了!。”

我已经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然后呢?”

“然后,我们害怕赔钱,检查了一下头车伤损程度,可那辆车在发生这么大的撞击之后竟连一点伤痕都没有。司机吓了个半死,说什么也不想继续开到村里,李军便和新娘子上了我的车。但没想到,我回来之后想要清理下车身去去晦气,可就在车下发现了一具女尸!”

“女尸?”我惊讶的看着他。

他点点头:“我本来想报警的,但李军说他结婚大喜的日子不想招来麻烦,让我等他婚礼之后再说,我便将那具穿着寿衣的女尸放进了后备箱。但没曾想,刚才我去查看的时候,那女尸居然没了!”

“没了?”

“喔喔喔……”我刚说完话,奶奶养的大公鸡便发出了一连串的啼鸣,吓得我和王硕都是一个激灵。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灵异探险
  3. 都市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