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阎王勾

更新时间:2020-03-17 09:12:31

阎王勾

阎王勾 喻不言 著

连载中 方洛,唐姬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

阎王勾主角是方洛唐姬的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灵异类佳作。我小的时候,一直有个神仙姐姐和我一起洗澡,让我魂牵梦绕……淘河鬼斗阎王勾,三斗一门龙抬头。这几门古老的长江四行沉寂百年,重现于世……

精彩章节试读:

爷爷手持竹篙,解了船缰,小船一打转,朝着江水里面驶了进去。

爷爷撑船的技术十分高超,那小船行进速度极快,而且十分平稳,只用了几分钟,我再往江岸看去,就是黑蒙蒙一片,看不清岸边了。

江水湍急,小船避着高浪,如大海之中的一页孤舟,我望着黑漆漆的江水,有种随时都可能被江水吞没的感觉。

小船正行进着,突然听到爷爷暴喝了一声:“谁?出来!”

这把我吓得一激灵,爷爷这是跟谁说话呢?

爷爷这时是在乌篷船的船艄撑船,而我则坐在船艄的篾篷里。爷爷目视的方向是船头的那个篾篷。

那篾篷有个黑布的帘子,把篾篷里面挡得严严实实。

难道那里面有人?

我吓得赶紧站了起来,紧盯着那个布帘子。

爷爷又喝问了两声,就听到那篾篷里传出怯怯的一声:“爷爷,是……是我……”

紧接着,布帘一动,从里面钻出个人来。

月光照下来,我看到那人居然是吴花花。

我和爷爷都吃了一惊,同时惊问道:“花花?你怎么在这里?”

吴花花看了我一眼,说道:“我……我担心方洛,我不想让他死,我要救他。还有……我要向方洛证明,我不是胆小鬼。”

原来吴花花是被我骂了胆小鬼之后,竟然仗着胆子偷偷上了爷爷的乌篷船。看来我们要出江的事,她早就知道了。

只是我的心情并不好,看着吴花花那张坑洼不平的脸,虽然是一片好心,但是我突然感到一阵厌烦。

我扯着脖子冲她嚷道:“谁让你来的?就凭你能救得了我吗?赶紧给我滚回去!”

我这嚷嚷的,让吴花花两眼又噙满了泪水。

爷爷也叹了口气,说道:“花花,我们出江是很危险的。我这就把你送上岸,你赶紧回家去。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那个村长爹能饶得了我啊?”

吴花花抹了一把泪,目光突然变得坚韧:“不。我不上岸,我要和方洛在一起。”

我正要继续骂她,突然从感觉到头顶黑下来了。

我仰头一看,发现在大江的上空,四面八方汇聚过来一大片黑云。那黑云很轻很薄,看着更像是似有似无等的黑雾。

只是这黑屋愈来愈浓,很快黑雾就笼罩在江水的上空,绵延出去,犹如一条黑龙,张牙舞爪,气势十足。同时江上的风也大了起来,阴风怒号,发出呜呜的怪响。

“黑云压顶。就是想上岸也不那么容易了。”爷爷嘟囔了一句,冲着我喊了一声:“罢了,娃子,你带着花花躲到篾篷里,千万别出来,快……”

我不耐烦地带着吴花花这个拖油瓶躲进了篾篷里。

我把那布帘子打开了一道缝,偷偷往外看着。

突然,我注意到在我们小船的周围的江面上,出现了无数绿幽幽的光点。

那光点密密麻麻,几乎遍布了整个江面。

这光点我似曾相识。

“不好,江皮子!”我喊了一声。在江皮子上岸的时候,那江岸上江皮子的眼睛,就是发出这种绿幽幽的光。

果然,随着那光点晃动,我依稀看到有无数颗小小的脑袋在江水里忽上忽下。

我们被江皮子给围了!

随着那黑雾的临近,江浪也大了起来。这艘乌篷小船,随着江浪,跟过山车似的,忽高忽低。在这大江大浪之中,我第一次感到人类力量的渺小。这小船是我们目前唯一可以依靠的,可这小船看着也随时都有翻船的可能。

爷爷站在船上,脚下跟生根了一样,手中的竹蒿挥动,努力保持着小船的平衡。江水打上来,爷爷的身上都**了。

我从篷里找到一条毛巾,想冲出去给爷爷擦擦。可是吴花花死死地抓着我,说道:“你不准动,爷爷说不让我们出去。”

“你……你给我放开。”我几次把她的手拿掉,可她又迅速抓了上来。我被她弄的一点脾气都没有,无可奈何只好任由她抓着,继续躲在篾篷里。

小船晃动太过剧烈,我就有些晕船了,感觉胃里跟翻江倒海似的,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闭着眼睛,躺在篾篷里,就听到外面爷爷的呼喝声交织在风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船终于平稳了一些。我打起精神,睁开眼睛挑开帘子一看,发现小船依旧是在大江上,黑云依旧压在上空。

只不过江浪小了许多,爷爷坐在船头,叼着烟袋,喘着粗气。

我赶紧跑出去,问道:“爷,你没事吧?”

爷爷那沧桑的脸上,露出一丝惨笑,说道:“没事。这对咱们的第一道考验,算是过了。”

原来刚刚经历的,竟然是对我们的考验。我也没追问是谁在考验我们,我只想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考验?

爷爷现在也不撑篙,任由那小船顺着江水漂流。

爷爷在船头立了一盏风灯,那风灯虽然不算很亮,但发出的光晕却让我感觉很温暖。

我突然想到我在风浪渐起的时候看到的江皮子,便问爷爷:“爷,刚才我好像看到江皮子了,就在我们船周围。”

爷爷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烟,苦笑着说道:“不光是刚才,它们一直也没走啊。”

我一愣,忙看向小船的四周。

果然,在那风灯的照明下,我看到在江水下面,江皮子如游鱼一般来回穿梭,只不过它们没再露出脑袋来。

吴花花也钻出来,问道:“它们……它们为什么要跟着我们,是不是还想要方洛去抵命?”

爷爷摇摇头:“我们出江,是得到了江龙王的允许,它们不会在江里对我们怎么样的。”

“江龙王?这世上还真的有龙王?”我一愣,我知道在老村的村口,是立着一座龙王庙的。人们世代对龙王尊崇有加,时不时要进行一番祭祀,祈求风调雨顺。不过长江还是时常发生水患和水灾,所以我对这个龙王爷一直是持怀疑态度的,我和二东他们也经常去那龙王庙里玩,甚至会登上龙王爷的神座去。我从来没觉得龙王爷是个什么厉害的角色。

“只要心中有神,神就会庇佑你。”对于我的问话,爷爷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把手里的烟袋锅在船帮上磕了磕,收了起来。

“爷爷,咱们这是往哪飘啊,不是要给方洛找媳妇吗?”吴花花问道。

爷爷拿起竹蒿,立在船头看着前方:“前面就是了,咱们就去那。”

我往四周看了看,发现四周一片漆黑,只能听到江水湍急的水流声,看不到任何的景物。

我疑问道:“爷,这里根本什么都看不到。你怎么辨别方向的?”

爷爷冷笑了一声:“爷爷在江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这点道行都没有还敢带你们出江?”

爷爷的一句话,充满了豪气。加上他手持竹蒿立在船头的形象,让我感觉爷爷如同一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大将军一样。

有爷爷在,的确让我也心生豪气。

我看向爷爷所指的方向,发现那个方向的黑雾压得很低。黑雾萦萦绕绕,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黑雾低垂,如同一道黑幕,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爷爷用竹蒿控制着方向,小船一转,朝着黑乎乎的江面窜了过去。

小船带着船头的风灯,如利剑般,唰地,刺透了那道黑幕。

穿过黑幕之后,我先是感觉这边的温度似乎低了不少,我连续打了几个冷战。同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水腥味,这味道里面夹杂着一股腐臭味,很冲鼻子。我本来就有些晕船,被这味道一冲,实在忍不住哇地一口吐了出来。

吴花花在我后面使劲捶打着我的后背,我吐得七荤八素的,把她往旁边一推:“边去,别捣乱。”

吴花花委屈地撅着嘴,瞪着我。

我也没空理她,因为我注意到,到了这边,似乎船上的那盏风灯的灯光都暗了下来。好像这边的气场很不寻常。

爷爷手持竹蒿,立在船头,冲着我们喝了一句:“你俩别闹了,到了十八道鬼眼了。”

我和吴花花一听,吓得立马都没了动静。

因为我们都听说过滔滔长江之上,关于十八道鬼眼的说法。

相传在大禹治水的时候,他治理的是黄河。但同时长江水患频出,灾乱不断。于是大禹派助手伯益前去勘探,据说伯益原是天上神鸟燕子传下的后代,他懂得鸟兽们的语言。他还是挖陷阱和打水井的发明者。他到了长江,适逢长江水暴涨,两岸居民民不聊生。

于是伯益用大禹的定海神针在长江水下打了十八眼井,长江水倒灌进去,消除了水患。但是这十八眼井就留了下来,形成了长江上的十八道漩涡,又被称为十八道鬼眼。

人们都说这十八道鬼眼通幽冥,十八道鬼眼各通着十八层地狱。

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日本鬼子和当地的一个民兵连遭遇了。民兵们武器装备很落后,人数又少,被日本鬼子围追到了长江边上。民兵们宁死不降,打完了最后的子弹,集体跳入大江。

而后在日本鬼子乘船横渡长江的时候,到了十八道鬼眼这里,那里莫名其妙地起了风浪,全船的日本兵尽数被卷入到十八道鬼眼之中,无一生还。当时的老百姓说,听到江里传出了枪声,那枪声不是日本人的三八大盖,而是民兵的土枪。那枪声一直持续了小半天才停。

后来人们在下游发现了大量染了血的日本兵的军服,但是日本兵的尸首一具都没有找到。从此这里怪事不断,还有人在夜里打渔出江的时候,能听到鬼眼这边鬼哭的声音。所以即便是江上讨生活的人,对于这里都谈之色变,出江的时候也要尽可能地避开这里。

人们都说这十八道鬼眼,无论是人是尸,只进不出。到了这里,就到了阴曹地府了。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