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非常案件调查手记

更新时间:2020-01-12 05:48:00

非常案件调查手记

非常案件调查手记 萤火时光 著

已完结 燕北回,叶子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热血爽文

非常案件调查手记主角燕北回叶子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故事内容写的很是精彩,人物描述的细腻到位。未知案件调查手记讲述了主人公燕北回从警生涯中所经历的奇闻异事。本文开篇讲述了燕北回高中时代鬼打墙的恐怖经历,自此燕北回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人生道路,全文有数个奇异案例组成。夜来了,黑暗的深处,有双眼睛看着你……

精彩章节试读:

“叮铃、叮铃”不知打哪传来了一声又一声的铃声,声音极其清越悠远,在空旷的大草甸子上不断的回响着,让你分不出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唐朝侧着耳朵细听,我乘机系上外衣的扣子。我知道%.口上的东西又作怪了。这是个秘密,一个说了也没人相信的秘密。自从五年前夜归遇鬼,我醒来后,%.口就多了这么个东西。伟大英明的十太爷也没能看出个究竟。不疼不痒,也没啥挂碍。但是一向希望我学习术法的十太爷在看过此物之后,却不肯再教我了,想来或许跟这东西有关。这东西看着就像是块胎记,我觉得却像是和松本死胖子赌博时当做筹码的那块玉佩,或者根本就是那块玉,明明我已经摔碎的玉佩怎么会弄到我的%.口上,我就不太清楚了。一直和我和平相处的东西今晚开始做怪了,先是发热,一股股热流涌出来,流向全身各处。接着居然发光,还让唐朝看到了,这是要把我弄去切片的前奏啊!

“燕子你看”唐朝指着前方,我瞪大眼睛。远远的有一个黑点,向我们走过来了。叮铃的声音正是从那黑点处传来的。看了两眼,我和唐朝相顾骇然。那黑点来的太快了,眼睛一眨就近了一程,感觉就像是空间跳跃。也就几息的功夫,黑点就近了,也看得清楚了。却是个灰袍布履的和尚,手里摇着一个铃铛。再走近点,来人已经上了年纪了,但是气色却是极好。我和唐朝对视一下,谁也没敢乱动。灰袍和尚曼声吟道“八月十二月光明,阎王有令把军行。黄泉南来北边去,捎带两个瞎眼丁。”灰袍和尚走近汽车,瞧了瞧我们俩。又开口说道“有道是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年纪轻轻的可惜了!”迈步就走了过去,唐朝是手脚麻利的下了车,我也迅速的跟了下去。

“大、大师留步”唐朝的舌头都不利索了,还要拽文,这是被忽悠的找不着北了。我摇了摇头,忽然又想到,这厮又要扮猪吃老虎了。也罢看看哪位大师的道行高吧!和尚回过头说:“小子你叫错了,眼力不济没啥关系,脑袋也不好使就麻烦了你用哪想的,竟然说我是和尚,和尚有摇三清铃的吗?”唐朝咋吧着小眼睛说:“抱歉啊!道长哦不仙师。”“又错,脚后跟告诉的你我是老道吗?你见过老道剃光头的吗?”唐朝最爱用王八拳呼啦,三转两抡就把人带沟里了。这回遇到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好悬没憋差了气。“那,那你老是?”“我老人家呀!闲游三山看五月,醉中逍遥酒中仙。”“那您老到底是?”“个熊孩子,就爱究根问底的憨货。老朽我爱喝酒,人称逍遥赛神仙的姚酒仙是也。你叫我姚爷就行。”我忍不住腹黑两句:“难不成高人出场都要这副德行,还没咋地呢!凭空就多了个祖宗。”“姚哦姚神仙您老似乎有啥见教?”“嘘,仔细听。”

“嗷嗷嗷,嗷嗷。”沼泽的深处传来了一阵像是牛吼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响。姚神仙一摆手:“来不及了,车上再说。”姚神仙速度飞快的上了车,我俩也不敢怠慢,先后快速上了车。“你们俩不知死活的熊孩子,半夜三更就敢呆在这地方,嫌弃自己命太长了,想找死也不是这个死法呀!”姚神仙上车就开始说,吧啦吧啦说了一通,就一个意思。这里很危险,现在逃又没时间了,赶紧诚心诚意的求求我。当然了,不能白帮你们,还是要有偿服务地。“那什么,老神仙,我们哥俩就是奔着传说来的,你想啊?这阴兵过路多神奇呀!那要是拍下来,得有老鼻子点击率了,我们哥俩可就一夜成名了,啊,哈哈。”唐朝开始忽悠。“哎,无可救药,无可救药。”

我一笑,看着俩人说:“行了,唐朝,都不是外人,燕北回见过姚师兄。”姚神仙明显没回过味,咔吧了几下眼睛。“小燕,燕师弟吗?”“是啊!几年未见姚师兄还是风采依旧啊!”姚师兄脸上露出几分不自然来:“啊!那个,燕师弟,太师爷还好吧?”“很好,前些日子出去会友了,嗯,唐朝你带的烧鸡呢.?姚师兄最爱这一口。”“别地,小师弟,今天这个事是师兄做的不地道,你就别臊我了。”“姚师兄,这算个啥,都不容易,你虽然初次见我,我可是早就知道你了,太爷可是十分的欣赏你,我也是仰慕已久矣!”“惭愧,惭愧”姚师兄脸色泛红。“燕子这就是你说的那位大师兄?”唐朝终于逮着机会说话了“是的”

姚三山姚师兄是我十太爷当年唯一的徒弟杨柳的徒孙,不是学习道术的那种传授。杨柳只是跟我十太爷学过几天拳脚,岁数比我十太爷还大呢!后来杨柳的儿子杨木也教过几天姚三山。前些年杨木和姚三山来拜见十太爷,十太爷可没拿他们当徒子徒孙看待,只是当成老朋友的后辈。他们走时,我远远地见过一次。十太爷曾说过,这个姚三山人不错,别看长得不咋地,锦口绣心。为人很有些侠义之气,不然我也就不认这个师兄了。我不想谴责他为啥如此,正想说点别的。

“坏了”姚三山一拍**。“说来就来啊!”“啥来了大师兄”唐朝顺嘴乱叫。“臭小子,你是八戒吗?别乱叫,啥来了,鬼来了。”“啥”我们一起向外看去,雪白的雾不知何时涌到了路边。雾中隐隐有金鼓之声传来,还有铿锵有力的脚步声。“糟了,来不及准备了,下一次还不知要等到啥时候呢”姚师兄叨咕着,我听着这是要干点啥的意思。还没来得及问。姚师兄已跳下车,挥手拍去,在汽车四面拍上了八道黄符。一转身又钻进车里。“姚师兄你这是干嘛?”“干嘛?保命呗!你可别说太师爷没教给你,有啥手段麻利的使出来,我可是心里没底。”

我苦笑了一声“姚师兄,你还真说对了,我太爷半点也没教我。要是心里没底,你赶紧跑吧?”“说啥呢?你师兄是那样人嘛!我要跑了,以后还有脸见太师爷吗?”“别介啊!姚师兄生死关头,能走一个是一个。凭着您那手缩地成寸,还是有机会的。”姚师兄苦笑了一声:“燕师弟,我信了,太师爷是真没教你。我那是把戏,障眼法。”“那您还要来搞事。”“我也是赶鸭子上架,实在没办法了。”我一笑,这个老师兄还真可爱。“两位大师兄,消停点吧!好像是来了。”

这时候了,谁也也没心思理会他胡说八道。只见白雾里黑影瞳瞳越走越近,金鼓之声大作。两个全身甲胄,头生双角的武将率先踏上了公路,镶铁的靴子踩在路面上,铿锵闷响。如果不是他们眼里冒着幽蓝的鬼火,说是拍戏我绝对相信,太真实了。完全不是想象中的鬼影飘忽。这两个手按腰刀的武将应该是带队的军官,在他们之后,四人一列执戟擎抢的兵士排着整齐的队伍走上了路面。这样的队伍有三组,最近的距我们,只有十来米。队伍穿过路面,走向路北的沼泽,随着雾的延伸,阴兵的队伍也不断向前。我历史学的不好,看不出这是哪个朝代的装备,但是看着整齐的队列庄严的军姿,也知道这是一支强大的军队,无论是在他们生前还是死后。阴兵的队伍散发的可不仅仅是是杀气,更瘆人的是他们身上那来自九幽的阴寒冰冷的死亡气息,随时随刻的掠夺着周遭的各种物体的生机。他们所到之处,青草树木立刻枯萎,小动物在十长之外就被冻僵死去,似乎连灵魂都被带走了。

姚师兄的黄符有些作用,阴兵们没有发现我们。也可能是不想理会我们,我们仨坐在车里大气都不敢冒,最贫的唐朝也闭紧了嘴巴。就是这样,我们依旧觉得是幽冥入了体,骨子里都是寒冷,我们打着哆嗦,正眼都不敢和阴兵们对视,生怕下一刻他们就扑过来了。阴兵们分分钟就能把我们搞定,手枪可打不死鬼。足足有一刻钟,阴兵才过完,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再看他俩也是一样。“那个?”我敢要说话。“嘘又来了。”姚师兄做了个闭嘴的手势。

果然路南的白雾里出现了更多的黑影,这些黑影走的可就没啥规矩了,一堆一块的,走得近了。才发现这根本不是阴兵,应该是平民死鬼。这些平民死鬼乱糟糟的走着,穿什么服饰的都有。我能认出来就有,清朝的旗袍马褂,民国的学生装,中山装,还有建国后的各中服装。更可怕的是,他们保持着临死时的状态。砍头的,撞死的,吊死的,枪打死的,最可怕的是跳楼摔死的,那就是一个大肉片子,走起路来整个一招贴画。唐朝指着鬼群里的一个老太太说:“那不是那个谁吗?”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