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剑与蔷薇

更新时间:2020-09-03 00:23:32

剑与蔷薇

剑与蔷薇 子隐 著

已完结 忒瑞斯,蔷薇 玄幻修仙历史题材热血爽文

《剑与蔷薇》主角忒瑞斯蔷薇小说,是子隐著作的一本优质作品,文章故事内容新颖,剧情写的很是精彩。你听说过沾血的蔷薇吗?不,你没有。你只看见那位站在荣耀巅峰被她的子民无限敬仰、让她的敌人闻风而逃的蔷薇女王,却看不见那荣耀的背后藏有多少艰辛。你不可能知道,她那面如血般鲜艳的旗帜上,写下了多少荡气回肠的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晌午。

  这是北安王遇刺事件之后的第二次议会。

  “听说了吗?蛮王已经带着两万军队,驻扎在北门外了。”鹰勾眼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对旁边人说。在这样的时候,蛮王突然来这一手,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底比斯城里,就算是驻扎着主力的中军大营,也不足以与这支常年征战的蛮族大军抗衡;而中军大营,亦牢牢掌握在忒瑞斯公爵的手里。

  毫无疑问,外面传言的政变,将不再可能出现。

  不过,可能出现的,将变成两支军队的厮杀,也许,那将决定王国最后的拥有者。这对没有军权的莱恩党派来说,无疑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哼!北方的蛮子,也来觊觎王位了吗?”另一个议政大臣没有刻意压低声音,看起来,他是个民族主义者,对蛮人是有成见的。

  这让旁边的胡子军官不满地哼了一声。

  周围人的议论,并没有让莱恩公爵有所动容。他的目光始终放在离他几米远的忒瑞斯身上,甚至还留意了那个常年空缺的席位。蛮王纳瑞斯塔,从来没有在这座议会大厅中出现过,但谁也不敢否认,他依然拥有很高的话语权。

  ……不管从律法上,还是实力上。

  忒瑞斯公爵一直端坐着,周围此起彼伏的议论也如数落入她的耳中。有拥护她的,也有反对她的,但都没有让她的表情产生一丝波动。

  直到侍官敲响了铜铃,她才站起来。

  “很不幸地告诉众位,北安王,已经陨落。”忒瑞斯宣布了这个消息。

  “哗!”

  大厅内一片哗然。有人难以置信,有人心生悲怆,而也有人早在预料之中。一时间,无数的私下议论,就变成了满场的喧闹,过了很久才逐一沉寂下来。这在从前北安王宽松的政治下时常出现,但这一次,气氛截然不同。

  忒瑞斯没有管这些。

  等再没有人议论的时候,她才继续说:“从明天起,王宫侍官将按照王国最高规格举行葬礼仪式,请诸位同僚做相关准备。另外,各城各邦的使臣将陆续到达,由莱恩公爵依照国礼进行接待。国丧期间,底比斯治安及防务由中军大营协同近卫军维持,王城中枢机构及地方官员不得调动。此,为最高政令。”

  席间,一片寂静。

  忒瑞斯真正的官职是首席执政官,尽管自从代替北安王兼掌王国军团后就只是挂名了,但她在议会上的发言,依然是王国的最高政令。不过,宣读完政令后,大厅里依然没有一个人说话,因为,忒瑞斯的话,显然没有说完。

  在众人的注视中,忒瑞斯拿起第二份文件。

  “国丧结束后,将举行蔷薇女王的继任仪式。”

  “……”

  仍然鸦雀无声。

  按内容来说,第一份文件属于北安王,是为北安王服务的最后一条政令,那么整个王国都不会有人产生异议;而第二份文件,则属于所谓的蔷薇女王,它虽然的确印着王国的金色翡翠徽记,但能不能被人承认,还是一个未知数。

  当然,短时间内不会有人产生异议。

  关键就在于,这个短时间,到底有多短。

  “忒瑞斯公爵。”果然,短暂的沉默后,莱恩公爵饶有意味地看着忒瑞斯,第一个开了口,并且当众质疑,“这两份文件,拿反了吧?”

  忒瑞斯也注视向莱恩。

  莱恩问道:“难道不是应该先立新王,后举国丧?”

  忒瑞斯冷目一横,莱恩也毫不示弱,两个人迅速争锋相对起来。

  “莱恩公爵,您这么问,有什么凭据吗?”忒瑞斯还没回答,是她身后的一个内臣先站起来,“我王国新立,还不满十年,在这个问题上的确没有进行过提案。但是,先王身负阳炎与忒瑞斯两族血统,在两族的历史与传统中,均以国丧为重,先举国丧,后立新王。难道,您认为忒瑞斯公爵的决策不妥?”

  莱恩依然看着忒瑞斯。

  也是他身后的大臣开的口,似乎,这场议会变成了两个党派的斗争。“内史官阁下说的没错。可我王国情况不同,如果国丧期间,某些人心怀不轨发动了政变,怎么办?国不能一日无主,如果拖下去,谁将为王,就不好说了。”

  “你最好把话挑明了!”忒瑞斯身后的一个军官站起来。看起来,和这些舞文弄墨的文官不同,他没有那么好的口才,而且脾气也没有那么好。

  忒瑞斯扬了扬手,让他坐下。

  那个大臣意味不明地瞥了忒瑞斯一眼。然后,鹰勾眼随着站起来,语气古怪地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第二次流域战争时,忒瑞斯一族曾遭阳炎族迫害,先王就是那个时候诞生的。而到了第三次流域战争,先王又带领部分族人脱离忒瑞斯,缔造了今天的王国。这所谓的依照传统,是不是有点牵强了?”

  “你是在亵渎先王吗?”鹰勾眼话才说完,忒瑞斯终于忍不住怒目一视,如果是在外面的话,肯定已经有无数刀剑架在鹰勾眼的脖子上了。

  “放肆!”莱恩回头骂了一声。

  鹰勾眼乖乖坐下,再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哐!”

  就在这时,议会大厅紧闭的大门被有些粗暴地推开,纳瑞斯塔带着他的剑阔步走了进来。两派的争吵突然停止,所有人都看向这个陌生的男人。

  但那剑上的宝石可不陌生。

  蛮王带着这样的剑,表明的是,律法将允许他有权力在这议会大厅里削下任何人的脑袋,尽管他需要一个名义,但拿着剑的人是可以有任何名义的。

  更何况,这是一个蛮人。

  很快,大厅里的无数人,气都不敢喘。

  “我,蛮族之王·纳瑞斯塔,在此宣誓效忠于蔷薇女王。”

  蛮王只说了这一句,然后带着他随行的两个士兵,转身又出了门。

  众人随即松口气。

  只是,这样的宣誓,无疑表明了,蔷薇女王的继位成为定局。不管忒瑞斯还是莱恩,都不再计划得出任何变故。因为,城外驻扎着两万蛮族士兵。

  忒瑞斯缓缓闭上眼睛,一口气,也从她的口中舒缓出来。

  ……

  北安王陨落的消息,如这场初秋的季风,迅速席卷冰河流域。

  以北安王生前的名望,这几乎可以说是近几年来最令人震惊和悲痛的重大事件。从底比斯防务官解除了城门的禁令开始,无数外邦使团有序入城,然后又有源源不断的车马远道而来。短短两天,整个流域上的势力代表,已经齐聚在底比斯,犹记得上一次类似的情况,还是很久以前太阳王建立联盟的时候。

  虽然艳阳高照,但整座底比斯城都笼罩在压抑的气氛中。按照议会临时制定的规格,城中每一座建筑都披上缟素,街上也鲜见其余的光彩。

  只有黑与白。

  还有,那象征太阳的红色的紫罗花。

  依据阳炎族传统,北安王将会与他的亲人们相处最后七天,然后进行火葬,最后再将灵柩埋入王陵之中。礼官们商议的结果是,在进行火葬前,举行北安王的遗体送别仪式,这是额外的内容,但参照了十几年前太阳王的葬礼。

  ……没办法,王国稚嫩到连国丧的内容都还没有来得及制定。

  所以在这七天内,各邦使团无法吊唁北安王。

  这是第三天。

  王宫一如既往的戒备森严。这或许源于忒瑞斯公爵的谨慎,底比斯此时压抑的气氛,一定程度就是因为她设立的军事管制。当然,这是正确的,忒瑞斯不能保证,那伙刺杀了北安王的刺客,不会再一次对下一任的王产生预谋。

  莱恩和他的兄弟披着素衣,在士兵的许可下踏入王宫。

  作为王国的三大首脑之一,莱恩有权力在那些使者之前祭奠北安王。和忒瑞斯以及纳瑞斯塔一样,他一个人立在王的灵柩前,静默着。

  不可否认的是,莱恩对眼前这位已故的君王,是尊敬还有崇拜的。

  很久,也是一口气舒出来。

  莱恩缓缓睁开眼,这时,灵柩前跪立的蔷薇公主对他鞠了一个躬。

  “公主殿下节哀。”

  莱恩缓缓说道。眼前这位娇弱的女孩,让他产生一些怜悯,他最小的女儿和蔷薇是一样的年纪,作为父亲的他,很难想象蔷薇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蔷薇回了礼,但没有说话。

  或许她没有力气说了,就连最早时候的低声啜泣也听不到。

  “臣下代表我瓦瑞安及加德拉平原三十二族,宣誓效忠于您,女王陛下。”莱恩继续说,低下了他的头颅。他注视着蔷薇,眼睛里还有更深邃的东西。实际上,在蛮王的宣誓之后,他这样紧随而至的宣誓是必要的。莱恩党派手里握着极高的政治权力,但可惜没有军权,他不得不忌惮驻扎在城外的两万蛮兵。

  蔷薇再回了一个礼,依然没有说话。

  从忒瑞斯、到蛮王、再到莱恩,没有一个不让她感到压力巨大,她的年纪太小了,小到甚至还不及王国一些贵族官员的子嗣。就好像,天边垂着的那几朵乌云,在乌云下,蔷薇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影子,什么也看不到。

  “公爵大人,索图中尉在哪儿?”

  很久,正当莱恩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蔷薇忽然开口了。

  她并没有以女王自居,在正式即位之前,她只是公主,没有任何职权的王的女儿。甚至她预见到,即使在即位以后,她也仍然在那一片片乌云之下。

  莱恩转回身,眉毛皱了皱。

  “已经被忒瑞斯公爵扣押。索图擅离职守,罪有余辜。”

  “不。”蔷薇摇了摇头,“索图中尉没有擅离职守,父王遇刺,也是无法预料的。而且,防务署越权扣押不合律法。我记得,索图是您的外甥吧?”

  “……”

  莱恩点头。他并不知道蔷薇什么意思。

  “我会找忒瑞斯公爵,请求她释放索图。”

  蔷薇说完这一句后,没有往下说。

  莱恩有些迷糊。如果对他说这些话的,是一个议会大臣,那他也许会对这些话产生无数种揣测,可是,从蔷薇的口中说出来,他就有点不明所以了。众所周知,忒瑞斯是在王国建立之前就跟随北安王的忠实部下,又是如今王国的最高行政官,她于情于理都会扣押甚至处死索图,即便莱恩自己都不敢怎么抗议。

  可是,蔷薇为什么要忒瑞斯释放索图呢?

  莱恩想不明白。

  ……或许,是在示好?

  莱恩再一次注视着蔷薇,仿佛在试探,说:“对了,公主殿下,蛮王带着两万大军驻扎在城北,值此国丧期间,是否应该让其回归驻地,稳定边防?”

  蔷薇缓缓抬头,并目不斜视。

  “蛮王与父王情同手足,他的部下们也十分敬仰父王,如我王国的所有子民一样。”蔷薇淡淡地说道,语气很轻,但无形中似乎给人很大的压力,“我想,他们也是来到底比斯为父王吊唁的,那么,就让他们驻扎在城外吧。”

  莱恩点头。

  很意外,蔷薇拒绝了他。

  这一次,莱恩鞠了一个躬,缓缓退出王殿。

  莱恩的表情有些奇怪,一对浓密的眉毛,时而两边皱起,时而各自扭曲,最后踏出了王殿时,他的脚步顿时变得仓促起来,眉宇间多了几分凝重。

  这让后面的鹰勾眼差点追不上。

  “怎么了?”鹰勾眼问。

  莱恩暂时停下脚步,回过头,带有十足的警告。

  “我告诉你,你心里藏着的所有心思,最好给我全部收起来!”

  

猜你喜欢

  1. 玄幻修仙
  2. 历史题材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