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 > 魔后无双

更新时间:2020-02-10 23:49:06

魔后无双

魔后无双 死亡花语 著

已完结 御殊,慕清娆 优质言情复仇小说古代言情

《魔后无双》主角是御殊慕清娆,由网络大神死亡花语著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缙国平阳侯府四房幺女慕清娆,因父母身份卑微,自小受尽欺凌。父亲离世,她背上克亲之名,母亲病重,她忍辱负重为保全母亲康健。母亲离世,她了无牵挂,韬光养晦,厚积薄发!闯魔镜,入苍虞,斩灵魔,惹妒火!

精彩章节试读:

随着云清的话音,其他六个道人也跟着脸色一变。

那画面如同一面破碎的镜子,一片一片都分割这小的画面,而这面镜子破碎后,竟是一片漫天业火的场景。慕清娆跪在这片业火之中,似乎是陷入了无尽的沉痛之中,嘶喊声不绝于耳,居然令整个噬灵魔都跟着颤抖起来,而原先捆绑住噬灵魔的荧光结界,也忽然出现了异样!

“道、道长……这是为何!?”不知是不是因为魔灵搞的鬼,慕清娆的嘶喊声令在坐的人有心而发的生出了一种心痛,刺痛的耳朵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皇帝捂着耳朵,大声责问!

云清早已经顾不上皇帝的问责,大喝一声:“布阵!”

七位道人迅速围住了那团乌黑的浊气,合力加注了一道封印在荧光封印之上!

云清打了一道符在空中的镜面之上,一边勉力压制着噬灵魔,一边与镜中的慕清娆对话:“慕姑娘!你快些出来!”

慕天远看了一眼云清,也对着慕清娆喊话:“阿娆!你听见我说话没有!你快出来!快出来!”

漫天业火下,慕清娆犹如一句没有灵魂的木偶跪在那里,空洞的双眼缓缓抬起,那眼中的红,有血丝,也有火光……

云清的话传到了噬灵魔造出的空间中,慕清娆的目光微微一动,似乎是有了反应。

云清面露喜色:“慕姑娘!你听到我的话没有!?你快些出来,否则噬灵魔会将你所有的悔意造成的心魔吞噬,届时它冲破结界,大家都会有危险!”

云清的话一出,场面一阵混乱,许氏在下面喊:“远儿!远儿你回来!”

慕映蓉也站了起来:“大哥!你不要管她了!”

皇帝也吓坏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月见云清不回,代替回了话:“皇上,这位姑娘的悔意太重,毫不夸大地说,它的力量比方才那位副将的心魔还要超出十倍之多,这样的心魔若是被噬灵魔吞噬,后果不堪设想……”

皇帝大惊:“可有解决之法!?”

云月吃力的操控着结界,答:“方法有二!其一,就是让这位姑娘快些从打开的缺口出来,我七人重新封印噬灵魔……其二……”

“云月!”云清忽然呵斥一声,似乎是要阻止云月说下去。

皇帝又如何看不出来,他脸色一变:“还不速速道来!”

云月看一眼云清:“师兄,现在不是顾全个人安危的时候!要是让它跑出来,这里所有人都会没命!”是以,她再也不顾云清的阻止,大声道:“唯有将此景完全封锁,在噬灵魔吞噬掉慕姑娘之前,迅速交给师尊,让师尊加注结界力量!”

慕天远脸色一僵:“那阿娆……”

云月也不再说话……

慕清娆,自然是只有死路一条……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武阳侯府,意思是希望武阳侯府能舍弃这个孙女,保全大家!

皇帝也忍不住施压:“爱卿!如今你这个孙女早已经失去神智,方才你也看见了,众人的喊话她根本毫无反应!若是要等着她清醒,只怕我们所有人都有危险!”

武阳候沉默着看了看镜中的慕清娆,一旁的侯夫人却是发话了:“侯爷,清娆在侯府多年,我这个做祖母的从未亏待过她,她要给她的娘续命,侯府的药材也都任她拿取,如今能舍清娆一人救大家,也是她的造化!且若非她执意要进入魔镜,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武阳侯府的小孙女不止慕清娆一个,慕映蓉也是,还是更得宠的那一个,她站了出来,大声道:“祖父,祖母说的有理!她咎由自取,难道要叫我们所有人都陪葬吗!?”

慕天远猛地望过来,眼中有不赞同:“祖父!清娆只是一时陷入困境,我们怎能其他于不顾!”

慕成德冷着脸看着自己的儿子:“远儿!你快些过来!不要站在那里!”

武阳候的目光黯了黯,然后,他缓缓望向云清:“道长,还请道长速速封印结界,莫让那魔物冲出来伤到更多人!”

云清目光一动:“可是……”

云月:“师兄!来不及了!舍这一人,可以救更多人!”

说话间,那浊气涌动一番,原本施法打开的一道门也越发的浑浊,似乎是在壮大!

而幻景中,慕清娆缓缓抬起头,目光逐渐变得清明,身体似乎也开始渐渐地感受到了业火的灼伤之痛,双手环住自己,环视着周围的业火,脸上有痛苦之色,却并不惊慌。

云月目光一狠,忽然擅自催动法术,将自己这一部分的结界加重了!而拿到浑浊的门渐渐变得看不清,似乎是要封印起来!

云月:“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她催动了自己的心魔,还间接助了噬灵魔。若是这东西挣脱出来伤了更多人,回了苍虞你们负责向师尊解释吗!?”

武阳候拱手一拜:“道长,不要再管清娆,赶紧封住这魔物吧!”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是否该舍弃慕清娆上,却没有人发现那幻景中的人渐渐清明的目光和一张越发苍白的脸。

顶着众人的压力,云清终是望向幻景中的人,沉声说了一句:“慕姑娘,对不起……”

手中伽印变换,法术带着强大的结界逼近浑浊的浊气。渐渐强化的结界眼看着就要将所有的浊气捆绑,也要将那一道门摧毁!

慕天远双目圆整:“阿娆!”

电光火石间,一道紫色的灵光自九霄之上直冲而下,笼罩住了那团被困住的浊气,同一时间,七个道人目光一变,仿佛是发现了什么。

在紫色灵光的笼罩下,黑色的浊气在一瞬间变得狰狞强大,只听得一声轰鸣,那原本控制着浊气的结界犹如一只只破碎掉的镯子,碎片四散,撞击在那紫色的光壁上,化作盈盈点点!

四散的浊气仿佛发了狂的猛兽,开始四处冲撞,而然却并没有能逃出紫色光罩的束缚,而那团浊气环绕的中心,隐隐能看到一个少女的影子……

紫衣男子出现的那一刻,七人终于确定来人是谁,齐齐跪下参拜:“徒儿参见苍缪圣尊!”

忽然出现的年轻男子被七个自从入了缙国后就奉为上宾的仙道参拜,一旁的人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紫衣男子仙气凛然,凭空出现,稳稳落于擂台之上,却是看也不看那七人,而是负手望向浊气中那个影子。

苍虞之中,有五位师尊,为首的,便是这位苍虞圣尊,苍缪。

8.

七人出山以前,只有两位仙尊主持门中事物,圣尊常年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们也不常见,可怎么也没想到,苍缪会出现在这里!

紫色的光罩中,浊气越发的壮大,但是同一时间,那个被困住的少女也渐渐地苏醒,她的脸色苍白,神色痛苦。

其实不只是七个徒弟,在场的所有人都对着突如其来的场面感到惊讶。

苍虞能拿出噬灵魔来作为甄选的标准,必然不会草菅人命。可是慕清娆催动的噬灵魔的力量是他们完全没办法想象的,也是他们想不出原因的!

云清心中有愧,上前一步:“圣尊,请救救这位姑娘!”

苍缪抬手,示意他先静一静。云清会意,与苍缪一同望向了浊气之中的少女。

有苍缪在,七个弟子根本就不必担心着小小的噬灵魔。魔修魔性,靠的是吸取心魔来壮大,虽然苍缪身为苍虞圣尊,多少年都难得见一见人影,但他们也都确信,身为圣尊,必不会见死不救,此番圣尊只是负手观望,他们亦不免望向那浊气缭绕的方向。

浊气中的少女大半个身子几乎都被吞没,一张惨白的几乎没有血色。

然而就在这时候,苍缪忽然一蹙眉,认真看了看那张脸。

她是清醒的。

微垂着眼,秀眉紧蹙。

苍缪的目光微不可察的变了变。

让几个弟子带着噬灵魔而来,作为师尊自然不会放手让他们去,可是从穿云镜中看到一个少女仅仅凭心中的悔恨便可以催动噬灵魔,让其在短时间之内有了这么可怕的功力,这无疑是让人惊叹而又意外的。

且被噬灵魔窃取到了自己心魔之后,竟然能在浊气中自行清醒过来,仅仅肉身困于浊气之中,这……又是一个意外。

浊气和紫色的光芒开始相互纠缠,远远看去倒像是双生菩提一般缠绵环绕,可是七个弟子都能看出,那浊气在紫色的仙气控制下,已经渐渐弱了下来。

噬灵魔被紫气灼伤,自然要再去获取新一轮的力量,苍缪的目光立马转向了空中一片虚无之境,轻挥袖袍,只见一片紫色的盈盈点点,空中竟又重新恢复了幻景中的画面!

浊气是噬灵魔的本体,他无法直接伤害慕清娆,便只能重塑幻境将她心中的情绪更多的**出来,从中获取力量!

幻景中的无边业火瞬间消退,变成了武阳侯府中的景色。

慕清娆呆呆的站在空无一人的后院,听着从前院传来的热闹声。

忽的,依旧是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抱着个什么从侯府一个偏僻的小院子走了出来。那是慕清娆的幻影。她局促的看着周围,发现没有什么人的时候,才松懈了一口气。

可就在她鼓足勇气要往前院走的时候,另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女叫住了她。

那个少女,赫然是慕映蓉的幻影。

她走到慕清娆面前,轻蔑的看着她怀中的东西:“你藏的什么!?”

慕清娆的幻影蹙了蹙眉,将手里的包袱往后收了收:“没什么。”

“没什么?”慕映蓉挑眉一笑:“今日是大哥的生辰,让我猜一猜,这个,可是送给大哥的礼物?”

慕清娆的幻影怔了怔,望向慕映蓉:“你又想干什么?”

慕映蓉嗤笑一声,望向一旁,伸手理了理自己的长发:“阿娆,你是不是觉得我总是针对你?可你也不想一想,我为什么针对你!?你这副模样,我与你站在一起,旁人只会笑话我们武阳侯府有失体面,你父母的身份地位是你不能改变的,可你怎的就不晓得讨一讨祖父祖母的喜欢呢?你总是冷着个脸,谁看了不讨厌!?”

慕清娆没有说话,仿佛这些与她并没有什么干系。

慕映蓉看了她一眼,忽然爽朗一笑:“算了,今日我心情好,稍后我还要出去玩,你知道大哥照顾你们,想着要送贺礼,可见也是有良心的,你这幅打扮,不是我瞧不起你,是真的会有失体面,出去了惹得祖父祖母不开心,若是不给你那个病怏怏的母亲药了怎么办?”

慕清娆猛地望向她,这一刻,她无法像方才那么淡定。

慕映蓉眼中有狡黠闪过,她一伸手:“我帮你转交给大哥,大哥有什么回话,你自己后头择个时间去问问就好了。”

慕清娆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慕映蓉眼睛一瞪,调子都拔高了几度:“怎的,你这是什么目光!?哼,也罢也罢,我枉做好人了,难得本姑娘今天心情好,可是你倒是不怎么领情,那就算……”

慕清娆忽然将手里的包裹伸到她面前,语调冷清,但是多多少少带上了些感激:“有劳。”

慕映蓉接过了包裹,转身就走:“举手之劳,你还是回去照看你那个病母亲吧。”

慕清娆的幻影没有多做停留,而是转身回去了。

不远之处,真正的慕清娆看着这一幕,有些出神。

然而下一刻,画面流转,竟是在武阳侯府后头的小巷子。

所有的高门大户后头,都有一条小巷子,巷子里摆有破箩筐,有什么不要的东西都会丢在这里。

然而画面之中,狭窄的小巷子里,头发凌乱地少女正埋头在那又脏又臭的一堆垃圾中翻找着什么,她的鼻尖渗了汗珠,只见她目光一亮,从那一堆脏乱的东西里找出了一个男式的披风。

披风已经被脏水浸湿,布料不算是上乘,却胜在做工精致。少女仿佛找到什么珍宝似的,伸手将披风上头沾上的脏东西拍掉,护在手中。

忽然,侯府的后门被打开,一男一女走了出来。

那个男人,赫然是英气勃发的慕天远,也是武阳侯府世子的长子,而他身边站着的,是一脸得意笑容的慕映蓉。

慕映蓉指着慕清娆对慕天远道:“大哥你看她,我方才就觉得她鬼鬼祟祟,想不到她平日里性情古怪也就罢了,如今竟然甘愿来这样脏乱的地方翻找东西!若是让旁人瞧见了,知道了她是什么身份,背地里指不定怎么笑话我们家呢!”

慕天远眼中都是不满意的神色。他的目光扫了一眼慕清娆手中的斗篷,沉声对慕清娆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你又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见慕清娆不为所动,慕天远终于懂了怒:“你还拿着那脏东西做什么!?”

慕清娆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将目光望向了慕映蓉。

慕映蓉对着她笑,说:“阿娆,大哥也是关心你才来看你,却没想到,你竟然沦落到以翻这些脏东西为乐。我们侯府少了你什么?你在这里翻找这些破旧的东西,认得的看见了,那就是失礼,不认得的,还以为你是什么女疯子呢!”

慕清娆的目光变得很冷,她抱着手中脏兮兮的披风走到慕天远面前,忽然抬手将手中的披风凑到他面前。

果不其然,慕天远眉头一皱,猛地退后一步:“你干什么?”

慕清娆定定的看着他,冷然道:“若是将这个送给你,你可会收下?”

慕天远似乎是没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只是慕清娆此刻这个样子,倒真的像是失心疯了一般,他眉头一皱:“不要胡闹了!将这个扔了!莫要丢人现眼!”

慕清娆微微垂眼,唇角弯起一个嘲讽的笑容。

半晌,她抬眼望向慕天远,冷冷道:“是……你不会要。你……也配不上这个……”

嘶的一声!

慕清娆紧紧地拽着那脏掉的披风,猛一使力,原本完好的披风被撕成了两半……

魔后无双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复仇小说
  3. 古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