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冥婚独宠:鬼夫夜夜缠

更新时间:2019-09-01 20:16:11

冥婚独宠:鬼夫夜夜缠

冥婚独宠:鬼夫夜夜缠 喵星人 著

连载中 梦梦,宫弦

冥婚独宠:鬼夫夜夜缠主角是梦梦宫弦的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恐怖类佳作。就是网上买了个戒指么?竟然还买一送一,来了个腹黑男鬼夜夜缠我!他霸道嚣张,还不要脸。不仅把我的肚子搞大了,竟然还堂而皇之的让我和他的遗照拜堂成亲!“娘子,为夫救了你,不送点什么?”“我可以给你烧纸钱。”“为夫有钱,不如用你的身体来还债如何?”55555~我好倒霉啊!更倒霉的是找了个网店客服的工作,却无意签下死亡契约,从此走在死亡边缘,与时间赛跑……

精彩章节试读:

下雨天,车子很不好行动,急速行驶了太久,车轮的旁边都已经擦出了火花。我也着急了,都快哭出来了,连忙对宫一谦说:“一谦,我们现在怎么办。”

宫一谦连忙安慰我,对我表示歉意的说:“梦梦,都怪我不好。早知道我就不任性让你跟我兜风了,而且还是这么人生地不熟的小路上,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我抿了抿唇,“你也别太自责了,谁都无法料到会出这样的事情。别想太多了,我们先看看怎么办吧。”

车子还在不断的行驶,乞丐仍然在后头穷追猛打。车里面的油烟味越来越重。

宫一谦只好把车减速下来,一边减速,我一边对宫一谦说:“车上应该有冥币吧。”家里有那么一个老祖宗要供奉,这东西应该不会少。

宫一谦点点头,神秘兮兮的指了指后座位。

我拿过冥币,大把大把的从窗户递出去。给了离我最近的一个人一打像是百元钞票的冥币,她拿到钱,正喜出望外。

但是就在她还没看清那个钱是真的还是假的时候,剩下的乞丐就已经跑去抢她的钱,直到把钱撕成了粉碎。还继续不甘心的来抢。

宫一谦把车一直开,而我就把冥币大把大把的往后洒。被贪婪冲昏了头脑的暴民分不清什么是真钱什么是假钞,不。应该说,他们来不及分清手中的钞票到底是不是真的。

他们每抢到一张,就跟旁边的人抢夺撕扯,就这样无限制的循环。

去机场的一路上都是高速公路,车子休息了一会后跑的很快。因为没有什么东西遮挡,也不用拐弯,终于我们甩开了那些乞丐。

这个时候的我,隐隐有一种劫后脱身喜悦感。关上窗的车厢与世隔绝,我问宫一谦:“车上没有什么CD吗?我想放点歌来听。”

宫一谦抓了抓头发,从我这个角度看到他的额头也冒出了不少汗。想必刚刚的事情给他的打击也挺大的,宫一谦说:“喏。就在你面前的抽屉里就有,但是没有几张。”

CD盘空荡荡的放在抽屉里,但是奇怪的是,两个音乐盘竟然都是黑色的封面,不仅没有介绍就连一个歌曲的目录都没有。

我好奇的问:“这两个CD是上下碟吗?为什么是黑色的,你能分得清哪个是上哪个是下吗?”

宫一谦一边开车,一边瞄了我手中的CD盘,他正准备开口说什么,就被我给阻止了。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我真怕宫一谦再一个不看路会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

刚刚能够脱险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再有一次这样的事情,说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应付,更何况,车上的冥币早就在刚刚给扔的一干二净!

我拿着CD盘,想着反正也是没有目录,随便放着听听吧。于是我随意的拿过一个CD,就直接放进了播放器中。

播放出来的音乐,是没有歌词的纯音乐,于是我打趣宫一谦:“想不到你还有这种闲情雅致,还听上小提琴曲子了。”

宫一谦随口回答道:“这个是之前的一个朋友送的,我还没有听过。平时开车不怎么开长途,所以也没有太注意过放歌来听。你喜欢就好。”

我正闭着眼睛悠悠然的听歌,可是我突然感觉到这个声音越来越不对劲。

从开始舒缓的小提琴曲,到后来的参杂的寂静钢琴曲,到现在的杂乱无章的玻璃碎片、钢琴曲和小提琴的随意合奏,被拉出尖利的声音,差点就要穿破我的耳*。

真是魔音催脑!

我连忙把这个CD给关掉,取出来。可是CD被取出来以后。却还是无休止的播放着刚刚的音乐,时而绵长,时而又像不懂音乐的人在弹奏交响乐。

我还没有彻底归位的心脏依然被吓得咚咚直跳。

宫一谦也被这首歌给弄烦了,连忙说道:“你快换下一首歌,或者换一个CD盘。有仇啊,还是怎么的,送这么个CD。”

我感觉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靠着的坐垫也有阵阵的冷气从后面传来,生怕突然就有只手从我后面伸过来。

车里的空调也感觉越来越冷,我结结巴巴的对宫一谦说:“我已经把CD给拿出来了。”

宫一谦一个急刹车,跟车里刺耳的音乐重叠在一起,我感觉到我的耳*又是一震。“你说什么?”他问我。

见宫一谦已经把车停了下来,我也不担心他会再因为不看路而做出什么来,于是我把两个CD盘拿在手上,举起来给他看,然后不停的按着播放机,什么东西都没有弹出来。

宫一谦气的一拳头砸在方向盘上,汽车发出了“bibi”的声音。他说:“我看今天这事情是没玩了,真不知道你一会坐飞机会不会出现什么故障。”

我笑了笑说:“我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你不应该担心担心你自己吗?你一会可是要自己回去的。”

宫一谦倚着后背,好整以暇的看着我,好奇的问:“我一个大男生怕什么,再不济也就是一死,死了变成太爷爷那样不也挺威风。还能去吓吓别人。倒是你为什么一路上发生这么多事情。你却觉得在飞机上会安然无恙。”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说出了心里的猜测:“我猜想这些鬼啊什么的,来到人世也是会有原因的,就算是怨气中的鬼可以杀人,但是也不会要了飞机里乘客的人命。这样的结果,你觉得害人的那个鬼,承受的起么?”

宫一谦说:“确实说的有道理,既然如此,我就继续把你送过去吧。手机里我也已经存下了我的号码,你到了那边,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

我哈哈大笑,跟宫一谦苦中作乐:“好的呢,不过我想,就算是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来不及跟你说了。毕竟你离我这么远呢。”

宫一谦没好气的说:“你这是不是要*跟你过去的意思啊。”

我当然想啊!可是我想了想自己此行去湘西的目的,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的不安了起来,宫一谦知道太多我跟宫弦的事情。

还有就是,如果宫弦要是知道宫一谦跟我去了湘西,以他那种霸道的性格。宫一谦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我连忙对宫一谦说:“不用啦,我也是过去找一个姐妹。都是女孩子,你来凑什么热闹。”

宫一谦看出了我不想让他跟去的意图,也很识时务的没有继续问。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开车上。

车里面的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但是我身后的凉气却还是那么冰冷。我不敢回头去看看我身后是不是有东西,只好任由冰冷的感觉席卷我的四肢百骸。

有了骷髅的那件事情,我现在真怕有一个什么玩意就这么贴在我的座背上。更可怕的时候,说不定在我转过去的瞬间,还跟我讲上什么“背靠背,好凄凉…背靠背,好温暖。”

越想我就越觉得鸡皮疙瘩直冒起来,于是我对宫一谦说:“一谦,我怎么感觉这里这么冷。要不要你先把空调给关了,我们开会窗。”

宫一谦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他说:“外面还下着雨呢,开什么窗,后座位上面有我的西装外套,你可以先披着。忍一忍,再有半个小时就到了。”

我只好闷闷不乐的应了一声,这个时候,就是让我冷死,我都不愿意转头去摸那个外套。

宫一谦见我迟迟不动,也郁闷了:“你不是冷吗。怎么不拿衣服来盖盖。”

我怕宫一谦多想,于是说:“我怕伸手过去有东西抓住我的手。”

宫一谦噗嗤的就笑出来,充满磁性的声音说:“行,看在你是我太奶奶的份上,我给你拿。”

说着,他把车稍微开慢了点,手往后摸,然后将衣服一把递给我。给我衣服的时候还不忘了调侃我几句:“你是不是闲着无聊啊,一边让我给你拿,当我真的去给你拿衣服的时候,你却把衣服抓起来递给我。”

我被宫一谦说的感觉越来越头皮发麻,索性就转过头一看,发现在座位上长出了一个舌头,舌头的旁边还有两只瘦骨嶙峋得手,就在空气中一摇一摆。

当时我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手中抓着宫一谦的外套,衣服上传来的淡淡的薰衣草味道也没有使我冷静下来。

想到一会宫一谦还要自己回去,于是我不打算告诉他。免得他害怕,把阳气的火焰变得更加虚弱,反而得不偿失。

于是我尽量无视在密闭的车厢里传来的口水和腐烂的**、血液的味道。

接着我刚刚喊出来的那一声,对着宫一谦狡辩道:“啊……呀,毕竟是你的衣服嘛!你真的亲手拿给我。我总觉得怪怪的,但是想到你安全带不解开,也是拿不到衣服的,所以我就索性拿了递给你了咯,也可以看看你是不是真心想给我。”

宫一谦无奈的说:“就你们女生*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