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 > 且以白衣试天下

更新时间:2019-11-08 20:41:13

且以白衣试天下

且以白衣试天下 亓杳 著

已完结 赵铮,不暖 玄幻修仙古言小说古代言情

且以白衣试天下主角是赵铮,不暖,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玄幻类佳作,故事题材新颖。“无论前世今生,你本该就是一方之王!”“倘若站在高处的代价是要我抛弃情感、无心无欲,再无可袒露心扉之人,那我要这天下,有何用?”上一辈恩怨,下一辈买单,爱恨阴谋之中,白衣少年的那颗赤诚之心,是安定如始,还是摇摇欲坠?且看赵铮,如何以一袭白衣,剑试天下!

精彩章节试读:

天未亮,陆务观便启程离开了。待赵铮和柳妺儿醒来时,陆务观已走了几个时辰。

柳妺儿拿着陆务观留下的分别信,没好气的瞪着赵铮,“都怪你,谁让你起这么晚!”

“你也不早啊……”赵铮小声嘀咕。

柳妺儿不愿理他,便唤小二要了饭菜。

“陆公子离开时已经交代让给二位准备饭菜了,这会子厨房应该已做好了,小的这就给二位端上来。”小二应了一声,便下去端菜。

赵铮不由感叹,“陆大哥真是有心!”

“对,你没心!”柳妺儿幽幽地道。

赵铮只好禁了嘴。

待饭菜上来,两人发现竟都是他们爱吃的东西,柳妺儿又借此数落了赵铮一顿。

赵铮丢了面子,便掏出昨晚栀子姑娘送的红玉发簪讨好柳妺儿。

那发簪通体红色,没有一丝杂质,线条曲滑,没有多余的装饰,看上去简洁大方,摸上去十分舒服。

但柳妺儿总觉得有几分眼熟,又仔细打量了一番,气恼地还给了赵铮,“别人送你的东西,你拿来送我,算盘倒是打得好。”

早饭过后,二人便收拾了行囊出了城。谁知在城门赵铮无意一撇,便看到昨日调戏栀子的华服公子,心道,那栀子姑娘果然只是说说而已,并未下了狠手。

那华服公子只是一个人在街上游荡,没有了昨日那么多侍卫,行踪倒有些鬼鬼祟祟。

“我记得前面不远处有座凉亭,你先去那里等我,我有点事,去去便回。”赵铮低声对柳妺儿道,便将自己的马交于柳妺儿。

柳妺儿见赵铮一脸严肃,并不像在开玩笑,便叮嘱了一声,离开了。

赵铮好奇心掩不住,偷偷尾随华服公子去了另一个方向。

华服公子看似没有武功,却行动极快,顷刻间便把赵铮甩出很远。为了不跟丢,赵铮不得不施展轻功,寸步不离地跟着。

华服公子游游荡荡到了一片荆棘丛生之地,仿若无物地穿梭在半人高的荆棘丛中。

一个黑影缓缓出现在荆棘地中间一小片荒地上,黑影披着宽大的黑袍,鎏金的曼珠沙华绣在黑袍上,栩栩如生。

赵铮认出了那人,将身形隐匿在荆棘丛中,默默看着。

华服公子走到黑袍身后,双臂垂在身侧,脑袋也耷拉着,像一个无生命的人偶。

黑影转过身,不出赵铮所料,苍白的脸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果真是邪尧。

“唉!”一声轻叹,邪尧悲悯地看着身前的华服公子,“你调戏谁不好,偏偏惹上栀子,她这个人最爱记仇,得罪她的人都是非死即伤。”

“她将你杀了也就杀了,原本我不会过问,但你阳寿未尽,却要害得我跑一趟来给你还魂。”

邪尧声音虽小,却清晰地传进了赵铮耳朵里。赵铮捂住自己的嘴巴,害怕因吃惊发出声音而被发现。

邪尧抬起苍白的手,手心有一个浑浊的光点,桃子般大小。赵铮仔细看去,光点里面竟然还躺了一个缩小的人影,那人的模样,赫然就是华服公子。

邪尧握着光点,轻轻按住华服公子的天灵盖。那光点在头顶闪闪烁烁的明亮了几次,最后融进华服公子的身体里。在邪尧撤手的瞬间,华服公子无力倒地。

而赵铮,仍将注意力放在了邪尧所说的“还魂”二字上面,久久不能反应过来。原本他以为柳妺儿能起死回生是因为那颗丹药的缘故,但见了眼前这一幕,赵铮不得不怀疑起邪尧的身份了。

“什么人!”邪尧凌厉的目光扫过来,衣袍轻轻一挥,便有一支暗器带着强大的力量压过来。

赵铮一惊,刚要出声,希望邪尧不会过多的为难自己。

后面一根发簪飞过去,刚好截住了邪尧的暗器。一只手从背后揽过赵铮的腰身,赵铮只觉得头脑一阵眩晕,再睁眼时已离开了原地,被人搂着向远处逃,转眼见已没了邪尧的踪影。

赵铮被人从后面抱住,看不清来人的面貌,只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而且他腰间的那只手纤细葱白,是个女人的手。

赵铮费力地向身后看,但女子速度太快,赵铮转头比较费劲,只隐约看到了一截面纱,和女子凌乱的头发。

见邪尧没有追上来,女子停在一片空地,松开了赵铮。

因为发簪被扔出去挡暗器,女子的头发散落下来,因跑路而凌乱无比。女子固定好遮脸的面纱,低头整理自己的头发。洁白的纱裙套在女子身上,风一吹过,便勾勒出女子曼妙的身形。

赵铮看了两眼,便不敢再看,低着头道谢。

一时没有得到回应,赵铮才半抬头去看女子,但见她一心只整理自己的乱发,似乎没有注意赵铮说了些什么。

赵铮从怀中掏出那根红玉发簪递到女子面前,女子瞧了发簪,惊讶的看着赵铮。

女子目光清澈,又透着冰冷,让赵铮不禁想起了同样清冷的掩月。

被女子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赵铮便道:“快绾上罢,头发散着总归不好。”

女子迟疑了瞧了,便接过来,“谢谢。”

“应该是我谢你才是,若不是姑娘出手相救,在下怕已不在这世上了。”

女子绾了一个素雅的发髻,低头瞧了眼赵铮手中的掩月剑,“没那么严重,那个人对你没有杀意。我救你,不过是出于私心。那个人身份不简单,我并不希望你和他有太多牵扯。平平淡淡做自己就好,那些大风大浪,自然有别人去闯。”

赵铮从女子话中听出些端倪,疑惑道:“你认识我?你是谁?”

“你无需知道。”女子眼中带着无法抗拒的强势,让赵铮感到一丝不自在,“只消记得我说的话,不要去招惹那些术修者。”

赵铮盯着女子看了一会,确定并非他所认识的人。又或者,他认识,但对方并不想让他认出来。

赵铮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掩月的样子,但见女子额间并没有刻痕,沉默了片刻,开口道:“多谢姑娘提醒,在下记下了。”

女子颔首,转身要走,才迈出去两步,忽听到身后赵铮喊了一声“婆婆”。女子眉头无意识地微皱,但动作却没有停顿半毫。

见女子对自己的试探没有任何反应,赵铮一阵失望之色,发了片刻呆,直到女子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才转身朝相反的方向离去。

女子走了一段路,忽地停下,她身后的黑色身影,也跟着停下。

女子转过身,定定地看着这个跟了她一路的男人。不解地道:“你跟踪我,是为何事?”

手指轻轻勾着衣服上的彼岸花纹,邪尧声音低沉地开口:“本君好奇你的身份。”

“巧了,我也好奇你的身份。”女子冷冷道。

邪尧勾起笑容,眉眼带着暖意,“既然你我彼此好奇,想必少不了一番长谈,不如,换个地方如何?”

未等女子同意,邪尧扬手打了个响指,便见四周景象幻化,一朵朵红色的曼珠沙华凭空开出,天色变得昏暗,却并不影响视物。

女子细细打量这一片红色的彼岸花海,眉头一蹙,问道:“这是何地?”

“北合,冥宫。”

邪尧打了个请坐的手势,女子这才发现花海之中竟有一副桌椅,只不过被雕成了彼岸花的外形,她一时未曾发现。

女子在桌前坐下,接过邪尧递过来的花茶,道:“北合为何?冥宫又为何?”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天地空间被奕水幽尊划分为六合,分别为东南西北上下,此处为北合。六合之内衍生出三大世界,神界、魔界和人界。神界之内,又分三世族,神族、佛族和冥族,此处便是冥族。”

邪尧停顿了下,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抬眼望着处于震惊中的女子,复又道:“本君便是冥族之主,邪尧。”

“难怪,你能轻易使人复生……”

“那么,你该告诉我,你是谁?”

“我……”女子犹豫着道,“你应当不认识。”

女子站起来,伸手解下自己的面纱,一道金色的刻痕突兀地出现在了额间,清冷的眸子看着邪尧,“我叫掩月,百年前巫族族长柳七的亲传弟子。”

猜你喜欢

  1. 玄幻修仙
  2. 古言小说
  3. 古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