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第九原罪

更新时间:2019-12-02 15:42:26

第九原罪

第九原罪 菩提下 著

已完结 布莱恩,达芙妮 废材逆袭玄幻修仙

主角布莱恩,达芙妮小说《第九原罪》是菩提下著作的最新完本的佳作,故事内容精彩绝伦主要讲述了:两千年前,破坏神带领着恶魔军团降临原大陆,鲜血与烈焰摧毁了昔日的种族与文明,冥界女神诺伊以生命为代价,将生灵转移至新大陆,从此以后,原大陆被封印;两千年后,原大陆的封印变得更加稀薄,各方势力开始蠢蠢欲动。出身无罪者领域·海盗国度·咆哮岛的小海盗,在命运的指引下,踏入征途。诸神,封印,背叛与杀戮,第九原罪的阴影,逐渐浮出水面……

精彩章节试读:

“召唤出北海巨妖的元凶,就是你吧--卡尔。”

晴空霹雳一般,在众人耳旁炸响。就在他们刚刚从北海巨妖的死亡阴影中挣脱出来之时,又被这连番的轰炸弄得目瞪口呆。

卡尔这个人,红头发的狂野幻想师,虽然说性格桀骜不驯,但是在当初四国决定是否组织远征军的时候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且他在哈里兰国都,并没有因为自己大将军之子的身份仗势欺人,可以说风评良好。

这样一个人,被一个刚刚认识一天的小海盗指出说是谋害他们的凶手,让他们无法相信。

“你有什么证据吗?”

“如果让我知道你在污蔑,挑拨离间的话,我会让你尝尝子弹的味道。”

……卡尔并没有反驳,但是其他人却在议论纷纷。哈里兰人对我的态度更加敌视起来,诺亚人虽然没有什么表示,但也有些不相信。至于说精灵和兽灵,一个习惯性占据中立地位,另一个则在海洋上弱不禁风,话语不多。

“我既然说了,自然是有证据。而且,你们看看当事人都还没有反驳,你们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微微一笑,右手伸出去,握住无形的联系,轻轻地上提。

北海巨妖庞大的身躯被我轻松从海面下提了出来,呜呜的发出声音,在它抬起的头颅中间有颗火红色的宝石。

“这算什么证据?”伊诺克将上膛的火枪冲向我,无疑只要手指扣动,就会深邃的枪口就会钻出带来死亡的子弹。

“这颗火红色的宝石应该是一千多年前北海巨妖的主人留下来的遗物,我从小就居住在咆哮岛,对海洋中那些美丽传说的了解甚至还要超过大陆上的教科书。而这颗火红色宝石,正是那位通灵师留下来的幻想,在夏季的月光照射下,会浮现出通灵师与北海巨妖在一起的影像,这也就是每年的夏季会传来北海巨妖的哭泣的原因。相信各位精英已经发现了什么,只有幻象师才能操纵宝石里面的影像……那么,大家或许可以在宝石中发现卡尔的精神残余。”

结界法师朱利安很轻松的在我的指示下将精神探入红宝石中,在里面感知到了卡尔的精神残余,面色古怪的看了众人一眼,最后点了点头:“里面的影像被人篡改了,改成那位前辈被人杀死的影像。”

“现在证据确凿,伊诺克收起你的火枪,至于说卡尔,先禁锢起来吧……朱利安,使用结界禁锢。”

红色的圆圈组成的魔法禁锢将卡尔笼罩在里面,失去法力的卡尔被关在屋子里面。我送了一口气,很明显船上的人,至少诺亚人还有精灵接受了我,不再禁锢我的行走,而且【寒冷的悲叹】也还给了我。

“朱利安,你还有什么事吗?”洛克萨妮询问。

“确实有点事。”朱利安的眉头皱了皱,“我在里面发现了这个东西。”

宛如活物般的云团浮现在朱利安的手心,被他托着,开始演变。

然后,我动容了。

这是一张残纸,羊皮材质的,里面记述用的文字是古老的神之语言,一种只有法师才能读懂的语言。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页残纸最下方的署名,是个姓氏“奎因特”的人。

“海妖之坟的东北,幽灵岛出没的区域…有妖冶的红黑色光芒,是破坏神碎片…奇妙的传承。”甘道夫读出羊皮纸记载的内容。

“又是吟游之神的后裔,难道说除了千年前的通灵师前辈,还有其他人踏足这片海域?”洛克萨妮用长剑在甲板上刻画着,最后抬起头,“这些放到后面再去想,今天估计是走不了了,船体破坏的有些严重,还需要修补。”

“好在北海巨妖已经被禁锢了,这片区域因为它的威压应该没有其他大型海怪。”女性精灵点点头同意,从空间背包里取出所需要的木材,进行修补。

伊诺克还有达芙妮两个人因为卡尔的事情没有过激的反应,其他人也是各做各的工作。一时间,我反倒是最轻松的人了。

这时候已经过了中午,正是太阳神最烈的时间,浮在海面上的北海巨妖被晒得有些蔫。

汪洋的大海中只有一艘海盗船,我开始考虑那页羊皮纸。

正在我陷入沉思中的时候,却无意中发现朱利安来到了我身边。这么近距离的对视精灵,我不得不再次承认,这真的是造物主造就的最完美生物,堪比女性的精致脸蛋让我竟然有了些反应,弄得我很窘迫。

“我知道有些冒昧,但是还是希望告诉你,并且希望你能严守秘密。”不料朱利安像是没有发现我的难堪,一本正经的说道。

他好看的美貌随着嘴唇的张合一起一跳,让我的眼神漂移,担心直视会让我的鼻血狂涌:“什么事?”

“这张羊皮纸虽然是一千年前的材质,但经过我和甘道夫的研究,我们肯定,上面的字迹却是近期--最多二十年前的字迹。所以我认为,这应该是你父亲的手记。”

我一惊,甚至比刚才看到“奎因特”这个姓氏更加吃惊,甚至很激动,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时,我也忘记了精灵绝美的面孔带给我的挑逗,我从朱利安手中接过那张羊皮纸,小心翼翼的看了又看。

“除了这个,还有一件事。请你务必小心哈里兰人,因为卡尔改成的影像中,杀害北海巨妖主人的正是诺亚人,我怀疑……”

“放心吧,我知道了。”

朱利安摇摇头离去,只留下我在那里对着羊皮纸看了又看,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夏季的夜晚躺在绝壁上数星星,那时候我总在想,真希望做一颗明亮的星,总就不会孤独了。穆勒佩斯和老山姆的疼爱无法替代无父无母的悲哀,海盗们又是一群口无遮拦的混蛋,我怎么不会产生对父亲母亲是谁的瞎想。

如今,除了*前的冥界之石,这张羊皮纸或许就是我与父亲最近的一次接触了。

“海妖之坟的东北,幽灵岛出没的区域…有妖冶的红黑色光芒,是破坏神碎片…奇妙的传承--奎因特。”我重复着上面的记载,又想到这有可能是二十年前留下来的记载,父亲也走过我们这条航线。

那么--

海妖之坟?

穆勒佩斯曾经讲过海妖之坟的故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在这片水域的下方。而海妖之坟的东北方向,不正是远征队前进的方向吗?

北海巨妖依旧在无声的哭泣,像是徘徊在彼岸的亡灵,不得安息。

而我的意识中,也多了一条金色的锁链,直接贯穿北海巨妖的心灵,此名为“意识之锁”,是通灵师与战兽所构筑的桥梁。

北海巨妖看向我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我不明所以,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北海巨妖莫名其妙地被我收为了战兽。

“呜呜……”像是最亲昵人之间的撒娇,北海巨妖身上的金色锁链渐渐消失,可是我却知道,它已经收射了对人类的仇视。

果然不出我所料,北海巨妖舒展身子,缓缓沉入水中,只露出了几条触角,环绕在“绿珍珠号”周围,看样子是打算保驾护航了。

“你,你竟然得到了北海巨妖的认可?”达芙妮走过来,在我的身边听下来。

“你有什么事吗?”我有些抵触,显然朱利安的话对我产生了影响--这群哈里兰人明显对诺亚人抱有敌意,我实在不觉得我和达芙妮能和平相处。

“你肯定听信了某些风言风语。”达芙妮语气有些不一样,她好像卸下了平日里的伪装,又好像伪装上了什么。斜靠在栏杆上,细致的小腿轻轻地踢踏。

我眉头一皱,什么叫风言风语?难道说,朱利安对我说的话是为了让我先入为主?可是不应该啊,一向保持中立的精灵应该是不会倒向诺亚人这一边。

“或许吧,但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和你们的关系本来就不好。”

你们是哈里兰人,我相信达芙妮听出了我的意思。

她轻轻一笑,美丽的脸庞迎着阳光,圣洁就像羽化的神女:“关系是可以改善的,就看双方的诚意如何了。”

“哦?诚意?”关于这个词汇我还是懂的。

在咆哮岛耳濡目染长大的我,对于海盗们通过人质赚取大量金币的词汇简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你的诚意是什么呢?”我继续问。

“诚意么……”达芙妮突然靠近我,在我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感受到两瓣温良滑腻的红唇印在我的左脸,“你看着够不够?”

我的脸刷的红了,从小到大,除了被岛上无良的女海盗调戏之外,这是我第一个接触到的女人--她竟然亲我。

“哟,哈里兰人果然不要脸,竟然连**都用出来了。”半晌,一道声音传来,让达芙妮立刻和我分开,回头看去,正是洛克萨妮。

这个光之守卫,一身银白色的女式铠甲,手中拿着长剑,正笑呵呵的看着我和达芙妮,眼中露出的,促狭中包含着一丝厌恶。

猜你喜欢

  1. 废材逆袭
  2. 玄幻修仙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