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极品总管

更新时间:2019-08-12 20:31:35

极品总管

极品总管 喜二二 著

已完结 段金峰,秋斐艳 豪门婚恋

极品总管由网络大神喜二二所著作,主角段金峰秋斐艳小说内容讲述了“我们成亲!”段金峰坐起来,柔情地盯着她。“假如,我不是秋斐艳呢?”她问,她又添上一句,说道:“你还喜欢我吗?”段金峰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道:“你是和我在御花园的桂园打闹的秋斐艳吗?你是和我溜出宫和我逛妓院的秋斐艳吗?你是大半夜倚在我肩头的秋斐艳吗?你是和我在浠水前后奔走的秋斐艳吗?”他停下来,把秋斐艳揽入怀中,说道:“只要是你,和我经历那么多的你,就行了。”秋斐艳在他的怀中,默默落泪,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丫头,只要他这句话,就够了。“我要让你幸

精彩章节试读:

果然,不到半中午,肖贵妃那边就派人过来,请自己过去喝茶。秋斐艳把前来传话的小太监打发走,心想:昨天发生的事情,要么十分棘手,否则,肖以然怎么会如此迫不及待地来找自己过去。可能,皇上在宣竹殿盛怒离去这个消息,已经在宫里传得沸沸扬扬,肖贵妃娘娘在后宫有些抬不起头。

“娘娘,奴才小秋子给您请安。”秋斐艳吩咐小太监注意给皇上多添些酸梅汤这些又消食又解暑的茶水。又嘱咐小扇子在御膳房费些心思,多找些新鲜的菜肴中午给皇上,还巡视一遍宫里各部门的忙活,才去了宣竹殿。不能去得那么早,得磨一磨肖以然的性子。

“起来吧。”肖贵妃娘娘的声音,没有透露出焦急不耐或者伤心欲绝,也就正常,这装模作样的功力一流啊!

“谢娘娘!”她自然不动声色,本来自己就不知道什么。

“秋总管喝茶!”肖贵妃面子功夫做足,彬彬有礼相待。

“有劳娘娘费心。”秋斐艳扫视一遍宫殿,小奴才们都在场,想必除了他的心腹之外,其他太监宫女都想八卦一下昨夜的事情,正好自己娘娘要和皇上身边的大太监说话,要是能听到什么,可是大新闻。

“秋总管客气了。”肖贵妃脸上,有些不自然,还是朗声说道,说道:“大家下去吧,本宫和总管有事要谈,把门带上。”

一屋子小奴才都只能巴巴地离开,不敢违抗命令。

“秋斐艳!”门一关上,肖以然就站起来,过来拉着秋斐艳的手,神情慌张,语气泫然欲泣,十分可怜。

秋斐艳心里唏嘘,上一次还在自己跟前耀武扬威,这回自己在皇上面前犯了错,也只能来求助自己,跟自己重拾姐妹情谊,这比川剧的变脸技术还好。不过,这可恨之人的可怜之处,也不过是毕生幸福交由一个男人掌握,可惜那男人身边有无数和自己一样的女子,心早已分为了太多块。

“姐姐莫慌,有事慢慢说。”她把态度缓和下来,拍拍肖以然的手臂,这场景,倒是看得出她们是亲姐妹无疑。

“今早一出来,便知道昨日皇上在这里闹了不愉快,心里也是慌了神,不知道姐姐到底做了什么惹恼了皇上?”秋斐艳叹气。既然她非要用姐妹之情来拉关系,自己也不妨顺从,将来,肖以然也得记住自己的大人情,有益无害也罢。

“姐姐我昨日倒是弄巧成拙了。”肖以然脸上一红,说话有些犹疑,可能是对于昨夜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姐姐但说无妨,都是自家姐妹,妹妹自然会替姐姐分忧!”这句话说出来,若是寻常人家没有什么。可是这两人本来只是契约关系,之前有势如水火,现在这么窝心的话,怎么听都是假话吧。

“妹妹不瞒姐姐,皇上今天脾气特别大,身边的人多多少少被牵连,妹妹也是惶恐,自然得把这件事妥妥帖帖解决。”这是真话,而且,肖以然也相信。

她心里思索半天,才开口,说道:“昨夜,妹妹不是让小扇子传话过来么,姐姐也是按着准备,皇上看到焕然一新的宣竹殿,心里十分欣喜,竟是回到当时我进宫的日子。”

肖以然说到这里,戛然而止,望着秋斐艳。

“怎么了呢姐姐?你们二人,到这里不是正好么?”她奇怪地问,也不知道后来能发生什么。

“我也是大意了!”肖以然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说道:“本来,平日里靖儿早就睡着,可是,昨夜突然有些闹肚子,奶娘情急之下就闯了进来。皇上就呵斥她,不知轻重的小奴才。也怪我,平时太宠靖儿,一点事情都弄得天翻地覆,这奶娘才会鲁莽地闯进来,来报告靖儿的状况。皇上本来生气,还是平静地问靖儿的状况,断定靖儿不过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闹一两遍肚子罢了,不值得大惊小怪。”

秋斐艳懂了,主要是一件事情败坏了气氛,皇上就没有花前月下的兴致,可是,为何怒气冲冲?

“事情若到这里结束便好,可是,还是我,惹了皇上生气。”肖以然终于要说到正点上了。

“我一心担忧靖儿,又看到皇上不关心的态度,想起这几年来自己独守空房,靖儿全是自己拉扯教导长大,心里不禁委屈了。当场就哭了出来,还对着皇上指责,说他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对自己骨肉也漠不关心。皇上当下就把桌上插花的青花瓷瓶给摔在地上,说我伶牙俐齿,以前却未见。可见以前不过是惺惺作态,若此庸妇歹妇,这满室的书香之气,怕也是假的。皇上说完这话便走了。”

说到这里,秋斐艳算是懂了。

“那三皇子如何,现在身子好了些吗?”

“皇上说得对,靖儿也只是闹了两遍肚子,又乖乖地睡下去。我还是多虑了。”肖以然说道这里,又笑了,苦笑。

“皇上也不是您心想的那般铁石心肠,只是皇上更懂得理性地对孩子,而不是一味的溺爱,你说对吧?”秋斐艳接着说道:“对三皇子,皇上虽然平日没有多加管教,可是,他的成长皇上却是看在眼里。

“真的吗?皇上真的是喜欢三皇子的吗?”肖以然开心的问,这也是今天她第一次笑出来。

“自然是真的,皇子的成长,关系国之未来,皇上自然要多加注意。”秋斐艳点头,虽然这些情况自己没有打听,但是,皇上应该算是明君,对于子嗣,肯定颇为重视。

“如此我便安心了。”肖以然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喝茶。

“姐姐放心吧。”

“可是,毕竟还是我惹恼了皇上,这又如何是好?”她刚有些笑意,又想到了烦心事,这才是关键。

“这件事情,确实有些棘手。”秋斐艳紧皱眉头,虽然自己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可是还是卖个关子,这样,肖以然记得的恩情也就更大一些。

“妹妹,想办法救救姐姐吧!”肖以然要哭了,说道:“皇上肯定不愿意见我,说不定今后再也不想见到我,再也不想踏进这宣竹殿了。”

“姐姐莫急,容我想一想!”秋斐艳在大殿内踱来踱去,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一会抓耳挠腮,一会长吁短叹,看得肖以然心里七上八下,完全没谱。

“妹妹,你有了主意没?”好半天,肖以然才开口。

“姐姐让我再想一想,找一个万全之策。”秋斐艳还是踱步,仿佛已经思考出一些眉目,可是,肖以然的话,让她的思路又打断。她伸伸手,让她安静下来。

许久过去,宫殿里一片安静,只能听到浅浅的呼吸声和轻轻巧巧的脚步声。

“姐姐,妹妹倒是有办法让皇上消气。”秋斐艳还是蹙着眉头,慢慢开口。

“妹妹,你有什么好办法,给姐姐说说!”肖以然眉头舒展,找到救命浮木,心情也云开霁月。

“姐姐,既然事情是您和皇上因为三皇子而起,那直接从三皇子那里着手解决便是。”她说。

“如何着手?”虽然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是到底怎样施展,肖以然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怎么办。

“皇上觉得三皇子娇生惯养,被您宠过了,所以愤怒。”她一针见血指出那天两人吵架的渊源。

“姐姐自然知道自己过失,平时也只有靖儿在身边相伴,宠他多一点也是自然,却没想到昨天在皇上面前,我居然忍不住顶嘴还和指责皇上。”肖以然又想起前一日的事情,心里十分忐忑,惹怒皇上可是大事。

“妹妹一定要救我。”她想了半天,面色越来越沉,忍不住央求起秋斐艳。

“事情正商量着,办法也有了,姐姐且慢慢听我说。”秋斐艳安慰道,说道:“其实三皇子并不是被宠坏的孩子,他有思想,学堂的书也是学得很好,还是不错的一位皇子。”

“皇上知道?”肖以然对于她知道这些事情,有些奇怪,皇子辈的人,她一般都不关心。

“自然是皇上说过的话。”秋斐艳点头。其实,自己穿越过来也只有小半个月时间,这些事情,也只是推测罢了。

“妹妹所说的从靖儿着手,是不是就是和靖儿的这些举止有关?”

“姐姐冰雪聪明。”秋斐艳笑道,说道:“皇上既然觉得,靖儿在你的教导之下,习气一定不好。那么,您得让皇上看到三皇子更加优异的表现,比如,三皇子练拳舞剑,生龙活虎,又能吃苦的场面,或者三皇子能学到姐姐您的诗画造诣,能作两首诗来取悦皇上。”

她停下来,这些事情,自己就点到为止了,还得肖以然自己去悟。

猜你喜欢

  1. 豪门婚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