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合租美女房客

更新时间:2020-02-21 10:08:36

合租美女房客

合租美女房客 超级大坦克科比 著

已完结 昭阳,乐瑶 优质言情豪门婚恋都市爱情婚姻生活

合租美女房客主角是昭阳,乐瑶,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都市类佳作,故事题材新颖。又名:天空的城爱情到底是什么,又产生何处呢?我有些想不透,或许所谓的爱情只是一只彩色的蝴蝶,看起来美丽,却永远也不能接近,倘若你真的想把她攥紧在手里,她便会挣扎,然后在挣扎中摩擦掉了所有的色彩,从此苍白。我好似有点明白,为什么我会如此的小心翼翼了,因为害怕触及不到她的灵魂,却擦掉了那层美丽的色彩!-------------------------------------一个三无男人与美丽女房客的纯爱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窗外的月光出奇的皎洁,透过窗户落进客厅里,让灯光都黯淡了些,而米彩那美丽脱俗的面容又黯淡了月光。

  我就这么盯着她看,她的面容尽是安静,这让我又忐忑了一些,或许我对这个屋子的眷念并不能打动“冷酷”的她。

  许久米彩终于开口对我说道:“你很爱这个屋子?”

  我认真的点头:“很爱,很爱……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我更爱这个不起眼的屋子。”

  米彩笑了笑,道:“那倒不见得。”

  我诧异的看着她:“难道你是那个比我更深爱的人?”

  实际上我一直好奇米彩为什么会和老李买下这个屋子,尽管我可以假想成是一种富人的行为艺术,但真实答案恐怕并不是我假想的那么简单。

  米彩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向我问道:“你打算住多久?”

  “你是同意了吗?”我带着些许激动问道。

  “昭阳,你能先正视问题吗?”米彩言语间有些不满。

  我笑了笑感叹道:“原来你知道我的名字啊!”

  米彩再次皱眉。

  我讪讪笑了笑,生怕她改口,做了个抱歉的表情,连连说道:“我先回答问题,我先回答问题,我打算住……再住一个月,行吗?”

  米彩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说道:“可以……不过你要先答应我两个条件。”

  “行啊,只要你不赶我走,什么都好说,一定做到。”我拍着%.口说道。

  “你先别信誓旦旦,等做到了再说。”米彩噎了我一句。

  我再次尴尬的笑了笑,道:“我知道在你眼里我没什么信誉可言,那这么说吧,你提的要求我尽力而为,行吗?”

  “嗯。”稍停米彩又说道:“先说第一条:以后你不可以去泡夜店,能做到吗?”

  “啊!”我下意识的惊叹一声,我没想到米彩竟然提出这个要求。

  米彩看着我,等待我的答复。

  我尽管疑惑米彩为什么会提出这个要求,但考虑到女人的心思一向不可捉摸,也不想追根究底的询问原因,先住下来,才是头等大事,不做考虑便点头道:“能,还有一条呢?”

  “住在这里的期间,你不可以进我的房间,我房间的钥匙你得还给我。”

  “这个要求是应该的。”我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找到米彩那间屋子的钥匙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

  米彩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最后对我说道:“记得你答应我的,如果被我发现有一条做不到,你自己自觉的搬出去。”

  ……

  洗漱完毕之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这本是个该安定下来的夜,毕竟我可以暂时住在这里了,可还是忍不住的胡思乱想。

  还有4天就是方圆和颜妍结婚的日子,作为一路走下来的朋友,他们的结婚不可能不刺激我,其实我并不是一个不婚主义者,如果能遇到情投意合的女人,我也渴望结婚,可是自己的物质条件又确实差了些,能够给予婚姻的东西也很少,所以结婚的**对我来说,只能作为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暂时封存起来。

  我又想到了简薇,方圆和颜妍婚礼那天,我们是一定会见面的,如果她带着自己的男朋友或者她已经结婚,带着老公,我是不是又要崩溃一次?

  我摇头笑了笑,假如真的崩溃在朋友的婚礼上,那这一崩可真够华丽的!

  ……

  次日,我按时来到公司,方圆也已经从上海赶回了苏州,两人在休息间的咖啡机旁碰了面。

  我们一人端着一杯咖啡闲聊了起来,我问方圆:“怎么样?GUCCI设柜的项目搞定了吗?”

  方圆如释重负的说笑道:“搞定了,不出意外下个月就能签进场合同了。”

  “不错,GUCCI这样的一线品牌能进我们百货商场,你功不可没,小同志前途不可限量!”我拍着方圆的肩膀笑言。

  方圆却正色对我说道:“昭阳,关于工作你有什么自己的想法吗,我可以帮你向上面争取。”

  我依旧笑道:“你就不用替我瞎操心了,有想法我自己会去争取的。”

  我知道方圆是替我着急,但是他自己也就刚担任企划文案组组长半年,资历尚浅,而公司的水却深,再加上我们众所周知的朋友关系,对他来说影响并不好。

  “你得了吧,咱们在一起共事两年,你什么时候主动给自己争取过的。”方圆的语气显得不悦。

  我没心没肺的笑着:“那不是因为没有想法嘛,我觉得这样挺不错的,至少工作轻松,就算天塌下来,先砸的也是你们这些拼了命往上爬的劳模!”

  方圆被我说的无语,半晌叹了一句:“你真够可以的!两年了……”

  我立刻打断:“行了,别感慨了,说说昨天的事儿,昨天我可陪你媳妇逛了一天的街,这个苦劳今天你非得给我补偿。”

  方圆点头:“下了班一起吃饭吧。”

  两人一边说,一边端着没喝完的咖啡杯从休息间向办公室走去,快进办公室时,方圆忽然将我拉的停了下来,以至咖啡都洒落在我的袖口。

  “怎么了?”我甩掉袖口的咖啡,诧异中带着不满问道,我总觉得方圆有些反常,从他刚刚突然问我有没有工作上的想法时,就觉得了。

  方圆用一种刺透的眼神看着我,停顿许久对我说道:“……简薇昨天晚上和颜妍电话联系了,那时候她已经准备登机回国了,中午差不多就能到上海了!”

  我霎时呆住了,脑袋有些空,竟不知道以什么情绪来面对这个消息。

  方圆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问道:“你要去上海见她吗?”

  我愣了许久反问方圆:“你说说看,我怎么去见,带着一个扯淡的前男友身份去吗?”

  “你要觉得尴尬就当我没告诉你吧,不过总是要见上一面的。”

  我当然知道方圆说的总会见上一面,是在他和颜妍的婚礼上,到那天,简薇会参加,我也会参加,但那样的见面只是例行公事,而不是刻意为之,我想:彼时,我如果看的够开,只把她当作一个偶然相遇的陌生人,不必寒暄,不必……撕心裂肺!

  ……

  一个上午,我依旧在涣散中断断续续的做着手中的工作,直到中午时分所有同事都去餐厅就餐时,我才点上一支烟,闭上眼睛,仰躺在办公椅上吸着。

  弥散的烟草味中,简薇离开那天的面容又挥之不去的在我的脑中盘旋,我有些痛苦,有些不知所措,却不知道怎么去排遣这些无病**的痛楚。

  两年前我就已经明白,因为分手幻想出来的痛苦,不过是无意义的自我折磨,可“jian”乃人之本性,情愿咬着牙承受虚假的伤痛,也不愿脱“jian”成佛。

  或许此刻简薇正惬意的享受和家人、朋友重聚后的下午茶,而我却悲怆的坐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抽着烟毒将四周吐的一片愁云惨雾。

  我狠狠的掐灭掉烟,恨不能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告诫自己别太jian。

  最终我也没能下的去手,只是无奈的苦笑,这些年自己的无所谓,种种离经叛道,在此刻看来,恰恰是她留给我的悲哀,而我一直带着这些悲哀沉浸在无法逃脱的过去里自找伤害。

  烟味渐渐散去,偌大的办公室里,我依旧是孤身一人,午后的暖风带着一丝莫名的惆怅从打开的窗户里吹拂了进来,恰如我的心情,又枯坐了一会儿这才有了饥饿感,将烟塞进口袋里,准备去吃些东西。

  从电梯里出来以后,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是罗本打来的。

  接通电话罗本带着些歉意对我说道:“昭阳,昨天的事儿真是不好意思了,没能帮你扛下来。”

  我不在意的笑道:“是兄弟就别和我说什么不好意思,你们玩乐队的,酒吧打架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们去扛,以后哪个酒吧还有胆子收留你们驻唱,再说教训那些不开眼的孙子是我这个四好青年义不容辞的责任,你们就别凑热闹了!”

  罗本也笑了笑道:“那行,兄弟就不多说了,对了,今天晚上苏荷酒吧有一场时装走秀,尽是漂亮姑娘,有几个和我还挺熟,你来,有看对眼的介绍给你。”

  “行啊!”我想也没想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应了下来。

  “那行,今天晚上我请客,咱们往疯了玩。”

  我手持手机已经走离了办公楼,忽然被阳光笼罩,思维好似也随之扩散了开来,猛然想起自己昨晚答应过米彩不会再去泡夜店的事情。

  停住脚步,想起自己前些日子对米彩种种不靠谱的言行,我决定这次做个言而有信的男人……

  我稍稍沉默之后对还在等我应答的罗本说道:“哟……瞧我这记性,今天晚上有点私事儿,真是去不了了。”

  “是什么事儿比咱们一帮人在一起吃喝玩乐更重要?”罗本开玩笑似的问道,却也有些诧异,在他眼里,我昭阳向来是把吃喝玩乐当作人生中的头等大事去对待的。

  “事情有轻重缓急,改天再约吧,今天真不行。”

  罗本略微失望的应了一声,终究也没有勉强我,成全了我因为信守承诺而即将平淡如水的夜晚。

  挂掉电话,我迎着暖风走在路上,竟也有些诧异自己的转变,其实我即便答应罗本,也无妨,以我的品行,我可以心安理得的告诉米彩:我不过参加了公司的聚会,喝了些酒;她管天、管地,总管不了我和公司同事名正言顺的聚会吧。

  而我为什么没有选择欺骗她呢?我有些不懂……

  半晌,也没有想出所以然,索性理解为:她实在过于漂亮,对于美女,男人总是本能的愿意去顺从。

  可是,这个毫无根据的逻辑,看上去好似也不那么站的住脚。

  那这到底是因为什么?……许久我还是不太懂!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豪门婚恋
  3. 都市爱情
  4. 婚姻生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