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鬼盅

更新时间:2019-11-28 13:00:58

鬼盅

鬼盅 言小莫 著

已完结 东方杨,莫悠悠 都市爱情

东方杨莫悠悠是主角的小说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鬼盅由网络大神言小莫所著作,内容讲述了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工作日的早晨,晨雾已然退散,清风徐徐。东方洒下的一抹红霞,闪耀着金色的光芒,飘荡于河畔。偶有流水潺潺,轻敲堤岸,细心听去便是一曲春之华章。可是正在赶路的东方杨丝毫无暇欣赏这春日盛景,他一心想着的,便是早些赶到海上市重案组,向今后的领导报道。自己寒窗苦读数载,又投身警校多年,今日终于有了表现的机会,不免激动。因此,当东方杨看着前方堵塞的道路时,心下难免一沉。自己果然是在警校呆的时间太长,与这座繁华的城市脱

精彩章节试读:

东方杨第一次来到重案组,自是不知道重案组工作的压力究竟有多少,单就是看着眼前这些复杂的案宗,其实倒也是能想见一二。奇怪的是,两人自从出去之后,就再没有回来。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东方杨一人。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跟着队伍一起出去办案。”刚从警校出来,东方杨迫不及待地期盼着自己有一天能够展露自己的能力,做自己期待的事情。进入重案组只不过是第一步罢了,他希望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破案,还百姓一分平安。

“想这么多干嘛,现在手里不有这么多案子可以研究嘛。”很快,东方杨便收拾了情绪,既然自己想要的第一步已经达成了,最终出去破案,不过就是分分钟的事情。而且,他也绝对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能够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好。

这边东方杨在为自己感到庆幸,外面莫悠悠和孟贾却是已经聊开了。

“对新来的那个,你怎么看?”孟贾颇有几分深意地问莫悠悠。

“他……”莫悠悠笑了笑,道,“什么时候轮到头你问我这个问题了?”一时有些无语。

“反正也没什么外人,你就随便说说自己的感觉呗。”孟贾吃了口菜,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莫悠悠想了想,道,“这不才第一天嘛,能看得出来什么啊。从他的简历上倒是能看出不少的东西,这小子看来应该是个潜力股来的。”莫悠悠突然想起刚刚孟贾教给她看过的东方杨的资料,便如此说道。

“就没点别的了?”孟贾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地绕过这个话题。

“没了。”莫悠悠想也不想地回答。

明知道孟贾是跟她闹着玩的,她如果还让自己在这个无聊的问题里浪费时间就真的太对不起今天难得的空闲了。

“好吧,那就且看看吧。”

孟贾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莫悠悠和孟贾回到了重案组的办公室,见东方杨依旧伏案看卷宗,似乎没有过起身的痕迹。

“没必要这么拼吧?”莫悠悠和孟贾自是心中了然,重案组的案件往往都容易让新来的食不知味。

“啊。”闻言,东方杨这才转过身来,却见莫悠悠和孟贾正上下打量着他。

“悠悠姐,组长!”东方杨站起来,有些拘束地解释道,“啊,不是,我只是看着入迷了,所以……”

“这卷宗你一天之内也是不可能看完的,所以平常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孟贾扫了他案桌上的卷宗一眼,原本还厚厚的一叠现在倒是被分开了两部分。

难道这小子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把一半的卷宗都了解完了?他真的用心看了吗?

办案最忌讳粗心大意,尤其是重案组的工作,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错过很多重要的细节,这一点,也是孟贾多年办案始终强调的。

东方杨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完,倒是让他挺诧异的。速度看起来不低,但如果是粗枝大叶就是重案组成员的大忌了。

“看不出来嘛,你看的挺快的,就剩这么点了?看的都记住了没?”莫悠悠收到孟贾传递过来的眼神,当即了然。笑呵呵地走到了东方杨的安卓前,翻动着他刚刚打开着的卷宗。

“只看了这一些,倒是说不上记住,但有些自己的想法倒是真的。”东方杨笑笑。

笑话,他东方杨在警校的时候,记忆力可是一绝。整个警校没有人敢跟他pk的。虽然真实的卷宗肯定比警校里的那些个案例要跟复杂一些。但他对自己的记忆力还是有绝对的信心的。

“有想法是好事啊,来,说来听听。”孟贾显然更好奇,他会对这些过往的卷宗有什么新的看法。

莫悠悠交给东方杨的这些案子都是目前重案组积累下来的一些旧案,有些都已经过了很久,但始终都还没有头绪,所以如果东方杨能够从中看出一些别的什么来,倒也不失为一件意外之喜。

“我也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但我总觉得这些案子都挺奇怪的。”东方杨随手从刚刚自己已经翻完了的卷宗里拿起一叠在手里,很是疑惑的说道。

“废话,如果这些案子的脉络都理清楚了的话,又怎么会在你的手里。”莫悠悠无语的白了他一眼,真不知道自己该说这小子是聪明呢,还是糊涂。

“……”

东方杨一时被莫悠悠一句话噎得有些无语,倒是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继续。

孟贾瞪了莫悠悠一眼,笑着道,“悠悠,你看你这把小杨给吓得,可别把他好不容易发现的疑点给吓没了。”

孟贾知道东方杨眼前的这堆卷宗都是过去重案组手里的一些疑难案件,积压的时间久了,他们也未免灰心丧气。但当听到东方杨说有一些别的看法的时候,他的确是被提起了兴致。

任何一个细小的发现,都可能成为整个案件水落石出的一个重要的纽扣,而不管是谁,如果能够解决掉这些案子,对于重案组来说,无疑都是非常好的消息。

虽然对于东方杨是否看到了其中的要点,他还不得而知。但对于他的求知欲,他还是认可的。

“来,说说看,你倒是发现了什么?”

孟贾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倒是让莫悠悠有几分好奇。这些卷宗基本都是出自孟贾之手,对于这其中的细节,他自是一直都记得真切。她还记得,自己刚来重案组的时候,就是对着这些案子分析来着。这基本都成为了重案组的新人不得不面对的课题。

但说实在的,在莫悠悠的记忆里,这好像也是她第一次听到有新人说对这些卷宗有新的发现。心下也不由得好奇了起来。

“就是就是,说来听听啊。”

东方杨见两人似是很是热情,便也不端着,直截了当地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三五个小时里,他们一直都对着重案组的过往卷宗分析个不停,倒是没有察觉到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头儿,都快下班了,你们在这儿干嘛呢?”重案组的其他几个同事回到组里的时候,正好看见他们三个正在热烈地讨论着些什么。当然,孟贾还是一副清冷的态度,倒是莫悠悠正和新来的那个小子谈的火热。

“这不是他们两个在这儿争论呢吗?”孟贾瞥了周边的两人一眼,很是无奈地说道,莫悠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啊,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时时处处跟这东方杨对着干。

“怎么?是有案子?我们怎么不知道?”重案组的其他几个人都一副愕然的样子,虽然莫悠悠平常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是对于案子倒是丝毫都不曾马虎过,能让她这么上心的,除了案子也没别的了。

“喏,还不就是那些了,”孟贾指了指放在东方杨案桌上的那些卷宗,道,“刚刚这小子看了一个上午,觉得这些案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所以也就说了一些自己的看法。不过悠悠对于这些案子有完全相反的意见,这不,这两人就争论起来了。”

孟贾今儿也算的上是心情好,否则,他才没什么兴致听着这群人在这儿胡咧咧呢。

众人闻言,也随即围拢了过来,这里的这些旧案,基本也是他们入门时候所经受过的考验,而这其中,虽然已经有部分的旧案已经昭雪,可还有许多至今未解。如今难得有这么多人为这些旧案而伤脑筋,不管是参与还是期待,众人都还是比较好奇的。

“好在,今儿没什么案子,所以讨论一些过去的这些案情也不错。”这边,莫悠悠和东方杨闻言,已经停下了彼此之间的唇枪舌战,虽然各自对于案情有着自己的观点,但他们同样都不希望自己成为这些同事们关注的重点。

“那个,悠悠姐……”东方杨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想问,却始终都没有问出口。

东方杨还在警校的时候,就听说重案组是个工作压力很大的地方,且不说那些案子的难易程度,就是每天的案件频率都够让人觉得吃力的。但是今天自从来到重案组报到之后,他就还没听任何人说起过有什么重大的案件。

更奇怪的是,莫悠悠把这些过去的卷宗丢给他的时候,还说,这是他以后要接触的案子。

他到这儿来,难道是为了给这些旧案昭雪的吗?

虽然听上去也是挺不错的,但他还是不愿意把精力放在这些旧案上面,不说时间久远,有些细节难以把握,就是这些案子里能看出点蛛丝马迹都难。再说了,隔了太久的案子,就算是当事人都未必能够清楚的记得当初发生过什么了,他们又怎么能够从中找到事情的真相呢?

在警校的那些年,东方杨承认自己很喜欢刑侦工作,但是他更愿意把时间花在刚刚发生的重大案件里,也不愿意逼着自己去处理那些已经年久失修的旧案。

“想说什么就说,这吞吞吐吐的,哪有我们做刑侦的半点果决。”

莫悠悠刚刚在和东方杨就案件的论述中始终都处于下风,不免心中有些不快。此刻听到东方杨叫她,但说一半留一半的态度让她很是无语。

“是。我是想问……咱们这儿今天这么安静的样子,是常态吗?”

东方杨直到注意到众人审视的目光,这才意识到自己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时间和地点,来问一些重要的事情。

也怪他自己,每次只要是跟人谈论起案情来就怎么都收不住,这不,一不小心时间过去了一大半,自己一直纠结的问题也没问出口。

“怎么?你是觉得自己今天太闲了是吗?”莫悠悠无语,她好像记着这家伙从走进重案组办公室的第一时间起就一直在研究案子啊。难道这些事情还不够麻烦的。

研究案情是重案组最麻烦的事情,一切的后续工作都是从案情来的。

还是他觉得这些案子对他来说太简单了?

莫悠悠这话一出,众人都像是看猴子似的盯着东方杨看,对于重案组的其他同事来说,这一天没有任何的案子,不需要出现场,不必要各种盯梢,可算的上是最难得的日子了。他居然嫌弃这样子的安宁?难道他还希望每天都有命案,每次都要他们出去寻找真相?

“不,不是这个意思。”东方杨这下是真的有点慌了。平常面对再麻烦的事情都不觉得,怎么今天对上莫悠悠一切都不对劲儿呢。

是了,一定是这家伙和自己的气场不和。

东方杨这么劝说自己。

“那你什么意思?”果然,莫悠悠继续步步紧逼,“这些案子可是比你在警校的时候看到的那些例子不知道难处理多少遍。”

莫悠悠心下已经认定东方杨把重案组想的太可怕。以前自己刚刚出警校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在重案组待的时间长了,就明白这态度的转变是从何而来的了。

东方杨还想要说些什么,重案组办公室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我去,别是出了什么事情,这种事最经不住念叨了。”

“经不住念叨就对了,习惯就好。”莫悠悠很是淡定的起身接电话。

猜你喜欢

  1. 都市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