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六锦宫灯记

更新时间:2020-06-30 12:40:17

六锦宫灯记

六锦宫灯记 世倾研 著

已完结 李代桃,灵瑶

热门小说《六锦宫灯记》作者是世倾研,主角李代桃,灵瑶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故事写的很是精彩。传闻世有极悲之地,名为落花涧,落花有灯名为六锦宫灯,凡名字出现在六锦宫灯上的男子,必定会历经情爱之苦流下绝爱之泪,最后毕生修为和爱恨戾气化身成魅随着那滴绝爱之泪变成昧珠。传闻得齐六颗昧珠者可拥有至高无上毁天灭地的灵力,亦可重置万生重生,重新造世。因此六锦宫灯和昧珠在三界都是禁物,凡寻找昧珠之人必定死于弑神剑。

精彩章节试读:

碧娴看到过他的真身,他自然是容不下碧娴,只是看着昏睡中的她一直惊恐的呢喃,“不要杀她……不要杀她……不要……”

他无奈抽回眼睛冰冷到:“把她放了,另外,你即刻去把找个先生看看碧娴的生辰命格。”

侍卫不解的问到:“锦侯要查她命格干什么?”他抬起头,眼神冰冷摄人不容半点忤逆,侍卫知趣的说到“是属下失言了,我即刻去办。”

当碧娴被推进灵瑶屋里,看到昏睡中的灵瑶慌忙跑上去哭喊到“公主,公主,你快醒醒,我们一起回王宫,这里住着一个妖物,公主……”紧接着是她无助低泣的声音。

对面房里夜长空坐在冰冷的屋角,听到碧娴的话脸上隐隐乏现怒气,侍卫站在门外喊到:“锦侯,你要的碧娴命格属下已经查到了。”

房门拉开,他的脸阴霾得妖邪,拿过侍卫手里的解说宣纸,顿时眼睛睁大,侍卫一边说到:“属下找先生看了,先生说碧娴命不好,命里五缺,没什么特别的。”

他即便愤怒的握紧手里的宣纸,正是因为五缺,却偏偏龙抬头天生的人,命里四方平阔,却可依仗龙眼俯视大地观微四方妖魔,凡被他们碰到自身血液的妖魔,月正之夜必然会被他们看到真身。

细细想来迎亲那天他走过碧娴身边时,手臂的血液不小心碰到了碧娴手背上。

阴狠冰冷吩咐:“把碧娴给我关押起来,绝不许其他人与她交际说话,如果她敢乱哭乱喊说什么怪力乱神的话,即刻割了她的舌头。”

侍卫错愕的看着眼前夜长空,竟想不到如今的夜长空已经变得如此阴狠果绝,“那公主那边……”

他即便厉声否定到:“锦侯府还用不着一个细作来照顾主人。”语罢转身向灵瑶房里走去。

夜长空走进灵瑶房里,侍卫随即跟来快速的托起碧娴拖走,碧娴看到他时吓得全身发抖只知哭喊“救命……救命……”

待侍卫都退出房里时,他随手关上房门,脱了外衫只剩下单薄的中衣,坐上*沿扶起她紧抱在怀里,只是接触她身体片刻,向来畏热的他便已是满额的大颗汗珠。

小脸被烧得苹果一样红的她,一直惊恐的微弱哭喊“不要杀她……不要杀她……王姐……醒醒……不要死……你们都不要死……不要丢下灵瑶……”

他紧皱剑眉,一心想要除去碧娴,如今却不得不顾及灵瑶。

不一会儿他的白衣中衣都已被汗侵湿,而他紧抱她的双手毫不松开,汗如雨下的滴在地上打湿一片。他皱眉忍着身体的炽热,双手长出长长的利甲,随即他的头发也开始慢慢变长垂地。

不知从身体何处发出一个声音“放开她”。

他神色为之凝重阴狠,声音却变成了一个好听的成年男子声音:“不用你管”。

“她是凡人之躯有你最无奈的温度,你的冰寒之体是护体根本,你不怕显出真身吗?”。

“如今我才是夜长空,真正的夜长空已经死了,我想做什么便是什么,你不过一丝灵绪,等我空闲了自会把你毁得一点不剩。”

孩童声虚弱到:“也罢……随你了”……

山巅的钰兮再看凡尘时,那已是一个绝美绝伦长发垂地的成年男子拥抱着灵瑶……

一日后,灵瑶不治而愈,一直不退的高烧也退下了,她醒来后神采大不如从前,整日躲在房里不言不语,也不吃饭,好像还处于“杀人”的畏惧之中。

夜长空走进房里,脸色略微苍白,一屋子的婢女和侍卫正逗着躲在桌下畏畏发抖的她。

“公主,地下凉,出来吧。”

“是啊公主,今日天气好,我们带你出去荡秋千。”

“公主喜欢抓鱼吗?你出来,我们大可带你去抓鱼,想必王宫里公主都未曾下过鱼池吧?”

任凭下人怎么哄劝,她都是害怕的蜷缩在桌子下握住双耳哭喊“别杀我……别杀我……姐姐……王兄……”

夜长空慢步走过去,下人纷纷退下一脸的无可奈何,他弯身蹲下看着桌子下的她,她却还是惊恐害怕的哭喊“不要杀人……不要杀人了……不要杀了……”

看着面前如此受惊的她,他向着她伸出手开口到:“跟我出来”,停顿许久之后又才继续到“不会让你看到死人。”

一时间,所有人不再说话,都把目光投注在她的身上,她微微吃楞的看着他,泪还颤抖在眼里,下人一边劝说到:“是啊公主,现在可是锦侯在和你说话,你快出来吧。”

夜长空从未有过如此平淡认真的脸,一脸的坚毅看着她,她看着他悬空伸着的手,整个身体也在发抖。

就在这时,一个侍卫匆忙跑进来顿时打破了整个房里的寂静“不好了,回禀锦侯,大王以下个月宫宴为由,下旨让你和公主务必回宫聚宴。”

他依旧是看着她,没有回头,表情略微冷淡:“推了。”

侍卫难为到:“锦侯忘了池国国俗吗?公主出嫁一个月后必须回王宫敬奉亲茶,你这一去恐怕是凶多吉少。”

他看着她沉闷了一会儿,对她又轻言到:“你想回王宫吗?想回去就出来,过两日我就带你去见你那想置我于死地的父王。”

侍卫即刻劝说到:“锦侯三思,时日还早,我们可想个万全之策推辞。”

他却犹如没有听到一般,依旧是看着灵瑶,“还记得你说的吗?我是你相公,你这辈子都只会跟随我,出来吧。”

灵瑶看着他目光越复神奕,恐惧也渐渐压下,抬起她的手向他伸出,而她的手越是向外伸便越是颤抖厉害,下人们大气也不敢出,好似一个小小咳嗽就能把她的手吓回去。

他不等她伸过来,即便手快的抓住她的手,她即便埋头惊叫起来,他烦恼的对身后下人怒吼到:“都滚出去。”

那也是下人第一次看到锦侯发这么大脾气,都纷纷快步离去不敢有半点怠慢。他紧拉着她的手不放,她却哭闹得格外厉害,“灵瑶,灵瑶”他唤了两声。

她却毫无神智去听,他钻到桌下紧抱着她不放,她尖锐的惊叫声更是锥耳,一直挣扎着他的环抱,而他的脸色明显的难看,“灵瑶,你住口,我是夜长空”。

他拉下她紧抱双耳的手紧抱她在怀里,毫无平时的邪魅虚浮:“没有死人,也没有人死,有我在,你不要怕。”

许久后她才微微有点理智哭喊到“长空……长空……当真是长空吗?”当时的他并不明白灵瑶的这句话,等到他再明白时,那已经是很久之后。

“是,我是夜长空,你别怕了,以后我不吓你便是。有我陪在你身边,你就什么都不用怕,你想回王宫,过两日我便陪你回去。”

她依偎在他的怀里,发抖的身子没有得到半点的安抚,却见她沉重的抽泣着点了点头“嗯……”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