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地狱过客

更新时间:2020-06-30 04:21:48

地狱过客

地狱过客 东港青年 著

连载中 方晓,陈茜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现代言情

精品优质小说《地狱过客》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灵异类小说,是东港青年创作,这本书的主角是方晓陈茜。地狱,有入口无出口。多年前,一道流光划过地狱,强行打开了一个出口。地狱恶鬼见状,四处奔走相告,扶老携幼离开地狱,来到世间作恶。世间人们见状,四处奔走相告,成群结队将地狱恶鬼送回地狱。方晓,一个大学生,被地狱恶鬼所害,送进地狱,等他走出地狱的时候,手中多了一支钢笔……

精彩章节试读:

偌大食堂餐厅,算上卖菜阿姨大叔,一百多人分散站位,餐桌底下,椅子后面,卖菜房间里面,彼此防备,生怕被击鼓传头。

卖菜阿姨大叔抢占卖菜房间,自我保护,心说这种血淋淋恶鬼游戏,就让年轻人去玩吧,阿姨和大叔已经步入中年,玩不动了。

有些学生认为房间里安全,拍打着卖菜房间门,想要进去,被卖菜阿姨和大叔无情抵挡。

持头人张婷忍受着胳膊苦痛,提溜着女生头颅靠近刘杰,鲜血顺着女生头颅脖颈滴落在地板砖上。

刘杰精神很紧张,双手挟持眼镜女生拖拽而行,跟张婷始终保持最远距离,尽力躲闪。

他知道张婷不可能一直拿着那颗头,因为要在击鼓声停止前传递出去,只要保持最远距离,而且身前有挡箭牌,就可以躲过这次危机。

“别过来!”

“别往我们这边躲!”

刘杰四处躲闪,被一众同学嫌弃和警告,犹如瘟疫之灾,刘杰不敢惹众怒,尽量往无人角落躲闪。

眼前这种局面,靠近谁就容易被谁记恨,到时候说不定谁从背后来一下,那就麻烦了。

角落里,方晓和罗皓以及路梦瑶和孙妍在戒备,心说这该死的刘杰千万别过来。

之所以躲在角落背靠墙,主要是为了防止有人从背后偷袭,背靠墙不见得能乘凉,但是多多少少能阻挡从背后发起的攻击。

眼看刘杰好死不死的往自己队伍所在角落方向挪动,方晓怒骂道:“滚,别往我们这边走!”

不说刘杰人品,单说灾难源泉,人人避之不及。

耳听鼓声越来越弱,张婷很着急,她跟刘杰的距离始终保持六米左右,这个距离很远,把头扔出去不见得能砸中他,可是不把头扔出去,等鼓声停止,她就会被吃。

她多么希望有人能帮帮她,帮助她把刘杰固定,让她能靠近,可是在场同学和阿姨大叔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冷漠之人,没人愿意帮助她。

怎么说,这就是自己什么都不做,却严格要求别人必须高尚的思维,在张婷看来,所有人都应该热心帮助她报仇雪恨,都应该高尚,而她,不应该承受这种苦痛。

形势很严峻,容不得她谴责同学和阿姨大叔的冷漠,单手拽着手中头颅头发,瞄准刘杰扔了出去。

刘杰好死不死的挪动到方晓四人身前,眼见头颅扔来,立刻使劲把挟持的眼镜女生往前一推,扔来头颅砸在眼镜女生身上。

刘杰长舒一口气。

眼镜女生花容失色,大脑一片空白。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事情,她更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被挟持。

她不明白,她不相信,她被击鼓传头了。

耳听击鼓声越来越弱,有人大喊提醒:“鼓声还没停,赶紧抓住那头扔向别人。”

一语惊醒梦中人,击鼓传头,鼓声停止之后才会计算结果,眼镜女生颤抖的双手急忙抓住跌落在地鲜血淋淋的头颅,转身刚要扔出,击鼓声戛然而止。

“不!”眼镜女生惊恐万分,急忙把手中头颅扔了出去,砸中刘杰。

世间最大痛苦,莫过于绝望之后燃起希望,又变成了绝望。

这个时候,恶鬼阴森声音再度响起:“你在击鼓声结束之后才砸中别人,无效,头颅在你这里停止,那么,对不住了!”

说着,阴森之气凝聚成鬼爪,抓住眼镜女生身躯,硬生生将其脖颈拽断。

“求求你,不……”

哀求的恐惧声戛然而止,惨叫声让人头皮发麻,一缕怨魂飘荡而出,被阴森之气吞噬,带走。

凭空出现一个好几亿米高的猩红门扉,眼镜女生怨魂进入了里面。

那门里,应该是地狱。

这时候恶鬼阴森声音再度响起:“很好,十个恶鬼已经抓出来一个,还剩九个,大家继续努力,下一个击鼓传头之人从头颅最近的人开始,就是你!这一次,先失去的是腿!另外,我补充一下规则,击鼓传头,只允许往下传,不允许往回传,只要传递出去了头,自身这里就不能再被传头。”

恶鬼说着,手指向离头颅最近的那个人,正是方晓。

方晓看着那恶鬼十几年不洗的漆黑鬼爪指着自己,心脏狂跳,大脑一片空白。

怕什么来什么!

为什么是自己!

恍惚间,他的左腿被鬼爪硬生生撕裂,骨头和血肉分离,让他痛苦万分。

旁边路梦瑶和孙严不由自主撤退了一步。

罗皓眼见方晓倒在地上痛苦挣扎,急忙上前安慰:“小方,你振作点。”

毕竟从小一起长大,友情很深,罗皓替方晓感到痛苦,可是眼前这种局面,他也无力作为,只能安慰。

地狱之能,非人力所能抗衡!

方晓手中出现了头,击鼓声再次响起。

在场学生青年目光聚集到方晓身上,等待着他说出下一个接到头颅之人失去的身体部位。

这种事,总有一个会倒霉,关键看倒霉的是他人还是自己。

大家都盼望着是别人,然后等别人出现人性污点,就加以讽刺。

方晓痛不欲生,大汗淋漓,这种痛苦,不是一般人想象到那种断胳膊断腿之痛,这是恶鬼故意硬生生把**根撕裂,骨头都被撕裂碎。

“为什么?!”

这世界最难的问题就是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在一百多人中承受了这种断腿断骨痛苦。

为什么,谁知道为什么会倒霉!

击鼓声越发雄厚,提醒着方晓,要把手中头颅传递出去,按照那个什么狗屁地狱守卫者所说,只要把这头传递出去,痛苦滋味就会消失。

而且,刚定的规则,不允许往回传,也就是说现在开始,不能把这颗头传给刘杰。

这就意味着,以后的人不能报仇了。

方晓眼眸看向一直像没事人一样的那个黑婚纱姑娘,想必这恶心恶鬼游戏就是这女人所为吧。

“一根头发!”

方晓颤抖声音说出了下一个接到头颅,鼓声停止之后失去的身体部位,而后将手中头颅传递给了罗皓。

一根头发!

按照方晓提前跟队伍之人所说方案,下一个鼓声停止时接到头颅之人,会失去一根头发。

只要人人都说失去一根头发,那么这场罪恶击鼓传头游戏就不会有人再受伤,算是告终。

当然,你有张良计,人有过墙梯,这个时候如果恶鬼说头发不算,那就什么都白搭了。

好在地狱恶鬼声音没这么说。

头发也是人体一个部位,很多人以为无用,实际上对于姑娘来说,是很能增添魅力的身体部分。

一根头发?

这声音传到了食堂大厅的每个角落,还有这种说法?

只要失去一根头发,就可以摆脱恐惧和苦痛?

头颅传递到罗皓手中,罗皓把头放到一边,关切询问道:“小方,你感觉怎么样。”

那所谓地狱守卫说,只要把头颅传递出去,就可以让苦痛消失,罗皓不关心自己头发,只关心方晓苦痛。

方晓把头颅传递出去,果然跟那所谓地狱守卫说的一样,痛感消失了,但是血流没有停止。

这就跟电视里没痛流产广告一样,说是没痛,但是没说有没有创伤。

中华文字博大精深,多数用在骗人上。就好像什么海景房,我们的名字叫海景,怎么,有意见?

方晓心说原来如此,这个所谓地狱守卫,很明显是害人恶鬼。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3. 现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