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重生 > 美人风华血成沙

更新时间:2020-02-13 02:29:50

美人风华血成沙

美人风华血成沙 织女 著

已完结 战其镗,苏政华 复仇小说重生小说女强小说古言小说

美人风华血成沙主角战其镗苏政华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故事内容写的很是精彩。武昭帝十七年春初,战家满门战死沙场,奸人传书只道战家因通敌而失守五城,已被诛杀,与此同时战皇后被污蔑毒杀贵妃之子,武昭帝废其位,将其打入天牢,随后武昭帝御驾亲征于庸城,十万南晋将士对战三十万北燕勇士,一时尸横遍野,引得寒鸦落满枯树。武昭十七深冬,皇帝大败,被兵困于庸城,一小部分人将皇帝护送离开,退无可退之处却惊现废后,她战马红樱枪,染血而来,为护他终于去了,他被逼退无可退,抱着废后坠入深崖,不曾想一朝回首,醒来却发现,于国子监的学堂里

精彩章节试读:

战家哥哥可谓是这战家的一个另类,换句话来说是这群神经病里唯一一个正常人。

“不用背书?”她狐疑的瞧着太子,天下有这么好的事儿?以这太子的阴险程度,怎么可能平让罩着他?

“学乃门生之根本,岂有不背之理?不过,我倒是可以让你少抄些书。”他提笔,在纸上端正的写了两个字,字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青涩稚嫩的正楷了,如今的他那字迹走笔龙蛇,堪称大气壮观,每一笔都透着金戈铁马的力量,若是不说这是太子殿下写的,估计没有人会觉得,如此苍劲而透着岁月的字,是出自于一个年十五的孩子之手。

“那我拒绝。瑶宇兄是你的伴读,我若是占了他的位置,他肯定不痛快。免了吧.。”她干脆盘了腿坐在书桌上,将宽袖里面的东西一一取了了出来,一堆已经快变成渣的点心,一只荷叶鸡,一只烤鸭,零零碎碎的几颗糖,粘在那糕点渣里面,怪难看的。

“明瑶宇如何,与你何干?。”他微微皱眉,很不喜欢她过份的去关注一个人,那会让他羡慕嫉妒恨!

“什么与我何干?当初我与瑶宇兄结拜的时候,还被你嘲笑说瞧着像拜堂呢!既然拜堂要拜,结拜也要拜,那肯定是要做亲人的,你这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是不会懂的。”她抱着她的荷叶鸡,直接开啃,半点形象也没有。

坐在她对面的苏政华当真想回去掐死他自己了事!什么结拜跟拜堂似的,简直就是自己挖了个坑,结果还把自己给埋了,上辈子的孽,当真是造得太多了,如今悔得脸都青了!

“我不学无术?”

“那次在巷子里的那三个人,你敢说不是你派的?”她啃了一只鸡腿,擦了一嘴油,然后抓了一块糕点解腻,一双眼睛还在盯着他,仿佛他敢说不是就怼死他!

“是。”他落笔的手微抖了抖,心里千万条草泥马呼啸而过,作孽……

“还有上上次,我不小心掉湖里了,要不是我哥路过,我一旱鸭子就淹死了,当时我分明是被人绊下去的,你敢说那一脚不是你?”她得意洋洋的开始回忆往事,如数家珍一般开始控诉太子殿下那些失德之举。

“是。”他今天有点心累,苍天为什么不让他穿越得早一点!若是早些,恢复到娃娃的时候,说不定还能订个娃娃亲,顺便将她带进东宫当童养媳来养着,美梦啊,梦一梦也就成了。

“还有上上上次,练武场的时候我与二殿下对战,那把刀变成玄铁的了,你敢说不是你换的?”

“是。”

“我那衣服里面的蟑螂,被窝里的老鼠,茶里面的辣椒水,还有还有,鞋子里面的钉子,我才不信你会对我好呢!我自己抄,用不着你猫哭耗子。”

“……”

她跳下桌,在太子殿下的衣服上擦了两把,瞧着这十根有些粗粗的手指干净了,圆满的回了她的书桌前,翻开女则,然后捣药一样的握着那只笔,在那上面相当大气的开始抄。

抄着抄着她就睡了,口水横流不说,毛笔戳得脸上尽是乌黑的墨渍,那《女则》更是连的第一页都没有抄完!

苏政华来到她的身旁,将破破的披风给她披上,低头在她的额前亲了亲,她砸了砸嘴, 手里的毛笔落在桌子上,慢慢滚到了地上,发现细微的声响,这货倒是睡得安稳, 扒在桌子上,打着小呼噜,没了白天打了鸡血似的闹腾,此时的她乖顺得像只猫儿一般。

苏政华坐在她身旁,取了那纸笔,开始抄录。

深秋里寒凉的夜总是漫长的,窗风呼号的窗外是冰冷幽暗的世界,宫灯朦胧的光隐隐约约透进来,将屋子里的视线划得越发的朦胧,桌子上那些碎糕点渣也已经被收拾干净了,只这书阁里还弥漫着食物淡淡的香味儿,站在身后的小秋子诧异的瞧着自家太子殿下,琢磨着他是不是被人调了包了,怎的前后的差距这般大!

苏政华抄着那《女训》偶尔侧头看一眼睡得香沉的战其镗,砸了砸嘴,大约是觉得这边有光,不大舒服,于是便转向另一边,她以为自个儿这是躺在chuang上呢,一个翻身,砰的一声就摔到了地上,令正抄书的苏政华哭笑不得的是,这货竟然没醒,含糊的喊了一句娘亲,然后躺在地上就这么睡了过去。

好在是木制的地板,若是大理石的,定是要冻出毛病来了,苏政华吩咐小秋子弄chuang被子来,将她抱到贵妃小塌上,给她盖了被子。

小秋子很不解:“太子殿下,您以为不是还见不得这战小姐吗?怎么今儿这性子转了这么多了?”

先前本是要去一品阁见一位故人的,可是谁知道遇上了战其镗,故人也没见成了。

“以后但凡是对她不好的,你都告诉本宫。”他衣袍一甩,来到那桌案前坐下,执了笔开始写。

小秋子乐了凑上前去,朝苏政华道:“太子殿下,以前您不是说,若是她落入你的手里,你肯定将她扔荒山野外去,定是要瞧瞧她那股子嚣张气焰还能不能降下去吗?眼下……不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到时候若是皇太后问起,你就说她这是自己跑出去的,与您半点儿关系也没有。奴才可记得,这皇宫后头有一座峰林山,那山中,传闻还出现过老虎呢。”

苏政华扫了眼黑暗中睡得沉沉的小家伙,忽的想了起来,曾经他确是这么做过,那时还是那皇后所生的二皇弟前去救的她!如今想想,当初简直是作孽,竟亲手将她推给了别人。

“小秋子,你可知,本宫说的对她好的,是何意思?”他收了视线,一面写一边淡淡的问。

小秋子有些狐疑:“太子殿下难道不是要对战小姐动手?”

“她一个女人,本宫动的哪门子手?下去,自己去领十板!”他抽了一张写完的纸,在另一张纸上继续抄,这小秋子顿时吓得跪了地,大声道:“太子殿下……”

“声音这么大,想死?”苏政华真想踹他两脚,看了眼那小妮子,还好没醒,只是翻了个身,扒在那贵妃塌上, 一只手露了出来,搁到了地上,他起身,将她的手塞回了被子里头,这才望向小秋子。

“她是本宫的命!本宫动的哪门子手?下去!”

猜你喜欢

  1. 复仇小说
  2. 重生小说
  3. 女强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