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官场职场 > 权途岁月

更新时间:2019-10-01 04:05:35

权途岁月

权途岁月 萧何吏 著

已完结 萧何吏,乔玉莹 现代言情

《权途岁月》主角萧何吏乔玉莹小说,是萧何吏著作的一本优质作品,文章主要讲述了:一个普通年轻人在官场中的平凡经历,没有高人指点,没有贵人相助,有的只是点滴经历的真实,繁华过后的寂寞和脚步仍需迈出的迷茫。文中的萧何吏,努力和机遇并存,貌似取得了一点成就,表面风光,内心痛苦,对于人生,他确定不了走的是光明途还是不归路,只能一如既往的迷惘着,思索着........

精彩章节试读:

陆春晖点完菜,把菜单递给服务员,转头对萧何吏鄙视地说:“你小子就是个变色龙,刚认识那会一口一个陆主任,低三下四卑躬屈膝的,我带你来吃个饭,你能说二十遍谢谢陆主任。”

“那也是你不注意形象,没有在我心中树立威信。”萧何吏反击道:“再说了,最早我也是被你这个大变色龙给骗了,还以为你是正经人呢。”

今天因为带着气,陆春晖点的菜格外的丰盛,一大桌子。

萧何吏心情不错,最近他不怎么太去想没工作可干的烦恼了,天天在单位和陈方凌嬉闹着很开心,下班以后还能经常免费吃顿大餐。虽然在没进政府以前,像所有人一样,对政府部门的公款吃喝有很大意见,但轮到自己吃的时候,尤其是吃过多次以后,忐忑内疚甚至包括新鲜早就变成了坦然。不过坦然归坦然,偶尔想起家乡和过去的时候,内心总还是隐隐有点负罪感。尤其像今天这么一大桌子菜,想起照片上奶奶和妈妈,情绪就有些低落。

萧何吏和陆春晖都没说话,一直闷头吃,气氛非常沉闷。为了打破这种气氛,萧何吏笑道:“我上班后第一次在酒店吃饭,真得很震撼,那么富丽堂皇,到处是明晃晃的灯,照得我都有点眼花。上一个菜我就猛吃,后来吃不动了,可菜还是不停地上,而且看着又那么**人,我想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来,要是不尝尝就太可惜了,就一直硬撑着吃,结果差点吃出个肠炎。”

陆春辉没有笑,估计他看萧何吏照片的时候也想起了他的故乡和亲人,沉默了好一会,低沉地说道:“何吏,咱们在这吃一顿,够全家人在老家里吃一个多月的。”

萧何吏点点头,放下手中的筷子,叹道:“以前麦收,脱完粒以后还要扬场,就是用木掀把带着杂物的麦粒一遍一遍地侧着风扬出去,把尘土、麦壳和树叶子之类的分离出去,弄到最后,就是剩下几十粒麦粒,也得捧起来吹,把麦粒从尘堆里挑出来。现在想想,一个馒头就得多少麦粒啊!”

陆春晖鄙视地看了萧何吏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扬场就扬场,说那么啰嗦!”

萧何吏愣了一下,这才意识最近常跟陈方凌聊天,已经习惯了要把这些名词解释清楚。而现在对面坐的这个,根本不需要这些。

陆春辉看了看桌子上的剩菜和没吃完的水饺,叹了口气:“是啊,那时候几十粒麦粒也不舍得丢啊。”

两个人一时无语。又坐了一会,陆春辉站起来,赌气似的说道:“管他呢,咱不吃别人也是吃,就当促进餐饮业发展了。”说完转身结账去了。

出了酒店,萧何吏问:“晚上有事没?去我那里玩会?”

陆春晖一晚上也没提段文胜的事,心里的结还在,叹口气有点惆怅地说:“晚上去小翠家,商量商量结婚的事。”

萧何吏知道,陆春辉和女朋友早已过了热恋期,开始着手准备结婚了。陆春晖长得一表人才,工作能力及口碑也不错,所以当初给他介绍对象的人非常多,其中不乏条件很优越的,有东州市副市级领导的侄女,有军区军级干部的女儿,他一概没见,最后还是选择了他当初刚来东州时认识的那个打工妹。

这个选择虽然遭到了包括乔玉莹局长在内的那些爱护他关怀他的领导的反复提醒,但一向顺从领导的陆春晖却还是选择了坚持。很多人都为陆春晖即将来临的婚姻感到失望和惋惜,而萧何吏心里却隐隐地觉得是对的,尽管嘴上还是要经常骂骂他傻瓜傻蛋傻帽之类的。

破格提拔的程序走的异常顺利,不到一个月就完成推荐、考察、谈话、公示所有的环节。初冬刚过,任命文件已经拿在了段文胜的手中。

24岁,副科级干部,段文胜拿着任命文件,手微微有些发抖。乔玉莹局长已经找他谈过话,语重心长寄予厚望,并给他坚定信心。由于综合科科长是由陆春晖兼任的,所以段文胜不存在等待的问题,没有大的差错,两年后自动接任综合科科长。

尽管陆春晖甚至是郝海平都觉得没有必要,但乔玉莹局长还是坚持特意召开了一次局长办公会,宣读了段文胜的任命,并明确讲说以后陆春晖主要负责局办公室这一块,综合科由段文胜主持工作,重要的事需向陆春晖汇报。

多大的事算重要的事?综合科是综合业务,哪个单项业务出了问题,估计还没等段文胜知道,分管局长就已经给乔玉莹局长汇报了。

陆春晖心里明白,乔局长的意思是让自己放手,其实自己一直就没把手伸进去过。

陆春晖的心情是有些复杂的,但更复杂的恐怕还是综合科的人员。最近几天,陈玉麒的脸更显得苍白,脸上的笑容也更难得见到了。以前见了陈方凌还笑着说几句,现在倒好,只要陈方凌过去,他头就低下,显得更不开心。

温叶秋依然是淡淡的,淡到谁也看不出他心里到底是什么心情。

萧何吏也受了很大刺激,本来他就是综合科的落后分子了,现在再看到段文胜绝尘而去,心中更加黯然失落。好在他骨子里的性格开朗,没过几天又能跟陈方凌嬉闹了,但总是不如以前那么放松自在,心情时而就会有些低沉。

综合科还是以前的综合科,人还是以前的人,但因为一个副科长,气氛又开始第二次变得不同。第一次是因为陈方凌而变得有点春 光明媚,这一次却是像低沉的乌云压着,暴雨前的憋闷。

段文胜不在单位的时候,大家还能聊聊天,但只要段文胜在,气氛就会比较沉闷,大家都不怎么说话。即便萧何吏想挑起个话头,但陈玉麒和温叶秋也不接。陈方凌也有变化,她总有意无意地攻击段文胜,这让段文胜心里异常的苦恼。

这天,温叶秋和陈玉麒一个去市里开会,一个下乡了,屋里只有萧何吏和段文胜。

“何吏,我的处境你也看到了。”段文胜叹了口气。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