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都市 > 致命邂逅:先生你被捕了

更新时间:2020-07-30 13:15:08

致命邂逅:先生你被捕了

致命邂逅:先生你被捕了 隔壁小红花 著

已完结 纪云帆,林芷 优质言情都市爱情现代言情热血爽文

致命邂逅:先生你被捕了主角是纪云帆林芷的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都市类佳作。她叫林芷,父亲取名谐音林痣,希望有人将她捧于掌心如痣。她原以为这个世界除了黑暗便再也没有其他东西。然,那个男人出现,打破了这一切。纪云帆说:“林芷,有我在,从今往后,你再也不会孤单一人,从今往后,我会将你捧于掌心如痣。”

精彩章节试读:

林芷静静看着纪云帆沉思,虽然以前也觉得他很好看,那也只是单纯地对一个人的印象而已,现在仔细一看无论是从任何一个角度都能是一种观赏的视觉。

像这种人,明明能靠颜值吃饭,却跑来当刑警,着实有些浪费资源。想着心里啧了一声,脸颊淡淡的浮起一抹红晕。

待纪云帆回神后,她悄悄地摸了摸鼻子,清清嗓子,端正态度般详细的提出几个点。纪云帆听着她像是在做工作汇报般点着疑惑,“等尸检报告出来,你这里有一半的谜团自然会解开。”

像是验证他所说的话般,林涵东推门而入,眼中满是血丝,手中拿着报告说:“尸检报告出来了。”

纪云帆结果报告,一边细细察看,一边听林涵东简述:“凶手先是将受害人喉咙割破,防止受害人呼救,凶手在受害人挣扎中一刀捅进左%,所以,致命伤是*前一刀,加上失血过多导致受害人无法再挣扎。除此之外受害人再死亡前24小时之内曾受过侵犯,脖子和手腕有不同程度淤痕。”

林芷默默听着讲述,时不时将脑袋凑到纪云帆手中报告上看两眼,飞快的将内容记下。

纪云帆将手中的报告递给林芷,说:“可以传唤房东九爷了。”无意间扫过林芷的马尾,手心有点痒,捏捏手指又忍住了。“别看了,快跟上。”

林芷被他这么一催,小声说了句,“什么呀,这都没看完。”虽然小声,但耐不住人家耳朵灵敏,勾起嘴角带着一丝自己也没察觉的笑意。

倒是林涵东一脸懵地看着二人走远,似乎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

二人在审问室等着刑警将人带过来,远远的都能听见九爷胡略略的骂声:“你们这些警察怎么办事的?放着凶手不抓,反而抓我这种无辜市民。”说完后边还夹杂着一长串的方言,一猜都知道没什么好话就对了。

这种人,越是心虚就越是凶狠,毕竟光脚不怕穿鞋的,只要没有证据就不怕被抓。不摆出事实,这种人是死活不会认罪,更有可能反咬一口。

林芷第一眼看到九爷就觉得无形中透露着一种猥琐,特别是知道这些资料和报告以后,更是恶心至极,悄悄咬牙就等着一会亮出利齿,抓住所有漏洞,一招制服。纪云帆仰着脸,憋住笑意。 

还没待九爷看清眼前坐着的人,纪云帆端凝着脸,一连串的质问就扑面而来:“受害人阿娇死时,你在何处?是否对受害人实施侮**后杀人?你可以选择撒谎,但这些都是证据,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要承担后果的。”

对着纪云帆这严肃的神情,九爷说不出的心慌,加上本就心虚,进来之前的气势直接就被人无视了,更是一种自己的想法都能被看透所压制。

“我没有杀人,我也没有侮**阿娇,她是自愿的!”九爷憋得面红耳赤,紧紧抓住一句自愿的,便滔滔不绝的说了阿娇是如何**他的。

林芷抓着手中的笔记本,也被这人厚脸皮给吓到了,回道:“这是受害人的尸检,要不要*一字一句念给听?受害人死前24小时内曾被侵犯过,脖子和手腕间有不同程度淤痕。也许就是你害怕受害人报警,你就先下手为强杀害了受害者!”

“我没有杀人!”九爷被这一结论气得一掌拍在桌子上,鼻孔一张一合,就怕一不顺气就能晕厥过去。“我不过是睡了她一次,我走之前她还好好地躺在chuang上,谁杀人了,别以为你们是警察就能乱冤枉人!”

九爷被刑警带上手铐带离审问室时,嘴里还喊着冤枉,说是没杀人,也没上过阿娇,两人你情我愿地,怎么说是侵犯。

虽说没能真正查出真凶,但是九爷被收押也算是缓了口气,纪云帆撇了两眼林芷皱巴巴的衣服,说:“先回去休息吧,你这身衣服都能当抹布了。”

林芷嘴上吐槽,哪里像抹布了……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林芷!”一路神神叨叨的林芷被人拍拍肩膀,吓了一大跳,一回头看到是认识的人夏菊。两人高中时前后桌,闹起来依旧,林芷笑着道:“吓死人去了。”

“你做什么亏心事了?这么不经吓。”林芷笑笑没回话,眼尖看到她扣于*前毛绒绒的一团,问:“这是什么?”

“这是一个%扣,可爱吧?毛绒绒的……”林芷脑中灵光一闪,“菊菊,我还有事,先走了。”没等夏菊回答,一个转身就没了人影。如果真是这样,她现在就要回现场验证一遍。

纪云帆见到气都喘不顺的林芷时,也是一愣,这时候她应该是在回家的路上,怎么出现在这里?

“纪警官?”林芷也没想到会碰上他,一愣之后将猜想告诉他。

俩人一起走进屋子,对着地面的遗留的血脚印进行检查,纪云帆看着她认真查看的侧脸道:“脚印会因自身体重和地质软硬造成不一样的效果,而这些脚印的痕迹却是深浅不一,只能是伪造的痕迹,就为了混淆视线。”

察觉到林芷投过来的视线,他不露痕迹一转视线看向血脚印上的动物毛发,说:“如你所说,这些毛发是饰品上的。”

“那就是凶手在制住受害人时,受害人不断挣扎而脱落的毛发,为了混淆视线做的手脚!”一口气接上纪云帆的话,推理下来,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这是她求表扬而表现得最为明显得一次。

纪云帆忍不住露出分笑意,摸了摸她的马尾点头。

再次回到警局,许兆已将林欣带到审问室静候。林芷紧跟着纪云帆,就怕动作一慢就被他嫌弃。

光线不强得审问室里,脸色憔悴提不起精神,林欣捂着嘴巴一声一声地闷咳,用沙哑地声线说:“我知道的都和警官说了。”

“你还没说完,受害人死的时候,你在哪里?”纪云帆恢复语气,一字一句缓慢而出,声音清淡却令人浑身一震。

“那时候我在医院看病,因为人太多了,一直拖了很久。”林欣一脸平静说着,表情无一外露。

“你确定,你当时一直都在医院吗?”纪云帆再次确认。

“是的,一直都在医院。”林欣肯定。

“不,你说谎,我们去天上人间那晚,你也在,并且是躲在我们包厢外面。我开门的时候你闪躲不及,被我看到背影了!”林芷学着纪云帆的语气。

林欣却在此时露出了笑意,闷咳了两声说:“看到个背影就能证明是我?是我又如何,我可是有不在场证人的呀。”说完保持着笑意,嘴角勾起,露出几分嘲讽的神情。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都市爱情
  3. 现代言情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