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官场职场 > 神秘人物:权位争夺大战

更新时间:2019-12-02 21:28:27

神秘人物:权位争夺大战

神秘人物:权位争夺大战 金凡宛 著

已完结 丁帅,璩凤娇 废材逆袭霸道总裁都市爱情热血爽文

《神秘人物:权位争夺大战》主角是丁帅,璩凤娇的小说,是由大神金凡宛著作的一本文笔极佳的优质作品,内容讲述了做官不仅仅是一门技术活;做官,夺的是全能冠军,拼的是综合实力——技术、智慧、经验、背景、运气,还要加上一种与生俱来的战斗力。游美田被借调到市府办担任副市长金燕敖的秘书,因一时疏忽而开罪金副市长,秘书岗位被高中同学滕美娟顶替,从此身不由己地被推向越来越荒唐的政治命运。在秦州二院干部病房做保健工作的丈夫丁帅,被新上任的市委一号首长、女书记璩凤娇看中,屡屡以名利相诱,迫其上钩。

精彩章节试读:

毛丰盛腐败案犹如一股浊浪滔天的超级台风,冲击着秦州市的政治生活,甚至全市干部群众的家庭生活。许多家庭谈毛变色,因毛动怒,因毛吵架,因毛离异。

这股台风一阵阵向秦州袭来,在黑夜里,走进无数美女丈夫们的梦境。那些原本志满意得的成功男士,在一个个月黑风高的恐怖夜晚,梦见自己妻子的那片神秘土地上,那片绿油油的芳草地,突然被一只丑陋凶狠的恶狼胡乱地啃了个精光,剩下光秃秃的地脊,像是被一场大火烧毁了的一般。

剃毛书记!可恶的色狼!

梦醒之后,他们还翻弄着身边的那具身体,找寻着美丽的芳草,直到确定刚才是做了一场噩梦,才抹一抹额头的冷汗,再一次安然睡去。

剃毛制笔并非空穴来风。当部分男士发现妻子身上的芳草确实参差不齐、大煞风景之后,厉声质问,大打出手,从此夫妻交恶,甚至各奔东西。市民们口口相传,几经渲染,搞得越来越多的家庭不和,美女及其丈夫们更是日夜难安。

为了避免更多家庭出现类似的不幸,不论与毛丰盛有过关系,还是没有关系的,但凡身体上那片芳草长得不甚至齐整的,不约而同地去找美容院进行认真打理,美其名曰“美毛”。其实,秦州市的“美毛”运动并非由毛丰盛败落而始。早在几年前,香港某明星“艳照”在网上传播后,大家发现该明星脸蛋身材虽好,那片草地长得着实混乱不堪,不太美观。由此,从香港、广州、上海等大都市妇女们发起的“美毛”运动,迅速传入秦州。只是,如今香港“艳照门”熄火,各地妇女“美毛”观念渐渐淡去,唯独地处中国二线城市的秦州市,突然掀起第二波“美毛”运动,堪称一奇。

好在“美毛”之后,男人们发现自己的爱人芳草菲菲,风景如画,坚信自家人与毛某某绝无干系,倒是狠狠地促进了秦州人民夫妻间的幸福生活。

知道妻子被割草的、不知道妻子被割草的、知道妻子没被割草的,或者痛,或者快,或者麻木。而疼痛无比、生不如死的,是断定妻子很可能被割草、却至今无法确定被割草的。其中最典型的代表人物,便是秦州二院杰出的青年医生丁帅先生。

这些天晚上,丁帅几乎没睡过安稳觉。难得迷糊一下,很快醒过来,想到当前的形势和任务,想到目前的处境为困难。机械地,将手伸进那片领地,摸索一会儿,觉得长势良好,根根都在,放心地抽回手,再迷糊它一会儿。有时刚要伸手过去,对方又翻了个身,看来也没怎么深睡,只得在一旁继续侦察,见机行事。

到了中午饭后,想睡又睡不着,眼皮直跳。他又想到了游美田的同学,想到那个滕美娟。或许,在目前这种颓势下,也只有这个女子可以挽救他了。

按理,他应该先打个电话约一下,可左思右想,下不了决心,主要是没想好这事该不该再找滕美娟。女人与女人之间,总有些面子问题。如果游美田知道他这么做,很可能会怪罪他,而不是感谢。

滕美娟的办公室上次来过,算是熟门熟路。可到了门口,怎么也没有勇气推门进去。他一次次地回想起以前他们和滕美娟的交往,特别是不久前同学聚会,大家一个个都羡慕游美田,羡慕他找了个又漂亮又有出息的好老婆。可就在短短的一天之后,一切都变了。甚至,现在要掉过头来,为了游美田去求她的同学了。

丁帅站在滕美娟办公室窗门外的阳台上,往外面看着楼下的人流车流,看着树梢上飞来飞去的小鸟,觉得一切都像是一场梦幻。

突然后面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丁帅刚回头,迟了,只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冲进了滕美娟办公室的门。

可能当时丁帅贴着阳台太近,也太静。来人一定把他当作了固体,而不是动物体。

这种推理刚开始有些犹豫,可当丁帅透过窗户边缝往里看时,就更坚定了。因为他惊讶地发现,这个男人正紧紧地搂着滕美娟,貌似在激**燃烧似地亲嘴嘴。原本处于急切迷茫中的丁帅,突然成了悬疑案的侦破专家,迅速投入到紧张的办案工作中,开始蹑手蹑脚地勘察现场。

当他的眼睛进一步贴近窗缝眼儿时,他不再怀疑刚才的判断。碎碎的细声中,滕美娟的小嘴完全被那张大嘴盖住吸住,而她那双掂起的脚,则表明了她的处境并非完全被性。而她腰上露出的白皙部分,以及肉身上微微滑动的那只男人手,表明他们的感情正以一种野性的姿态在渐渐蔓延。

惨不忍睹啊!丁帅闭上了眼睛。在医院里,因为工作关系,他经常会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一幕幕:干硬甚至破碎的尸体,美丽或丑陋的女人身体,甚至那些俗常认为相当隐秘而学科角度上相当平凡的部分。可今天的这幕,他觉得比那些尸体和隐秘体更让他不好接受。尤其让他难受的是,眼前这个女人,是他老婆的同学,是他正准备央求办事的对象。在这个节骨眼上,等也不是,逃也不是。左也尴,右也尬。他悄悄地撤回阳台边缘角落,省得让他们出来时发现。他们自己可能不脸红,看到的人,已经红得发热,热到耳跟。

房间里响起一阵音乐声。一个女人挑逗性的歌声,应该不是滕美娟,可能是手机在响。

接着是开门声和脚步声。丁帅诚惶诚恐,身子缩得像是正被公鸡欺侮着的母鸡,趴在阳台上颤抖不休。还好,脚步声离他而去,很仓促。阳台另一头一个声音迎了过来,喊:“刘局长!”

哟,敢情与滕美娟有私情的家伙,是这个局的局长?

阳台上一片寂静。丁帅胆子渐渐大了起来,独自荡过来荡过去,感受着落叶被风吹动的美妙与失落。

似乎被一只大手推动着,他的步子居然迈到了那位局长的办公室门口。房门一样关着,嗬,上面贴着大头像,还有介绍。看来,秦州市党政机关的党务公开、政务公开工作开展得不错。至少,形式上有那么点味儿。

“刘是效,市新闻出版和广播电视局(版权局)副局长,协助局长分管新闻出版处、广播电视处、‘秦州国际民俗文化大会’项目等。”

原来是个副局长,难怪这么年轻,而且这么高效,把平常有些心高气傲的滕美娟同学都给征服了。

可是,这么年轻做副局长,是不是快了点?和美女部下滕美娟乱搞关系,是不是作风差了点?组织上用人怎么就不擦亮眼睛呢?部长们个个都得了白内瘴?

丁帅一步步下得楼来,他搞不清楚是什么时候离开广电大楼的。回到医院还在想,这个刘是效,这个滕美娟,太不像话!

可是一转念,完了!刚才找滕美娟为什么来着?不是求她帮助游美田的么?

满心满意都在责怪刘是效和滕美娟,怪他们不该背着自己的合法妻子或丈夫私下偷情,可是自己家的人呢?他家的游美田呢?难道就可以肯定是出水芙蓉一朵,冰清玉洁一块?这次丢了市长秘书的职位,难道与她的私生活无关么?记得上次滕美娟就在电话里说过,游美田工作变动的事恰恰与私德有关。对啊,这次即便看到滕美娟自己也存在私德问题,也得忍一忍,当面问问她究竟游美田有什么样的问题。怪自己一生气,把正经事都忘了。人家滕美娟私下偷情,与他丁帅有什么关系?

“丁大夫,主任让你过去一下。”护士笑眯眯地过来说。

“什么事?”丁帅问。

“好像有个什么手术吧,可能要麻烦丁大夫。”护士说。

“不去不去。”丁帅闭上眼睛,摸了摸头。“就说我头疼。”

护士去了不久,又来了,道:“主任还是要让你去,说那是个老干部,手术非常重要。”

猜你喜欢

  1. 废材逆袭
  2. 霸道总裁
  3. 都市爱情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