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长安秘闻

更新时间:2019-08-13 00:14:58

长安秘闻

长安秘闻 黑猫的鱼 著

已完结 林崇焕,南照 古代言情

主角林崇焕,南照小说长安秘闻主要讲述了:县太爷突然丧命,南照身为郡王爷的得力助手前去协助查案,不料却半路遇见一个哭哭滴滴的文弱书生。本是萍水相逢,不料却缘分颇深。一张藏宝图将几人紧密相连,好端端的帅哥隔夜却投井自尽,这下倒好,帅哥变成鬼死命缠着她,让她无处可逃。一桩疑案,带给她的,不仅是新的开始,也是新的身份。初见是鬼,再见乃人,他一直未曾变过。这个飘零的世上,有幸能和他相遇,何其幸运,,,,,,,,

精彩章节试读:

南照回到衙门的时候已经快到傍晚,衙门里的人也都差不多回来了。郭二和几个人在说话,瞥见她回来,跳了过去,“今日可是出了什么事?我看你脸色臭得不行,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说出来听听,我和郭三帮你解决。”

南照面色如常,心头的怒火消退了不少。“无事,都是小事,郭三呢?”

郭二酸溜溜地撇撇嘴,耸肩回道:“不用猜我也知道,他那小子定又是去哄女人了。整日发春,真是丢人。”

一席话引得身旁的人一阵哄笑。衙门里的几个衙役咧开嘴笑道,“这都是些小事,男人嘛……哈哈哈哈!”

郭二也笑了,几人挤眉弄眼,花花肠子显露无疑。南照无语,也不和几人掺和,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站了一会儿。

薛达和任勇是最后回来的,满脸疲惫地说着今日发生的事。根据下面看守牢房的人禀告,说是牢房里有个犯人乘着现在衙门无人主事,偷偷逃了出去。

事发时正值差役换班,那人偷了牢房钥匙,偷偷溜了出来。薛达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中午,那人也早已逃离,根本不知去向。

真是多事之秋。

薛达后来带着任勇赶过去,又对大牢里的所有犯人进行查实,生怕又出了岔子。二人查完这才回来,可是那逃跑的犯人却再也找不到了,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如何得到的钥匙。

南照听着这事觉得也蹊跷,抱着剑问道:“大人后来可是审问了那几个差役?他们怎么说的?”

薛达气喘吁吁地坐到椅子上,猛地喝了口茶,“那两个差役在我们赶去的时候还晕倒在地上,后来我们又问了开售大门的人,几人都说不清楚。真是一群废物!”

任勇也在一旁满脸愤恨,“我就不信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我看这事肯定有猫腻,我已经让人把那几个人都关押起来。不管有没有干系,谁都逃不了。”

南照扫过二人的脸,“大人,这逃走的犯人被关押了多久?之前是犯了何事才被抓起来?家里可是还有人?”

她的话淡淡的,看似问题繁多,但是这一连串的问题却条理清晰,逻辑鲜明。

薛达看着她,虽然知道她厉害,但还是被她小小惊讶了一把。这个女人,思维逻辑很清晰,根本不像一个女人。他目光闪了闪,他突然想看看,她到底能否破了这案子。

于是他正色回道:“犯人叫齐昌飞,二十三,前年因为杀人被关押至今。原本定为死罪,但他家人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最终让死者家属来求情。县太爷酌情审判,于是判他关押十年,并赔偿死者家属数银。”

求情?南照觉得可笑,她不用想也知道那家人用的是什么法子。

“大人,明日可有兴趣去齐昌飞家里走一趟?或许我们能发现点什么。”南照兴味盎然地开口说道,这种事她见得多,并不是件难事。

薛达沉思片刻,问道:“为何今晚不去?他才逃走,回去说不定正好能发现。”

南照眯着眼笑道:“今晚去早了,更何况,夜黑风高,落人口实。”

薛达几人闻言沉默不语,隐约明白了她的意思。判案子不仅仅要从理性出发,也要从感性出发。薛达觉得自己隐隐有了些头绪,心下也逐渐明朗起来。

几人决议好之后,虽然心有疑虑,但大家都忍住了。在局势不稳的时候,来了一个风轻云淡的南照,他们的心也逐渐稳了下来。

南照待人都走完,这才小心翼翼地踏进自己的房间。她摸了摸自己%.口的纸符,慢慢关上了房门。

千万不要再碰见那个邢文了,她这小心脏的确经不起折腾。她小心翼翼地走向chuang前,仔细地看了看四周。

房间光线昏暗,一片安静,并没有邢文的身影。她长吁一口气,悬着的心逐渐放了下来。

她警惕地脱下外衣,突然桌上的蜡烛闪了闪,她瞬间僵直了脊梁,她只觉得自己现在疑神疑鬼地太严重,稍有动静,她都会被惊到。

只觉脖子处一阵风吹过,她全身都抖了起来。连忙缩进墙角,她的双眼情绪涌动,只需要再多一点动静,她便要立马冲到门外。

她的动作深深刺激了黑暗里邢文,他悔恨自己如此鲁莽和冲动,同时也因为南照对她的防备感到痛苦。

他悄然走过去,本想就这样看看她。不料却发现了她%.口揣着的一张符纸。虽然人并发现不了符纸的作用,但鬼却可以。

黑暗里符纸在她%.口发出刺眼的黄色光芒,闪得他眼睛都睁不开。这种驱鬼的符纸放在身边便可让鬼怪无法近身,南照这一招真的好狠!

现在的他只能待在距离五步之远的地方,根本不能靠近她。他憎恶又嫉妒地看着南照逐渐放松下来的神情,觉得自己脑子一片混乱。

他的脑子里不断浮现两个声音,一个是忍住,默默待在她身边,等过些日子就离开。一个是愤怒,不惜一切手段将她身上的符毁掉,让她知道他的厉害。

他的内心想要遵从第一种声音,他原本就是要离开的,为何一定要让她厌恶自己?可是另一种声音强势而又决绝,根本不像他。

他忍住心头的异样,等到屋里充斥着南照熟睡的声音时,他才缓缓从黑暗里出来。他站在chuang头静静地看着南照熟睡的容颜,那么安静,那么柔和。

温暖而又熟悉的气息抚平了他分裂的思维。他想伸出手去触碰,但却被那符纸冰冷地隔开。

邢文忍住心头又浮起的异样,只是静静地看着睡熟的南照。一夜,都没有离开。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