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凤女策:战神殿下曾相识

更新时间:2019-11-17 05:10:36

凤女策:战神殿下曾相识

凤女策:战神殿下曾相识 南宫千黎 著

连载中 慕景玄,江心瑶 宫闱宅斗宠文暖文重生小说

凤女策:战神殿下曾相识主角是慕景玄,江心瑶,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重生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江心瑶是丞相府凤命嫡女,为夫君披荆斩棘倾尽所有。那被她视为天的男子,却始终当她是掌控天下的棋子,所谓白头偕老,却闹了一场血淋淋的笑话!凤凰涅槃,浴血重生,她步步为营,扭转乾坤,恶整庶母,吊打仇敌,踢翻朝堂,成为王朝史册上第一位与储君成功退婚的女子,且光明正大择选战神肃王慕景玄为夫。岂料,这位战神夫君如仙魔双生,晚上与她交颈而卧,白天却对她若即若离……

精彩章节试读:

“请王妃娘娘安!”

清茶和如意也忙跟在心瑶身后欠身。

“这就是大败我们家诗娴的江心瑶吧!”宁珞把心瑶从头看到脚,又扫了两眼清茶和如意,欢喜地一双眼睛灿然生辉,“啧啧啧啧……这两个丫鬟已是够水灵的,这主子竟是比丫鬟们还要好看千百倍,难怪皇后娘娘把你藏在璇玑阁!”

“王妃娘娘谬赞!”心瑶见她伸手过来,谨慎地迅速退后两步,却自她的笑中分辨不出善恶。宁家人,个个人精儿,满腹城府,就算杀人,也笑得千娇百媚。

安金禄在雍安宫门口瞧着,唯恐宁珞找心瑶的麻烦,忙迎上前来,小心翼翼地说道,“王妃娘娘,心瑶小姐刚来给太后娘娘请安,这就着急要走。宫宴上,诗娴小姐挑衅在先,心瑶小姐才比试的,可怪不得心瑶小姐……”

“安公公,你当本王妃是糊涂呢!诗娴那股子骄纵,是我们家老爷子和贤妃宠的,我可是爱憎分明之人。”宁珞忙安慰地凑近心瑶绝美的脸儿,“那江若莲和王少婉……我就没让她进王府的门,心瑶,回头你可得请本王妃喝茶!”

心瑶颦眉俯首,“俗话说无功不受禄,王妃娘娘如此示好心瑶,心瑶诚惶诚恐。”

“瞧瞧,说着诚惶诚恐,这眼皮都没眨一下。”宁珞越看越是喜欢,“你不请我便罢了!这茶,明儿我请,你可一定来。”说完,便把手搭在了安金禄的手腕子上,“安公公,扶着本王妃些!”

心瑶匪夷所思,清茶和如意也凑上来,主仆三人看进雍安宫的院子里,正见宁珞回眸浅笑。

清茶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顿生狐疑,“小姐,这王妃娘娘到底是几个意思?”

“就是!笑得也太瘆人了!”如意亦费解。“最奇怪的是,她为何不准江若莲和王少婉进王府?”

“她和王少妤斗得水深火热,恐怕她不是帮咱们,只是想给王少妤添堵。”心瑶似笑非笑地看她们,“这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对你好的陌生人,宁珞必是有利可图,才如此做。更何况,恪亲王十分小心,断然不会接纳太后和皇后都厌恶的人。”

清茶和如意相视,不禁诧异主子如此剔透。这些话竟像是捏着人的心思一般,可主子平日与恪亲王妃和恪亲王并无往来。

心瑶迈开步子,望着望不到尽头的宫道,眼睛愈加清冷明澈。“宁珞这样的善意倒是更叫人踏实些。不过,眼下,咱们必须去宣德典瞧瞧。”

*

宣德殿前的汉白玉百级长阶,雕刻着祥云腾龙,自下而上望去,腾龙似要攀于殿顶,翱向九天,蔚为壮观。心瑶于前世嫁入皇族后,曾奢望有朝一日能亲自走一走这百级长阶,无奈**残疾,至死也没机会。

今生倒顺利上来了,却再没心情赏那腾龙。她备好借口,万一殿前护卫和太监查问,可说来给皇上请安,亦或担心父亲未归。

到了宫廊下,却见太监护卫都无心理会她,皇后张姝、德妃拓跋荣敏都被他们挡在了门外,且这两位矜贵的女子,都没有带贴身的宫婢和内监。

拓跋荣敏的紫色宫袍曳地,贵雅沉稳,静如雕塑,在门前从容地闭目养神。

张姝素来恃宠而骄霸气张扬,这会儿却一脸悲怆眼眶绯红,明显是刚哭过,妆容被泪冲刷得惨淡不堪。金凤华服明晃晃地在阳光下格外明丽,却也反衬得脸色愈加难看。她焦躁地踱来踱去,热锅上的蚂蚁般,如何也静不下。

两人如此一静一动,格外怪异。

心瑶谨慎地示意清茶和如意都退到远处,忙跪地对两人行礼。

“未来太子妃这个时辰过来,是担心太子殿下的处境吧!”拓跋荣敏眼皮慵懒微启,讽刺地淡看她一眼,“本妃与皇后娘娘在此等了一个早上,谁也不知境况如何,你也候着吧。”

心瑶没有辩解自己的来意,张姝顿时泫然欲泣,上前便把她揽进怀里,“心瑶,本宫的好儿媳,快想想法子救救昀修吧!”

救慕昀修?心瑶抬手安慰地轻拍张姝的脊背,疑惑地看拓跋荣敏,愈加不明白张姝在说什么,昨晚慕昀修赶去大牢不是有什么阴谋针对慕景玄么?怎么反而是他遭殃?

啪——啪——

这声音,是自殿内传出的,宫廊下所有的人都震惊地静止了一般,心瑶分辨出,那是鞭打声,一声接着一声,叫人猝不及防,紧接着便是慕昀修凄厉的惨叫……

“雇佣江湖杀手擅闯宫闱,派人去大牢杀人……你这储君当得好!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蠢东西……若非老七防备严谨,你是要杀谁?不打死你,朕不配当你的父亲……”

怀渊帝浑厚的暴吼如虎啸龙吟,斥一句打一鞭子,**的鞭笞在大殿中激起钝重的回音,只听着就感觉疼入骨髓。

拓跋荣敏心情大好,冷扬唇角,瞥向心瑶和张姝,欣赏过张姝的一脸宛若割心的悲恸,见心瑶一脸沉静眼底无波,不禁狐疑。

“江心瑶,你不是凤命么?快用你的凤命救救你的未婚夫呀,免得真被皇上打死!”

“德妃娘娘若是想笑,尽管大声笑出来。不过,容心瑶给您提个醒,这会儿七殿下没出来,说明皇上在怀疑所有的皇子。”

拓跋荣敏当然想到这一点,不过……“我景玄从没在意过什么皇权君位,皇上是知晓这一点,才让他守卫皇宫。”

“这是您认为的,皇上是否真的疼宠七殿下在心骨上,是否真心相信七殿下无心皇权,您也该认真思忖。人与人之间没有绝对的信任,就算同chuang共枕的夫妻也有算计,就算父子也会反目成仇。”心瑶只期望,这位德妃娘娘莫要欢喜过头,忘了慕景玄身边还有其他敌人。

拓跋荣敏顿时笑不出,“江心瑶,你倒真会泼冷水!”这丫头一番话虽然可恨,却也该死的有道理。

张姝恐慌地六神无主,见心瑶把拓跋荣敏噎得说不出话,虽欣慰,听着儿子的惨叫,还是痛得癫狂。

她挡开殿前的护卫和太监,扑在门板上,“皇上——别打了,昀修经不起这样打呀……皇上,您打臣妾吧……”

心瑶眸色沉沉地看向殿门,只盼着怀渊帝能一举打死这儿子永绝后患,也好保得这太平盛世满朝文武安然无恙。

猜你喜欢

  1. 宫闱宅斗
  2. 宠文暖文
  3. 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