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三国父子兵

更新时间:2020-08-28 22:43:11

三国父子兵

三国父子兵 烈日白羊 著

连载中 黄叙,张曼成 历史题材古言小说热血爽文

三国父子兵黄叙张曼成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历史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上一世的骨肉之恩无法得报,我后悔!这一世我将倾其我所有报之,我无悔!黄忠,这一世的父亲,我要让你的名字响彻这东汉末年!孩子,只要你好好活着,就是对为父最大的安慰!董卓、袁绍、曹操、刘备、孙坚......不管有多少艰难险阻,都让我父子共同面对,让这大汉为我父子而震撼吧!...

精彩章节试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三国父子兵》更多支持!

  黄叙才刚发下让黄忠大放光彩的宏愿,就听到一声呵斥。

  “来人,将这两盗马贼给我拿下!”

  什么情况,从阵列中,走出两队,向着自己等人围了过来,但看他们脸上的表情却都不那么情愿。

  “郭庆,你想干什么?”赵慈对着刚才发命令的骑马将领质问。

  “大人有令,此二人盗我军战利品,需抓捕此二人。”郭庆并没有回避赵慈的质问。

  “什么战利品,这两匹马是黄英雄杀黄巾所夺,与我等何干,况且,没有刀神在此,我军能不能胜利,还得两说!”赵慈的话,让围着黄忠的士兵不自禁地后退。

  士兵虽然不能抗命,但黄忠战场发威的事迹也相互传扬开,特别是刚才赵慈和黄叙的一番对话,也让士兵们知道黄忠的身份。

  士兵内不少人也知道江湖上的一些名士传闻,自然知道刀神的影响。

  “赵慈,难道你想抗命!”看到士兵后退,郭庆忍不住呵斥。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郭屯长,你先稍等,我去向大人禀报!”赵慈看向郭庆,等到郭庆点头,方快速驰马向后方而去。

  郭庆看着二人,也没有多说,扭转马头驶回了方阵。

  看这情况,既不想和黄叙两人套交情,也不想和赵慈有什么进一步的矛盾。

  黄叙看向黄忠,并没有什么特别表情。

  难道等下汉军真要抓自己两父子,黄忠也不反抗?

  要知道,汉军也没有几匹马,除了几个将领外,士兵都没有马匹。

  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大人是真的误会,还是就盯着自己这两匹马而弄出的诬陷,要知道,这个时代的官吏,冲着那个死要钱的皇帝,也不会有多少好官。

  “父亲,如果他们真要抓捕我们,难道我们就束手就擒?”黄叙还是不放心,凑到黄忠耳边小声问道。

  “叙儿,你放心,不管是谁,都不能伤到你!”黄忠抚着锈刀,眼神坚定,安慰着黄叙。

  “还好,我就说嘛,古代仗剑行侠多的是,像黄忠这种汉子,怎么可能怕官兵!”黄叙总算安心了。

  哒哒哒!

  赵慈骑着马回来了,脸上还留着某种激愤。

  “难道事情谈崩了!自己两父子的英雄身份要变成盗马贼?”黄叙摸向了腰间的匕首。

  “两位英雄,实在对不起!”赵慈还没靠近,先配起了不是。

  “你家大人怎么说?”黄忠驾着马前进半个马头,挡住黄叙,直视着赵慈,毫无畏惧。

  “他说马匹是主要军备物资,现又碰上黄巾之乱,不得私人侵吞,还请两位英雄让出马匹!”赵慈说着,有些愧疚地低下了头。

  “看来还是冲着我们的马而来!”黄叙心里不爽。

  黄叙真想像那些小说写的一样,叫上父亲,去杀掉那个所谓的大人,纵横这东汉,拉起一支队伍,自立为王。

  可梦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叙儿,伤口没影响吧?”

  黄叙和父亲黄忠,两人正走在去宛城的道路上,马自然上交所谓的国库了。

  “没事,那赵慈给的药还挺有效,已经止血了!”

  赵慈虽然不能违抗军命,但弄了些军中的草药给黄叙使用,临行前,还给了些散碎银子。

  “没事就好!”黄忠安慰道。

  “父亲,本来还想和你骑马杀将,在战场上扬我父子的威风,现在倒好,到手的马,让那个江夏都尉给抢了!”黄叙仍不忘马匹的事,“父亲,还记得那个狗官的名字吗?”

  “叙儿,小心说话,叫官兵听到了,徒惹麻烦!”黄忠说是这么说,查看了四周,确定无人,“当然记得了,那狗官叫秦颉,受命来解南阳黄巾之危!”

  “其实,赵大哥为人不错,就是跟错了人!”黄叙摸着怀里赵慈给的散碎银子,为赵慈不值。

  “算了,官府的事,我们别插手,还是先到宛城,找张神医给你好好看看,这两天你受的刺激太多,别让病情加重了!”

  “黄巾不会认出我们吧?”黄叙还是有些担心。

  “怕什么,那么多人,怎么可能认得出,况且,你又没露过面,没人会认出来的。”黄忠倒自信满满。

  “那这样的话,没有马,目标也没那么大!”黄叙也想通了。

  一路上,倒碰上不少人,有不少散落的黄巾军,和他们方向一致,都朝着宛城奔去,的确,对于黄叙两人的平民打扮,并没有太多关注,就像是自己人一样,经过的时候最多看上两眼就匆匆走了。

  “老哥,让让!”

  黄忠身后,一名老者推着木板车,车上放着零零碎碎的物件,一看都是不值钱的,但又属于家居使用的。

  “我父亲真的那么老吗?”黄叙心里不爽,连老者都称黄忠老哥。

  “你……大爷,这是要去哪啊?”你字在黄叙口中含糊而过。

  后面老者自然没有听清,看见黄叙问起,也和善回答,“太平道不是已经攻下宛城了嘛,这不,去宛城就不用被官兵再欺负了,你们难道不是去宛城避难?”

  “去,当然,”黄叙点头应道,“大爷,就你一个?”

  边说着,黄叙边伸手帮着老人推车,黄忠自然也伸手帮忙,接过黄叙的手。

  “看你们爷孙,孩子都是惯出来的,”有了黄忠的帮忙,老者也轻松不少,“哎,税赋太重,穷啊,老婆子给气死了。”

  黄叙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呵呵,让你们见笑了,没事,人还是要过活的,去宛城,太平道可是为我们农民撑腰的!”老者似乎想的开。

  “你们是猎户吧!”三人行了一段路,老者问道。

  “是啊,可猎户的税也不轻,不得不投奔宛城。”本来也算是猎户,黄叙可没认为自己撒谎。

  “我说你们要不也像我一样,搞个黄巾戴头上?”老者建议。

  “算了,裹了头巾容易犯病!”黄叙拒绝,“大爷,不裹黄巾会不会不让进城啊?”

  “不会,你们安心吧,你看,一路上不是也有不少人没裹黄巾嘛,不碍事的!”

  三人一路结伴,约莫走了个把小时,路上的人越来越多,大部分裹了黄巾,但也有不少没有戴黄巾的行人。

  等看到城池的时候,黄叙发现有不少人居然在城外搭起了简陋的布屋。

  “这是什么回事,居然还住在城外?”

  “车子不能进城!”城门守卫直接拦下了三人。

  “将军,我们是冲着太平道而来,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城啊?”老者开口问道。

  “不是不让你们进,城里人太多,车子不能进,老人家,你看他们,不都住在城外嘛,等我们太平道打下更多城池,别说车,就连城里的大房子也随便大家住!”带头守卫解释道。

  “那我儿有病,能不能让我们进去看病?”黄忠急了。

  “老人家,你们理解错了,我们是不让大家带太多东西进城,城内还是随便进的,不过,你们进去了,也会觉得,外面住的会更舒服一些!”带头守卫解释。

  “将军,谢谢你!”黄叙说道。

  “哎,看这孩子,脸色苍白,快带他进去看病吧,这车子还是放外面,找个地方住下来先,等我大军击败汉军,自然会带着大家过上好日子的!”带头守卫看到黄叙因为失血而苍白的脸色,自认为是因为生病。

  “谢谢将军,大爷,你先找个地方,这里都是人,不怕的!”黄叙安慰着老者。

  “你们是猎户吧?”带头守卫看着黄忠背后那张大弓,还有那把锈刀,不得不盘问。

  看到黄叙点头,带头守卫小声做出警告,“进城之后,不能打架,汉军攻过来,还要协助守城!”

  看到两人点头,带头守卫才放两人进城。

  “看来这守卫也没有那么严厉嘛,害得自己一路担心不少,不过,这黄巾军看起来,也没有一开始认为那么坏!”

  一路上和老者的闲聊,加上城门口黄巾军的表现,让黄叙对黄巾的认识有了些改变。

  进了城,两人都呆了,不仅是城门这里,城里和城门一样,满眼全都是人。

  “怪不得那个将军说外面比里面更舒服!”

  黄叙看着满大街都是人,而巷子里面也都挤满了各种物件,想必最刚开始还是有不少人挤进了城住下来。

  一些店铺依然经营着,但也有不少关着大门。

  最多的还是人,坐着三五成群闲聊的,到处瞎逛溜达的,什么人都有,还时不时碰上有组织的黄巾军,在城内巡视,看到黄忠的大弓,也没有上来盘查。

  就走这两三步路,黄叙就和行人碰碰撞撞了几次,还差点把自己伤口撞裂。

  一个是左手臂,一个是右肩膀,即使黄叙再怎么护着,都让黄叙难受。

  到最后,只得黄忠用右手护着黄叙肩膀,用身体挡住黄叙左侧,一路跌跌撞撞前进。

  幸亏黄忠认得路,张神医的店也不算太偏,不长时间,两人就到了地方。

  偌大一张金字招牌,“妙手回春”。

  “父亲,你确定是这里?”

  看着偌大一个店铺,就开了一个小门,还没有什么人进出,黄叙很怀疑,是不是打着招牌骗人的,里面做着那种非法行医的勾当。

  “不会错,为父来过,或许因为黄巾军的问题!”黄忠猜测。

  “可一路上,要不然就打开大门,要不然就紧闭大门,像这样开个小门,是什么意思?”黄叙不解。

  “进去看看!”说着,黄忠拉着黄叙就往门内走。

  一进门,就看到三个店里的伙计,在柜台那嘀嘀咕咕。

  “出去,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小说《三国父子兵》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猜你喜欢

  1. 历史题材
  2. 古言小说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