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大唐魔盗团

更新时间:2020-02-12 20:18:50

大唐魔盗团

大唐魔盗团 罐头 著

已完结 李天,薛少秋 玄幻修仙精品短篇古代言情热血爽文

《大唐魔盗团》是罐头著作的最新完本的玄幻小说,主角李天,薛少秋小说故事内容精彩绝伦主要讲述了:唐朝天宝年间,表面的太平盛世却暗藏危机,坊间朝野都流传着“得麒麟角者得天下”。几方势力蠢蠢欲动,全力寻找失踪已久的麒麟角,为登上权力的宝座,将天下据为己有。这一年初春,有人在外开始假冒“魔盗团”名号滥杀无辜、胡作非为、到处追查麒麟角下落。早已金盆洗手的魔盗团大师兄李天误打误撞得知此事,决定召集昔日同门,揪出真凶,为“魔盗团”正名。无奈魔盗团师兄妹四人早在七年前就分崩离析,心存芥蒂。如今再相见,自是分外眼红。一边是

精彩章节试读:

本想召集曾经同门,为恢复魔盗团荣誉而战。

自李天七年前不辞而别、带走全部经要宝物之时,一切仿佛就注定了。

短短几日,师兄妹四人兵器相见,神庙毁于一旦。

无论是徐二郎、聂小纤,甚至最老实本分的陆大勇,都无法原谅李天。

可七年前的那日,李天的苦衷他们又何尝知道?又如何能告诉他们?

李天太清楚了,恨总比绝望要强。

会恨,人生至少还有意义;可绝望一旦降临,便从此坠入一潭死水。

就像这七年间的李天:在狱中浑浑噩噩度日,毫无希望、毫无爱恨。

因为根本不知道要去恨谁。

七年前师父神秘失踪后,他也曾经去寻找真相,最后却发现了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秘密。

这个秘密,他一人背负就足够。

七年后,为了师门荣誉,他再次准备寻找真相。可现实告诉他:放弃吧。

抛下手中之剑,离开长安,从此做一个隐姓埋名之人,带着那个秘密,一直到死。

城南墓地,是李天离开长安城的最后一站。

墓地埋葬着魔盗团历任掌门弟子。

李天死后,本身也该埋入这片墓地。可如今,魔盗团不复存在,他也只能做孤魂野鬼了。

便把那金锁埋入墓地,也算把与魔盗团有关的一切都入土为安。

反正徐二郎他们也早以为他李天死于那场大火,现在这算不算送给自己的一场葬礼?

嘴角一丝苦笑,手中一捧黄土。

是自己与自己的告别。

黄土才从指缝间落下,背后传来一声大叱。

“何人?”

李天不及反应,一把短刀从天而降。

身无寸铁,只能闪躲避防,可还是被对方的刀刃逼到了角落。

“鬼鬼祟祟,半夜盗墓!好你个小贼!”

刀架在李天脖子上,想解释却开不了口。

“你到底有何图谋?”对方再次发问。

“我……”

李天话音未落,一道寒光闪过瞳孔。

意料之外,架在李天脖子上的刀竟突然移开了。

许久,只听到对方才颤颤巍巍从口中吐出两字:

“师兄?”

抬头,是陆大勇。当然,还有他撞到鬼一般惊愕的神色。

“师……师兄?你……还活着?”

李天从地上爬起,掸了掸身上的土,自也是惊魂未定。

陆大勇惊诧道:“深更半夜,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正要离开长安,顺路来这里先祭拜一下。”

“离开长安?”

“是啊。留在这里还有意义吗?”

陆大勇听闻此言,低头沉默。

半晌,又抬头问道:“那场大火……”

“有人把我救了出来。所幸,只是受了点伤。”

“我们都以为你死了。”陆大勇垂下眼睛道:“我之后回去几次,也没找到你的尸首,便放弃了。”

李天笑笑道:“权当我死了罢。如今,我倒还要拜托你一事。”

“什么事?”

“不要对别人说起见到了我,也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还活着。”

“不行!”陆大勇抬起头,目光射向李天道:“你不能走!”

李天先是诧异,随即摇头苦笑道:“是啊,我又哪里有资格拜托你?不过,我决心已下,谁说也没用,一定要走。”

“师兄。”陆大勇“扑通”跪在了李天面前。“算我求你,别走。”

李天奇怪道:“为何?前几日你不是还恨不得杀了我?”

“是小纤。”大勇语带哽咽道:“小纤被抓了。三日后就要被处以极刑,凌迟处死!”

一秒,两秒。

两秒过后,李天瞳孔中闪烁着的光芒突然熄灭,和这漆黑一片的夜色融为一体。

“师妹被抓,你怎么会来墓地?”李天看着埋头不语的大勇,忍不住追问道。

“我是想从这墓里倒腾出些陪葬的金银宝物,凑点钱,救小纤出来。”

“她到底犯了什么事?如今人又在哪?”李天着急问道。

两人在墓地旁相对而坐。

黑夜笼罩着他们,一丝光亮也没有。

“就在刚刚……我送她回城……”陆大勇思绪回到了残阳落山后。

聂小纤和陆大勇走在长安城中,眼看就要到了万花楼。

久违的乡间漫步与可口的饭菜,让两人脸上都染了红晕。

正要道别,聂小纤眼光突然锁定了一个痴肥妇人。二话不说,便上前挡在人家面前。

陆大勇一头雾水。

他当然不知道,聂小纤是一眼就看到了那痴肥妇人发髻上的珠钗。

她不会认错,就是那支她摔断在万花楼的珠钗,那支她和魏筠的定情信物。

聂小纤不管不顾便质问那妇人珠钗是哪里来的。那妇人当然也不是好惹的,三言两语就骂起了聂小纤。

聂小纤平日里便不是个能沉得住气的,这次又事关她最在乎的珠钗,只伸手去抓人家发髻上的珠钗。

刚要上手,一群官兵就不知从哪冲了出来,带走了小纤。大勇哪里打得过人数众多的官兵,只能眼看聂小纤被捉走。

“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争吵几句。”陆大勇向李天解释。“可那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安大人的姨娘。”

“你是说安禄山?”李天问道。

“是。小纤被认定当街抢劫财物不说,那个姨娘还诬陷小纤好几次抢夺自己金银首饰,更说近日家里许多宝物都不翼而飞。”

“空口无凭,难道就任由她说?”

“于是安大人马上派人去搜了万花楼。结果,从小纤房间里搜出了一众那姨娘丢失的宝贝。证据确凿。”

“呵,好个贼喊捉贼。”

“明眼人当然都能看出这是栽赃诬陷,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可抓她的是安禄山,判她的也是安禄山,便无人敢插嘴。”

“大理寺呢?”

“大理寺不过是安禄山的爪牙。我刚刚是去城里打探消息回来,小纤三日后要被处以凌迟。安禄山是准备用她给众人一个警戒:谁动他安府的人,谁就别想好过!”

“师妹现在在哪?”

“就被关在安府。”

“你是想用钱救人?”

陆大勇垂下眼睛,点了点头。

“糊涂啊你!”李天起身道:“那安禄山什么世间宝贝没见过?岂是用钱就能收买的?”

“可……那还有什么办法啊?”陆大勇急道。

李天犹豫半晌,缓缓道:“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潜入安府,神不知鬼不觉将人救出来!”

“闯……安府?”陆大勇震惊道。

“不错。”李天恍了下神道:“我要走了,你自己小心。”

“师兄。”陆大勇在李天面前长跪不起。“我从来没求过你。但这次,求你救救小纤吧!”

李天不语,却也没再挪动脚步。

看着跪到眼圈发红的陆大勇,他没办法冷酷起来。可为了曾经要致他于死地的聂小纤,回到长安城,闯安府,值得吗?

“师兄,没有你,我怎么可能救出她?”陆大勇几近哀求道。

“你先起来。”李天叹了口气,扶起陆大勇,默默道:“好,我同你去。之前总是我亏欠了小纤。救她出来,权当是对她的补偿。”

陆大勇望着李天,眼神中终于闪出了一丝希望。

李天和陆大勇走在午夜长安城大街上。

没有灯火。

偶尔一两只萤火虫有气无力飞来飞去,闪着微弱的光,却转眼又被无边的黑暗吞噬。

寂静的可怕。连以往常能听到的夜半猫嗥也没有。

所以就算李天和陆大勇再压低声音,他们的对话声还是清晰异常。

“我们一定要去找他吗?”李天道:“除了他,真的没人再熟悉安府的地形吗?”

“师兄,你知道的,不仅是地形的问题。”

“可他不一定会答应。”

“那我就求他,像求你一样求他。”

执拗的坚持,让李天只得叹了口气。

“到了?”

“嗯。”

抬头,是贺王府。

“小师弟……他住在这?”大勇有些不可思议。

“是啊,我曾经也和你一样诧异。”李天耸耸肩道。

“我们怎么进去这王府内?我的云梯,必须有小师弟在才能……”

如同李天的穿墙术一样,陆大勇也有一项绝技:云梯术。

他可以在任何时刻变出一座云梯,翻墙入院,或奔命逃走。这是师父只传给他的奇门幻术。

可如同李天的穿墙术一样,陆大勇的云梯也只有在徐二郎奇门遁甲之术帮助下,才能派上用场。

所谓奇门遁甲之术,正是一种可以在几里之外便准确透视到任何一处地形与状况的绝技。

而这项绝技,也只有徐二郎拥有。

当初师父传授给李天穿墙术、陆大勇云梯术、徐二郎奇门遁甲之术,就是为了让他们日后通力合作、攻无不克;也是为杜绝他们各自为战、自相残杀。

这些绝技单独拿出来,只能保命,且威力极小;唯有相互配合,才显神力。

“我之前多次勘探过地形,从贺王府东边围墙进即可。那里连着后花园,且无人把守。”李天拍了拍陆大勇肩膀,沉声道。

于是,两人轻步至东边围墙下,陆大勇云梯翻入,李天穿墙而过,蹑手蹑脚进了贺王府。

“他在哪?”陆大勇压低声音问道。

“且让我找找。”

李天来到一扇窗户下,向屋里眺望。

屋内烛火摇曳,风轻轻吹开chuang边帷幕轻纱。

只见荣义郡主赤身**被压在chuang上,娇?连连。

男人低沉的**和背部肌肉上隐约可见的汗水。

李天见此情景,忙别过头去。陆大勇好奇,便上前扒着窗户朝里看。

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师兄,这……”

李天摆手,示意陆大勇小声些。

屋内的云雨之欢看似才刚刚开始。

看来,他们得等上一阵了。

陆大勇又瞥了一眼窗内,也低头不再作声。

“你们好大的胆子!”

突然,暗处一声低吼传来。

看不清那人面目,只听“噌”的一声,对方剑已出鞘。

李天和陆大勇浑身一紧,不禁吓得一个趔趄。

猜你喜欢

  1. 玄幻修仙
  2. 精品短篇
  3. 古代言情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