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大雪之后

更新时间:2019-12-02 00:41:33

大雪之后

大雪之后 鱼香豆腐 著

连载中 温良,徐念凉 宫闱宅斗古言小说

大雪之后by鱼香豆腐小说,主角温良,徐念凉的小说全文章节免费试读,是一本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言情类作品。波澜壮阔的凉莽之战落下帷幕,南疆铁骑开进了太安城,六国再无复国志,天下再也不怨徐,北莽远遁,离阳江山已现盛世之兆。一个少侠从富春江畔走来,结伴青梅竹马的刁蛮郡主,拐带书生太子,背着前辈的剑,替老爹再走一遭这离阳江湖...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太安城还沉浸在年节的喜庆之中,朝廷刚刚开朝复印,一向好脾气的赵铸便在大朝会上对户部大加斥责,一切源于一份艰难的面圣的奏报,准确的说,更像是一封忍无可忍的举报信。奏报是陵州嘉禾粮仓的主事写就,而他本人送出这份奏报的第二夜就死在了家中。

奏报中指出青州入凉的漕运粮食竟然十去其一,天子盛怒之下,直接罢免了负责天下漕运的户部侍郎,责令户部尚书王雄贵组织官员赶赴青州,务必彻查漕运积弊。而在接下来的小朝会上,众人都因漕运涉及宗室利益而闭口不言,都认为陛下的震怒是做给百官朝野看得,谁料想陛下一锤定音,遣出历练有成的殷长庚作为暗线,借着户部问罪的汹汹气势潜入,深挖漕运浑水里的大鱼。

今日镇府司突然召集议事,温良进了大堂才知道抽签所为何事,一听是漕运上的活计,温良乐了,拍着*脯说不用抽签了,我小子配殷大公子走一趟。大家各有各的营生,本就对出京的活不感兴趣,见有个自告奋勇的就都让给他,侍郎大人倒是知道漕运油水极重,但又想到温良与殷家一向走得近,怕是天官殷茂春示意的,也就顺水推舟,让温良走这一趟,按说温小子修为官位都够,想必也出不了乱子。

温良一路往回走便一路在回想徐凤年给他捋过的漕运关系网,心想这次誓要为天下百姓“讨”回一点公道。正当温良盘算是否找殷长庚商量一二,便被一个家奴打扮的小厮拦住,说是请他赴殷家家宴,温良脑筋一转,“嘿嘿,老殷定是给儿子求平安符,先打他一杆枣,报我的一饭之仇。”

小厮引着温良从偏门进了殷家,跨过客厅大门,温良一看,嚯,果然是家宴,陪坐就殷夫人和殷长庚两人,菜也就四五个家常,这殷大人还真不跟我客气。

“老殷,朝野皆知你清廉,再是那什么,衣袖清风,你一部尚书,晚饭就吃这些,你是请客还是卖穷?我们俩你就不用来这套了吧?”温良也不客气,不见礼,说着些俏皮话,自个便坐下了。

殷夫人本是京城名门闺秀,见温良举止如此无礼,本就对单独宴请一个刑部后生有些微词的她面露愠色。殷长庚倒是坦然,多次听父亲提到此人,今日得见果然另类,天下皆知父亲对人对己都严格非常,无论是同年科友还是母亲,甚至是陛下都不曾有人对父亲如此随意。

“我说温小子,我看你这样子像是要敲我一笔,咋的,坑来的三千两花完了?”殷茂春知道这小子不怀好意,率先把窗户纸给捅了,像是被温良传染一般的语气让殷夫人吃惊不小。

“嘿嘿。”温良这下为难,谁会料到殷茂春旧账重提,于是温良也不绕圈,“老殷,你这是求人的态度?”

殷夫人冷哼了一声,愈发看不惯这个出言不逊的小子。

殷长庚见老子如此吃瘪,简直要乐出声来,素来这堂上堂下只有父亲训人,何时如此支支吾吾过。

“老殷,是你骗我来的太安城,说什么封官发财,如今当个不大不小的闲官,交了房租,锅都快揭不开了。”温良故作一副委屈模样,是想狠敲殷大尚书一笔。

“小王八蛋尽学些官僚作风。三百两!”殷茂春将小半年的俸禄拍在桌上,“多的没了。”

温良心里感慨到,一个发乌纱帽的天官,以殷茂春如今的声望地位,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一个封疆大吏的去留,竟然会清廉到如此地步。难怪年叔给自己讲完六部结构,由衷地叹了一声“永徽之春啊”,说殷茂春此人,“文采不显,持身中正”。

打心里佩服着,手上动作可不慢,温良连忙笑着揽起三百两银票,拿了别人银子不忘嫌弃一句,“算了,我刮你这只老母鸡的脚杆子有什么用。”然后转身对伺候的丫鬟笑着说:“姐姐,烦劳来个大碗。”

酒足饭饱,温良一脸坏笑地看着殷茂春,“老殷啊,其实,我一早就揽下了大公子这趟差。”

殷茂春差点吐出一口老血,“你!”

“谁让你不等明日通报,关心则乱,关心则乱嘛。”温良给殷茂春满上一杯酒,“劝解”道。

“你是冲着漕运?”

“难道为你这三百两啊?”

“与虎谋皮!不可取!”殷茂春的表情像极了一个第一次撞见儿子逛青楼的老父亲,低声斥责道。

温良摆了摆手,“这不叫与虎谋皮,这叫逼虎交皮。”

“你何时学的这一套?”

温良不再理殷茂春,转头敬了殷长庚一杯,“我护着你,你挖得越深,我赚得越多,我八,你二。大公子可有这份胆量?”

在父母不可思议的眼神里,殷长庚和温良酒杯相碰,整晚无话的殷长庚说了一句:“好说。”

青州上庸郡,郡守和漕运使领着文武官员迎了王尚书入城,殊不知几天以前,拿着伪造户碟的殷长庚与温良早已入城,已将漕粮账本查了个底朝天。

上庸郡虽不大,作为漕粮西入凉地的码头,且作为十多年前天下分徐的集散地,号称四多宝地,官多,不光地方官员,运河之所及,全是大大小小的户部官员;粮多商多,有货的地方自然就有商人,上庸郡汇聚了天南地北的粮食商人,有人戏言,如若朝廷将这些奸商一网打尽,那可抵得上离阳五年的赋税;宝贝多,这个自然不消说,如今的清凉王府已是空空如也,其中九成的宝物就顺着这条粮道南下流入了各大门阀的书房之中。

百闻不如一见,殷长庚稍加探查的结果就已让他心惊。他走访市场才得知南来的漕粮产自鱼米之乡,口感颗粒色泽都要优于青州产的稻米,漕运上的大小官吏便随意调换,用一袋袋青州米换下了一袋袋苏州米,替换之时缺斤少两更是约定俗成。

温良则在码头扛了几天的大包,挥汗如雨之间便打听到了眉目,湘江九曲,漕粮在上庸大船换小船之际,原本两艘大船的货约摸装满五只小船,而今却是四艘大船换成九只小船,有时最后一船甚至轻飘飘若毫无载重。

殷长庚的线直连着坐了青州十年土皇帝的温家和温老太师的徒子徒孙,而温良的矛头则指向宗亲之中执掌漕运的襄阳侯。

襄阳城中,王尚书的中规中矩和上庸城里有人暗下打探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青州两个大佬耳里,稍加运作打听,太安城便传信来说是殷茂春长子殷长庚和一个刑部的二品小宗师。

“殷长庚死在青州,你我都脱不开的。”温太乙不顾年迈,乘车来到襄阳候府劝阻执意动手的宗亲襄阳侯。

“哼,他殷茂春又不止这一个儿子。”襄阳侯正值壮年,戾气颇重,“他敢让他儿子来漕运捞功,这不是打我们的脸?”

“诶…”温太乙揉了揉太阳穴,“他怎么不通通气儿,给他一两条小鱼又不是不行。”

“温太师年事已高,这种杀伐之事还是交给我襄阳候府吧。”襄阳侯眼神阴鸷。

“只好如此了,昔年和殷茂春,也算得上有些交情,诶…”说罢,温太乙拄着拐杖便离开了。

襄阳侯一招手,府内五名二品高手几乎同时离开,“青州还轮不到别人来指指点点!”

天色已黑,上庸城一家寻常客栈里,殷长庚咬着馒头在书案上写着今天两人的收获,而温良则坐在一旁大快朵颐。进城以来温良就没曾亏待过自己,若不是殷长庚拉着,他差点就招摇地住进这上庸城最好的酒楼,这几天下来,光是吃饭,温良一天就要花去几两,起先殷长庚还不习惯,没过两天,也就一天三壶剑南春烧,用温良的话说就是,“干了这一票,都不用找朝廷报销。”

突然,殷长庚将笔放下,若有所思地问温良:“我们来上庸城几天了?”

温良躺在椅子上仰头喝着酒,随口答道:“八九天吧。”

殷长庚语气一肃,“八天?还是九天?!”

温良听着语气不对,放下酒壶细细想了想,“九天。”

殷长庚一伸手,“借五百两银子。”

温良普通一声摔在地上,“啥?”

殷长庚故作高深道:“今夜青州方向来杀我们的人就要进城,为了不托你狗腿,我只有出去躲一躲咯。”

“那你要五百两银子作甚啊?逛青楼?”

“那就逛青楼呗。”

温良刚生出打这秀才一顿的念头,转念一想才发现这个荒唐的方案貌似是最佳的选择,悻悻从包里摸出三百两,“还给你们殷家,妈 的老子儿子都是坑人的货。”

温良正要出门,被殷长庚叫住,“打完还没死,就去懿亭码头把管事的私账本拿了,明天就能去襄阳城敲竹竿。”

半个时辰以后,当焕然一新一身富贵的殷长庚手拿折扇翩翩走进添香馆,默默打坐的温良察觉到五个气息的靠近,从地上站了起来。

“来来来,和本公子喝上一杯。”殷长庚左拥右抱游戏于花丛之中,逗得花魁花枝乱颤。

“来来来,本少侠教你们一剑。”温良的黄庐在黑夜之中迸发出诡异光芒,五个自以为稳操胜券的鹰犬死不瞑目。

朝阳灿烂,温良在东门外的小摊上点了一桌子的包子和两碗豆浆,殷长庚迎着没有温度的阳光缓步走在街道上。

温良见他走出城门,扬了扬手里的账本,殷长庚笑了,“昔年笑张高峡习剑,说什么‘匹夫之怒,血溅三步’罢了,如今想来,另一片绝美风光,不持三尺之锋怎能见到……”

想完摇摇头,快步走上前去吃起了豆浆包子。

猜你喜欢

  1. 宫闱宅斗
  2.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