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 > 九剑戮天

更新时间:2020-06-30 06:37:08

九剑戮天

九剑戮天 付小天 著

已完结 风易寒,影儿 玄幻修仙优质言情精品短篇热血爽文

主角是风易寒,影儿《九剑戮天》由知名作家付小天著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内容讲述了武林圣剑赤霄惊现江湖,引得天下大乱,各方门派为夺绝世宝剑大动干戈,一场血雨腥风横扫天下!孤命浪子,家破人亡,苦情少女,身世迷离,二人不期而遇,相爱相杀一生……因为一个传说,改变了天下千万人的命运,谁能逆天改命,斩妖除魔,重振朗朗乾坤?

精彩章节试读:

山东青州某个小村旁,有一条蜿蜒的清溪,清溪之畔的竹林间,有一个小菜园,菜园用竹篱笆围着。

风易寒躺在园中的一张凉草席上,剑眉紧蹙双目微闭,呼吸时而均匀时而急促,显然已深陷梦境。

那丛密不透风的竹林,把天空毒辣的阳光给遮挡住了,阴凉之下,园中的菜苗青绿翠嫩,野花飘香,引得无数野蜂彩蝶竞相起舞,好一派田园之景。

“小北,小北,你去哪儿,等等我啊。”

梦中,总有一个朦胧的身影,她在不远之处飘乎,之后竟消失于漫天火光之中。

惊得风易寒一声悲呼,倏地腾坐起来,星目圆睁,光洁的额头却有豆大般的汗珠滚落了下来。

他捂着%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附近林间那清澈的溪水潺潺流过,有一股清凉之气随风送来,扑进风易的一头一脸,顿时沁人心脾。

风易打了个激灵感觉好多了,他用欣长的右手将一根木棒拖回怀中。

但见那木棒有碗口之粗,似青非青似黑非黑,通体光滑透亮,有如铁水浇铸的一般。

想必他是来担水浇园的。

刚才肯定是干活累到了,铺张凉席便偷懒睡觉了。

这一觉睡得真沉,又梦到这些年来一直纠缠他的那个怪梦了,梦中之人每次都葬身火海,甚是恐怖。

风易寒当然说不上来自己与这怪梦有何关联,只是知道每次做梦都会头疼,而最近的头疼愈发厉害,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根治,这叫他都不敢睡觉了。

他剑眉星目鼻峰高挺,面部轮廓有型,但粗布麻衣黑木扁担,在加上那睡眼惺忪的样子,教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像个呆子。

风易寒呆头呆脑行动迟缓,像是刚才那个梦还没完全舒醒般。

却值他发呆的当儿,身边竟多了一位白衣柔发的少女。

少女十五六岁的样子,长着一双机灵的大眼睛。

鼻子小巧可爱,颊腮白里透红吹谈可破,但见她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像摆着翅膀的蝶儿。

雪白色的纱衫,把她亭亭玉立的身段轻裹了起来。

四肢均匀玲珑有致,右手挎着一只小竹篮,俯身于风易寒头顶,笑脸如花,看得那少年顿时痴了。

“嘻嘻,呆子,又在做梦了啊?”少女眨巴着大眼睛,嬉笑着问。

风易寒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少女俏眉挑了挑,白了他一眼:“在竹林那边就听见你叫小北叫得那么深情,想必你又做梦梦见你的小北了吧。世界上又没这个人,何必天天梦见她?”

“世界上有你这个人,但我却不梦见你啊?”风易寒打趣她。

岂料他话毕,那少女竟浑身一颤,脸上笑容暗了下去。

转眼之间,竟哗啦啦流出了泪来。

这可吓傻了风易寒,他明白自己说错话了,忙起身来哄少女开心。

他伸手帮那小气鬼擦着泪水,还柔声哄着:“好妹妹乖,风哥哥嘴jian说错话了,活该掌嘴,别哭了,快来掌我嘴吧。”

说着便去拿少女的玉手去抽自己的大嘴巴子,少女却拳头紧捏,呜呜呜哭出声来:“臭哥哥坏哥哥,明知人家心情不好,还要说话取笑人家,你倒好做梦能与小北相见,而我却连做梦都梦不见我想见的人。”

少女说着,哭得更加伤心了。

风易寒没办法,见这女孩泪水这般任性,只得发挥自己那不是很流利的口才来哄她开心:“好影儿,不哭了好不好,以后风哥哥答应你做梦也带上你可以不?”

他这一派胡诹之言,居然有了效果,那影儿果真没哭了,脸上还浮起了笑意:“呆子,你说话可要算数,从今往后,走到哪里都不可以扔下我,包括梦中好吗?”

“当然,不会扔下你。”看着影儿梨花带雨的脸,风易寒哑然失笑。

心中叹到这女孩真让人搞不懂,前一秒哭得稀里哗啦,后一秒却笑得没心没肺。

影儿伸出食指到他鼻子前面,调皮的说:“来,拉勾。”

风易寒苦笑:“这个事情还要拉勾吗?”

“当然,我怕你反悔。”影儿扮了个鬼脸。

大手和小手手指勾在了一起,拇指紧紧对按,他们一齐说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改变,风易寒永远不扔下江影儿,今生今世永在一起。”

“哎,对了,假如将来你出嫁了,我还跟着你吗?”风易寒像想起了什么,呆呆地说。

影儿听之,莞尔一笑:“你这呆子,真是笨啊,我说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那就表示我永远不嫁人的。”

她边说边从竹篮中取出一只烤鹅腿,嬉笑着塞进风易寒嘴中。

风易寒叼着鹅腿眼睛都直了,他看着这姑娘把篮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拿了出来,摆在凉席上面。

那真不少,桃花酒一壶,烤鹅一只,爆炒小青豆一碟,好生丰盛。

影儿边摆东西边对他说:“爹爹和娘亲出去办事去了,午饭我们俩自己随便将就将就咯。”

风易寒心底却在发虚:“我现在考虑的问题是,你偷了你爹爹藏的酒,杀了你娘亲养的鹅,他们回来,你要怎么交代?”

“这好办,赖给你背着呗,反正我吃的不多,他们追究起来,你的嫌疑最大,嘿嘿。”影儿手一摊,摆出一派无害的样子。

风易寒结舌,抬手指着她的鼻尖,“你……”

但又拿她没办法,影儿见他这般苦样,便朝他狂吐舌头,极是嚣张得意。

风易寒见之,只能低叹一声,算是认栽,在这古灵精怪的师妹面前,他栽了不止一次了。

太阳渐渐向西移去,这对年轻男女坐在凉席上背靠着背分享着美食和美酒。

初夏的蝉音由远而近,再由近而远,吵得人心生起了些许烦恼。

不过在这竹篱笆下面,却没有丝毫烦躁感觉,只有少女叽叽喳喳的讲话声和少年的憨笑声,迭荡着飘起。

风易寒啃鹅翅啃得一脸是油,甚没吃相,影儿取出手绢替他擦脸。

他一口烧酒灌了下肚,心中顿生豪气千丈,立时翻身而起,手提木棒,在哪园中草坪上舞起剑招来。

但是那身法却令人不敢恭维,笨得像一只鸭子,舞着剑跌跌撞撞,颠三倒四,稀里哗啦的。

看得影儿直皱眉头,搞得她吃鹅的胃口都没有了,实在看不下去了,跳将起来,随手捡起一根棍子,起身过去与他比划了起来。

影儿身轻如燕腾空而起,手中树枝随风一扬,空中一招便直直劈了下来。

这是江湖人士闯荡武林惯用的无双剑法第二式,招式直白简单,无多大变化,一般常用于练武强身之时。

而仅是一招竖空劈斩,无论格挡和反击均容易化解。

怎料那呆子风易寒见这影儿使了这招,心底一慌,竟也使出无双剑法之“初来乍到”来破此剑。

只见他顺着招式,粗重的木棒如开门迎客般的,直直推向前面。

而影儿的人却是腾空而起的,他却拿武器打人家脚下,这简直就是胡敲乱打指东打西。

当然,结果就是头顶挨了一记闷棍。

影儿打完他头落下地面,小脸已经气得通红,一把抢过风易寒手中半只鹅腿。

恨铁不成钢的怒道:“亏我还好酒好菜伺候你,原来却给了一个废物吃,你脑袋里面是不是豆腐渣啊?那么简单的一招都挡不住,我看你这剑法是白练了,呼呼,气死我了。”

她已气得小脸发白,转身把那只鹅腿扔进竹篮,回目恨恨盯着站于身后的风易寒:“你可明白,如果刚才击到你头顶的是一把真剑,你的脑袋早就开花了,大傻瓜。”

风易寒却一脸委屈,他吃力地抬起手中的青黑木棒,苦着脸说:“谁叫你爹爹非得让我用它练剑法啊,拿这么重的东西练武,你就是给我吃仙丹也不管用啊。”

看着他那表情,影儿既是好气又于心不忍。

想想也对,风易寒手中的木棒少说也有二百余斤,叫一个人拿着二百斤的棒子当剑使,纵是武林高手,舞起来也非易事。

爹爹也奇怪了,从哪里搞来这么一根怪木棒来?

还非得把它栽给风哥哥当剑使用,半个月来,这木棒便没离开他之身,就连睡觉都抱着睡。

据爹爹说这棒比他生命还重要,告诫风哥哥,棒在人在棒失人亡。

也可怜这呆子了,拿这么重的武器来练剑,练到如今一事无成。

也罢也罢,这呆子这么傻,就算有神兵利器给他,他也练不出什么东西来。

想到这,影儿觉得还说得过去,一时心%豁然,脸上又堆起那天真无邪的笑容来。

她走到风易寒身前,掂起脚尖,伸手轻轻揉着风易寒头顶,温柔的说:“风哥哥,刚才有没有打疼你?对不起哦,下手重了些。”

睫毛一闪一闪,呼气若兰,洁白无瑕的脸蛋吹弹可破。

如此温馨的呵护,那风易寒会有疼痛?

他享受还来不及呢:“不,不疼,一点都不疼,影儿姑娘的小手揉揉,再疼的伤也一下子便好了。”

她的脸泛起了微红:“我真的有那么好么?”

“当然,必须的。”风易寒一脸肯定。

影儿柔笑着反问:“那风哥哥说说是我好,还是你梦中的小北好?”

“当然是小北啊。”风易寒不假思索的回答。

影儿的脸蛋暗了下来,小手像碰到火般的收了回来,她气冲冲的退了几步,恶狠狠的盯着风易寒:“好个风易寒,既然你说她比我好,你告诉我,她哪比我好?”

“她当然比你好了,因为她是仙子,而你是凡人。”风易寒也知道她生气但是他心里是这样想,所以他还是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

他这一席话惹了大祸。

只见影儿脸色突然大变,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拾起身边篮子劈头扔向呆少年,双目无比幽怨盯着他的脸。

咬牙切齿说:“风易寒你记住,你会为你说的这句话后悔的,我发誓,再也不理你了,呜呜呜,找你的仙子去吧。”

风易寒那无心之言又把姑娘给惹哭了,这女孩天生就是泪水做的,动不动就要流泪儿,眼看影儿哭的越来越厉害,连风易寒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幸好这时竹林里窜出一只小狗,摇着尾巴就飞奔到影儿身前卖乖来了。

这小狗乃是风易寒带来的宠物,只见它来到青州因生活很好,整个身子又胖了一圈,肥得像只**一般,此时看见影儿在哭鼻子,颇通人性的它摇着尾巴便上来安慰。

看见小狗那可爱的模样,影儿不多会儿便破涕为笑,伸手向小狗招呼到:“萌萌,萌萌,过来,跟姐姐玩儿,别理那坏蛋。”

猜你喜欢

  1. 玄幻修仙
  2. 优质言情
  3. 精品短篇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